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三百一十五章 法传人间开道门

第三百一十五章 法传人间开道门

    张衍见白衣文士跪地相求,便道:“以你修为,那妖龙精气原也侵入不得,只是你贪得法宝,以寻常手法祭炼,这才致其趁虚而入,现那精气已与你纠缠一处,你越是行功运法,则入害越深,最后元灵也未必能够保全,最为简易之事,便是趁着此刻尚无大害,舍此躯壳,转生而去,可避此难。”

    白衣文士听了大惊失色,虽他已是八百余岁了,寿数也是不小,但眼下已是寻回祖师遗宝,有此一物,便可名正言顺回了宣照宫,不说夺取那掌门之位,至不济,也能服下大椿神木果用以增寿。

    如此少说也可再活个三、四百载,就有这么转生他却是不舍,于是伏地哀求道:“上真,可有别的法门?”

    张衍略作思忖,道:“还有一法,那便是斩杀此妖,如此此气便为无根之源,自然无以为害。”

    白衣文士张了张嘴,为难道:“这妖魔方才言世有生灵,则存而不灭,这,这恐非小道所能降伏啊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其所指生灵,非是指人,而是其是指鸟兽鱼虫所化之妖,这东莱洲中,妖类早为人间乐朝驱逐下海,你若有心,但凡见得海中妖魔,就上前剿除,不致其借气生转过来,这躯内精气自然便就不会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文士想了一想,虽此法终究不能根除祸患,但那些海中妖物对他这名元婴修士而言,丝毫算不得什么。大不了日后在海外多收些弟子代师行事就是了。

    唯可虑者,是这东莱洲凡俗间王朝衰败,又使那陆上多出妖物来,不过这也不难办,大不了设法扶持就是。

    这番一想,他总算定下心来,当即又拜了一拜,道:“多谢上真指点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了点首,轻轻一振袖袍,霎时荡起一阵大风。

    白衣文士只觉身躯一阵虚晃。头脑也是一阵昏沉。四顾望去,却是骇然发现,这一瞬间,距自己竟已出去得数十多里。

    这时耳畔忽起大震。顿觉天穹一黯。眼前一片昏冥。好似浑云蔽日,待十余息之后,才复得白昼光明。而一阵阵罡风却是裹挟海潮而来。将身形吹得摇摇摆动,却是心惊后怕不已,这等威能,要是自家方才身处其中,怕是非被生生绞碎不可。心悸之余,喃喃言道:“洞天真人,果是洞天真人。”

    张衍离了海上,便往东莱洲中去,这一路上却是放缓行程,刻意收敛了法力,毕竟以他此刻道行,若起力飞遁,必是惊天动地,徒致世人震恐。

    可便是如此,其速却也不在往日御剑遁行之下,未行多久,到了那青合山前,便敛去风云,落在分身修行洞府之外。

    他缓步入到其内,见分身在一大石之上,此刻正瞑坐不动。

    按原先所想,待踏入洞天之后,可再推动这具分身入得参神契五转境中,待魔相炼出之后,再将之夺为己用,然则眼下再思,却发现有诸多不妥之处。

    这一具分身当初虽被推至四转圆满之境,但那是靠了精气灌注,强行提升上来的,不似他每一步关口皆是运行修持,是故毫无根基可言,远不和能真身相较,若无魔简精气维系,随着时日流转,一身修为也会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而今两百余年过去,这分身道行已是跌入三转境中,只差一点,便要落至二转境了。这还是静坐未动之故,其要是出外行法,那势必消散更速。

    他暗忖道:“现下思之,当日若当真上得五转境,先不说能否制住,只那庞然精气也非这分身所能承受,十之**是躯壳崩散。不过当日也只是姑且一试,未曾想一气功成,来日长久,不妨回去观览典籍,再行设法。”

    他一指点去,那具分身霎时笼罩在一片金光之中,又一抖袖,将其封入一张符箓之中,最后收入进来。

    最完此事后,他举步出得洞府,俯瞰这方山水。

    而今虽已成就洞天,然尚还不是回返东华之时。

    他用时两百余载,为世人再开得一入道之法,需得传下了去,方不违道心。

    可若是借乐朝王公贵戚之手,那必会如为其所把持,不为他所取,需得别开门户。

    于是作法一唤,当即分得数具凡真化身来,无需关照,一个念头下去,便分赴四方,各去传授道法了。

    这些化身并无飞遁之能,法力也不过是开脉修士一流,但个个皆通医道,每到一处,必救死扶伤,广传道法,在民间也是渐渐有了名声传出。

    只是一晃两载下来,却无一人能修习入门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意料中事,一来时间短促,众人修行时日不长;二来此法虽不靠外物就可开脉破关,但修道之途也并非因此简易了,甚至一些艰难之处犹在寻常道法之上。

