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五十四章 重拾真龙府 延重得继立

第五十四章 重拾真龙府 延重得继立

    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大道争锋》更多支持!

    溟沧派山门之前,方圆千里之内灵机陡转,四下山岳,竞发音鼓之声;此时天中突生光霞,条条散如丝绦,须臾,又似被剪碎一般,散如飘絮,徜徉数十息后,天象忽变,阴霾笼顶,骤然间雷电交加,有瓢泼大雨倾泻下来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一声震天大响,天壁之中裂开一个大缺口,好似大河决堤,有难以计量的水流自里冲出,而后就见一幢宫阙紧随其后,撞破水幕,爆开万点浪珠,轰然闯出,再重重凿落在三泊之中的涌浪湖中,顿时掀起百丈潮头,涌淹周岸。

    自灾劫起后,溟沧派弟子与魔宗缠斗已有数百年,龙渊大泽之外也是满布法坛禁制,四下俱有巡守之人,这般大的动静,都是有所察觉,纷纷起了遁光,往此地赶来,一时可见上百道光华四面八方齐集而来。

    只是还未到得近前,却被周围鼓荡起来的风气所遮挡,遁光连晃,俱是狼狈退开,却是根本闯不入内。

    涌浪湖之主乃是苗坤,因是秦掌门记名弟子,这些年来一人占据了偌大一地,弟子也是收了不少,察觉到自己地头上出了变故,也是起了法力,飞遁出来。

    到了外间,却见一根形如高柱的青铜宫阙,半截落于水下,半截上耸入云,外有无数雕龙攀附,条条作张须怒目,舞身摆尾之状。天阳一照,随光游走旋动,好似随时可拧身飞腾,跃去青穹。他不由吃惊道:“真龙遗府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想,抓来一名弟子,大声道:“速速去门内禀告。就说数百年前脱去的真龙府今又转回山门了。”说完,把手一推,起一道罡风,将其往山门方向送去。

    那弟子晃神之间,就入了龙渊大泽,他修为时日尚短,还弄不清是什么情形,苗坤没头没脑得一句,也不知去何处禀报。只得往最是熟悉的灵机院飞去。

    此时龙府之内,魏子宏盘立在原处,却是双目紧闭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也未想到,这一回随龙府挪移虚空,竟然使得浑身法力翻腾,气息不稳,只得先在原处调息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后。他才睁开双目,转身便欲出来。走至原先入门之处,却发现竟被一层禁制灵光遮挡。

    他起法力一推,那灵光却是动也不动,觉得非是自家所能破开,便把神目一开,由那残损石门向外望去。见周围景致分外熟悉,知是已顺利回得溟沧派山门之前,心下大定,就又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时望见李岫弥盘膝坐地,身躯竟是微微发颤。鬓角还与汗水隐现,看得出来,其异常难熬,便出声道:“李真人,这龙府似是触动了什么灵机,一时你我也出不去,不过门中当已知晓我等回来,你且再忍少许时候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一到这处,就觉压力倍增,已是口不能言,只能勉强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龙府现出的那一刻,在渡真殿中持坐的张衍已是有所感应,起袖一指那定舆盘,就有一道光烟升起,瞬息之间,把外间景物俱都呈现眼前。

    他抬目一望,却见那龙府上下此刻被一道灵光罩住,十分耀目,心念一转,知此处所藏“天地胎”因无了禁法拘束,又到这灵机兴旺之地,故原先禁制又自发动起来,虽是还蓄积不足,但也不是寻常弟子可以破开的。

    他稍作沉吟,便起手掐诀,凝化出一张法符,屈指一弹,一道金光飞出殿门,自浮游天宫之上化虹而下,直直撞在那层灵光之上,好似金丸击触琉璃,一声清响,就将其生生击散。

    里间魏子宏察觉到出路已开,怕再有什么变故,忙高声道:“李真人!速度出去。”说话间,纵身跃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岫弥听了招呼,身躯一挣,好似摆脱开什么束缚一般,也是身化流虹,追着飞遁出来。一到外间,不过片刻之间,原先颓唐之色尽去,又变得精神奕奕起来,回望那宫阙一眼,不觉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苗坤见龙府之内出来二人,仔细一望,他是认得魏子宏的,对周围弟子说了几句,把其俱都驱散了,自己驾云上来,笑呵呵道: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魏师侄,这真龙府可是你取回来的?这可是大功一件啊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拱了拱手,道:“苗真人有礼,此次师侄也是奉家师之命行事,何言功劳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此攀扯了几句后,天中有一金舟过来,停在近前,童子走至舟首,在上言道:“魏真人,老爷有言,命你与这位李真人一同去殿中相见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拱手道:“多谢通传。”

