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八十七章 崆岳平山定海陆 人心可代天地力

第八十七章 崆岳平山定海陆 人心可代天地力

    陈枫未有让霍轩等候太久,在他努力之下,不过三日之后,其便亲自将“三十六崆岳”送到了后者手中。

    霍轩坐于殿中,凝视着手中这件法宝,此物粗一看去,不过是一枚一尺高下的棱形灰石,并不起眼,只旁侧有无数细小石砾环绕,并发出窸窸窣窣之声,并由此擦出一缕缕淡淡细烟,如云遮雾绕般裹在外间。

    但细观下去,可透过那层稀薄云雾,望见其中那山陆草木,似是一方掌中世界,那声响则是其中海动风涌,万灵齐动之音。

    早年入赘陈氏之时,他就曾听闻自家夫人说起过这件真宝。

    此物是陈族效仿玉霄派那座灵崖真宝所炼。前后历时数千载,到陈太平故去前才得炼成。一旦祭出之后,可自成一界,将敌手拖入其中,难以逃脱,更可镇定山岳,转挪法力,有这法宝在,他与人斗法就不必太过顾忌了。

    而下来之事,就是将其炼化了。

    这时外间一值守弟子匆匆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殿上童子见了,很是不满,走上前去,道:“噤声,何事这般慌张?不怕殿主怪责么?”

    那弟子小声道:“是夫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童子悄悄回头看了看霍轩,见他头也未抬。

    正不知该如何是好,外面脚步声起,却见一个娥眉靥雍妆,薄纱明衣的雍容女子走入进来,身后则跟随着数十名仆婢。

    入到殿内后,她回首交代了一声,所有人便在殿外立定,只其一人往殿台过来,到了阶下,她深深一福。道:‘妾身恭祝夫君成就洞天,祝夫君万寿。”

    霍轩将手中法宝摆在案上,起身走下。上来亲手将她搀其,语气温和道:“夫人请起。你我之间哪需得这般客套。”

    陈夫人见他神态和以往一般,没有任何变化,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,横他一眼,道:“夫君,而今你位辈分不同,这礼数却还要的。”

    霍轩道:“夫人说得是。”

    陈夫人目光看向那方“三十六崆岳”,道:“夫君看这宝物如何?”

    霍轩道:“此宝经你陈氏族人数千载祭炼而成。自然非同俗流。”

    陈夫人抱怨道:“夫君,为说服几位族老,妾身费了不少唇舌,着实送出去了不少好物。”

    霍轩笑道:“哦?夫人功劳不小。”

    陈夫人美目看着他脸庞,以玩笑之语道:“那夫君该如何报答妾身?”

    霍轩神情不变,道:“夫人说来听听,为夫只要能做得到的,必是应你。”

    陈夫人来前便有腹案,听他一应,本待立时说了出来。可不知为何,想要说时,一接触霍轩平静目光。却是犹豫了一下,试探问道:“夫君,你看少聪、建明两人如何?”

    霍轩思考片刻,才道:“两人资质不差,皆是人中龙凤。”

    陈夫人一脸期盼道:“那可否做夫君门下弟子?”

    霍轩想也不想,道:“自是可以,为夫也盼座下有几个得力使唤之人,自家人那是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要知渡真、昼空殿两殿殿主,与门中其余洞天真人不同之处。首先便在于宗门制约对其极少,道理上而言。除却掌门之命,门中任何人话语都无需理会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。其坐镇一方小界,还手握海量丹玉,可谓进退自如,哪怕门中掀起大战,也无人能奈何其等。

    而两殿之间又相互牵制,当年秦清纲飞升后,其门下弟子为争掌门之位引发内乱,世家不是未想着借此机会取而代之,一换万载以来掌门师徒承继的局面,然而当时昼空殿主忌惮当时渡真殿主卓御冥法力神通,只好坐而不动。

    霍轩心中很是明白,昼空殿主向来由世家承继,这必然需照顾族门利益,他此前虽曾竭力摆脱陈族束缚,但以往授法之恩却不能不报,两者之间也不可能全然割裂,只是至此之后,主次之位却需改换过来。

    至于余下几家大姓,其弟子亦要设法照应,或许以丹玉,或许以弟子身份,如此才能将世家之力扭合一处。

    这里间有利有弊,益处是只要足够多的好处,短时内就可诸族之力整合起来,但长久来看,所受掣肘也多。

    实则此处之上,他倒有些羡慕张衍,后者不是哪位洞天真人弟子,亦无同辈,虽无甚根基,可同样也没有那许多牵扯。

    尤其是其两名弟子,天资奇高,早已入得三重境中,如在未来入得洞天境中,必可牢牢把持住渡真殿,经营起一股强横势力来,除掌门外,外人根本无法插手其间。

    陈夫人得了满意答复之后,知晓霍轩忙于祭炼法宝,不敢太过相扰,说了几句夫妇间的私密话后,就带了仆婢回去洞府。

    待她去后,霍轩脸上笑意顿敛,道:“方才谁人看守殿门?”

