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六十二章 引敌入腹吞苦果

第六十二章 引敌入腹吞苦果

    周廷脚下这处法坛名唤“正阳玄坛”,上下共有六层,每一层又分作六角,每一角上皆置一件法宝镇压,合计共是三十六件法器,单只一件并不如何厉害,但合在一处时,却是互补长短,酌盈剂虚,演化出诸多妙用。

    先前玉霄派因拿不准到底灵穴会落在何处,于是演算地脉走势,找定一十四处可能所在,耗费海量宝材,在其上皆是起了这等法坛。

    灵穴现世之后,只这一座镇压在穴门出入之地上,他便把法驾移驻过来。只要保得此处不失,己方就立于不败之地,故他不并如何担忧。

    好生抚慰了周濂几句,否了后者请命之言,强命其去下调息。

    似这等练就法身的周氏弟子,未来都是可能成就洞天之辈,很得族中看重。出来之时,周雍曾再三叮嘱要他小心看顾,方才意外身陨一人,已是令他大为头疼,不知回去之后该如何交差,要是再折一个,可就再无法向门中交代了,故宁可放着不动,也不令其出外冒险。

    周濂方才狼狈讨回,本还想戴罪立功,可见无论自己如何说都是一概不允,无奈之下,只得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后一个时辰之内,接连有报奏飞书及传信弟子落至法坛之上。

    “周师兄,关河,殷河两处法坛被破,守坛弟子尽殁,可否要夺了回来?”

    “启禀坛主,小香山法坛被围,谢孝长老生死不明,还请坛主遣人去救。”

    “安德岭北被一片厚雾笼罩,已是出入不得,观去好似是元蜃门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谷磨山失守……”

    若不观大局。只看眼下情势,玉霄派长久以来苦心经营的阵盘,好似在魔宗凌厉攻袭之下已是千疮百孔,随时有崩塌之危。然而周廷只言语一声知晓了,始终不做任何应对。

    下方几名长老却是坐不住了,有一人上来道:“周真人。这许多法坛遭袭,你为何坐观不动?”

    周廷道:“吴长老莫要心焦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还想说什么,周廷抬手阻止住他说下去,笑道:“吴长老放心,要是出了差错,门中责怪下来,周某自会一力承担,与你等却是无关。”

    吴看了看他。见其神情之中一派笃定之色,点了点头,不再多言,又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周廷扫去一眼,见法坛之上诸修脸上多有忧惧之色,暗自冷哂一声,“俱是一帮目光短浅之辈,怎识我心中大计。”

    上回魔穴之争。魔宗为混淆耳目,共是造出了五座魔穴。玄门因弄不清楚其虚实真假,只得坐等其现世之后再行出手,局面之上很是被动。

    而今却是不同,洲中只现得一处魔穴,玄门知晓位在何方,故早早就在周围布下了法坛禁阵。封绝地底壑道,攻守之势可谓逆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比较双方实力,这等正面较量显是魔宗更为吃亏。

    从大势来看,此次灵穴之争夺还未开始,其便已是输了大半。

    故周廷以为。此战纵是得胜,在门中看来也是理所应当,这却显不出自家手段来。

    但若能借此机会一举重创来犯之敌,甚或斩杀几个足够分量的魔宗俊秀,当能令门中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他先前言在盘浚峡后有所布置也非全然妄语,的确着落有不少手笔,打得是把魔宗修士引入腹地之中,再堵了后路,围而斩杀的主意。

    休看门下修士折损不少,可那些外围法坛,多是由吴氏及一些小族弟子负责守御,真正周氏子弟,死伤却是不多。

    他估摸下来,再有半个时辰,魔宗就可杀到此处了,到时候就可动手了。

    这时又是几封飞书传来,他精神略振,接来一看,却有些诧异,暗忖道:“此辈居然放缓攻势,莫非是看出我计策不成?”

    但再是一想,却是摇头,哪怕对方当真看出什么,他也不惧,除非魔宗一方彻底放弃争抢魔穴,否则也是不得不来。

    至于会否是徐图缓进之策,那更无可能,需知玄门万年积蓄,优势可不是魔宗可比,其许能短时之内占得上风,可拖得越久,局面对其越是不利,魔宗那筹划之人不可能不料及此点,那其真正用意又是为何呢?

