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七十一章 星河难炼不死魔

第七十一章 星河难炼不死魔

    距离魔穴千里之外,靳长老率门下弟子落在一处山头之上,只是望着灵穴方向,眼中却满是不甘。

    他方才已是杀至那正阳玄坛之下,玄门弟子节节败退,眼看就可破开法坛,夺得这滔天之功,可一道法令却将他召了回来,着实令他气闷不已。

    过去不久,又有数十道遁光飞来,忽听天中有人招呼,他抬头一看,见是一个发如银丝,身着宝蓝长衫的修士,把手一拱,道:“原来肖师弟,你怎也回来了?”

    肖长老笑道:“师兄莫非不知,所有我灵门弟子,皆已全数撤出来了么?”

    靳长老本还以为自己回来是门中另有排布,听得此言,方知非是如此,看这情形,倒好似要弃了那灵穴一般,不觉惊疑道:“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肖长老把遁光一按,落身下来,道:“师兄方才莫非不曾见得那灵穴异状?”

    靳长老道:“自是见得,莫不是那灵穴提前孕成了?”

    肖长老摆手道:“非是如此,我听万俟师兄言,那是真魔吞气,凝筑天魔之相,为免我等受了侵害,故才把我等召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靳长老大吃一惊,道:“那灵穴方成,怎会有真魔在内?”

    肖长老意味深长道:“既非天成,那自然是有人事先布置的。”

    靳长老气怒道:“谁人如此大胆?”

    肖长老笑道:“此次攻伐由司马师兄一手谋划,他有镇灵之术,想来弄几头真魔当是不难。”

    靳长老怔了怔,气急道:“司马长老怎如此不智?”

    肖长老冷笑道:“这又非是什么奇事,他顷灵坛这一脉,历代前辈。都有欲成此道之人,此回宇文师兄主持之事交由他做,便早该想到有此事了。”

    靳长老若有所思道:“肖师弟。此次虽是司马长老主持大局,但许多布置。却仍需听宇文真人的,你说这前后之事,会否是真人他暗中安排的?”

    肖长老心下一凛,喝道:“师兄慎言,这等魔头,为我灵门共敌,宇文真人怎会如此做?”

    靳长老也知自家失言,这话若传了出去。怕对宗门不利,顿时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魔穴之内,周廷冲去数里之后,似想到什么,顿下身形,把袖一抖,放出一幢宝塔来,塔龛之内坐有一名与他长相一般的道人,却是他自家肉身,当即往上一扑。与之合二为一,再立起身来,引一道星芒过来在前开道。继往深处遁入。

    他心下已是有了决断,此番下去,要是对方已然成就天魔之身,那结局自不必说,要是其还在未成之际,那么哪怕舍去性命,也要设法延阻其势。

    他此前来过此处,知晓魔穴灵潮奔涌愈烈,稍有不慎。就会被卷入其中,故先压住气机。小心前行。

    只是去得一段路程。却觉不对,这回飞遁之时毫无滞碍不说。便连原先无处不在的灵潮也是不见半分。

    念头一转,知是当与那魔头有关,不定其已快要到那成就之时了,顿时目现厉芒,强运法力,不顾一切朝下疾冲。

    飞去不知多久之后,他眼见下方有一道幽沉黑烟,在那里盘旋转动,看去好似一深不见底的漏斗,所有浊气灵潮都被吞入进去。

    他凝神看有片刻,一声不发,使动全身法力,就把手中幡旗向下掷来。

    还未到得那雾漩前,忽然自里飞出一道黑烟,晃眼变得一个黑袍道人,他把手一举,一股黑风扬起,幡旗就被托住,一时无法落下。他眼望过来,道:“周真人,你又何苦来此?”

    周廷哼了一声,厉声道:“这方清正玄天之下,岂容尔等邪魔存世?”

    司马权听他言语之中意喻玄魔两道势不两立,不觉哈哈大笑一声,道:“我不来找你,你却先来找我,也好,今日就领教一下你玉霄派神通道术。”

    周廷明白,对方能出来与他说话,当还未成就天魔之身,自己显然来得正是时候,故不再多言,法诀一拿,那幡旗一震,旗面劲动,放出丝丝毫光,哗啦一声,就将裹在周遭的烟气抖开,而后飞去天中,冲出千万缕金光,将这地底魔穴照得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司马权被那光华拂身,顿感不适,知晓此物对自己颇有威胁,正要设法破了这法宝,却见周廷背后一道星光浮现,眼前景物顿时一变,好似已入另一片天地之中。立刻认出,自己是被困入玉霄派神通“云瀚一气天”内。

