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七十三章 丕矢宫上会诸真

第七十三章 丕矢宫上会诸真

    渡真上殿之中,鼎炉飘香,张衍身坐玉台之上,运转浩浩灵机,正吐纳深定之中,忽然间他心有所感,不觉开目,吩咐道:“把门外来人唤进殿来。”

    景游应命而去。

    少时,一个道童到了驾前,俯身拜下,道:“小童拜见渡真殿主,此奉掌门真人之命而来,请殿主过去一行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你回去复命,言我稍候便至。”

    童子躬礼退去。

    张衍把袖一抖,收了炉鼎,嘱咐禁灵把殿内灵机定住,就带了景游出得殿门,往上极殿来。到了阶前,自有值事童子迎他到殿内,见过掌门之后,落坐下来,他言道:“掌门真人今日召见弟子来此,想是有事交代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道:“前日魔穴之变,渡真殿主当有耳闻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微点首。

    距离那日天魔出世过去已有三日,魔穴凝成也有两日,只是玉霄派却是坐观不动,尚未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这倒并非其不愿除魔,而是此事实在不易为。

    天魔能在变化,且此刻已成了气候,只要逃去一丝魔气,得了足数灵机,无需多久,又能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而要将之彻底杀死,就必得先将那魔穴镇压了,否则无法做@∵,w⌒ww.到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但此回斗法,玄魔两家究竟谁输谁赢,还未有个定论,这又怎去做此事?

    秦掌门拂尘一扫,一封玉柬飘落下来,道:“魔穴之事,已成僵局,玉霄派昨日来使,邀我派明日往‘丕矢宫坛’共商除魔之事。便劳动渡真殿主明日走上一回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卷袖收了玉柬,打个稽首,欣然道:“弟子敬领掌门法旨。”

    他自上极殿出来,又回了渡真殿中,交代景游几句,仍是上得玉台养气。

    一夜过后。景游上来小声道:“老爷,时辰快要到了,可要小的备得车辇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此去分身一道足矣,法驾免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背后腾起一道玄气,倏尔化作一个分身,在殿中微微一晃,就化虹霞飞掠,遁去天穹。

    两重天外。飘有一座双殿八角天宫,彼此之间连有金桥铁锁,一汪清水环宫相绕,香花飞舞,玉叶流芳,祥云瑞气,如蒸如发,罡风英砂。概不能入。

    殿宇之内,有许多玄门弟子撑起大杆。将一盏盏纸飞灯放了出去,任由其在外间那一条天河之上徜徉,望去烛生晕光,好似群星闪烁,瑰奇异常。

    自当年玄门入主东洲,灵门占据魔穴之后。慢慢格局渐分,互为对峙,只是法力修为到了洞天真人这一境地,动起手来一个不慎,就有崩坏洲陆之危。已不好妄启争心,故补天阁便在这处造了这一座“丕矢玄坛”,此后玄魔两家一遇纷争,如不愿诉诸干戈,多会以分身来此,以议处置之法。

    近万载以来,此宫皆是于云天之外,坐观世事沉浮,淡望沧海变幻。

    补天阁掌事赢涯子此时在殿内来回走动,检视四周,看有无布置不妥之处。

    这掌事之责,却是一个肥差,十六派真人来此议事,对东主也多是客气,临了时多会赐下一些好处予人,那便宜自然是由得他们这些人捡了。

    眼见时辰快至,他关照一名弟子道:“去把磬钟敲了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急忙一揖,匆匆去了,不一会儿,大殿内外有悠悠磬钟之声响起

    玄门一方殿宇之中,平都、还真两派座龛之上忽而有灵应和,就见两道清气飞来,落于其上,,

    赢涯子连忙到那台座之下见礼,道:“补天阁掌事赢涯,见过两位真人。”

    还真观此来乃是庞真人,她乃是一个坤道,不过因化身来此,因而只见一团清气,面容看不清楚,只依稀辨得身形轮廓,她言道:“师侄免礼,你师父此回可来?”

    赢涯道:“恩师闭关,不问外事。”

    因此间外补天阁所建,故素为此地东主,只是早前两家议事,若是此派在座,只要开口,必被魔宗认为偏帮玄门,但若一声不出,却又得罪同道,因门派势小,又无法左右大局,是以此后但遇此事事,索性就不再露面了。

    庞真人点了点头,她只是出于礼数,这才问上一句,起手向下一指,就有一物落下,道:“这方美玉,有清心辟邪之效,师侄你就拿了去吧。”

