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五十九章 不知谁人为饵食

第五十九章 不知谁人为饵食

    付勉深心之中,极是畏惧冥泉宗来人,自是不敢有半点违抗之心,刚要回话,赤袍道人却是站了出来,不卑不亢道:“上宗关照之事,我等必倾力而为,只是此间却有一个难处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侧目看了看他,道;“什么难处?”

    赤袍道人言道:“以盘浚峡之重,稍候打入了法坛之内,玉霄弟子必是各方来援,那真魔终究靠人御使,可我等道行不高,若是受了什么损伤,想也制御不住,我等陨命事小,但误了上宗之事却大,不得不向司马长老言语一声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道:“我道何事,你等无需担忧,本座早已有所安排,若是计成得手,可发烟讯,自有同道前来相助。”

    赤袍修士道:“如此我辈也是安心了,不过还有一事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倒是没有半点不耐,示意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赤袍修士拱拱手,道:“玄门之中有不少窥看魔头之法,若是被看破虚实,怕是无法全功而返,到时又该如何,还请司马长老示下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倒是露出几分欣赏之色,只是眼底深处,却有一丝外人难以察觉的惋惜,他道:“你所虑不差,不过这一回却不必担忧,玄门之中虽有辨魔之法,但手段各有高低,只还真观最为擅长此道,而镇守这盘浚峡之人,皆为玉霄弟子,并无一个外派修士,你等大可放心行事。”

    赤袍修士再是一礼,道:“多谢司马长老释疑,林某最后还有一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大方道:“无妨,你有何难处,尽管说来。”

    赤袍修士大胆抬头看来,道:“司马长老也知。我等小宗无甚法宝,除了真魔,只上宗所赐那用来破阵的关离锤,可否问长老再借几件,用以防身?”

    司马权思索了一下,道:“嗯。你所说也是实情,我恰有一件法宝,也是门中赐下,不过是本座废了不少心血所炼,你事后需记得还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一捏拳,手背之上有一道黄光飞起,落至赤袍修士肩膀之上,后者扭头一看,却见那处衣袍图上多了一只赭色石狸画纹。眼神灵动,宛如活物。

    司马权淡声道:“此物名为小玲狸,用时只需心神一唤,即可飞出伤敌,三十丈内,快逾飞剑,只要不是什么上等宝器,都能一鼓破之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嘴唇动了几动。将驱御之法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赤袍修士听了,深深一躬。道:“多谢上宗长老赐宝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点了点头,问道:“你叫何名?”

    赤袍修士道:“劳上宗长老垂问,小道燕志良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不再说话,手一摆,领着身后十余人起了遁光,冲出地表。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方才看二人说话,大摩派几人无不是提心吊胆,生怕燕志良得罪了对方,还好见对方至到离去,也始终未曾动怒。

    唐道人目光炯炯。有些佩服道:“不想燕道兄胆子比我更大,竟与上宗长老这般说话。”

    燕志良摇了摇头,看去好似松了一口气,道:“燕某也是无奈之举,如今看来,上宗并无枉送我等性命之意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下都是一惊,道:“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燕志良叹道:“真魔向来难以制御,上宗要我行此事,却一个人手不遣,燕某心下总觉不安,故而出言试探。”

    有人紧张问道:“燕道兄为何方才一席话,便认为上宗无害我之意?”

    燕志良道:“燕某4方才求请援手,又提出借宝一事,上宗若是只把我等当成了随手可抛的弃子,大可不必理会,然而那位司马长老件件应下不说,还不忘叮嘱我还了回去,显然是无有此念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之人虽觉得这其中还是有些不对,但他们已无退路,出于宽慰自家之心,都情愿相信他此时判断,俱道:“道兄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众人说话之间,却见十余道遁光自远处山脊遁起,往方才司马权遁行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付勉望了望左右,道:“司马长老已为我等吸引住了玉霄派注意,我等也该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燕志良却拦住他,道:“掌门,玉霄方才过去之人不多,司马长老不难抵挡,燕某以为,此次攻袭当非我等两路,不如再等上一等,等别处也是动了手,我等再上,把握方才大些。”

    付勉迟疑了下,道;“若上宗怪罪……”

    燕志良斩钉截铁道:“只要能打下盘浚峡,此些事都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付勉沉思片刻,道:“好,那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然而这一等,就是半个时辰过去,付勉几次欲动,都被燕志良相劝下,都是按捺住了。

    再过一刻,见远天之中,北、东两处方,皆有灵光在天中碰撞,与此同时,又见数十道遁光往南而去。

    燕志良上前一步,望了几眼,喜道:“掌门,机会到了,是动手之时了。”

