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四十五章 禁中转变化 秦阳镇阵门

第四十五章 禁中转变化 秦阳镇阵门

    谢运闯入阵中时,闻长老是阵图主持之人,见前者只是一味守御,毫无进取之意,开始还以为是示敌以弱之策,想待他们松懈才图出击,但过了许久时间,见其仍是不动,不禁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不过再一想玉霄门中规矩,回想了一下来人衣饰形貌,却是有了一些猜测,不过出于谨慎,并未真个放松。

    三日之后,他渐觉得自身法力有些无法支应,便出声道:“于长老,我等需退下调息,请上来先替了宫主之位。”

    蝉宫长老与肖莘共是八人,而阵图只需四人主持,于是分作两拨,如此可替继轮转,法力不虞匮竭。

    于长老道了一声好,先是上了接了肖莘阵位,余下之人也是一个个将阵上之人换了下来。

    闻长老退至外间后,看来者仍无动静,越发确定自己所想,就来至肖莘跟前,稽首道:“宫主,你看此人入阵后毫无动作,恐是无心与我敌对。不如暂缓攻势,如此诸位长老不必太过辛苦。”

    肖莘却有些不放心,道:“会否此人使诈?”

    闻长老道:“宫主之言也有道理,不过这人并未深入阵中,大可放松些许,权作试探,纵是果真有谋算,我等也不惧他。”

    肖莘拿不定主意,转去看坐在一旁的魏子宏,道:“魏真人看可好?”

    照着魏子宏本意,实则是想击杀来人。

    一个三重境修士还好应付,但要是来得两人,他就要提前祭出阵图抵挡了,不过来人未曾表现出明显敌意,内中似别有隐情。

    他略作沉吟,道:“待我问此人一句。”

    当即踏步向前。阵中长老忙是放开一条通路,他也未曾太过深入,在一处阵位上立定,问道:“尊驾何人?为何到此?”

    半晌,塔中有声音传出,道:“在下谢运。见这处有一小界,便来此一探究竟,敢问对面是哪一位道友?”

    魏子宏听了之后,顿时心下有数,此人乃是谢氏弟子,怕是不情愿为周如英驱策,这才有此举动。他也不答,退出阵来,道:“可以缓攻。”

    肖莘也不问具体情由。立刻下令道:“各位且按魏真人之命行事。”

    于长老等四人得了吩咐,都是收了些许法力回来。

    这里一后撤,阵气去了三分,谢运顿感压力大减,他知应是方才自报家门起了作用,不过他也知趣,仍是保持不动。

    越是在此坚持越长久,越是说明他是出力的。稍候出去,也能有个说辞。

    五天之后。谢运身上丹药用尽,法力也渐渐不支,便不再强逞,收了法塔回来,跌跌撞撞往界门冲去。

    倏忽到了外间,他一个跟头扑倒在地。勉强爬了起来,喘气道:“弟子无能,有负真人所托,”

    周如英望去,见他一副狼狈之相。不悦道:“怎么,连区区几人也拿不下么?”

    谢运低着头道:“弟子方才入里,本是以为能够建功,却不料对面在门前布下阵图,弟子用尽手段,仍是闯不出去,弟子无能,请真人降罪!”

    周如英倒未想谢运阳奉阴违,只是暗恼其无用,问了几句详情后,才道:“罢了,这也怪不得你,那阵势我先前见过,确不易破,左右我已有了些头绪,你在旁候着,稍候许还用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谢运忙是道:“多谢真人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这段时日中也不是未曾起过心思再找一人来,但思虑许久,最终还是放弃了这等打算。

    玉霄此次为确保自家能镇压魔穴,将许多外姓三重境修士都是派了出去,坐守一方,用以震慑魔宗修士。

    抽出谢运一人来,便可能给魔宗以可趁之机,要是再找一个,守御之地有了破绽,那罪责却要落在她的头上了。

    至于族中周氏弟子,合适的倒是有不少,但未得灵崖上人授谕,她也无法随意支使。

    不过许是她运气颇佳,试了不到五种禁制下来,居然就已是摸对了门路。

    就是谢运不出来,她也要亲自出手解禁了。

    凝神良久,对着界门一指点去,四周灵机微微震荡,但那石镜之上,却分毫未变,只是内里禁制,却在逐渐化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界内定坐的魏子宏忽然站了起来,眉心之间微睁一隙,盯着界关看了一会儿,沉声道:“周如英当已是找到那破禁之法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听此语,都是吓了一跳,转去一看,却未见着任何动静,只是再努力感应,才稍稍能察觉到一些。