    正思忖时,忽然一声叱喝,侧目一看,瞥到法坛之外一道模糊人影闪过,似见这里守备森严,不敢过来,转头就走,有一名长老不待吩咐,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周廷皱了皱眉,看到出去那人是一名唤周瀛的本宗修士,怕他出了什么意外,便点了座前两人,道:“你二人出去接应,若遇敌踪,能战则战,不能便早些退了回来,不要与之多做纠缠。”

    两名修士当即接令,起遁光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这几句话的工夫,周瀛已是追出了十余里,那逃遁之人遁速并不如何快,他越追越近,未有多久就将彼此距离拉近至百丈之内,于是也不再客气,默不作声把法宝祭起,照着对方后背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见得那法宝即将打中,可其身影却是一晃,陡然没了影踪,这一下却是打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周瀛不觉一怔,露出戒备之色,将法宝收了回来,在周围小心转了一圈,却未能把对方找了出来,暗骂了几声,就要转身回去。可就在这时,忽感一阵阴风上身,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若是平常时候,他定会察觉到自身不妥,可此时却不知如何,只觉脑中有些昏沉,极为困顿,什么事也不愿去多想,恨不得就此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忽有两道遁光落到他面前,正是那奉周廷之命前来接应的两名修士,其中一人目光落在他身上,问道:“周瀛师兄,那来人何处去了?”

    周瀛晃了晃脑袋,道:“到了此处便不见了影踪,也不知躲到何处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笑道:“定是看周瀛师兄修为高深,吓得落荒而走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琢磨道:“魔宗之人多是藏头露尾之辈,此处离我法坛如此之近,其不敢应战,也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先前那人道:“师兄说得是,周瀛师兄,既找不到此人,还是在早些回去为好,免得坛主心忧。”

    周瀛此时觉得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疲乏之感,早没了先前与魔宗修士一斗的心思,点头道:“这便与两位师弟回去。”

    三人沿原路折返,回到法坛之前,正要往里去时,忽然上方一口正对其等的悬钟一震,而后当当当连续三声大响,周瀛身躯一沉,好似被大石压住,一时动弹不得。而后法坛之上有一道星光荡开,将他猛地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察觉到这里动静,台上众长老立时反应过来,有人惊道:“是定灵钟,有魔头潜入此地!”

    周瀛被法坛禁制逼开后,忽然身子一晃,软倒在地,而后一道模糊人影自他身上飞出,到了外间,一下变作两个,分往近在咫尺的两名长老扑去,对二人身上护身宝光视若无睹,一下便没入躯体之内。

    周廷此刻正驾遁光下来,恰是见得此景,猛喝一声,道:“守稳心神!”

    他以极快之势冲至其中一人身前,伸手在其天灵盖上一拍,法力一入身躯,顿化作滔滔气光星流,冲刷而下,那真魔顿觉难熬,在此人体内居然存身不住,竟被生生逼了出来,似是忌惮周廷,把身一转,就凭空不见。

    而另一人却无这般运气了,还未反应过来,就见一道法剑自上方穿下,化金光直入眉心之中,登时气绝毙命,随后身躯化为熊熊金焰,转瞬烧成灰烬,一二呼吸之后,就见其上浮出一道虚实不定的人影,也是晃了一下,就无了影踪。

    旁侧一名周族长老见状,惊怒交加,大喝道:“吴长老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吴长老把手一抬,将法剑召回,沉声道:“灵钟示警,显是此人被魔头俯身,魔宗手段极多,诡谲难防,为不坏大局,我不得不下杀手。”

    那长老气道:“纵是如此,也该交由周师兄来处置,怎轮得到你来动手?”

    周廷一摆袖,开口道:“不必说了,方才情势紧急,哪容多想,吴长老也是情非得已,并无过错。”

    周濂这时凑了上来,对周廷传音道:“师兄,这邪魔好似就是方才害了周沿师兄的那只魔头。”

    周廷神情一下凝重起来,能在顷刻间害死一名三重境修士,显见这魔头厉害,而且方才那星火烧灼之下,其居然半点不损,莫非当真是传闻之中的真魔不成?所幸方才禁制示警,未曾令其到了里间,不然不知惹要出何等乱子。

    他怕引起慌乱,并不敢说出自己判断,看了看左右,道:“所有人不得我命,不得随意外出。”

    这时坛上一名长老忽感有异,抬眼撇去,就见法坛之外,有一个魔影站在天中,仔细一看,似与自家一模一样,正对他微微而笑,眼瞳微微一凝,喝道:“邪魔外道!”

    正要出手,却觉头脑一晕,仰天就倒,而此刻台上,有十余人与那魔影目光一触,皆是心神恍惚,一个接一个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