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六十八章 恒砂道中生死门

第六十八章 恒砂道中生死门

    法坛之上,周廷听得蒲长老需在此处用法符禁阵驱逐魔头,不觉皱了皱眉,道:“必得如此么?‘

    蒲长老道:“这般与周真人说吧,那魔头道行极高,纵然张师妹神通道术俱属上乘,救人之际,也需分出心神小心防备,但要是事先布置稳妥了,不再惧怕暗袭,就可以全心投入,用不了半个时辰,就可将贵派弟子所中魔毒驱散。”

    周廷深思一会儿,缓缓道:“若是只在这一角之间,当是无碍,但不可再往外去,非周某不近人情,实是此座法坛镇压在魔穴出入门户之上,关乎到此战成败,一处差错,便要牵累全局,故此不得不小心。”

    蒲长老闻言点头道:“周真人放心就是,我等定会谨慎行事,不叫贵派作难。”

    虽嘴上如此说,可心下却微感不满,想道:“是玉霄派请我来此,现下反倒似我来求你等,若是袖手不理,你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不过他也是这般想想而已,却不敢当真走了。还真观祖曾立有定规,弟子在外撞见魔头,或同道请求,若力可服之,则必得出手,不得推诿退避。

    回至张蓁身边,将周廷之言转述了,好言请了周瀛与吴长老回避,就带上两名女弟子在此处着手布置禁制。

    张蓁停下手中动作,在立着旁不动,凝神以待。

    禁阵一旦布置稳妥,真魔必然大受克制,若要动手,只可能选在这个时候了。

    约莫半刻之后,眼见得禁制排布即将妥当,忽然间,自一名昏迷修士身上凭空浮出一个人影。其脸上挂着莫名笑容,死死盯着张蓁,身躯一转。似要变成她模样,然而幻化到一半。浑身上下冒出一股青烟,却是发出一声惨呼。

    蒲长老在外看得真切,暗嘲一声道:“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还真观所有真传弟子。每日皆需服用“辟魔宝丹”,心神封闭,外魔难侵。

    至于张蓁这等洞天真人的嫡传弟子,每日却可对着镇派之宝“还真镜”修行,久而久之,外像与镜光相合。反照其身,所有形貌幻影皆不能夺,魔头一用,好若自吞毒药,实是取死之道。

    那魔头吃这一亏,好似变得愤怒异常,忽然身躯一散,变化为数十魔影,分别往场中所有人袭去。

    蒲长老嗤笑一声,任由那魔头不断入身。不一会儿,只听得身躯之中一声霹雳响音,哼了一声。两耳之中就有一缕缕黑烟飘出,显是已将阴邪杀尽。

    那两名还真观女弟子则不慌不忙,起手掐诀,檀口轻启,齐齐发出一个“咤”音,轰的一声,那冲来魔影顿化烟火飞去。

    张蓁只是静静看着,站着未动,那些魔影还未到得她身前。却撞上了一层光霞,不禁一颤。仿若撞见天敌,纷纷仓皇退后。只是未去多远,浑身有如蜡化一般融解开来,几个呼吸之后,就消逝不见。

    她轻抬手捉了一缕气机过来,稍一感应,道:“蒲长老,想必你也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蒲长老道:“是,这魔头并非是那真魔,而是魔胎所结,道行却是差得远了。”

    真魔三毒之中,魔胎之毒最是难除,此毒借人心欲念为养,可自生魔头,被栖身之人道行越高,则所幻化出来的魔头就越是强横。

    张蓁道:“周真人非我还真弟子,难以分辨其中不同,他适才所见,许是这只魔头,那真魔极可能并不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蒲长老转了转念,道:“师妹所言不无道理,可恨是在玉霄地界,这处法坛上的法宝又排拒外门之物,我等不好放手施为,不然拿琉心灯一镇,保管叫其无所遁形。”

    张蓁摇头道:“眼下不是纠缠这等事的时候,而是找出那真魔去了何处。”

    蒲长老脸色也郑重起来,过去半晌,他想到一个可能,其会否已是暗入魔穴之中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禁言道:“也不知这法坛如何,是否果真如周真人所言,能镇住这魔穴门户?”

    张蓁道:“我等总是外人,不好出面探查,但终需提个醒,让玉霄派的同道前去查看一番。”

    蒲长老冷笑一声,道:“就怕玉霄派同道以为我等小题大做,不放心上。”

    张蓁淡声道:“我等做好自家之事就好,不必去管他人如何。”

    蒲长老连声称是,关照两名弟子去把吴长老与周瀛请了回来,随后将自家担忧说与二人知晓。

    两人一听那真魔或许并未被困在此处,都是大吃了一惊,吴长老追着问道:“蒲长老,可以断定么?”

