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八十五章 开界避重劫 天魔夺灵真

第八十五章 开界避重劫 天魔夺灵真

    司马权并不急于动手,而是远远藏身在一面石壁之后,目光在洞府四周来回逡巡。

    面前此女当是苦心宗洞天真人杭雨燕,不过他看了下来,此女连自身洞天都未有开辟,当是修为还未到得二重境中,当是容易对付许多。

    似东华洲十六派中,几乎大半洞天真人都宿住在洞天之内,便是自身还未到修到此等地步,宗门上辈也有洞天福地传继下来,假如他真要动手,只是找到那出入所在,便是一件十分头疼之事。

    从那元婴修士神魂之中得知,南地三派当是从外洲迁来,那么根底薄弱些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但此类人当都会在周围布置下厉害禁制,以防备外敌,而这其中,则必定会有抵御外魔的手段。虽他不惧,但也不可大意。

    但令他颇觉奇怪的是,洞府四周只此女一个。

    他出身冥泉宗,知晓哪怕洞天真人也不可能事事亲为,总要有个听候传唤的仆婢弟子,可这周围竟然一个也无,这其中定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更是小心。

    在司马权打量之时,杭雨燕似也有所感应一般,忽然自定中醒来,她蹙眉看了看四周,方才引动灵机之时觉有几分异状,心中也是一阵莫名不安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她拿了一道法诀,就要设法查验不妥之处。

    苦心宗修士常年炼丹,因有些宝材药力爆烈,常常使人陷入危局之中,故有一门通识之法,可以舍去些许法力,能大略察知自家是否将有险事临身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。身前烛台之上忽然冒出一圈灵光,而后出来一道分光化影,里间传出人声道:“雨燕。近日功行转运如何?”

    杭雨燕停下动作,起身一个万福。道:“有劳守廷师兄挂念,有这‘匡华地势笔’在,足可保四方灵机聚而不散,虽不比得灵穴那等灵机洋溢之所在,但亦能助我功行长进,大约再有三四百载,我就可破入二重境中,到时再请得吉老道来此。当不难开辟一处洞天。”

    甘守廷轻叹一声,道:“若早把这真宝交由你苦心宗,说不定此刻已能开得洞天。”

    杭雨燕道:“我三家每千年轮替保管此宝,也是前人约定,守廷你也是做不了主,不过好在还有时日,也不必太过心焦了。”

    甘守廷看向她,以格外严肃的语气道:“按祖师昔年所言推断,再过去数百年,必有劫数降下。到时遍及九洲,无有一人逃去,雨燕你这处乃为重中之重。能否过去此劫,全看你功行是否能到那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杭雨燕正容道:“为我三家道统延续,小妹定必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甘守廷道:“这却还是不够,我闻涵渊门上宗在东华洲,门中点有灵穴,丹玉当是不少,那位张真人似是喜好搜罗蚀文和世上奇宝,我待用些珍奇宝材和门中所遗蚀文去换些回来,如此雨燕你进境当能更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杭雨燕道:“可有把握么?”

    甘守廷道:“此事可分两处着手。那位涵渊门掌门乃是这位张真人弟子,大不了我等赠他几座仙城。让他在其师面前说些好话。”

    杭雨燕表示赞同,仙城虽好。可却不能助他们过去劫数,能换些有用之物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她关心问道:“却不知小仓境那事如何了?”

    甘守廷摇头道:“我遣人去与境主魏淑菱相商,好言说尽,可她仍是不愿答应,要是换了她师兄在时,说不定还有商量余地,可此人脾气强硬,此路恐是走不通了。”

    杭雨燕冷笑一声,道:“守廷莫忧,大不了你我与吉老道合力,找了那小界门径出来,杀入进去,将之夺为己有。”

    甘守廷却不同意,道:“小仓境祖师荆仓老祖乃是一位飞升真人,小界内所留手段必是不俗,若是用强,怕是折损功行。”

    杭雨燕不甘心道:“莫非就放弃不成?”

    如遇大劫,躲入洞天之中固然是一个办法,可他们可不想把生死全都寄托在一处,总要留下一个退路。

    甘守廷道:“我近日在想,若是实在不成,可否请得一位帮手前来,就可布下四夭之阵,那时也无需动手,就可迫其就范。”

    杭雨燕诧异道:“帮手?守廷是说那罗梦泽不成?这老妖虽法力高强,但与我等不是同道,它背后还有一支妖部,当真入得小界,怕是再难安稳了。”

    甘守廷道:“我非说这老妖,而是那清羽门掌门陶真宏。”

    “陶真宏么?”杭雨燕露出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甘守廷道:“此人乃玄门正道出身,道力亦是强横,上回剿杀过元君时,想必雨燕已见得他手段,此人也无有灵穴供养,莫非他就不想在大劫来时寻个存身之地么?”

