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四十章 景星常定不坏身

第四十章 景星常定不坏身

    那道光虹来势极快,两者相距又近,周子只觉眼前一闪,还未及反应,就被正正击中。

    尽管穿有身上宝衣护持,可魏子宏这一击蓄积已久,此刻骤然放出,威势之大,远胜平常,周子尚身躯重重一震,不但宝衣裂开,连护身宝光一击而溃,被雷光生生劈飞了出去,耳畔只闻声声炸响,头脑之中更是一片昏沉,

    魏子宏扳回上手,精神大振,他也不错过机会,指划之间,祭出一柄精巧玉槌,追着对方打去,同时身后有层层黑烟涌上,好似将之一举淹没。

    周子尚挨了方才那一击,气机散乱,仓促间难运法力,因宝衣已散,无了护身之物,此刻哪怕过来的只是件寻常法宝,他也不敢硬接,起拇指对天一捺,手上扳指上窜出一股奇气,白中带灰,好如棉絮一团,玉槌往里一陷,却是半天不见出来。

    魏子宏并也并未指望法宝建功,只是为了拖延牵制,待他道术布势一成,对方就休想逃去,见法宝被收,袍袖一抖,抛了十数鸽卵大小雷珠出来,个个色作紫黑,微放煞芒凶气。

    周子尚气息未平,故一如方才,又起指往对空一捺,将雷珠也是收去不见。

    魏子宏这雷珠来得容易,是下方小派呈现上来的,身上还有百余枚,故眼都不眨一下,扬手又一把洒下。

    周子尚神色微变,故技重施,再度把扳指之内云团放出。把这轮攻势也是接了下,可他心下却急躁起来。

    这法宝名为“烂吞环”,在半个时辰之内,可将爆力极大的法宝奇物之流收纳入内,堪称奇异。

    可事后需以法力徐徐化解,若不如此,内中所承之力,便会一气宣泄出来,到了那时,非但这法宝保不住。连与之心血相连的宝主亦要反受其害。严重时则有性命之忧。是以他无心纠缠在此,只是想着如何撤身退走。

    目光往左右一撇,却是一惊,不知何时。周围聚拢来无数黑烟煞雾。看去弥盖数里方圆。哪还不知是对方设布的手段。

    但心下也是明白,此刻若不拼命,便是想走也走不成了。只是上面攻势连绵不断,若不想慢慢找寻机会,怕是必得付出些许代价了。

    他一发狠,勉力聚得几分法力上来,把护身宝光祭起。同时抽隙拿了一柄羽扇出来,轻轻一挥,狂风骤起,山水皆动,黑烟被这风力一搅,好如点墨入水,化作丝丝缕缕,向外散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顶上攻势落下,咔嚓一声,护身宝光又被生生击散,震得他五脏欲裂,逆血上冲,强把一口咸腥咽下,袖子一抖,两腋急起罡风,好若张翼舒翅,便从那缺口之中窜出。

    魏子宏方才被周子尚接连进袭,也是憋足了一口气,怎容他怎么轻易摆脱,额中神目一睁,眸光霎时凝定周子后背之上,后者顿觉一僵,明明神智清醒,身躯却无法动弹,情知不好,顾不得再留手,顶上罡云上有星珠一闪,轰然破散,化作点点星芒,如碎玉琉璃,就将整个人罩入其内。

    魏子宏伸手一抓,漫空而来的黑烟煞气合,就将包裹起来,只是百般使力,却发现无法破开那层光华。

    他琢磨了一下,忖道:“看着模样,倒似是玉霄派‘景星常定’之术。”

    此法是玉霄派一十六法之一,神通一出,若星常恒,定空不坏,只要自身精元不枯,则诸般外力难侵。

    魏子宏冷嗤一声,他听闻施展此术代价也是不小,且施术之人同样也是自缚手脚,难有动作,通常只做救命之用,只能被动等待外人来救。大不了他就便在此处等着,看对方能撑得多久。

    此时小界另一边,苏奕华在一处高山之前矮下遁光,这里极是古怪,坡上皆是一枚枚滚圆石卵,山壁之上怪树丛生,自岩间一根根斜长出来,远望好似无数毛刺。

    不过这等古怪之地,半山腰处有一石台挑出,隐约可见上方有一座破败庙宇。

    他探看片刻,感应中不见异状,就飘身过去,到了观宇之前,却见石瓦碎了一地,原先木梁早已朽坏,倒塌在地,不过此观有后殿是在岩壁之上凿洞而建,故勉强还保有大半。

    他一路过来,路上并未见到半个人踪,这间有庙宇却是凡俗手段修筑,显然小界之中原来也有生人居住繁衍的,只是不知何故,如今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因怕动静太大,这庙宇经受不起,是以他并不飞遁,只行步往里,大约深入三十余步,见一十丈高的洞穴,里间摆着一张三层供案,供奉有一座神像。