    蒲长老道:“真魔不比道友往日所见那些魔头,要想逼其现身,非用许多手段不可,只是周张真人不许,如之奈何?要验明我等猜测,不如贵派查看法坛禁阵之上是否有疏漏之所,那反还方便许多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沉默片刻,道:“我需立刻去禀与周真人知晓。只是这些同门,就拜托两位了。”

    张蓁道:“这些同道性命都可保全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对两人一拱手,上去到周廷处,急着将此事一说。

    周廷听了,却是深思起来。

    他坐镇在这机枢之上,正阳玄坛所有动静都在他耳目之中,哪一处出了变故,他立刻便能得知,是以能够确定,那魔头并未能够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里还有不少玉霄弟子,外间魔宗修士又围攻甚紧,绝不能令其在法坛之内乱窜,需得想个一劳永逸之法。他抬头道:“吴长老,你去把还真观两位道友请来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应声而去,少顷,张蓁与蒲长老都是到了这法坛顶上。周廷请二人坐下,就开口问道:“张真人,想那魔头,之所以纠缠在此,当是为了能入得魔穴之中了?”

    张蓁点首道:“魔头本是是魔穴之中诞出,自然千方百计要回往此地,好如鱼喜水,鸟栖树,是其本性使然。”

    周廷点了点头,再问:“假使那真魔在前,两位可有把握杀灭?”

    蒲长老道:“周真人尽可放心,此回出来时,我等携了门中至宝观神镜,只要真魔在前,不难杀灭。”

    周廷稍皱眉头,玄坛之上有诸多法器,要是真器放了出来,难免会引发冲撞,但如收了,又无法抵御外敌,可谓两难,沉吟一下,道:“若是不动此宝呢?”

    蒲长老怔了怔,他不敢做主,拿眼去看张蓁,后者思索了一下,道:“只有六成把握。”

    周廷目中泛起犀利光芒,这瞬间似有了决断,沉声道:“如此也值得一试了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道:“真人想如何做?”

    周廷目光看着张蓁与蒲长老二人,缓缓道:“我欲放开一处通入魔穴的禁阵门户,如此必可引那魔头现身,请还真观两位道友守在暗处,其一旦出现,就请两位出手镇灭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微微一惊,此策可谓快刀斩乱麻,若是成功,确实能将那麻烦一举解决,可要是未曾除去那魔头,放其入了魔穴,此次玄魔争斗,可就结果难料了。

    蒲长老心中倒是有些佩服周廷,此举所担干系也是不小,换了他在这般位置上,就是想到此策,也未必有这等胆量。

    张蓁稍作思索,认真道:“我还真观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周廷也不再镇压法坛,起了身来,道:“好,此事迫在眉睫,不可拖下去了,请诸位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起手在禁枢石碑上一拍,在场之人觉得眼前景物一换,就入了一处甬道之内,观去四壁皆是沙流石砾,旋转不停。

    周廷道:“此名恒砂飞星道,内置百数种星辰罡砂,可消磨飞剑法宝,魔宗弟子就是破了上面法坛,也休想轻易过得此处。”

    蒲长老嘿了一声,暗道:“玉霄这布置不可谓不严密,可惜那魔头能变化无形,对其却是无用。”

    周廷又把袖一挥,右侧砂流退去,豁开一个阵门,他当先入内,其余诸人也是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此间却是一座空空荡荡道石府,门户之外望不见里侧,门内观去,却可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周廷道:“张真人,你观这处如何?可否用来伏杀那魔头?”

    张蓁上下看了看,道:“还需做些布置。”

    周廷道:“只要不是什么攻杀法器,便就无碍,不然引动神砂反卷,我也难以压制。”

    蒲长老笑道:“不会令道友为难。”

    虽如此说,可但毕竟忌惮这砂道,只敢拿了一些寻常法器出来,摆在门前,随后默念法诀,就有三张法符飞出,落在前方,再取了一卷金丝出来,运法一祭,其就扬空飘起,化作千丝万缕,将前方这一段盘砂道铺满了。

    布置好这些之后,张蓁检视了一遍,见并无不妥,就道:“周真人,你可开那阵门了。”

    周廷道声好,把目光投至砂道之中。

    今番举动,对他来说可是冒了极大风险,要是不成,不但断了上进之路,还可能受族中重罚,就是勒令兵解转生亦有可能,可局面到此一步,必需速做决断,容不得再有太多犹豫了。

    他拿出一块牌符出来,一扬手,这处恒砂道顿时连接内外,上下贯通。

    但门户虽开,却久久未见外间有什么动静,在此几人都极有耐性,俱是端坐不动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好似有一股阴风吹过,那甬道之中道金丝竟微微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蒲长老身子向前一倾,目光凝注外间,暗道:“来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