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九十六章 天外有语不留心

第两百九十六章 天外有语不留心

    张衍身化星虹流光,往到谷底深处飞遁而去,只数息之后,便得到下方。

    此刻面前却是露出了一个深坑,由洞沿外侧的泥沙可以观知,这分明是自里向外打通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神情不变,西三洲灵机不兴,拘束天妖的时日想象中更短,既然前两头天妖早在自己到来之前就已脱困,那么这一头能出得禁制,也在料想之中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周围似别有古怪,他竟是无法感应到下方具体情形。

    再仔细观察一番,见得四下里有不少七彩碎石,顿时心下了然。

    此石名为巧绣石,修士若是砌筑法坛,用上此物,能收事半功倍之效。

    但眼下这些石块,显然不是天生地长,而是有人挪至此处的,一时却是猜不透这凶妖在弄什么玄虚。

    他略一沉吟,还是决定往里一探,把袖袍一挥,纵身往里飘入。

    这坑穴底下幽深寂暗,深不见底,周围似有莫名灵机环绕,便以他法力,也不过只能看清十丈之远,往下降去时,偶有石子剥落,许久之后,才传来空空回音。

    越往下行去,道途越是狭窄,大约一刻过后,终是脚踏实地。

    这时他见得前方现出两条甬道,正中摆有一方大石,上书:“远客若至,请左道行之”。

    张衍念头一转,此话当是这妖物料到后有人再来捕拿它,所以特地留下的。

    此妖倒也不同寻常。别处天妖都是极怕再被封禁回去,恨不得消抹一切与自家有关的痕迹,它却好似并不怕人知晓。

    张衍倒是想看看,这头蜚牛究竟做了些什么布置,竟有如此底气,笑了一笑,便依言往左行去。

    才至那甬道中,却忽然一股传来闷热之感,却是不同于之前妖彘身上腾腾火气,而是干热无比。极是焦旱难耐。便是深心之中,也起得一缕莫名烦躁。

    他身上玄功一转,神思立见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心头却有些诧异。这白首蜚牛神通不小。能起疫布旱。所过之处,水木枯干,人畜死绝。现下可令自己有此感应,莫非说其还在此地不成?

    他目光微闪,但脚下却是不停,在弯曲甬道在地下穿行四五里,到得尽处后,身形一转,便入一处窟穴,却见前方有一团柔和亮光,好似温玉暖阳。

    走近一观,见那处有一块大石,上有一头白首大牛团卧,其面生一目,尾如长蛇,通体如水晶璃玉,宝光湛湛,此刻似在酣睡之中。

    张衍看了数眼,确认这躯壳之上并无半点神魂攀附,乃是一具空壳。

    他挑了挑眉,莫非这头妖牛如此果断,舍了躯壳在此,只把神魂脱去么?

    这时目光一转,却为旁侧一方石碑所吸引,走前几步,见上有一行留语,上写:“吾躯壳在此,哪个后辈若要,拿去取用就是,需记得欠吾一桩人情,如不奉行,来日我必自天外亲来索取。”

    他心念一转,听话中语气,好似不在意这一具躯壳,不过此妖既自天外而来,有这份手段倒也不奇。

    自然,亦有可能是故意耍弄手段,神魂则去了他处藏匿,这要寻起来,却不是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自己需先收了这具躯壳。如此此妖就是能够修炼归回来,也至少数千上万载之后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所谓因果,他却一声冷笑,丝毫不去理会。

    当年这头蜚牛是被太冥祖师镇压,又不是其自家甘愿被拘束在此。如今倒说得好似照顾后辈一般。

    他本是奉命扫除后患而来,便是当真有牵扯,头一个也是落在太冥祖师身上。

    如若此妖仍在,他却要当面问上一句,你可敢去讨了回来?

    把袖一抖,祭了伏魔简出来,此简接连吞两个天妖躯壳之后,简上灿华愈盛,绕着蜚牛转有一团后,忽然化光洒下,将之笼住了。

    张衍在旁等有三日之后,那光华才渐渐消去,待重聚为魔简模样,便清声一鸣,飞了回来,他把袖口一抬,任由其落了进去。

    此刻地面之上,只余下一团如雪堆般的玉屑,还有两根灰黑犄角,知是好物,也是将之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又扫了几眼,见这洞中再无异常,就起得法力,化光遁行出来,往来路回去。

    如今这一妖物收去,那么六大凶物之中,除万载苍龙遗蜕不知所踪,就只剩下最后一头天妖了。其本是那苍龙与一雌蛟所生之子,乃是一头青鳞虺龙。

    只因其父被太冥祖师擒杀,愤怒之下,出来兴风作浪,这才被封镇下去,是以其在六大凶物之中道行最浅,本领最弱。其所镇压之地,是在那东莱洲中。

    他心下已有所决定,待尽观西洲蚀文,参演玄机过后,就往此处一行。

    他回程极快,五日之后,就到了西陷洲界内,站在天中把一面法牌抛出,起法力一引,过不许久,听得龙吟声阵阵,就有双蛟自云中拽车而至。

    车上一道金光飞出,晃了一晃,现出张蝉身形,他上来一揖,惊喜道:“老爷已是回来了?”

