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四十六章 天外阳火经空来

第四十六章 天外阳火经空来

    周如英法力才方激出,周围就有阵阵风雷星光呼应闪烁,来回激荡,好如狂风过陆一般,外间阵气还未落至近前,就被呼啸而来的罡流席卷一空。

    此时她犹不罢休,又起法力往而外击去,连连撞动阵壁。

    这方大阵眼看便要被破开,却听得阵中一声鼓响,气震地门,生机发作,本已是散乱渐溃的灵机,却骤然被镇压慑服下来,重又把阵势稳住。

    周如英神色一凝,停下手来,动容道:“真宝?”

    此前她一直以为只是对付一干小辈而已,并未如何放在心上,但若对面有真器护持,却不得不慎重了。

    若是厉害一些的守御真器,只要甘愿为人所驾驭,足可令她寸步难行。如是再配合阵势,弄得不巧,把这具分身留在此处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她这一停手,阵气复聚,又自发力轰打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她身周围有星芒耀闪,清气环绕,尽管立在那里不动,那阵气所化风雷水火却也只能徘徊在外,尽管声势喧然,却始终无法落下。

    苏奕华见到此景,心下深深震动。

    他往日看族中所留典籍,里间有不少言述洞天真人威能的语句,可自己却从来未曾真正见过,

    眼下周如英不过只一具分身到此,法力就已是如此惊人,错非秦阳鼓相助,一上来怕就要撑不住,那其真身法力,又是何等厉害?

    他不由朝魏子宏望去,那位渡真殿主曾力压晏长生,法力想来当是更是高深难测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心下也是沉思起来,暗道:“我行迹已露。妖部、玉霄、溟沧都在寻我,天下之大,恐再无我藏身之所,而玉霄派对外姓竭力打压,蟒部又非我族类,如此看来。将龙府交还溟沧,许是唯一出路了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在原处闭目冥思,看似不动,实则是在感应阵内外气机流转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她已是辨明阵中大致情形,心下冷笑,道:“对面纵有真宝镇压阵枢,可主持之人却是两三小辈,修为尚不到家。我看你等能守得多久。”

    她起手一掐法诀,登时引动法力,化作一缕缕星芒,反复冲刷,将阵气层层剥去。

    魏子宏与苏奕华见此,忙合力御动法力,拼命相阻。

    那星光一连破开数十层禁制后,去势才是稍止。但即便如此,仍是后力无尽。好如浪潮崩腾,层层不息。

    魏子宏暗叹一声,他所拿出的这副阵图,本是瑶阴派用来镇守一处大殿的,其中真正威力,远不止眼下这些。只是此间并无精研阵理之人。难以发挥其阵阵妙用,却只能用上聚灵而攻这一门手段。

    要是对手法力逊于大阵,自成倾压之势。可要是对方法力强横,甚至到了能与整座阵力抗衡的地步,那自然就成了僵滞之局。

    不过小半日。二人就已感到法力有所不继,他们皆是有所感觉,此刻只要出现一个纰漏,就会被对方一举压倒,这等情形下,便是唤人上来替继也是不成。

    可若无人顶替,法力迟早也会耗尽,到那时同样是要落败。

    苏奕华看到不对,转过头来道:“魏真人,需得想个对策了。”

    他瞧了瞧魏子宏,见其不言,就接着说道:“贫道有一个主意,我等稍后可放开一个门户,就让这周如英去往里间,趁此机会,你我二人冲出界关,将外间那符诏取了,顺手闭了界门,周如英想要找到那处禁制机枢所在,也需花费一番手机啊哦哦,不过那了时候,我等早已是脱身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加了一句,“魏真人且放心,贫道可以立誓,绝不会私自遁走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却是并不同意此议,他若这么一走了之,周如英必将怒火发泄在蝉宫修士身上,肖莘既与他立契为约,那么蝉宫一脉已然算是自家门下,自然不能随意舍弃。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不必如此,虽无法替换人手,但你要莫忘了,肖宫主手中还有一张阵图,可命他们先布置好了,借以阻住周如英,我等就可退下调息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急道:“可那阵图未必强得过真人手中这张,还无真宝镇压,又能抵挡多久?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那便要仰仗秦阳真人了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顿时苦笑起来,秦阳鼓此回能出来相助,那是看在他是苏氏弟子的情面之上,且又是生死关头,故而破例。

    但可一而不可再,这等真宝,并不是他能随意驱使的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秦阳真灵却忽然开口道:“你这小辈,倒是会差遣我,只是我却为何要助你?”

