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九十九章 无情有情皆是道

第两百九十九章 无情有情皆是道

    就在张衍离去之后,一处岛洲之上,一只青蟾从石隙之中蹦了出来,目光阴冷地看了看天中,随后往水中噗通一跃,半晌游至那水府之前,大嘴一张,吐出一线金光,打在石门之上,但闻隆隆一声,其便轰然开启。

    它往前一跃,飞快窜入其内,再是一声大响,洞门又是合闭。

    入得里间,它思虑道:“小辈这处找不得我,那只会去别处去寻,暂不会再转来此处,可得些许安稳了。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它就未曾藏身什么洞府秘地之内,而是把神魂附在了一只青蟾之上,并以此躲过了虫兵天罗地网般的搜剿。

    然而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,可藏纳他神魂的躯壳极是难寻,就算这只青蟾也是千挑万选而来,且每时每刻还需他需精血维系,若是遇得意外,无力再换一具,那时神魂就无所依凭了。

    然他令他的为难的是,一旦以精血炼造肉身,就会有妖气泄出,恐怕立时会被察觉了去,是以必得寻觅一安稳之地。

    这处石府是在他脱困后找寻法宝时无意撞见的,先前也未曾怎么在意,而放在眼下,却是一个上佳去处。

    只是就这么藏入进去,也终究也会被找了出来。迫不得已之下,就冒险耍弄了一个小计谋。

    先是设法把引得张衍一方注意,令他们前去探查,待之走后,自己再搬了进去,因这处已是探访过。料必不会再来,如此他就可以安稳渡过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它往地面一趴,就缓缓分出一缕精血,开始小心养炼肉身,若是灵机旺盛,只要有充足时日,可再度演化天妖之躯,可现下却只能稍作调理,使得那精血耗损不至太多。

    大约十余日后,他似察觉到什么危险。悚然惊起。仰首而起,瞪眼朝外一看,却见两条蛟龙身影正于水府之外盘旋,哪还猜不出此番算计已被对方窥破。顿时心头一悸。若等正主到来。那必无幸理。

    它情急之下启了石门,双足一蹬,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它心下明白,此时不拼命绝然冲不出去,一到外间,便就不顾一切催动精血,身形霎时暴长,眨眼到了百十丈高下,腹部一憋一鼓,咕咕地发出一声怪音,而后张嘴一吸,周遭数十里水域,立被一股搅起无边漩流。

    那两条蛟龙被水流一引,身形一下便被扯动,也是吃了一惊,它们本是水中灵长,驭水行云乃是天生神通,可此刻却好似陷入泥泞中一般,转运腾挪变得极是艰难。

    不想这妖魔到了这般地步,还有这等本事,它们连连挣动身躯,想要摆脱困缚,可这神通好似与天地禁锁有异曲同工之妙,一时间竟是无可奈何,只得一步步被扯入进去。

    妖蟾目露阴狠之色,心下忖道:“先将这两条小蛟吞了,补足些元真,才可逃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眼见得就要得手时,顶上忽有一缕细细金光落下,他浑身一个激灵,察觉到不是好物,哪里敢抵挡,慌忙往旁侧一跃,可就在此时,那处忽然飞来一枚贝叶,好似早已等候在此,一道光华落迎头罩下,立将它圈入其中。

    而后那光华凭空一旋,愈转愈小,最后变作寸许大,破开水面,飞去天中。

    张衍在半空伸手一捉,将之拿入掌中,稍作感应,见那缕神魂正躲入一滴精血之中,看去还是不肯服输。

    他淡笑一声,取一张符箓出来,往其上一贴,扔去袖中,便往天中塔阁拔身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塔阁之内坐定,他拿起一柄如意,轻轻一挥,正前方云烟腾起,凭空升起一只三足铜炉来。

    起两指一夹,将那妖铲神魂取出,往炉中一投。

    这妖到了这番田地,此妖已是折腾不起什么浪花来,也无需他来亲自动手,以这炼炉一口,也无需多久,就可将之炼化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张衍起意一察,炉中再无半点遗痕,知是此妖已彻底除尽,不禁思忖道:“这三洲妖物算是扫平,我可静下心来,参演那三洲蚀文了。”

    思定之后,他起意一召,把双蛟和张蝉都唤入塔阁内,关照道:“近日我需闭门参悟道法,不知何日有成,炉内有不少丹药,你等可拿了自去修行,不待我唤,无需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蝉道:“老爷,小的愿在身旁伺候。”

    两蛟也是大表忠心。

    张衍挥袖道:“我需用到你等时,自会相召,且去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不敢再多说一句,诺诺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张衍待三人离去后,一人静坐塔阁三日,这才试着探寻这三洲之内所藏蚀文。

