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三十三章 单符难过石界关

第三十三章 单符难过石界关

    苏奕华师徒二人乘舟一夜,到了第二日辰时,就到得霜枫岛上,本欲拜见岛主翁饶,但却闻听其去了蝉宫花会赏花,恐要过几日才能回转,便只能转至山脚客馆中等候。》.[]

    翁银铃把二人带至岛上之后,也算交卸了差事,随意交代了几句,便就不见了影踪。

    下来一连七日,都无人来理会二人。

    直到半月后,翁饶自花会回返,这才唤苏奕华去见了一面。

    此人表面虽对他很是客气,但实则透着一股淡淡疏离,还三番两次暗中示意,叫他不要把昔年救他之事说了出去。

    苏奕华心下早有所料,主动提出只要一地清静之地潜修,不扰外人即可,不敢再有过分奢求。

    翁饶对他这般识时务很是满意,顺势打发他到一处名为散谷岛的地界修行。

    等翌日二人到得散谷岛上,才发现此地入目皆是荒滩石砾,只偶有几从凄草,且此地灵机散乱,绝非是什么修行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正绛哼了一声,愤愤言道:“恩师,你说得不差,翁饶果是刻薄寡恩之辈。他也不想想,若无恩师当年伸手,早便死在了东海,又哪来眼下这般逍遥?”

    苏奕华呵呵一笑,道:“来此虽为避祸,但亦是要找到那处小界,霜枫岛对我越是冷落,那便越好行事啊。”

    正绛犹自不平,道:“徒儿也知是这个道理,但就是气不过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叹一声。这个徒弟天资是好,就是性子太急太直,无有什么城府,等修为再上去一些,定要让他出去多多历练。

    正绛这时道:“恩师,天色尚早,可是去寻那处小界?”

    苏奕华一摆手,道: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他摸了三根烟香出来,持在手上轻轻一晃,就有一股清烟袅袅升起。到了上方。见原本空无一物的天穹之中,却是隐隐出现一团虚云轮廓,他望了几眼,脸上浮出几丝冷笑。道:“有人在用千里望镜之术在察看我等。”

    千里望镜之法。乃是借云生相。以云作镜,功行深厚者,百里方圆内一草一木。无不在其窥看之中。

    正绛惊道:“恩师,难道霜枫岛意图不轨?”

    苏奕华摇头道:“当是我师徒初到这里,翁饶还不甚放心,故此遣人监视,不过既已到了这里,也不必急着动作,为师料他时日一长,必会退去。”

    下来半月内,他每日只是闭关打坐,偶尔外出,也是拘了一些小妖过来,充作仆役。

    这一日回来,他循例举香探看,却发现到天上那团大云已是不见了影踪,知是退去,顿时心情大好,这处虽是荒岛,然此刻望去,海水碧蓝,远望无垠,却生出一股海阔天空之感。

    又耐心等候数日,见对方未有再回来,这才真正放心,将洞府交给小妖打理,自己则带了正绛四处探看。

    风陵海虽宗门数百,但只有三家势力最大,门中执掌皆是元婴修士,而霜枫岛便是其中之一,故其所占海域极广,海岛乱礁不计其数,他每到一处,就取了一枚符诏出来,作法看有无感应。

    这枚符诏苏氏也是以不菲代价,从一名越横山一名弟子手中换来的,乃是找寻小界的关键之物。

    用了大约三日,却是到了一处石林丛生的小岛之上,他正待细观,却忽觉袖中符诏颤动,方才拿出,其忽的一声,就一道化金光飞去。

    苏奕华不惊反喜,把徒弟一拽,起遁法追去,就见金光到了三丈高石柱,往下一投,便自不见。

    他落下身来,在石柱前转了几圈,确认无有什么禁制,便轻轻吹出一口清气,那石柱轰隆一声倒下,他把拂尘一摆,将灰土卷开,却是露出一个地洞,捺下心中激动,道:“该是此处了。”

    正绛道:“师父稍待,徒儿先去探路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一把抓住他,道:“不必,里间不知有无阵法布置,你在上面等候,为师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一跃而下,下身十丈之后,身形落定,却见这里是一处地下行宫,一眼望去,有无数通道,也不知哪处才是正路。

    不过他自办法,自袖里拿了一只玉鹤出来,往天中一祭,其便扑棱棱飞其,转了一圈之后,却是一声长啸,往左侧一条通路飞去。

    苏奕华一笑,跟着那飞鹤行走一个时辰,突然往地下一坠,不再动弹。知是到了地头,抬头一看,却这面前是一座云壁银阶的大殿,正中有设两座法坛,背后是一面三丈高下的石镜,打磨的光可鉴人。

    他目光一转,瞧见那符诏恰是落在左侧法坛之上。顿时泛出喜色,飘身上去,把那符诏拾起,当下起法力往里灌入,就见那面石镜之上飘过一丝丝涟漪,好似水波荡开一般。

    他见得此景,更是欣喜,哪还不明那出入门户就在此处,当即法力运转不停,可有盏茶功夫之后,那波澜却是渐渐消去,任他再如何使力,也是不见动静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下沉了下来,皱眉道:“确是此处不差啊。”

    沉思片刻,他望向对面那个法坛,心下动了动,“莫非是当要两枚符诏不成?”