    魏子宏朗声道:“真人若助我,我回头定有补报。”

    秦阳真灵一声笑,道:“你口气虽大,不过看在你师是渡真殿主,倒也不算夸口,这话我便先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得了秦阳真灵当面承诺,也是提振起了精神,传声于外,道:“肖宫主,周如英纵是分身到此,然法力却是不弱,我二人暂时无法抽手,便请你与诸位长老摆了那显通阵图,秦阳真人稍候自会去其中坐镇,稍候我等自会找准时机退下,以恢复法力,请千万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蝉宫一行人在阵外本是准备接替阵位,换了二人下来,但见迟迟不见二人开口,见阵中局势岌岌可危,等得也是异常焦急,生怕出了什么变故,此刻听了这话,才稍稍放心。

    肖莘转头吩咐道:“诸位长老,你等可是听见了?速速将显通阵图摆开。‘

    闻长老当先回道:“老朽这就布置。”

    这等事涉及自家生死,蝉宫众修哪敢犹疑,好在来回几次操驭阵图,诸人皆已熟稔,动作极快,只用了不到半日,就把阵图摆开。

    肖莘见已稳妥,立刻道:“魏真人,阵关已起,两位可以退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魏、苏二人法力也是几近匮乏,不过是在勉强支撑了,不过为了不致后方生乱,才没有开口言说,这刻闻听大阵已成,魏子宏沉声道:“苏奕华,你先撤下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知他非是为自己着想,而是防备他私自走脱,不过有了方才那番思量,他早已打消了去意,起身打个稽首,道:“魏真人小心,贫道先退了。”

    脚下一跺,就化一道遁光出了阵门。

    本来两人合力,这大阵也只是勉强维持一个平手,走了一个人,好如殿宇抽去了一根支柱,登时摇摇欲塌。

    魏子宏并不慌张,取了一枚丹药出来吞服下去,大声一喝,集齐阵力往外一冲,竟将对面星光压下去了几分,这时再也不敢迟疑,起了挪移遁法,霎时退出大阵。

    秦阳真灵也是同时化光一道,飞腾出外。

    只是那张阵图却是来不及收回了,只闻一声开山倒岳般的大响,整座大阵已是崩裂开来。

    周如英见终是破了这拦阻关隘,顿时急不可耐想要冲了出来,可才出去数里,却是发觉不对,自己居然又是踏入了一个阵势之中,不由恼道:“小辈可恶!”

    一时她也是略感急躁,费尽心思,冲入此界,本以为手到擒来,却不想还是被堵在这里。她想了一想,突然往回一撤,眨眼就退至小界之外。

    谢运还在外间,见她出来,还以为已然得手,躬身道:“恭喜真人得此小界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心下一堵,但却发作不得,脸罩寒霜道:“随我进来。”

    谢运哪还不知是自家说错了,忙把头低下,随在她身后,再往界中去。

    两人重入界中后,周如英关照道:“我在此压制阵力灵机,你去阵中,将那一件镇压法宝取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谢运不敢违抗。道:“弟子遵令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趺坐了下来,不一会儿,身上顿放星光灿芒,就把那阵气逼压住了。

    谢运精通阵理,不然先前周如英也不会唤他来此,先前来此时虽躲在宝塔中,不愿破阵,可也是将这显通阵图的变化看了大概,往阵中去时,每一回都是踩准了阵位门户,看去用不了多时,就会到得阵枢所在了。

    闻长老察觉到了不对,惊道:“不好,这是要夺我阵中镇压真宝。”

    在外观阵的苏奕华也是大急,真宝此刻等若在与周如英较量,可无有任何反抗之力,忙道:“魏真人,不如命人前去阻此人一阻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却是摇头。

    苏奕华急道:“纵然他是三重境修士,我等不是对手,也可扰他一扰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却是抬头来,目光灼灼,神情之中略带振奋,道: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是感应到,天中那一物已然愈发迫近自己,好似未有多久便会到得此处。

    此刻九洲上空,隐约听得有龙吟之声,自九重天外遥遥传来,随后气动天穹,一道阳火经空,好若朝霞彩云,播开万里,其灵机所落之处,竟是直指风陵海上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东华洲上,许多洞天真人都是有所感应,不过一探之下,凡知晓那法宝根脚之人,除了少数几个,都是当做未曾看见。

    御部心明洞天之内,周如英正身本在持定之中,可心头没有来一阵悸栗,不觉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她此时也是察觉天中有异,上去一感应,顿知来处,神色不禁为之一变,心下顿时萌生退意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即将功成,撤去又有不甘,咬了咬牙,当下一挥手,一道祥光升起,直朝那烈火迎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