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六十六章 相真灵通敌天梭

第六十六章 相真灵通敌天梭

    司马权一语说毕,吕钧阳未曾接口,只把目光看来,冷言道:“动手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见他神情冷静,知言语刺不到他,也不再多说无用之言,把身一晃,天中明明空无一物,但却乱啸连声,黑夜之中,好似潜藏有无数鬼怪神魔。

    他是得了门中秘传的,所发出这些魔头不比寻常,俱是无相无影,令从无从以眼耳观闻,只能凭借自身感应去辨。

    魔头变化万端,特别一些奇异之处,只有祭炼之人才知,外人不经交手,难明其中奥妙,

    但这等阴秽之物,只要一个应对不慎,或是判断出差,就会有性命有危,是以这等情形下,一些斗战经验丰富的修士,通常都会选择往后退让,靠了遁术拉开彼此距离,待摸清那魔头来路之后,再设法反击。

    司马权往常一出手,与他斗阵的修士出于谨慎,十有会做此选择,但是一退,却是将主动之势交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本拟吕钧阳也会暂且后撤,那时便可有一连串后手招呼上去。却不料其竟然半步不退,只启唇一声叱喝,天地之间骤然传出一声玉断金击之音,那飞来魔头还未近前,被这声一震,顿如泡影一样齐齐破裂。

    司马权听得声响入耳,顿时神魂欲颤,心旌摇荡,忙一持诀,道袍之上起来一道白光,将他遮护在内,隔绝外音。

    这时才有闲看去一眼,见那护体光罩像被极大外力按压上来,如水流一般波荡抖动,忖道:“九岳清音?看来这吕钧阳修是习得了《宝金云箓》了。”

    溟沧派十二神通之中,有数门神通需修行相应功法才可习练,虽变化不多,但随着功行越深,则神通威能越大。

    吕钧阳练就元婴法身已久,这门神通一出,响遏行云,动荡山川,余声久久不息,不但扫清来袭魔头,还将先前魔宗弟子落在此处的阴秽手段也摧挡一空。

    他使动神通之时,却未顿下身形,仍是往前飞驰,看彼此距离稍有挨近,就再一扬手,数十道金芒锐气撕开大气,横天斩下。

    司马权却不作躲避,心念一动,数百只魔头在身前凭空浮现,前仆后继,主动与之缠上,只是不一会儿,便被削杀干净,但袭来金光也是力竭消散。

    他见吕钧阳在空中连续挪移飞遁,至多还有数个呼吸,就可杀到自己面前,忙竖指在前,朝着指尖之上吐出一股浊气,出去七八丈后,化为一团昏昏沉沉的乌烟,眨眼弥布天穹,远望过来,数十方圆内,尽被包入一片浑噩迷雾之中。

    吕钧阳肩头轻晃,素袍之上浮起一层明灼金光,夷然无畏冲入雾之中。

    那乌雾好似有灵之物,一遇那光华,纷纷避让,顷刻间被他杀穿出一条通路来。

    只是再去数里,蓦然发现己居然到了一只硕大魔头之中,这只魔头奇巨无比,张嘴裂牙,似能将山峦也能一口吞了,得见此景,他却丝毫不为所动,身裹金光,向前一撞,轰隆一声,这一方半幻半魔之境就被撞碎开来。

    司马权神情一凝,不想对方看去超然淡泊,但一上阵战,却好若其师晏长生,意气如龙,侵略胜火,咄咄逼人而来,竟让他生出不可力敌之感。

    自乐蓉娘被所杀之后,他生怕也碰上这名对手,曾特意去查探了吕钧阳这对师徒过往,发现晏长生一生与人斗法无数,除却与张衍的最后一战不知详情,只要占据上风,就从来给过对手翻盘的机会。此刻见对方越欺越近,顿感不好放任,必得遏止其势,神通既然一时压制不住,那便用法宝来阻!

    他把手掌一托,掌心之中立起一盏金灯,嘴中念诀片刻,起手在上虚虚一磨,就往天中一送,到了上空,灯芯噼啪一炸,就有碧火燃起,随后一簇簇落了下来,数十里山川,皆在笼罩之下。

    吕钧阳一拂袖,身上素袍泛起一层微芒,那碧火上身,却是着之即灭,看也不看,径直闯出火圈。

    此刻两者之间大约有百丈之遥,对炼就法身的修士来说已是极近,但见其双目之中闪过一丝赤芒,朝司马处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司马权还未过来,身上忽然飞起一层霞火,连忙起法力压制,然而这火却是压之不灭,不一会儿,那外间宝光就被蚀去一层,并以极快速度向内侵袭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他心下一沉,惊道:“皓夷三阳气?”