    此像没有口鼻,只一对细长双目,两耳向后张扬,好如鹿耳,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神像座下有一面神牌,却是玉石打磨,只是蒙上了一层厚厚灰尘。

    苏奕华伸手一抓,神牌飞起,方一离案,那桌案立时塌落下来,扬起一片灰土,显是早已腐朽了。

    他后退几步,低头目观仙牌,拭去蒙尘,上面字迹早已模糊不清,只能依稀辨出“広目仙师”四字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想,记忆之中从无听过此等名号。

    这时却觉袖口一颤,殿中却是多了一个黄衣少年。

    苏奕华一见此人,慌忙一揖,恭敬道:“秦阳真人。”

    黄衣少年对他点点头,将那神排拿过,看了一眼,又瞟了一眼那神像,道:“还真是広目道人的神牌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问道:“真人认得此人么?”

    黄衣少年摇头道:“我未曾见过,不过此人后辈弟子曾与你苏氏先祖打过交道,其本是西洲修士,是万余年前有数几个入南崖洲斩杀毒虫,开山立派之人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微觉恍然,指了指脚下,道:“莫非这处小界便是此人开辟么?”

    黄衣少年摇头道:“此人虽是道行不浅,但要想开得小界,还无那等能耐,这小界当也是自先人手中传下的。”

    他往四周张望了一眼,道:“我记得这一脉修士有几门功法是祭炼毒虫对敌,极是厉害,这一派不挑门人出身,人、妖皆是收得,玉霄派前后用了千数载功夫才将之剿灭,便是如此,其仍有道统传下,你在四处找找,说不定能得些机缘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躬身道:“多谢真人指点。”

    黄衣少年这时神色动了动,看向一处方位看去。

    苏奕华道:“真人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黄衣少年道:“我却与你提个醒,方才有一股气机入了这界中,虽修得气道法门,但仍是难掩身上妖气,不是蟒部,就是鲤部修士追你到了此处,这人修为不弱,应是已至元婴三重境中,你自家小心吧。”说完,人影一晃,便自不见。

    苏奕华心头一紧,也不敢在此久留,把里里外粗粗寻了一遍,因未曾发现什么,只得匆匆出来。

    到了庙宇门外,他回望一眼,心下却有几分不甘。暗忖道:“明明远处可感此地灵机颇盛,为何到了这里却再无丝毫感应?”

    正想着,他轻起手在身旁岩壁上一拍,这一下,却是觉得异状来了。

    转首一看,他落手之处,却是一枚嵌在此间的石卵,明明看去突棱不平,但手搭上去,却是光滑异常。

    仔细看了看,却是看出端倪来来,那上面好似有一层壳衣,只是晶莹透明,故而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他上去一按,咔嚓一声,石卵顿时碎裂,却是露出一条黑细之物,粗看如同一条短绳,再是一看,却能辨出是一条虫尸,却与那朱烛虫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苏奕华悚然动容,原来这石卵只是一层坚茧而已,只是天长日久,这才看去石块一般。望向山脚下这漫山遍野的石卵,莫非这些俱是虫茧不成?

    他念头急转,暗忖道:“莫非此处,就是当年那位邵真人的养虫之地么?”

    这也不是无有可能,当初这位邵真人可是凭了一头朱烛王虫破入洞天,只是此妖凶狞异常,此前又如何降伏?但若是此界中本有蓄养,或是有难伏虫之术,那便解释得通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他心下也是火热起来,这小界当是邵真人给两名弟子留下的,秦阳真灵曾说此派四处传法,说不定此地就有那那御虫之法传下,自己若能得了,那却不必再畏惧任何同辈修士了,哪怕是元婴三重修士,也可与之一斗。

    不过这念头只起了一起,就又恢复冷静。

    眼下大敌在前,谈此事还为时过早,此一关过不去,就是手掌通天法诀,又能如何?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暗道:“人人皆有私心,我却不信来此之人愿与他人同享这小界,稍候必起争斗,为今之计,不是寻法,而是先寻一藏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正想着,感应之中忽起异状,转头一望,却见有四道遁光朝此处飞来,看那路数,却似蝉宫修士,心头一惊,这里乃是孤山一座,,此刻要飞遁出去,难保不被对方发觉,转目一瞧,四周也无有什么藏身之地,他无奈之下,只得又向庙内退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