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三百零八章 乐土不存人世崩

第三百零八章 乐土不存人世崩

    张明还想再劝,于老丈只是摇头不语。

    张明观其神情平静,知是其念头已定,勉强不来,喟然一叹,将犹在哭闹的涴儿一把抱起,道:“于老伯,小道稍候去接于夫人母子二人,定会带得他们平安出去,老伯你……多多保重了。”

    于老丈欣慰点头,又对他拱了拱手,“劳烦小道长了。”

    张明唯恐涴儿声音引来旁人注意,轻轻一抚她颈脖,便使这小姑娘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出了车厢,左右一望,见兵卒往来穿走,个个神情都是绷紧了,有不少人已在准备堆柴泼油,显是荣候待那妖魔袭来,就要放火烧林了,知是需得快些了,于是疾步行到女眷车驾旁。

    这里本来有三十余名值守亲卫,可方才形势危急时,俱被抽调到外间抵御妖魔了,而今也不知道死活,只几个管事模样的人拿着木棒紧张守着。

    他们倒都是认得张明,见他怀抱小孩,并没有上来拦阻。

    张明见此处有三驾马车,却不知哪一个是于夫人所在,便问道:“于夫人,你在何处?

    右手一驾车马内传来一声虚弱的声音,道:“可是张道长么?”

    张明几步走到那马车前,他因不便入内,便在外面轻声言道:“于夫人,妖魔势大,情势危急,于老丈让小道接了你母子二人,速离了此地。”

    于夫人声音透着一股虚弱,道:“道长。妾身这副模样,如何走得了?道长不用管妾身了,就送我孩儿去大乐城,愿他能平平安安度过此生就可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后面,语声哽咽,低低悲泣起来、

    张明劝说道:“于夫人,你这孩儿岂能生下来便没有娘亲?小道多带得一个人还是无妨,莫要迟疑了,此地绝然不可再多待了!”

    于夫人听他话不像安慰,精神稍稍振作了几分。颤声道:“小道长是说真的?”

    毕竟可以够活着。谁也不愿意当真去死,更何况她还有才刚出生的幼子割舍不下。

    张明语声沉稳道:“小道当真是有办法,请于夫人务必信我。”

    于夫人沉默一会儿,才道:“只是妾身行走不便。只能麻烦道长了。”

    张明见他答应。松了一口气。道:“那就恕小道无礼了。”

    他再稍等片刻,就掀帘入内,见于夫人横卧在榻。额上缠巾,身上裹着厚被,其身边本有一个伺候侍女,现在早便跑了,那婴孩在她头脸一侧,此刻酣睡正甜。

    他道一声得罪,取了一支朱笔出来,在车厢内壁上动作飞快地勾画符箓,随他动作,就有一股烟雾渐渐将马车遮笼。

    这时忽听得外间传来尖利鸟鸣之声,还有大股振翅之音,知是那鸟妖又是袭来,忙是加快了动作。

    待做画完毕,他亦是稍觉疲累,擦了擦头上汗水,再至外间,取出一只水囊,给那两匹马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再过一会儿,似有人呼喊几声,有几处方向就腾出滚滚浓烟冒出来,营内霎时乱了起来,不停有人跑动哭号。

    张明不去理会,自怀中拿出一张符纸,将之引燃了,再试着一点指,此符轰的一声,就化一团灵火,飘在前面马首之前。

    那两匹马一见此火,仿佛得了什么牵引,嘶鸣一声,四蹄踢踏,盯着追逐而去。

    张明手往哪处指,那火便往往哪处飘动,由此驾驭牵马车往树林之外驰走。

    于夫人声音这时自里车内传出,有些急切问道:“道长,公公呢?怎么不和我等一道?”

    张明低声道:“于老伯心存死志,不愿一同走了。”

    车里面一时无声。

    张明心下一叹,要是他有自家师父的本事法力,又何至于此?定可将此处之人回护住了,

    可是想到这里,心下却又疑惑,师父应也是到了这仙山中,可却为何如许久也不来找寻自己呢?

    还是说,师父也对这妖魔无能为力?