    此一回无了顾虑,又无外事牵扯,是以放开心神,不再拘泥一洲一隅,而是径直去感应那山水间的灵机脉络。

    西三洲天穹之上,一幢塔阁在天中漂游,由北至南,由东至西,伴月随阳,一飘便是十余载岁月。

    三洲凡人不识星辰,只以为这天中添了一盏神主天灯,时时膜拜。

    张衍沉浸其中,浑不知时日流逝,直到有一日,他身躯微微一震,自定中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他目光之中,却仍存一丝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这蚀文中记载的,乃是由两名修士因各自道途不同,从而引发一场道理之争。

    究竟双方身份为何,已无法查证,而大致经过,却是其中一方认为,天人殊途,以人身窥天道,必要舍己从天,以其不自生,方能长生,不如此不可臻至道。

    而另一方则认为,人之为物,秉天地至灵之气而生,所为之事,自在天理之中,天心即我心,我心即天心。坚己主道,则方寸之动,即成宇宙。

    两人谁也无法说服对方,于是借西三洲山水摆开蚀文,试图引来同道应和。

    这番比斗结局如何,张衍无从去知晓。他此番看了下来,不过得了其中十之一二,许多精深奥妙的阐述,因自身道行所限,却也无法看得明白。

    而且其中还有一桩古怪之处。不少地方遮遮掩掩。说得含糊其辞,这倒不像是有意隐瞒,好似是在避讳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值得一说的是,两人在天地一方刻画下来。因演化妙理。居然不约而同推算出了西三洲未来遭劫一事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皆是认为天地生万物。可毁亦可造,可灭亦可生,都未放在心上。只是在最末才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衍细想下来,觉得二人争论之处无非在于是由天驭己,还是由己驭天,是天道为人道,还是人道为天道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前面那一条舍弃自我之途,是断然不会去求的,假设自家要选,那必是后一条路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忽然之间,他心头泛起一股难以言述的玄妙之感,

    神情微动,再一感应,发现主张舍己从天的蚀文脉络,竟是消逝,再也无法观得一丝半点了,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。

    他念头一转,顿时了然。

    原来此局无所谓对错胜负,修道人心中认同哪一道,那就是哪一道胜了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,他不禁陷入深思之中,“再如何,这终归是他人之道,我之道,又究竟为何呢?”

    玉霄派,移星宫。

    一名手持羽扇,约是三旬年纪的襕衫修士走入丹室,对位上吴丰谷一揖,道:“见过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吴丰谷虚虚一抬手,请他坐下,便道:“师弟来此,可是族老有话传到?”

    中年修士轻轻一摇羽扇,“便是小弟不说,师兄也能猜到,”

    吴丰谷淡然道:“师弟有话直言就是。”

    中年修士目光炯炯看了过来,“族中遣我来问,前几日上人唤师兄去,到底说了些什么,为何事后不见回禀?”

    吴丰谷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道:“也无他事,不过指点一下为兄功行,还有便是再过几月,周师兄就要功成出关了。”

    玉霄大弟子周雍,无论门内声望,还是世之评价,皆是凌驾于吴丰谷之上

    只是其自闭关之后,已是两百余年不曾出关了,是以门内大小事宜,皆是由后者代劳。

    中年修士闻得这话,手中动作一顿,皱眉道:“这可是大事啊,师兄怎么不去争上一争,莫非当真甘愿……”

    吴丰谷却打断他道:“此未必不是好事,门中本是能者居上,那三大重劫,千年内只会愈演愈烈,周师兄若有本事,自当领袖群伦,我别无怨言。”

    中年修士神色古怪地撇了吴丰古一眼,随后摇头一叹,微带讽言道:“听闻少清清辰子,溟沧齐云天,功行皆已到了这一步,若能捱过大劫,想来就是他们三人左右大局了,至于旁人,怕是如那伴月之星,黯然为之失色了。”

    吴丰谷却似未曾听懂他话中之意般,平静言道:“或许还要算上一人。”

    中年修士点点首,道:“自然,那宇文洪阳也不可小视。”

    吴丰谷摇首道:“我只说我玄门之士。”

    中年修士目光亮了几分,身子往前一倾,道:“师兄以为是谁?”

    吴丰谷目光看向他,缓缓道:“溟沧张衍。”

    中年修士一愕,过了半晌,才点头道:“若论天资禀赋,我辈之中能胜张衍者,确实寥寥可数,但师兄莫要忘了,他修道只三百余载,便有成就,又在四五百载之后,眼下何须多提?”

    吴丰谷淡声道:“究竟如何,拭目以待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语含深意道:“师弟不要忘了,这张衍可是与周族有旧怨的。”说完之后,便转身入了内殿,只留中年修士一人怔在那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