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八十三章 阴风欲卷 东天陆

第八十三章 阴风欲卷 东天陆

    张衍回了洞府之后,将乾坤叶置放在定舆盘上,好吸纳此间灵机,又每日温养,以期早一日化出真灵。△↗

    这日他正以灵气反复洗练这法宝时,殿外却飞来一枚灵符,景游上前接过,看了看,过来小声道:“是原来方尘院的岳重阳岳掌事出关了,说是来拜见老爷。”

    张衍一转念,当初他去方尘院祭炼天外残柱时,岳重阳尚在闭关,未有见得,他曾言,其出关之后可来渡真殿修行,今番来此,当是应当时之邀。

    他道:“令岳真人到外殿等候、”

    景游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张衍收了法力,心念一动,已由阵门来至外间大殿之上。

    岳重阳等候许久,却无不耐之色,见他到来,忙是一礼,道:“见过渡真殿主。”

    张衍把手虚虚一抬,道:“岳真人免礼。”

    岳重阳直起身,感叹道:“此次出关,才知真人上回曾来过方尘院,那回却是错过了,闻得殿主允岳某往渡真殿修道,自觉功行尚有长进余地,便就冒昧前来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笑道:“却要委屈岳真人,只能与诸位长老在这殿外结庐修行了。”

    渡真正殿是在玄泽海界之内,不是自十大弟子位上升任而来的长老,无有传唤,不得入内。便是上回张蓁来此,张衍也只是在殿外与她会面。

    岳重阳也是知晓这里的规矩,连声说不敢。

    张衍道:“岳真人既从方尘院来,可知那截天外残柱营造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数载之前,他曾去方尘院地火天炉处看过,不过那时院主徐应同建言可再多造几处宫观,再多添得数层禁制。如此就是低辈弟子也能到得天外。

    张衍思及人劫一起,九洲之地并无安稳所在,残柱这般祭炼,倒是可在危机时刻,把弟子送了上去。

    其实上极正殿亦可去得虚空之中,又是太冥祖师禁制。是一个躲避劫难的上佳所在,不过毕竟是掌门法驾所在,不是低辈弟子可以去得。

    照徐应同之意,左右也不过缓得几年功夫,便就答应下来,而这几年他忙于修持和温养法宝,也就未有过去看过。

    岳重阳因无正职在身,说话也就少了许多顾忌,轻笑一声。道:“徐掌院此人虽是世故了些,但禁阵之上的造诣确实不俗,我出来时,还在往那残柱之上增添禁制宫观,尽管此刻看去已是十分壮丽,但也不看不出他何时收手,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要凭籍此物游渡虚空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如此也好。我尚不急用,倒要看看徐长老最后能把那截残柱营造成何等模样。”

    两人谈论一阵。岳重阳知晓张衍出来见自己,已是给了天大脸面,自己不可不识趣,便出言告退。

    张衍也不挽留,命景游送他下去安顿,自家仍回宫中修持。

    十峰山外。一驾飞车停下,萧傥自上下来,经通传之后,陈枫亲自迎了出来,将之请入书房之中。待分宾主坐下后,他道:“萧师兄来得正巧,近日正有事需请教师兄。”

    萧傥笑道:“为兄每回来此,师弟必是有事,可你也总不来拜望为兄,却是心意不诚啊。”

    陈枫歉然道:“是小弟疏忽了,这里给师兄陪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就要躬身拜下,萧傥忙也立起,将他托住,正色道:“玩笑之语,师弟何必认真,叫外人看去了也是不好。况且凭你此回功劳,等去位之后,当不难坐上偏殿殿主之位,到时为兄还要靠你照应了。”

    陈枫摇头道:“小弟却正是为此事烦恼。”

    萧傥道:“哦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陈枫叹道:“今番争斗,小弟虽是把血魄宗阻挡在北地,但实是结果未分,较真起来,我这功劳却不显得那般大了。”

    这回魔穴之争虽已了结,但两家并未真个分出胜负,如此一来,他便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凭此回功劳,按理说他当能坐上昼空殿偏殿殿主一位,但其实魔穴未平,说了出来,却易惹人诟病。

    在入道之初,他曾凭一腔喜好行事,但自坐上此位后,却是谨言慎行,知晓名不正则言不顺的道理。

    要是陈太平尚在,却无需担忧此点,可陈氏如今无掌舵之人,这令他很是不安。本来魔穴之事一了结,他就该退位让贤,自家去位昼空殿修行,可因怕偏殿之主位置就此落空,是以迟迟不动,想利用首座身份再做些事出来。

    萧傥抚须道:“师弟担忧,不无道理,唔……”他想了一想,道:“依眼下局势,为兄却有三策可为,不过说者在我,听者在你。”

    陈枫拱手道:“请师兄赐教。”

    萧傥道:“其一,便是设法再挑起两家之争,此事不难做到,这北洲之地,血魄宗仍被我法坛重重围困,只要不收了去,迟早会忍不住跳了出来,到时再杀得几名长老,将其反压下去,岂不又是师弟功劳?”