    他一时有些心慌意乱,觉得事实似便是如此,又深心处又不肯相信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正胡思乱想间,忽然眼前一明,已是到了林地之外。他往天中一望,登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天中鸟妖密密麻麻,居然比方才多出了数倍,方才他伤得那等妖将模样的妖怪,这里竟有也有十余头。

    好在有符箓遮掩,车马隐去了行迹声响,其皆对他视而不见,很是顺利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便是如此,脱得险境之后,他背上也满是冷汗。

    若按正常行走,沿着山林河道而行,再往北上官道,不过还有三四日路程,就可到大乐城了。但他不敢走大道,传挑拣小路穿行,好在有符术相助,车马穿山过林,如履平地,用了四五日,才走到开阔地界

    这里渐渐见了人踪,不过亦是逃难之人,许多人见他有马有车,自是靠了过来,一并行走,一日之间,也是聚集了上百人。他问了下来,才知这些人原来是从东面的古阳城逃难而来。

    又两日后,他望见了一块界碑,上述“乐郡”二字。

    石旁倚坐着一个中年文士,衣衫破烂,看去神情颓丧。

    张明自马车上下来,走上前去,一揖问道:“请教这位先生,不知往大乐城怎么去?”

    他一连问了两遍,那人才有了反应,抬了抬眼,惨笑道:“大乐城?哪还有什么大乐城,五日之前,大乐城就已被妖魔破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语说出,顿时引起一片哗然,围在四周之人都是露出不可置信之色,有一人涨红了脸,跑到前面,指着他道:“你。你这人怎可在此造谣生事?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冷笑一声,道:“我造谣生事?林某本是乐候门下随堂书吏,五日前有一名大妖来犯,乐候率万余精卒出城抵御,哪知其一口金气下,城倒墙倒,乐候当场身死,万余精卒为之溃败,最后逃得性命者不过半数。”

    听他言之凿凿,那人顿时愣住。随后倒退几步。嘶声大叫道:“我不信,我不信,万余精兵,怎么打不过一名妖魔。定是你在胡说!对。你是在胡说!”

    那文士神情想说什么。但是突然间又放弃,脸上满是悲色,长长一叹。道:“妖魔能驱役法术,亲卫再是厉害,也是凡胎肉躯。怎么与其相斗?”

    那人呆了半晌,随后好像一下失去了力气,失魂落魄坐在地上了,

    周围人群中也是传来哭号之音,他们千里迢迢跑来大乐城避难,本以为可寻得一安稳之所,可没想到,到头来仍是一场空梦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似不忍见此,道:“我指点你们一个去处,此去东北方向,有一个高丘,名为顺天坡,乃是前朝旧都所在,退下来的百姓兵卒都是去了那里,你等也可往那处去。”

    张明道:“野地到处妖魔,并不太平,林官人为何不一同去?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似是挣扎了一会儿,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顺天坡距离他们所在并不远,在中年文士带领下,行走两个时辰,就见一座高大土丘,下方是一截截早久倒塌的城墙,如今下方俱都栖满了逃难之人。

    因这旧城址是在一片平原之上,张明视界无阻,他一眼望去,估摸着此地怕已是聚集了不下数万人,此刻城外正有几个身着吏员袍服的人带着兵丁在努力维持,分发粥米。

    道上也不见这一路过来随处可见的尸首,显然有专人收敛,说明这处地界尚有官吏维持秩序,情形比他先前所想的好上一些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也是瞧见了,他苦笑道:“所幸妖魔不吃米粮,仓中存粮倒是未失,不然这许多人,不等妖魔来袭击,饿也是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有一队兵卒路过,俱是身披重甲,腰佩短刀,背缠弓箭。手持大斧长戈,所过之处,掀动滚滚烟尘,不过百数人,竟有千军辟易之势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指着道:“这便是乐候手下精卒了,也不知,如今还能找出千数否?”

    张明看了一会儿,道:“却是小道所见荣候府下亲卫强上许多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道:“大乐城是乃是一郡之首,自然不是寻常侯府亲卫可比……慢着,荣候?”

    他脸色一变,道:“你等不是从来古阳城来的么?”

    张明道:“那只是随行人等,小道却是从西而来,那时恰听的兴荣城被破,这才向大乐而来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急问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张明回想了一下,道:“不知具体时候,约是在大半月之前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突然满头大汗他拿了一截树枝,分别在不同方向画了四座城廓出来,再勾出沿途道路,嘴中则喃喃言道:“那应是在十五日前,十六日固山城破,十七日古阳城被破,这三城差不多是在同一时段内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他手忽然一顿,随后把树枝一抛,仰天长叹一声,道:“这妖魔却是好算计,这是如驱赶羊群一般,令四方之人齐集我大乐之下,好一举淹覆啊。”

    他满脸泪水,看着坡下滚滚人流,喟叹道:“苍生何辜,临此大难,看吧,不用几日,妖魔就可把这天下人尽数吃了!”

    “把天下人尽数吃了?”张明悚然一惊,道:“林官人,你这是何意?

    中年文士惨笑道:“你莫非不知么,这天下八郡,如今我一郡之地还有人踪,其余七郡,这十余年间早被妖魔祸害的骸骨遍野,杳无人烟了,大乐城下,或许就是世人死绝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