    杭雨燕想了一想,陶真宏入得洞天境中约有五六百载,听闻又与鲤部抗衡许久,怕已入到二重境中,不过未有足数灵机,想开辟洞天也是有心无力,倒有可能拉拢过来,便道:“吉老道可也愿意么?”

    甘守廷道:“只要雨燕觉得可行,我回头就去寻他说道。”

    杭雨燕慢慢点头,道:“那暂便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甘守廷对她打个稽首,那分光化影倏尔散去,只余一支青烟缕缕的烛台。

    杭雨燕本来想施展那门测算福祸的神通,但这一打岔,觉得可能是自家多思,况且施展此术代价不小,眼下功行能多一分是一分,她便打消念,只把禁制稍作检视,就抛开杂念,专注修持起来。

    司马权方才躲在一旁,把所有对话都听在耳中,不觉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他在成得天魔之前,不过是冥泉宗中一个元婴修士,师长也早已不在,虽知大劫之事,但也是模模糊糊,具体情形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现下听得连洞天真人都在找寻退路,不禁也是盘算起来,思忖自家是否能从中得利。

    不过同时他也是升起警惕之心,他要是洞天修士,必会在劫起之前先将自家收拾了,免得多出意外。是以原先炼宝之事却不能再耽搁下去,需得越快越好,而眼前这名洞天真人也绝然不能放过,只要吞去其神魂,功行必是大涨。

    不过侵占洞天修士神魂不可能一蹴而就,若给这杭雨燕调用门外那真宝的机会,或是在这段时间内另两名洞天真人赶来相援,那便只好放弃了,是以自家只有一次机会,必得慎之再慎。

    本来为一个洞天修士,就是等上个数十载他也甘愿,但这里没有浊阴灵机,每过一段时日,自身道行就会消退不少,他必须要在下来半载之内出手,才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耐心蛰伏下来,在外等候机会。

    是很快数月过去,终被他等到了一机会,根据这些时日来的观察,这正是对方防备最弱之时,便当即李端,霎时变化无形,往其眉心之中一钻而入!

    杭雨燕此刻正调运真宝所聚灵机补益自身,忽然感到一阵阴寒入躯,哪顿时一个恍惚,似是自家又变作初入道途的小女童,面对长辈呵斥,不禁惊惶失措。

    但她道心毕竟久经磨砺,不过瞬时之间,就将那异象压了下来,还了本来。

    此时哪还不知是被人暗算,她不及多思,一拿法诀,身周围顿现一只圆盖无耳的宝鼎,自里有无数灵光喷涌出来,要将躯内驱逐出去。

    司马权入得其躯之后,立刻侵入其灵台之中,见一女婴模样之人坐于其中,知道一点真念所在,只要灭去,便胜券在握,顿时一抖身,化作无数魔头,呼啸扑来。

    若是魔宗中人,遭此侵袭,立刻会将自家神魂分化,不致被他一气侵夺了去,而后就会慢慢与他周旋,不过对方乃玄门修士,他却不惧如此。

    杭雨燕连连施展了数个法诀,都无法将驱逐出去,反而神思之间一阵疲惫,脑海之中升起无边幻景。

    虽不知是对方乃是天魔,但也不难判断猜测出是外魔入侵,此时她口不能言,身不能动,知晓再这么下去,心神一旦失守,就是当场身死,连转生也是不难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等危机,只能用最后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她脸容之中露出一丝留恋之色,便意念一起,顿时斩断了自身七情六欲。

    洞天真人道心不说完满,但也算得上圆融无暇,似中、下二法成道之人,若顺其自然,往往无思无欲,渐入无情之境,为避免这等结果,常会纵意抒怀,故有些洞天真人往往看去比寻常修士欲望更甚,实则此是免得自家失了本我,而这其中,尤以下法成就的真人更甚。

    她一斩断尘念,关了情志之门。那识海之中女婴就忽然消失不见,周围只余空空荡荡一片,这一刻,仿佛万物归终,日月俱灭,不见半分生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鼎中突然有一道光华冲天飞去,其中有一女子与杭雨燕别无二致,

    此是她肉身躯壳,因神魂被侵,无法再凝聚法力呼援,只能一念催动此身,送其往凤湘派中,只要甘守廷见了,必然会来相救。若能坚持到那时,就能逃得性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