    这等变化极是细微,但若不是有人在旁提醒,那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发觉。

    闻长老急问道:“魏真人,眼下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就依先前商议之策行事,我去改换禁制,肖宫主率众在此守御。”

    他见众人眼底皆有惶惧之色,又道:“没有三五日功夫,她绝然闯不进来,诸位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众长老不觉都是有尴尬。

    肖莘认真道:“魏真人放心,既定约誓,我蝉宫一门,必定死守此处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望她一眼,道:“此番之后,我可引见宫主与我恩师一见。”

    肖莘秀眸之中泛出惊喜,她一直心有忧虑,这一关就算能全身而退,但也是得罪了玉霄,之后定是不能在风陵海上多待了,需得举门迁去北地,只是瑶阴派当也有弟子,自然要分个亲疏远近,蝉宫未来如何,还不知知晓。

    可得此承诺,却是放下心来,那位张真人可溟沧派渡真殿主,若能觐见,哪怕只得几句勉励之言,一门上下便也能立住脚了。

    魏子宏交代之后,纵光而起,往禁制所在之地飞去。

    早在数日之前,就已搜寻到其所在,若不是他怕门户禁制起得变化时,无人能辨观出来,他便也留在那处了。

    一日之后,来至一片卵石遍地河谷,自上空跃过后,再往下游去往数里,到得一溪湾前,水流到此打转飘漩,聚成一团涡眼。

    这里十分隐蔽,外泄灵机也是寻常,先前来此探查之人曾多次错过,后来还是他不惜自身精元耗损,以额中神目望气相观,这才找了出来。

    遁光往里一钻,往水下深处去了百余丈,见下方有两道开裂石缝,粗看有如双目,两股暗流自里经行穿过,一为吐,一为吸,圈旋一股,示喻阴阳。

    他散了遁光,顺着水流而去,在两眼之中左右连转三圈之后,只觉眼前景物一变,就到了一处石室之内,不过两丈来宽,里间坐有一具枯骨,倚着一块玄黑石碑,一只玉蚣蝮趴在碑首之上。

    他上去几步,以手按住石碑,把法力灌入,此刻只要法力一转,就可改了界门上禁制,如此周如英便会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但转了转念,他却把手放开。

    就如之前对肖莘等人而言,周如英至少三五日后才有机会开了禁关,他大可先不动手,等到其快要功成时才将之改换,不但可令其前功尽废。还可再拖延一些时日。

    他感应之中,那对自己有利之物似还需些时日才能到来,没有此物,万难对抗周如英这具分身,故拖延多久便是多久了。

    有了定计,他在石碑盘膝坐下。

    一晃三天过去,不敢再等,抬手搭上石碑,起法力一运。

    小界之外,周如英眼见就要成功,却忽然感到禁制陡然一变,先前作为,竟是功亏一篑,不觉诧异,眉头一蹙,暗自忖道:“就算是里间之人找到了禁制机枢,可我这手法用得如此隐晦,对面又是如何察觉到得?”

    她思来想去,最后将此归结为自己大意疏忽,漏了破绽之故,需得倍加小心才是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一段时日内,她每回寻到了开禁之法,堪堪到了紧要关头,那禁制都是提前有了变化,竟是一连陷在此间两月有余。

    但到了这等时候,界内之人也是运气耗尽了。

    那禁制不过寥寥几种变化而已,这般反复来去,周如英经由这许多时间,也是渐渐将之摸透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她忽然感觉变化出来的禁制路数乃是前回见过,不觉冷笑一声,秀眸之中杀气四溢。

    她被几个小辈拖在此地,也是暗恼不已,心下寻思着要如何炮制里间这般小辈。

    又过去三天,界门上流光一闪,好似剥去了一层屏障,周如英哼了一声,水袖一拂,起得身来,步入小界之中。

    而小界之内,蝉宫等人都是远远站着,如临大敌,有几人手脚微微发颤,脸上难掩惧意。

    而门前,就只魏子宏和苏奕华二人稳稳站着。

    魏子宏双目凝定前方,在感觉一股逼人至极的强盛气机即将跃界而来时,将早已备妥的阵图往上空一祭,顿时一道耀光自四角落下,而后罩定天地。

    苏奕华也是神色一肃,躬身一揖,道:“请秦阳真人助我。”

    一缕灵光飞出,往那阵中一落,四边气光大盛,界中灵机仿如江河汇海而来,气势猛然一涨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周如英也是一步跨出,立刻知晓自己是闯入了某阵之中。她面含嘲弄,轻起手一抹,顷刻罡流翻动,清气上涌,看其来势,竟是欲将此阵势一举摧破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