    苗坤笑眯眯道:“张殿主有唤,师侄莫要耽误,速速去吧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对他拱了拱手,就带着李岫弥往天穹中去,到了浮游天宫之前,自有一道灵光下来,将两人接引上去。

    到渡真殿外,经通禀之后,魏子宏先是被唤了进去。

    李岫弥则在外等了许久,才有一小童出来,道:“李真人,真人召你入殿。”

    他道声谢,随那童子入内,绕过一面明玉照璧,来至一空广殿宇之内,此地烟气飘渺,飘空环绕,行走之间,仿若踏步天云之中,百余步后,面前出现一排横阶,正中一只鹤颈铜炉,香烟袅袅,上去有三重丹墀,童子站定,道:“真人上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道声谢,理正袍服,拾阶而上,不多时到得上方,抬头一看,见百丈之外,有一丰神清洒的道人端坐玉台,背腾玄气,灵光绕身,两旁各站一名道童,魏子宏则站在下首,认得正是曾在西海之上降伏自己的东华修士。只是瞧得几眼,忽感一阵神摇心荡,竟是与在龙府之中遭遇有几分相似,不禁一骇,不敢再看,赶忙低下头来,上前躬身一礼,道:“海外散人李岫弥,拜见张上真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李道友,自上回见面,已过去两百余载,听子宏之言,你向来只在西海修持,能在那片荒僻之地把道行增进到今时这般地步,很是不易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叹了一声,满怀感触道:“那时小道方才术成出山,自恃技高,总想着凭着自己一身修为,天下无不可去之处,便是开宗立派,也不是什么难为之事,后来幸遇真人,得了一番教训指点,方才知晓天高地厚。这些年中,未有半刻松懈,苦心潜修,才侥幸有得这一身微末道行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微点头,道:“你当也知,修道到了这一步,再往下去,所需借取外力尤多,不是靠一意修持可成的。‘

    李岫弥道:“是,真人此回特命魏真人前来提点小道,对此小道实是铭感五内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子宏先此前已与你说过其中利害,你既应命而来,当是已有决断了,我便也不必与你多做赘言了,你门中印书已是备妥,且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把手虚抬,就有一名童子端着玉盘下得阶来,上面摆有袍服符诏,还有契书玉印。

    魏子宏在旁出声道:“李真人,你只需在此立过法契,那小界便可由你执掌,界中一应诸物,也一并由你调用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稳住心神,将那契书取了下来,仔细看过之后,便当场立誓签契,将袍服印章俱是收了,然后再是躬身拜谢。

    张衍笑着点首道:“李掌门,免礼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得了这一声唤,却是忽然间一个恍惚,随后浑身一轻,好似心头之上有什么重压被解了去。

    心下顿时浮起一阵明悟,自己虽还未有当真立派,但自此刻起,根基已成,大势已立,又得大派上真承认,延重观道统自从此刻起,当已算是重立于这世间了。他心情不禁激动起来,然欣喜之下,却又想道:“不知先生是否解脱了?”

    张衍看出他心思不属,也知其中缘故,笑道:“待回去之后,你可待我向石先生问好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忙道:“小道必会带到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名童子走至他身旁,虚引一礼,道:“李掌门,请这边走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也知该退下了,对着玉台再是一拜,就随着那童儿转出殿去。

    张衍待他离开后,目光一闪,背后玄气漫荡开来,徐徐上升,到了天顶之上,随后四方滚滚黄烟聚来,霎时化为一只擎天大手,向下就是一捞,一把抓住那真龙府,将其自涌浪湖中提了上来,到了半天之中,又起法力将之定住。

    他自玉台上振袖站起,一道清光自足下射出,驾在龙府之上,好若一座天桥,他出声言道:“徒儿,随为师来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应声跟上,师徒两人道袍飘飘,循此光而去,片刻之后落在龙宫之内,站于那方铜盘之上。

    魏子宏看了看左右,指着下方道:“恩师,那底下似有古怪,先前苏奕华曾言,他每回下去,就感心神惊栗,难以自持,故弟子也未敢擅入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为师观门中记述,这龙君修行万载,道行极高,全盛之时,怕是飞升之士也奈何不得他,而今虽亡,其威犹存,你等自然轻易挨近不得,而今有为师在此,却无需忌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我的小说《大道争锋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