    赢涯子大喜,对方说着轻巧,可洞天真人所赐,岂有不佳之理?当即小心收好。

    平都观这一方,来得则是伍威毅伍真人,既然庞真人赐宝,他也不好显得小气,想了一想,也是扔下一物。

    赢涯不及细看,也是上前接了,再是躬身称谢。

    这时对面魔宗大殿之中,座龛上有五道灵光逐一亮起,却是血魄、九灵、浑成、元蜃,骸阴这五派真人到了。

    赢涯告罪一声,转身往这边来招呼。

    这五位真人却现雍容之风,对他玄门弟子非但未有冷语苛责,反还夸赞了他几句布置得宜,并赐了几件好物下来。

    赢涯连连称谢,庞真人看在眼中,很是不喜,只是非自家弟子,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约莫有一炷香的功夫,这殿中又是陆续来人。元阳、太昊、南华等派真人也俱都驾光飞到,彼此叙过礼数,方才落座未久,忽闻一阵异香扑鼻而来,殿外有烂漫香花飘过,而后就见一道百花织就的锦绣之道铺入殿中,少歇,一名身量极高,修身束腰,发髻高挽,容颜秀美的女子步入进来。

    玄门一方真人俱是站起相迎,口中道:“玉陵真人有礼。”

    而那边魔宗一方修士也俱是点首致意。

    骊山派虽然开派不过千余载,但掌门玉陵真人几近飞升之境,若论入道年月,却在在座任何一人之上,这具分身望来也几与真人无疑,足见其修为之深。

    她与众真见礼之后,盈盈举步,自去龛座之上。

    等不多时,玉霄龛座上光云一闪,而后一道星光灼灼自南而来,待散去后,转出一个神采英拔的道人,只对众人打个稽首,把袖一抖,就落座下来。

    赢涯暗忖道:“不想这回玉霄竟是遣得这位到此。”上去揖礼道:“见过吴真人。”

    吴真人颌首道:“师侄不必拘礼。”

    对面冥泉宗座龛之上,这刻也有一道黄烟自外滚滚而来,转而盘旋其上,塑聚出一个清癯朴雅的道人。

    魔宗五宗真人皆是站起,口称“李真人”。

    此时除了溟沧、少清两派人未到,其余诸派皆已来人,而玄灵两方各座一殿,可谓泾渭分明,

    吴真人微露几分冷笑,目光投去,语声中隐含质问之意,道:“李真人,此番天魔现世,不知你冥泉宗有何说辞?”

    李真人叹道:“世起重劫,故有天魔之变,此乃是天数使然。”

    还真观庞真人哼了一声,道:“李真人,我有一问请教。”

    李真人望了望她,道:“庞真人请问。”

    庞真人道:“真魔入世之时,小徒也是恰逢其会,故知这魔头非是经人炼化,乃是灵足自生而成,这等魔头若无人拘摄捕拿,断无可能自家到了地表之上,偏偏又在贵派攻袭法坛之时才有此变,不知这该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吴真人不待李真人回言,冷笑一声,对两旁望了望,道:“诸位同道,吴某查过此事,此回乃是有人行相转之法,窃据真魔之身,故才成就天魔。”

    平都教伍长老讶然道:“竟有此事?”他望向赢涯子,道:“师侄,你可知冥泉宗中此番有谁会得此法么?”

    赢涯道人有些为难,但又不得不回,只得道:“听闻冥泉此回主持之人司马权,就会这相转之法。”

    伍长老哦了一声,点头道:“确实巧了。李真人,你冥泉宗可能给我玄门一个交代?”

    玄门这几派上来便把矛头都是对准了冥泉宗,但古怪的是,魔宗其余五派真人却是坐在那里沉默不言,似无出来帮衬出头之意。

    李真人倒是不慌不忙,道:“这其中确有一些缘由,不过少清、溟沧两派道友尚未到,诸位真人何急也。”

    吴真人目光在他面上转了一圈,点首道:“好,待两派道友到了,看李真人有何说辞。”

    场中一时沉寂下去,再等半个时辰,钟磬响有三遍之后,天外忽然来一阵气卷奔腾之音,声息雄壮浩大,有震动天地之威。

    赢涯精神一振,听这声息,似是溟沧派的真人到了,却不知来者是谁。

    众人只一道混冥玄气入得殿中,到了溟沧派龛座之上,倏尔一聚,化为一个丰神俊逸的玄袍道人。

    张衍立在座,环顾一眼,随后打一个稽首,笑道:“诸位有礼,不知贫道可曾来晚?”

    见是他到来,所有人心下都是一凛,此间在座,无论玄魔两派,俱是起身与他见礼。

    玉陵祖师道:“张殿主来得正好,此间只余少清派道友未至。”

    李真人瞥去一眼,见少清派龛座之上仍是空空落落,不见任何动静,知其可能与前回一般,不遣人来,不觉觉轻松了几分,玄门三大派若皆在此地,纵不合力施压,他也感莫大压力。而溟沧派这位张真人与玉霄素来不睦,若只面对玉霄派一家,却是好对付许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