    这一念升起,他越想越觉有理。

    “当年那位真人门下有两名弟子,这枚符诏既是自越横山弟子手中得来,那么另一枚极可能另半张是在翁氏后裔手中,只是这么一来,却有些难办了。这等祖师所传之物,定会高高供起,用寻常手段定然是拿不到的,莫非要用抢劫手段么?”

    思忖了一会儿,觉得只有回头慢慢设法了,于是拿起符诏,按原路回返,上了地表,正绛道:“恩师……”

    苏奕华摆了摆手,道:“此地不方便说话,回去再言。”

    正绛看得出自家老师似心绪不佳,不敢再问,忙道了声是。

    两人起了遁光,行有半日,又回了散谷岛上。

    可方才把遁光落地,却见天中有一驾金光飞舟自远处过来,正绛顿时紧张起来,道:“师尊,是不是我等露出了什么破绽?霜枫岛前来兴师问罪了?”

    苏奕华十分镇定,安抚他道:“不必惊慌,那舟上只有寥寥两三人而已,我等行事小心,漫说霜枫岛不会知晓,便当真知道了,又岂会只遣这些人来?”

    正绛这才安心。

    那飞舟到了岛上,只见一名英姿不凡的年轻修士自舟上飘飘降下,落在洞府之前

    “周子尚?”

    苏奕华见得此人,心下就是一凛,脑中飞快转念,“他来此处作甚?”

    周子尚走脸上带着些许笑意。上前来,拱手道:“这几日在霜枫岛做客,听闻真人也在此地,故而转道过来拜会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还了一礼,道:“这位道友有些眼熟,不知如何认得贫道?”

    周子尚直视他双目,道:“苏真人不认得周某,周某却是认得苏真人呐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故作讶然,退后几步,道:“贫道华辛,却不知是道友所言苏真人为谁,怕是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周子尚看他一眼,玩味一笑,道:“道友不必遮掩,我既来此,便已知晓你身份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顿时心下一沉,眼中却是露出了几分杀机。

    周子尚却似浑不在意,笑了笑,道:“苏真人勿要慌张,我与你是友非敌,并无恶意,贫道今日到得此地,也只为说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盯着他,缓缓道:“道友请言。”

    周子尚笑道:“溟沧派容不下苏氏,我玉霄却得容得下,只看道友如何取选了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解下一枚玉佩,抛了过来,道:“周某这几日在霜枫岛做客,一时半刻尚不会走,道友随时可来寻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对他再一拱手,笑了一笑,竟是毫不拖泥带水,就此登舟离岛而去。

    正绛看着飞舟渐渐隐没在远空之中,道:“恩师,他所说之言可信否?”

    苏奕华冷声道:“真又如何,假又如何,要当真入了玉霄派,生死可就自家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莫说他不信周子尚之言,就算对方当真有招揽他入玉霄派的意思,他也不会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苏氏当初能为溟沧派五大巨族之一,那是因有背后洞天真人在上,而今他孑身一人,无根无基,身怀龙府,就好比小儿闹市持金,即便入了玉霄派,对方也可随时随地找个由头将他杀了,那时真龙府自然而然就归了玉霄派了。

    不过对方既已知晓他身份,若是不应,下来就必会用上强硬手段了。

    他沉思许久,眼中却是露出一丝精光,既是如此,那就不妨利用其一番,许能避过此劫。

    魏子宏自出了溟沧派之后,便往南海行走,但因再有数年,就是魔穴出世之时,东华南洲随处可见依附玉霄的小派修士,且也如北地一般,凡灵山秀水之地,皆是设有禁制法坛。

    他若直直过去,必会被察觉行迹,因此行隐秘,故只能绕路而行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海上之后,越往南去,越能觉得玉霄势大,几乎每一处岛屿四周皆有修士巡弋,

    而路过南崖洲一地时,远远望见云筏翔空,飞舟行天,密密麻麻,不计其数,几是蔽天蔽日。

    他也是看得暗自心惊,出于谨慎,也是远远避开,如此半月之后,就已至风陵海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