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帝王宠之萌后无双 > 【271】好戏开始了(一)

【271】好戏开始了(一)

    除了灵儿之外,青岚是跟夏君驭相处时间最长的,对于他的脾性他很清楚。况且夏君驭执政以来,青岚一直伴随左右,对于他的行事风格,也较为熟悉。

    白日里,若不是灵儿出现,花家家主绝不可能活着离开龙凌殿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青岚不由一笑。

    灵儿这个儿子啊,确实是与众不同。孕期比别人长了好几倍不说,生下来就能开口说话。而且有伴生器,就是那个白色的小球。

    他还从来没见过有谁出生,带着伴生器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它是什么级别的兵器,不过应该是相当不凡的吧。因为到目前为止,他还没见过那颗白球出师未捷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既然人已经到齐了,那我们,就走吧。”夏君驭原本玩味的神情一瞬间收敛了三分,看着前方天空徐徐落下的飞鹰骑。

    这是银风舅舅特别为他培训的坐骑,是一只成年的银羽鹰王。通体银白,每一片羽毛都宛如利剑一般泛着银光,漂亮极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羽毛的作用可不只是单单为了好看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小小的身子轻轻一跃,稳稳的落在了飞鹰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青岚舅舅,快上来,有些人可能已经迫不及待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夏君驭别有深意的话语,青岚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真是拿这个孩子没办法…

    随即飞身而起,也落到了飞鹰的背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声鸣叫冲天而起,银白的鹰王已经化作一个黑点儿,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今夜的花家,表面上看起来异常平静,可是暗地里却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“启禀家主大人,所有士兵,暗哨,影卫,都已经守护在了花家周围。现在的花家,可谓是铜墙铁壁,别说是人了,即便是一只蚂蚁,都很难逃过我们的眼睛。”管家俯身在床前,低声的说着。

    花赢年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,看起来似乎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假寐的花赢年并没有睁开眼睛,只是嘴巴翻动,吐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不过既然那小儿已经将本家主放回,想必今日应该不会再有事端了才对,不过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。省的万一有点儿什么事儿,让我们措手不及。”声音从容不迫,看起来似乎胸有成竹。可是只有掩在被子下面紧握的双手,无声的诉说着他的紧张与愤怒。

    今天在大殿之上,是他冲动了。

    虽然夏君驭是个孩子,可是在他背后的是整个云海皇室,不说别的,单单就四大护法于他而言,就是一个硬茬。

    尽管花家这几年在他的暗中经营之下,已经不可同往日而语,可是挑战皇室,还是有些没把握……

    哎…

    事已至此,已是无力回天。既然这南墙已经撞了,那只能硬着头皮一撞到底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里很清楚,这一战,关乎着花家的生死存亡,一定要谨慎应对。

    一旦输了,可能从此也就没有花家了吧。

    “家主明鉴,所有的救援信号老奴都已经通过秘密渠道发出,明日天一亮,那些距离较近的家族就会陆续抵达,家主放心吧。”跟随家主这么多年,对于家主的情绪,他是可以揣摩一些的。

    家主现在虽然看起来镇定自若,可是他还是有些后悔的吧。毕竟,这一次,真的是摊上大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,君家那边…老奴不知道是不是该…”

    君家是隐世大家,按理来说,像他们这样的家,君家应该是不会看在眼里才对。可是花家不仅搭上了君家,还与君轻公子定下了婚约。

    旁人看来也许会认为,是君家看上了三小姐的天赋。可是他却很清楚,三小姐这样的天赋在云海城也许算得上出类拔萃,可是放在更高一层隐世家族的层面上,根本不够看的。

    家主究竟通过什么定下的婚约,这一点儿,他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听管家提到君家,花赢年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君家那边,由你出面确实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家主是否要亲自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,这件事,柔儿想必已经办过了。”他的孩子,他自然是了解的。柔儿的心思比起其他的子女,都更加细腻也更加通透。

    看到加急信件,她应该就能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三小姐天资聪慧,定然能为家主排忧解难。也不枉费家主大人对她的恩宠。”越是在这四面楚歌的时候,像这样的定心丸开胃果语是会被人需要。

    果然,管家的话音一落,花赢年的脸色就微微松动了一些。

    是啊,好在还有一个柔儿,可以帮着他。

    管家见状,知道自个儿这马屁是拍对了,立刻顺着毛往下摸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跟着长老历练,不知道已经成长到什么地步了。想必这次回来,定能助家主一臂之力。而且君轻少爷那么喜爱三小姐,定然不会看着三小姐受欺负的。家主就且放宽心吧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家主正是看中了三小姐的天赋,才会对她另眼相看,格外培养。在这样的大家族中,亲情那种东西,是很薄弱的。只有自身强大,才能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有时候管家不住的在想,如果有一天,三小姐变得跟普通人一样,没有出众的天赋的时候,家主是否还会对她如此上心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管家不仅讪讪一笑,自己也真是想多了,怎么会有那么一天呢。