    陈枫想了一想,却觉不妥,经前几回碰撞,玄魔两家都是折损了不少弟子,需再吸纳新血,栽培后进,尤其那些小门小宗更是如此,就算他有心,也未必能如以往一般借大义驱动他们,反还易招惹抱怨,折了自家好不容易立起来的声望。

    “那第二策呢?”

    萧傥道:“第二策却是容易许多,因我两家罢手,东华洲中又恢复了几分生气,不过凡尘之间,妖魔仍是不少,许多山精木怪还盘踞大山之中,师弟可遣一些低辈弟子去往这等地界,边是历练,边可清剿妖魔,这却是能助长你名声。”

    陈枫点头,这第二策倒是可行,但这等事虽算得上善举,也能让一些低辈弟子获利,长久来看,对自家声望的确有利,但只眼下来看,却说不上是什么功劳,上面诸位长老更不会来多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又问:“不知那第三策是什么?”

    萧傥呵呵一笑,别有深意道:“这第三策么,师弟近日可去霍师兄走动走动。”

    陈枫有些奇怪,道:“霍师兄闭关已久,早不理会外事……”说到偶这里,他却是神色一凛,道:“莫非是……”

    萧傥一笑,低声道:“偏殿之中已连续数载有灵光透顶而出,经空行天,日夜不息,且近期殿中灵机愈发强盛,聚往一处而去,界中山火海泽翻滚喷涌,动荡不休,这种种异样,师弟可是想到什么?”

    陈枫深深吸了口气,点了点头,起来郑重一礼,道:“多谢师兄提点,不然小弟可要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陈族之中没了洞天真人,虽有长老在殿中修行,但只是在外殿而已,自然不晓得里间动静,若非萧傥告知他,他到此刻还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萧傥笑道:“师弟与霍师兄往日虽也是交好,便为兄不说,你迟早也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枫摇了摇头,极是认真道:“师兄这人情,小弟必定记在心中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东华西南之地,一座小灵穴深处,司马权坐在一块冷硬冰岩之上,手中有一团不辨形状的秽恶之物,正在不停扭动,似有什么东西要自里挣扎出来。

    他以手轻抚,过去一刻,终使其慢慢安定下来,他神情有些惋惜,嘴中喃喃道:“却还差得一些。”

    当初他自海上掳掠来不少修士神魂,除了自家吞吸的,余下皆用来筑炼这件法宝。

    而经数年之功,眼下已至最后一步,

    但这时却是遇上了碍难,缘由是这其中入神魂虽多,但却是大多是来自化丹、玄光修士,是以稍嫌不够壮实,要得功成,至少的再补以数十元婴修士神魂。

    可元婴修士可不比那些寻常弟子,乃是一派中间,小派之中至多一个两个,至于**派,即便法宝炼成,他也是万万不敢去招惹的。

    但若这法宝迟迟不成,灵机也维系不住长久,最后必定散去,也是可惜。

    究竟是出外捕杀修士,还是就此放弃,一时之间,他也有些难以决断。

    思索良久,他忽而一拍额,恍然道:“却是我迷障了,我又不是找寻灵穴那等存身之地,若只是为搜罗神魂,倒是当真可以去外洲一转。”

    他转念下来,越想越觉可行,不归九洲虽大,却只有两个去处最为合适。其一是那北冥洲,那里妖修极多,而且修行的多是力道,很是方便他下手。

    唯一可虑的是,那里太过挨近溟沧派,其洲中还有溟沧派敕封的妖修,要是杀戮太多,容易暴露行迹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个去处,那便是东胜洲了。

    他听闻那处亦有不少修道之人,想也有洞天真人坐镇,不然早便被人占去了。不过此洲甚大,又不似东华洲这般有**派,关键是不明他底细,只要小心一些,要想制他,却无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且此洲与东华洲之间相隔茫茫大洋,就是闹出再大动静也是无妨,实在应付不了,大不了可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反复思量权衡之后,他已是决定往东胜一行。只是因自己从未到得那处,那里情形究竟如何,也无从知晓,只有到了那处再做详细定计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