    张衍点了点首,他这一去一来,也不过用了近月光景,远比自己此前预料要短,这倒也是好事,如此自己可有更多时日参研蚀文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不在时日内,你等可有什么察觉?”

    张蝉忙道:“回老爷的话,小的寻了不少地界,都无那大蟾踪迹,只在西南之地,倒是寻得一处水府,疑似古时玄门所留,奈何那洞门不知何物所造,坚实异常,小的费尽力气也无法入内,却也不知那妖物是否躲在其内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一条蛟龙插话道:“张蝉所言非虚,小人也是试过,那石质坚硬无比,就是那老妖不在里间,也一定藏着什么宝贝。”

    张衍知晓西洲之中多有古时宗门遗府留存,能找得一些也不奇怪,而这等洞府,却也可能是妖彘躲藏之地,不可忽略了去,便道:“你先却去那处盯着,待我明日亲去探查,如是那妖魔果真躲藏在那处,我记得是你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张蝉大声应命,随后兴冲冲去了。

    那双蛟对视一眼,也凑了上来,都是涎着脸道:“真人,张蝉他那些虫子虫孙,实难在水下行走,能找到那处水府,我兄弟二人也是出了大力的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扔了两瓶丹药与那双蛟,权作辛苦赏赐。

    这两条蛟龙欢天喜地地接下,它们愿意留在张衍身边,一是看好其未来之势,其次便是他乃丹鼎院周崇举的弟子,什么样的上佳丹药得不到手,跟随左右,总能得些好处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,张衍便由张蝉指路,驰蛟车往那处水域行去。

    约莫行有两百里地,张蝉手指下方一岛,道:“老爷,那处洞府就在水下百五十丈处,小的在门外摆有三块白石,不难辨认。”

    张衍观望了一下四周地势,发现这处与涌泉洲相距极近,周围有好几处草木葱茏的洲屿,烟云飘渺,水寒天高,灵华也别处稍盛几分,无论从哪方面来看,都是一处藏身的好地界,便关照道:“你等在此候着,我下群去一瞧动静。”

    说完,身化一缕青烟,起得水遁之术,往下潜去。

    如今水上诸岛,多为昔年兀立云巅的险峰峻山,这一处也不例外,沿山梁而行,须臾潜至张蝉所说之地,果是见得一处洞府,洞门有一丈来高,门上刻有一对首尾相接的青鱼,除此别无其他。

    他伸手敲了敲,暗道:“原来是青厝石,看这模样,整座洞府皆是这等石材垒砌而起,难怪张蝉打不开。”

    古时不少旁门修士修有元灵出窍的法门,而这青厝石便是拿来用做盛放肉身的,坚牢无比不说,说不准内里还刻画有禁制符箓,无有厉害手段,极难打开。

    不过这等坚石,却难挡法力深厚之人以法眼窥看,自然也防备不了神魂出入了。

    张衍功运双目,化一道光华往里观去,顷刻就把其中景物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此是一间不过丈许大小的石室,摆有十来只大缶,内中皆是盛放有乳白色的酒水,竟是一处修士藏酒之地,除此之外,别无异状。

    他思虑片刻,身往上去,重又到得水面之上,随后把双蛟和章蝉一齐唤至跟前,问道:“此地隐秘不说,又无灵机转流,你等是如何寻得的?”

    张蝉道:“那日小的有一虫兵察觉水中有珠光透出,便跟了上去,但左寻右寻皆是找不到源头,小的怕是那妖蟾作祟,亲自来此搜寻了一番,这才发现了这处洞府。”

    张衍听了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张蝉小心问道:“老爷可是发现什么行迹了么?”

    张衍微一摇首。

    张蝉面露失望之色,道:“原来不在此地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意味深长道:“你等也不必气馁,过得几日再来此处,或有所获。”

    张蝉瞪大眼道:“老爷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不必多问,是与不是,几日之后自见分晓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往蛟车上一坐,关照一声,两条蛟龙卖力一耸身,拽动车身,晃眼就没入云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

    ps:还有一更,稍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