    身旁童子战战兢兢道:“是因非、因明二人。”

    霍轩沉声道:“昼空殿乃我溟沧派上殿,不是殿上长老,无命不得入内,方才陈真人未经通传,便直入殿中,乃看守之人失责,传我谕令,夺去二人侍殿之身,贬去看守小寒界,百年之内,其族人亲眷,不得入门为道。”

    童子哪敢违命,顾不上擦拭额角冷汗,一揖之后,就下殿传命去了。

    霍轩一挥袖,把殿上之人也俱都斥退了下去,很快,此间便只余他一个,

    他捧起那“三十六崆岳”,目注其上,于心下轻轻一呼,不一会儿,一名好似富家翁的矮胖老叟走了出来,乐呵呵作揖道:“霍真人,许久不见也。”

    霍轩也笑道:“确然许久未见,崆岳真人,霍某此回奉门中谕令,要与天魔一斗,真人可愿助我?”

    老叟捋了捋胡须,道:“愿意,自是愿意,斩魔除妖,乃是小老儿本分。”

    霍轩听罢,就站了起来,对其郑重一揖。“霍某下来便欲炼宝,还要真人多多相助了。”

    他所见真宝不少,但这位真灵可以说是最好说话不过,哪怕陈族之中无有洞天真人,不能祭炼此宝,也没有任何怨言。

    其自炼成之后,还时常出来与孩童逗乐玩耍,说些趣闻轶事,其还喜好四处游逛,常为陈族小辈座上客,并且乐此不疲,就连他门下两名弟子,也曾有幸款待过这真灵几次。

    他将殿内禁制启了,而后在台上坐定下来,将此宝祭在顶上,用心运法祭炼。

    有法宝真灵配合,自然无需化多大气力,只三天过去,就将其粗粗祭炼了,但要真正运使如意,还需再下许久苦功。

    下来一段时日内,他只在金阁与昼空殿之间往来,查看前人所遗密册,旁事一概不问。连诸真宴请也是推了。

    这日,他正揣摩一门神通,童子在殿门远处道:“老爷,上极殿齐真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霍轩忙放下手中玉册,立起道:“快请。”

    少顷,齐云天阔步入殿,站在殿门前,笑道:“霍师弟。为兄此来可曾扰得你?”

    霍轩起手一拱,也是笑道:“大师兄见外了,平日却请不到你般贵客,快请殿上坐。”

    两人到了殿上坐定,齐云天看见他手边卷玉册,道:“师弟这数日来,想来得益不少。”

    霍轩感慨道:“入此境中,才知天地之大,人身之渺小。”

    齐云天朗笑道:“以己心替天心,以己力代天力,方是吾辈之志,此路难且远,你我共勉!”

    霍轩不禁点头。

    因无师长指点,又未成正殿之主,观不得前任殿主遗册,他这段时日来,只是自家琢磨,今日齐云天到来,其早已入得此境,正好借此机会,小作请教。

    两人谈玄论法,不觉一晃数个时辰。

    齐云天看了看殿外,见天色渐黯,便道:“为兄当回殿中修行了,不知师弟可还有为难之事。”

    霍轩想了一想,道:“倒有一事,虽欲伏魔,却还不知那天魔行踪何处,近日虽已遣弟子出去查探,但还无结果,不知师兄可有以教我?”

    齐云天笑道:“师弟勿急,掌门真人已遣使去往还真观,请其以秘法推算天魔下落,想必不日有消息传来,师弟尽管安心修行就是。”

    霍轩点头道:“既如此,小弟便在殿中等候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齐云天站起身来,正容道:“等此回降魔功成之后,掌门祖师还有要事托付,望霍真人不要辜负师门期望。”

    说完,脚下漫起一道长河,涌出大殿,浮空奔腾而去。

    霍轩目送他远去,神情微微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齐云天此回前来,想必就是为了嘱咐他这最后一句,能得其这般郑重其事说出来,怕是事关重大,此刻不说,许是因为自己还未成那正殿之主。

    既是如此,此回除魔,就不能有丝毫差错。

    且这是他成就洞天之后首次出手,一旦动身,想必天下诸真都看在眼中,只许成,不能败!

    不过天魔也不可小觑,为确保万无一失,决定先寻同辈演练切磋演练一番,有三十六崆岳在手,却也不必担心动静太大。

    思忖下来,却觉可以去寻张衍,其虽入洞天也是未久,但法力雄浑,前后与数位洞天真人有过争斗,更曾斗杀晏长生,再则其上回送了不少丹玉来,承了好大一个人情,此回正好借这机会加倍回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