    他绝对想不到,这一天早已经来临……

    夜,悄无声息的流逝,仿佛一晃眼的功夫,晨光已经逐渐露出了头角。

    清脆的鸟叫叽叽喳喳,在那些枝繁叶茂的树之间回荡。

    一阵慌忙的奔跑,惊了鸟儿的悠闲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…”一名小厮着急忙慌的朝着主院跑来,因为步伐太过于急促,所以差一点儿就撞在了闻声开门的管家身上。

    看着差点就将自己撞翻的小厮,管家眉头皱了皱。

    “如此惊慌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小厮听出了管家的愤怒,立刻慌张的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管家息怒管家息怒,奴才不是有意的,只是太着急了,求管家饶恕!”因为奔跑,此刻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,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他粗重的呼吸。

    管家整理了一下衣袍,慢悠悠的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啊,至于让你失态成这副样子?最好真的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,不然扰了本管家不打紧,惊了家主休息可就是大罪过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家主受伤,行动不便,加上又是特殊时期,所以管家昨晚一直候在家主的屋外,也就在外堂的椅子上眯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现在的状态就是,身体困乏不说,还有些起床气,心情很是不爽呢。

    “启禀管家,出事了,真的出大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出了什么事儿?”看小厮这副模样,管家心里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,是三小姐回来了。”小厮话还没说完,管家直接抬脚揣向跪着的小厮。

    他以为是皇室发兵围攻花家了呢,吓得他心中一紧。谁曾想这个混账却说是是三小姐回来了!

    三小姐回来说是大事儿也行,至于顶着这副好像死了全家的模样,一大早来打扰他吗!

    小厮没料到管家会突然踢他,受了一脚后身子一歪,后仰在了地上。不过也顾不得自身的狼狈,立刻再次爬起来跪好继续道:“管家息怒,是三小姐她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这下,管家还有些迷糊的脑子立刻清醒了三分。

    三小姐出事儿了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你说三小姐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今早一大早,我家婆娘出门买菜,在菜市场的垃圾堆里,围着好多人。我家婆娘好奇,就凑上前看。原来啊,他们是在看一个傻女人。衣服破破烂烂,蓬头垢面的在垃圾里捡东西吃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那这些跟三小姐有什么关系?都这个时候了,你能不能挑重点说啊。”怎么听了半天,感觉都是废话啊。

    没错,这些东西在管家的世界里,怎么着都跟高高在上的三小姐扯不上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有关系,有关系,因为那个傻女人就是三小姐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小厮只觉得胸前一紧,然后就被一只大手拽着衣襟提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那个在垃圾堆里的傻女人就是三小姐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三小姐明明跟着长老历练去了,而且三小姐是谁啊,是花家年轻一辈里天赋最好,修为最高的。怎么可能变成一个傻子!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这不是真的!

    一定是这个小厮在说谎!

    对,一定是他故意这样说,来扰乱人心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被谁收买了?故意在这里胡言乱语,扰乱人心?三小姐明明好好的,跟着长老一块历练呢?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?说,究竟是谁,给了你什么好处,让你这般造谣!”

    管家也是一个练家子,而且修为不差。所以单手抓着小厮的衣服,就将他整个人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可把小厮吓坏了,连哭带求的,“不…不是的…奴才说的都是真的…奴才是家生子…怎敢叛变呢…管家大人…现在三小姐就在…就在外院…您…您要是不相信…就随奴才去看看…奴才真的没有撒谎…管家大人…是真的…真的是三小姐啊…”

    尽管小厮此刻吓的都快尿出来了,看起来并不是撒谎的没有,可是管家还是无法相信他说得是事实。

    抓着他衣襟的手猛地一松,小厮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最好是真的,不然的话,即便是你有新主子,家主大人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奴才用性命保证,奴才所言,句句属实,如有半句假话,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啊。”

    “带路!”

    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起来,胡乱的抹了抹脸上的泪水,然后立刻引这管家往外院而去。

    “嘻嘻嘻,这个好吃,要吃,柔儿要吃…”

    精致的庭院之中,一名已经换好新衣服的女子做在地上,手里捧着各色各样的花朵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“好看,要吃。”

    “三小姐不行啊,您不能坐在地上,脏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能吃的。”丫鬟面色焦急的站在花千柔身侧,不断的提醒她,什么不能做什么不能吃。可是面这个样子的小姐,她真的是感到一阵无力啊。

    “好看,要吃,柔儿要吃。”因为一直被丫鬟拦着,花千柔似乎有些生气了,嘴巴撅起来,生气的看着旁边的丫鬟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,小姐这个不能吃的,小姐快放手啊。”

    见花千柔拿着那些不知道从哪里采的野花往嘴里塞,丫鬟立刻伸手阻拦。这三小姐可是家主最宠爱的女儿,万一吃坏了肚子家主怪罪下来,她实在是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“你走开,你这个坏人,欺负柔儿,坏人,打你,打你坏人。”

    花千柔生气了,索性不吃了,拿着那些野花就往丫鬟身上砸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