    不过此法有一好处,那便是人人皆可习得,就是不成,也至少可以使经络舒畅,体魄强健。

    诸分身中,有一道号如明,自下山后,一路走走停停,却是到了乐朝治下常平郡中。

    此郡为天下第八郡,乐朝当年便是在此逐妖入海,此郡百姓一部分就是当年旧军民夫,一部分则是自其余几郡迁来,因而人口还是不多,行走数日,也未见人家。

    这日天色阴暗,乌云压顶,知是有大雨将至,他见前方有一座荒庙,便欲入得其中避上一避。

    可方入其中,却见一个书生跪在供案之前,身前放有一个婴孩,旁侧有一把出鞘长剑。

    听见有脚步声来,此人极是警惕,登时抄剑转身,转目一顾,见是来者是一名手持拂尘的中年道人,这才神情一松,把剑放了回去,道:“原来是一位道长。”

    如明打个稽首,道:“贫道路过此地,见有庙观在,故此想进来躲雨,望未曾打搅尊驾。”

    书生赶忙拱手还礼,道:“道长言重,小可也非此地主人,同是路过。”

    自张衍平灭妖魔以来,天下修道人也是多了起来,此些人常穿山入林,剿杀妖魔,借其筋骨皮血养炼自身。因此辈所除之妖多在军阵难及之处,朝堂之上也是默许,其中声名远扬者,还常被征召入朝,故而颇受世人敬仰。

    因庙宇狭小,书生把那孩儿抱起,让开一些,如明就到了他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书生拱手道:“在下姓元,未敢请教道长名号?”

    “贫道道号如明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如明道长。”

    那元姓书生显是心事重重,客套几句后,便一手持剑,一手抱着孩儿,不再言语了。

    如明看他几眼,沉声道:“我观尊驾心怀杀机,却是对这孩儿所发,不知为何?”

    那书生闻言顿时吃了一惊,手中之剑险些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才语声艰涩道:“却是让道长看出来了,”随即他又咬牙道:“不瞒道长,此是小可孩儿,但,但小可今日非除了这孽障不可。”

    如明皱眉道:“虎毒不食子,这小儿看去未满足岁,尊驾为何要动此念?”

    那书生仰天长叹,道:“毕竟是自家孩儿,若不是其有古怪,小可又怎下得去手?”

    如明不解,详细一问,这才知晓,这书生名为元镇平,祖上乃是乐朝将官,当年随君来此征讨妖魔,后便在此郡扎根,家境也算是殷实。

    三年前,元镇平娶了一个大户人家女儿为妻,只是新婚未久,忽闻得朝廷在海上征讨妖魔,将官征募随军书吏,便是意动。

    因在大乐朝为官,必得有从军资历,他见此是一个机会,思来想去,将已是有了身孕的夫人托付家人照顾,自己则是投军去了。

    而今三年过去,他拿了荐书,兴冲冲却是回了乡里,想要一展抱负,哪知却闻得自家夫人怀胎三年,才生下孩儿。

    其一生下时,就光华绕身,此乃吉兆,家人本是欢喜,可未过几日,家中猫狗牲畜尽数死绝,足月之后便能开口人言,又总有雷电在宅上闪过,这等邪异之事,因而家人皆认为此儿是那妖魔托世。

    元镇平本来将此儿交至上德仙庙中,但又恐此事对家人不利,故而深夜抱了孩儿上山,想要灭绝祸根,可毕竟是亲生孩儿,尽管心中发狠,却始终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如明听过后,抚了抚长须,道:“可否容贫道一观?”

    元镇平犹豫一下,点头道:“道长为小可看上一看,若果是妖魔,便将之杀了,免得祸害世人。”他收起宝剑,小心将孩儿递过,随后一脸紧张看着。

    如明把拂尘一裹,将之抱了过来,仔细一看,此孩儿睡梦正甜,见其眉眼玲珑,灵机透顶,不类凡胎,不由大是奇异,想了一想,问道:“敢问尊驾,此地这些年来,可曾有什么奇异之事么?”

    “奇异之事?”

    元镇平想了一想,道:“倒是有一桩,三年前雷震长空,天云破碎之时,恰有一流星坠下,当时有人见其坠于城中,只是后来有人去寻,却是未见一物。”

    如明一听此言,看向手中小儿,笑了一笑,道:“原来你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

    ps:本来想两更,忽然身体不舒服,码字慢了,先一更了,明天好点就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