    溟沧派十二神通之中,以这门神通最为难缠,几是无物不焚,不得灭火之法,哪怕法宝也抵受不住。他知是躲不过去,在火中大声言道:“吕真人,此局是你稍胜一筹,你我稍候再见了。”说完,他竟是撤了法力回去,任由那火袭上身来,只片刻间,他就被那熊熊火焰彻底吞了,随一阵山风吹来,就有一丝丝黑烟散开,而原来其所立之处,只余下一滩灰烬。

    吕钧阳扫了一眼,又朝四周看了看,手一起,身后飞起九枚神梭,在身周忽缓忽驰,来回飞舞,似在找寻什么。

    他师父晏长生在感神经上浸yin三千载,对此法领会极深,甚至还造出了那等小界育气之术。

    自家弟子虽不修习此道,但亦是传了一套秘法下来,让他可在对敌之时界用飞梭探试灵机。

    过去片刻,其中两枚神梭一顿,忽然一转头,朝一方向如箭射去,他一甩袖,纵踏云光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十余里之外,一座山坡之上忽然飘出一只魔头,在原地虚虚一荡,就变作了司马权的样貌。

    他所习之法乃是冥泉宗六典之一的《相真灵通》,此法初练时无甚了得之处,甚至连寻常弟子也未见能比过,唯有到元婴三重境后,方才现出威能来。

    修士若习此法,危急之时,只消转动心诀,法身瞬息之间可挪移至事先安排在侧的魔头之上,魔头不绝,则无法杀死,而门中神通“三阴不死身”,就是自这门功法中化炼而出的。

    强手相争,往往胜负只在一线之间,而他有这门功法,哪怕第一次输了,只要窥看了对方手段,下回就能有所提防。

    有了这门功法,对手要杀他,不知要用上多少次,而他只需找准一次机会,就能取了对方性命。故成此法至今,他与敌交战从未有过失手。

    这门功法唯一破绽,就是只能在一定界域之内转挪往来,如是飞遁出去太远,那事先布置下来的魔头就无法再生应和,稍有疏漏,那便真正是亡了。

    方才他以言语羞辱晏长生,就是用意在此。吕钧阳身为其弟子,在彻底杀死他之前,自然无可能不顾而去,只能牵绊在此。

    “吕钧阳会使皓夷三阳气,那么当是与那霍轩一般,又兼练了《赤霄瑞玦书》,只是我为何觉得,方才那火与典籍之中所述有些许不同,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沉思之中,忽然眼前迸发出数点寒星,直往这处射来,顿时吃了一惊,心意一唤,一只赤金之色的魔头自身上浮现出来,当当几声,将其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司马权利仔细一看,却是两枚素白飞梭,哪还不知是吕钧阳又找了上来,忙又呼出百十只魔头出来守,与之周旋。

    这些魔头是那用天外罡砂祭炼过的,不惧神兵法剑劈砍,又飞掠极快,自身还有些许灵智,用来守御飞梭这等疾攻利器,那是最为擅长。

    那两枚飞梭虽未曾伤得他,却也不走,仍在外间盘旋,只十余息后,见一名素色道袍的少年踏云而至,其目光往下一移,周围浮现出上百只飞梭,随扈梭尖齐齐朝他一指,而后或三五一群,或七八一队,不断向下射来,天中一时间满是破空之音。

    司马权驾驭这些魔头,初时还有招拆招,可斗了一会儿,就觉不对,那飞梭之中,有数枚极是厉害,每一落下,必斩中魔头灵机弱处,不一会儿便杀了大半。

    如此下去,可以预见是何结局。他虽不惧,却也不想被平白杀上一次,急命余下魔头冲开一条去路,想要遁身离开,然而对方好似料准了他心意,飞梭反而忽然分开,一部上来啄食剿杀,一部飞去外间,围而不上。

    然而冲出去未有多久,就被逼得不能再前,到了最后,只能固守原处,只是仗着身上宝衣在那里支撑,

    司马权因得上法,故而自身守御法宝只置备了寥寥一二件,只能依靠一些奇诡神通道术来与人周旋,因此身上漏洞甚多,再则久守必失,过不多久,一个不防备,露出了一个极大破绽,一道飞梭倏忽一闪,直直贯入他眉心之中。

    司马权一声未吭,仰面倒下,身躯之上此时腾起一道黑烟,而后随风飘去不见。

    数十里外,司马权又借一个魔头化身出来,他暗忖道:“吕钧阳那神梭如此厉害,当是得了晏长生真传的,但他冲入百丈之内才全力展开,显是只有在这般界域内才可施展,下回只要设法不让他欺近身来,当可无事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一股自信之色,自家犯得起错,不怕败亡,待试探出对方所有手段来,就不难收拾掉这名强横敌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r11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