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修真小说 > 百炼飞升录 > 第四千六百九十七章 气息袭身

第四千六百九十七章 气息袭身

    身形没有了掌控,虽然塓极玄光与噬灵幽火依旧护卫在秦凤鸣身躯之外,可是没有了源源不断法力注入,两大秘术明显威能大减。

    唯一对此刻秦凤鸣有利存在,便是围绕其身周的那团很神魂能量旋风。

    极具排斥之力的乱天诀,在激涌翻滚的能量冲击之中,依旧艰难运转着。

    可是在如同排山倒海般的神魂能量爆炸冲击之中,就是方良全力驱动的乱天诀神通,也已经难以承受,似乎顷刻便会被能量席卷而走,破除当场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情形,就是方良与第二魂灵打算出手将秦凤鸣摄入神机府,也已经不再可能。

    在磅礴难以言说的神魂能量冲击之下,就算强大如第二魂灵,也已经不能催动神机府释放气息,自然也无法将秦凤鸣直接卷入神机府。

    秦凤鸣并不高大的身躯,在狂暴的神魂能量冲击之中,如同一片落叶在狂风之中一般随波飘荡,不能掌控。

    他自身实力不凡是肯定之事,可是面对这骤然袭身的神魂能量,尤其是侵入身躯的那种诡异的气息能量,秦凤鸣明显要比张世河与溧阳真人显得大为不如。

    他终究只是一名通神之境存在。

    就算他自身的神魂境界已经达到了玄阶顶峰,可是其丹婴与精魂并未融合。体内并没有玄魂灵体存在。

    面对此种专门对神魂精魄的诡异气息侵入识海,精魂承受力大大不如已经达到玄灵后期、顶峰的两位大能。

    顷刻便失去了身躯掌控,自然也就成为了自然之事。

    “砰!~~”一声沉闷之声,在隆隆响彻的神魂能量冲击之中陡然响起,声音仅是刚响,便被四周隆隆轰鸣所遮蔽。

    伴随着这一声沉闷之声,由方良施展的乱天诀所形成的数丈大的能量旋涡,陡然碎裂,被狂暴的神魂能量一卷,就此彻底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快,快通知秦道友,让其释放噬魂兽!”随着乱天诀被破除,方良硕大的法身身躯顿时一阵摇晃显现。

    口一张,一口精血随即喷吐而出。

    伴随精血喷吐,一声急速话语,也骤然响起在了不大的神机府洞府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方良身在神机府之中,可是他对于外面情形一直能够探查。

    面对一名玄灵后期大能的追杀,要说心中担心,方良更尤甚于秦凤鸣。他只要一次性命,远不如秦凤鸣还有丹婴与精魂可以夺舍。

    早已见识过溧阳真人护体红光与幻阳神通的方良,更是知晓,这一名大乘分身存在的溧阳真人,绝对不是秦凤鸣可以硬抗的。

    故此收到秦凤鸣传音,就立即激发了藏刹鬼圣法身神通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方良还是心有担心,故此施展乱天诀是由神魂能量激发的。

    他早就见识过溧阳真人施展的手段,多是一些对天地元气有极大克制的神通。如果比拼法力手段,方良自认就是数个自己加一块,也不是溧阳真人对手。

    但神魂能量,可不是那些克制元气能量的神通轻易克制的。

    此刻,虽然乱天诀解除了溧阳真人的两道赤红光团攻击,可是源源不断席卷而至的肆虐神魂能量冲击,可也不是方良可以抵御得下的。

    不过方良身为魍魉之体,自然对神魂能量感应灵敏。

    他仅是瞬间,便已经判断出,这激涌而现的凶狂神魂能量,乃是修士自身神魂能量凝聚而成的。

    修士自身的神魂能量,对于噬魂兽,可以说是大补之物。

    噬魂兽,其吞噬修士精魂,吸收的自然是修士神魂能量。

    此刻肆虐四周的神魂能量,虽然不是具体的修士精魂存在,可却是众多修士体内神魂能量凝聚一起的。

    虽然斑杂,但绝对比天地存在的神魂能量精纯。

    “此刻通知本体,已经难以做到。那神魂能量之中,好像蕴含有某种诡异存在,本体精魂此刻已经与我失去了联系。 ”

    骤然闻听方良之言,第二魂灵也是眉头紧皱,口中无奈之言说出。

    秦凤鸣本体与第二魂灵可以说是一体两魂,双方只要在一块,神念可以无间隙联通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第二魂灵无论如何努力,也已经再无法沟通其本体精魂了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焦急,可是第二魂灵并未就惊惧。

    如果仅是那神魂能量之中的奇异气息将本体精魂灭杀,他自然不会就此陨落。能量消散,第二魂灵自然可以重新占据肉身。

    除了没有了一具魂灵在身旁外,秦凤鸣可以说并没有太多的损失。

    当然,此种损失了一具精魂之事,对秦凤鸣而言,也绝对不是小事。但这比其他修士陨落身死相比,自然要轻微很多。

    第二魂灵虽然无条件听从本体吩咐,可是其也有自己的意识存在。

    如果本体存在,他自然听从,且还是没有一丝违逆的遵从。哪怕是再危险之事,也不会反对分毫,也不准许他反对分毫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本体精魂陨落了,对第二魂灵而言,未必就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现在,第二魂灵已经无法再联系到本体。故此身为第二魂灵的存在,在诸法无力情形下,心中自然涌现出了一些异样。

    身躯随着狂暴的神魂能量席卷,如同巨浪翻滚涌动中的一叶扁舟。

    此刻的秦凤鸣,丹婴在那股诡异气息涌入身躯之时,就已经昏迷。识海之中的精魂存在,在乍然涌入的那股诡异气息席卷之时,同样陷入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精魂浑身被诡异气息包裹,一股浓稠气息临身之下,其精魂陡然感觉到极度危险,一种好像被万千纤细利刃切割之感陡然作用在了精魂身躯之上。

    让其陡然感觉,其精魂全身似乎在被某种奇异之力在一层层剥离一般。

    一股剧痛,陡然席卷而出,让秦凤鸣本他精魂几乎要迷失其中。

    那气息很是诡异,似乎只是针对秦凤鸣精魂,对于隐没在识海之中的桑泰精魂,好像并没有丝毫袭扰。

    面对此景,秦凤鸣精魂欲想发出神念,通知第二魂灵将之摄入神机府,也已经没有了可能。

    因为此种状态之下,他已经没有丝毫可能让神念离体了。

    此刻惊恐,已经不济于是。在秦凤鸣精魂意识之中,他能够想到的,便是如何摆脱此种恐怖之极的切割之感。

    诡异气息席卷,秦凤鸣精魂忍受着难言的疼痛之感,极力运转法诀,欲要挣脱这一诡异气息席卷。

    可是让秦凤鸣越发惊恐的是,无论他施展何种手段,也难以摆脱这股诡异气息袭扰,就是化宝鬼炼诀祭出在识海之上,也是不起丝毫功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