    付勉不由精神振起,他早便等着这一刻,当下迫不及待纵光起来,他身后六人,也是个个自地底壑道冲出,直直奔向盘浚峡法坛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付勉就觉身上压力一重,遁光被阻,知是有禁制挡在前方,不敢再往里去,把袖一扬,一只两端如鼓的双头大锤飞出,往前狠狠一撞,但闻喀喇一声裂响,霎时灵光粉碎。而那大锤也是倒撞回来,只是灵光有些黯淡,他不顾上多看,将之收入袖中,随后抽出一柄法剑,纵光而上。

    那禁阵一开,迷雾散去,露出法坛之上情形,见上方法坛分作三层,每一层皆有禁制护持,破开一层之后,还留有两道环护,四名元婴修士端坐其上,各守一方。其见有魔宗修士闯入进来,皆是呵斥出声,把法宝祭在半空,当头打下。

    两拨人瞬时杀了在一处。

    就在打破禁光的那一刻,付勉等人并未察觉,就在他们头顶之上,有二人坐于云中,正冷眼看着下方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身形瘦削,看去五旬年纪,白眉盖眼,道气盈身,另一人身着青衣,双目如电,貌甚精悍,二人头上并无半团罡云,显然都是修成了元婴法身。

    瘦削老道摇头叹道:“只是七人,看去还是散数一流,连一个修成元婴法身之辈也无,也敢到得此地?”

    青衣道人道:“定有后援。”

    瘦削老道笑言道:“有援手才好,且让上一让,诱其来攻,我等方好出手。”

    青衣老者道:“那台上几名派中长老,怕是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瘦削老道面无表情道:“若不舍得鱼饵,怎能吊得大鱼?”

    青衣道人一捻胡须,这几人之中,虽有一个是周氏族人,不过若能引得元婴三重境修士来此,再设法斩杀,那所付代价也是值得。就道:“便就如此。”

    付勉等人乃是有备而来,七人法宝为合击而炼,此刻手中又有破阵法宝,眼下这一发力,上方那四名修士根本无法抵挡,顿时节节败退,不一会儿又被破了两层禁光,被逼退至最后一层法坛之上。

    付勉高喝一声,道:“唐师弟!”

    唐道人一声不吭,挺身到了上空,大袖一抖,哗啦一声,就见数百枚雷珠如暴雨一般倾泻下来。

    此回他们志在必得,这等雷珠,除了他们自家数百年炼制用于防身的,还有自冥泉宗中讨要来的,这一气甩出,下方那四名玉霄修士都是神情大变,忙欲起遁光闪躲。

    可在这时,付勉拿出一柄鹅毛扇,对着下方轻轻一扇,顿时一股狂风压下,竟把四人死死压在了法坛之上。

    见逃脱不得,四人顾不一切把守御法宝都祭了出来,又全力运转护身宝,法坛之上,各色光华迸起,将数里之地蔽于其中。

    那雷珠落下不久,下方就传来一连串炸雷之声,震得人耳膜欲聋,付勉不待烟尘散尽,又道:“袁师妹!”

    远处高髻女修会意,道了声去,自袖下飞出一卷长练,顶端系有百多髑髅,晃动之时,就传出呜咽哀鸣之声。

    四名玉霄修士方才被雷珠一砸,守御法宝无一不是灵光消隐,掉落在地,从此刻连浑身宝光也是几近破散,这一声传出,顿时身躯一僵。就在这时候,燕志良遁光窜出,祭了法剑斩下,将正中一名人头颅削去,其余几人纷纷下手,将另三人也是毙杀当场。

    付勉等七人见如此轻易就占了此处,不觉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还远还未到得意之时。这法坛要破了,那至少还要将此间机枢炼化了。且以盘浚峡的重要,此处遭袭,玉霄定会自四方赶来相救,稍候必是陷入重重围困之中,不过烟讯已发,就看上宗能否及时来援了。

    付勉先自怀中取了一只竹筒出来,往上一抛,轰的一声,就有一道烽烟笔直冲上天穹。

    他看了几眼,挥袖一抖,把三只青铜鼎成品字摆在了法坛之上,随后行那法坛阵中的大碑之前,盘膝一坐,事情太过顺利,他心下反而隐隐觉得有几分不安,沉思了一下,才道:“我来炼化这禁碑,诸位请在旁护法,稍候玉霄反夺此次,诸位万一抵敌不住,或事机有变,不必再顾忌什么,可把那三头真魔放了出来,大不了拼一个玉石俱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