    他不觉哂笑一声,他乃是真魔之身,这神通能困住别人,就留不住他,当即把身一转,遁入无形之中。

    周廷目光一移,好像知晓他往何处去一般,脚下一踏,使一个“周天方寸”,霎时挪移其三丈之外,再咬破舌尖,猛然朝前喷出一口精血来。

    司马权不曾防备有此一招,被那精血着身,立刻就被破了无形之躯,被逼得显得身形来。

    周廷知晓至多数个呼吸,这魔头就能将这血污炼化,不过这片刻机会,对他来说已是足够。

    他把袖一挥,挟起八道神威星雷珠,头尾相接,灵光四溢,隐带风雷之声,化作热芒金虹,劈空打来。

    司马权此刻虽无法化转无形,可一身冥泉宗神通仍在,倒也不慌,见他来势滔滔,看去难以抵挡,便一提法力,就欲起了黄泉遁法,有意避开正面。

    哪知这个时候,一股庞然压力裹了上来,身躯却是一僵,立时明白是中了禁锁天地之术,急忙拿了一反咒,想要解了此术。

    只是那雷珠已然落在身边,霎时炸裂开来。顿将他撕扯成无数黑灰烟雾,漫漫散开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一阵阴风吹过,那烟雾动荡,倏尔一聚,就又重新显化出形体来。

    他把袖一负,道:“周真人固然法力高强,但只凭这些手段,想要杀我,却还不够,再如此下去,怕是难免葬身于此。”

    这里浊气无穷无尽,他几乎没有败阵的可能,哪怕此次当真被搅了好事,无法成就天魔之身,大不了稍候再重头来过就是了。

    灵穴凝就,至少还有一日,但对方破解无形之术,却需用自身精血,这法子代价极大,不用拖到那等时候,怕就油尽灯枯而亡了。

    周廷冷身道:“周某此来,便未想着回去,誓与你这魔头周旋到底!”

    司马权笑一声,道:“道友一意求死,我自当成全于你。”

    周廷不再与他说话,在手臂之上一划,把腕一振,就有无数血珠纷洒出来,而后一指天穹,顶上幡旗晃荡,又生出灿光烈芒,须臾将对方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司马权见血雨淋下,知是无法遁转,索性躲也不躲,任由身躯被那光华照中,而后在在紧随而来的雷芒之中被打了个米分碎,但只过去几息,烟气聚来,就又复回原貌。

    周廷接二连三在身上划开伤口,自上方抛洒精血,逼其显形,再施展法力神通轰打对手。只是每一回将对方打散,过去不久其又会重聚出来,但他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,仍是不断出手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周围飘过一阵阵云烟,却是他法力不济,已无法维系这“云瀚一气天”,这方天地终是散去。

    他动作不禁停了下来,默默一察,这具肉身亏损极大,已是坏了道基,不可他已存死志,自然不会在乎这些。

    他携了肉身出战,本想以自身为饵,引得对方入到自己躯壳之内,先以精血污秽其魔身,再崩散法身,断其灵机,便杀不死这魔头,也可将之重创,拖缓其成就天魔的脚步。但不想对方方始终不曾上当,当是识破了自家用意,不觉仰天一叹。

    “该是到了了结之时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再去管司马权,而是盘膝一坐,起指头一点眉心,法身之上,就冒出一缕缕灼亮星芒。

    司马权见状,哪还不知他要做何事,也是动容,嘿然一声,摇头道:“何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才落,就闻轰然一声,好似星河炸裂,山岳倒崩,魔穴之中一时亮如白昼,滔滔而来的星光金芒好似无量潮水,将他整个人都淹没过去。

    这等崩散法身之举,波及周域及广,致此间无数沟壑甬道坍塌下来,连地表之上也是震颤不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星芒飞出,眨眼就飞出了魔穴,往玉霄方向投去。

    过去不知多久,丝丝缕缕的浊气自四面八方过来,纠缠一处,再度塑出一具魔身。

    司马权望向那星光飞去之地,暗忖道:“那物事想是那周廷所携真宝了,却不知是何物,他斗法时未曾使出,想来是守御之宝,好在方才未有莽撞。”

    方才斗法时,那魔念又出来捣乱,催促他上前吞了对方神魂,只是他理智一面占了上风,疑周廷有真宝防身,将蠢蠢欲动之心压下,始终未曾轻动。

    实则以真魔之躯,除却一些降魔真宝,哪怕杀伐真器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,但他宁可小心一些,也不愿以身犯险。

    见眼下再无人来搅扰,他把头一仰,先是上半身化作滚滚烟潮,再是腰腹腿脚一齐变化,起法力引动灵机,再度凝集天魔之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