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八十五章 惊霄一气风

第两百八十五章 惊霄一气风

    少年修士自摇动小旗后,便一直在打量岛上动静,见过去不久,里间有一团云光缓缓飞出,知是下方之人忍熬不住,被自家逼了出来,不由自得一笑。

    王南潇到了上空后,躲在云中遥遥打量着这个对手,心下却是暗暗吃惊,多日不见,这妖魔的道行好似又有长进。

    要知功法修为到了元婴境中后,若不是在那等洞天福地之中,每增得些许修为,都要用长久时日来打磨,而偏偏此人却是违反了常理,极可能近段时日得了什么奇遇。

    他心下顿时没了把握,犹豫了一下,回身对张衍拱了拱手,言道:“这妖魔法力比上回所见似又有进境,在下与陆道友便先上前与之斗上一斗。”

    他虽有意借助张衍之力,但却怕其一露面,反把对方惊走了。

    照此妖修行之速,下回再来,怕是法力更高,那时怕无人可以抵挡,需得趁这此机会,一劳永逸,将之彻底解决了。

    张衍微微一笑,颌首应下。

    王南潇与陆道人招呼一声,两人一起到了前方,十分冷淡地拱了拱手,道:“李道友有礼。”

    少年修士笑一声,很是大方还了一礼,满是自信道:“王老道,上回见面,你便不是我对手,今日依然如此,劝你早些认输,本座也不会斩尽杀绝,再容你半日,带着门下弟子早些退走。”

    王南潇尽管被人逼上门来,也不失修道人风度,并没有恶语相向,而是冷声道:“恩师昔年率众来此立得门户,而今传至我手,我这做弟子的纵不成器,却也不会被人三言两语吓走。”

    少年修士看了看他身旁陆道人,嗤笑道:“王老道,我道你胆气如此之壮,原来是请了帮手前来。”

    王南潇坦然道:“老道单打独斗,不是道友之敌,故此请得帮手前来。”

    要是此番争斗只为个人私利,他倒不至于这么不要脸面,但今番是为了保住山门,个人清誉却是不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少年修士失笑道:“你倒有是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三人在这边说话,而此刻云光之中,张衍却也在打量着那少年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王南潇称呼其妖魔,却也不为过。这李姓少年虽然修得一身气道功法,可仍旧掩饰不住身上一丝腥甜妖气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知,其所学并非玄门正宗,而因是旁门散数,否则必可将此气息掩盖了去。

    他忖道:“这人气道修为至少有六七百载的道行了,妖类能修到这一步极是不易,功法灵药缺一不可,关键还需有名师指点,西海不比别处,少有修士愿意来此,其一身本事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?莫非当真是魔宗门下么?看来稍候需得盘问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修士这时忽然间生出些许不安,似是感觉到今日之事并不会那般顺利。此念来得十分莫名。不过他对这方海域势在必得,自恃手底下也颇有几处倚仗,便定了定心神,自贝座之上大笑站起,对二人道:“王老道,既然言语说不通,就手底下见胜负,你二人一起上来吧,今日过后,这脚下之地便该易主了。”

    王南潇对与陆道人点了点头,两人左右一分,各是祭出法宝来。

    王南潇这处是一对青光隐隐,芒闪如霹雳的法剑;而陆道人顶上则是多了一只通体大放明光的金柝,满是耀目芒刺,周围乌云黑雾亦是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少年修士对那对法剑尤为留意,他有些意外道:“王老道你还藏着这等好物?上回要是拿了出来,要胜你可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王南潇哼了一声,这法剑名为青电剑,本是一对,是上代岛主所留,乃是采中洲之地数百种灵药炼就,飞击之时犹如电走雷动,威力极宏,尤是克制妖魔之辈。

    可是由于悬笛岛远在西海之上,采集宝材十分不易,怕此剑损伤之后难再祭炼修补,故而从不轻易示人,而今到了举派存亡之际,这才拿出应敌。

    这时他也不再客气,起了法诀,御剑而起,忽然一声霹雳响,两条青光如龙,就往对手头上斩落下来,

    陆道人见他动手,祭出一只小槌,伸手一指,立时在那金柝上当当当敲了三下。

    霎时间,便传出三声裂云穿石之音。旁侧观战的水族精怪立时抱住脑袋惨嚎起来,一个个自浪头上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少年修士乍闻此音,神情也是一个恍惚,待反应过来时,那两把青电剑已然杀到眼鼻之前,再也躲不过去,“扑哧”一声,就将他整个人杀了对穿。

    陆道人一怔,喜道:“得手了?”

    王南潇却是皱眉,再看去时,却见掉落下去残躯冒出一团黑雾,眨眼变成了一张干瘪鱼皮。坠至海中不见。他看了看四周,沉声道:“道友小心,此人用道术避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天中传来一声笑,乌云一分,少年修士自里飘身出来,赞叹道:“王老道,你果然有些手段,要不是本座有这替死之术,还真要着了你的道。”

    张衍闻得此言,笑了一笑,真正替死之术可是上乘法门,就算魔宗之中,能修炼有成之辈也是不多,此人法门,充其量不过是蜕皮脱壳之法而已。

    但他却并无看不起对方的意思,法门固有优劣之分,但到了真正斗法之时,全看如何运用,若是与自身合契,使将出来,效用也不见得比那些上法差了。

    就如他所习玄黄大手,算不得真正上乘道术,可配合他这一身浩荡法力,便立刻显现出无穷威力来。

    王南潇见得对手显身,二话不说,又是祭起法剑斩来。

    少年修士手一挥,自袖中出来十余粒光滑圆润的丹珠,与那青光撞在一处,一时雷鸣电闪,宝光冲霄,不断传出震耳欲聋的激撞之声。

    陆道人见两人纠缠一出,不肯错过机会,又运法力敲打金柝,此宝再是震荡发声。

    少年修士冷笑一声,掐了一个护身法诀,身形站得笔直,却是浑然无事。

    他自修炼有成后,与人斗法次数实则不多,经验仍是不足,是以方才撞上从未见过的手段,就吃了一个暗亏,但现下有了防备,再想让他吃瘪,却无有这可能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声音不停,他听得也是厌烦,而且再不出杀招,保不齐这二人还有什么后手在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因此分出些许心思来,用力吸了一口气,腹部往外一胀,好似吞下了一个大铁球,再鼓腮一吹,顿时呜呜出来一团呼啸狂风,以无可阻挡之势向前扑来。

    王南潇变色道:“道友小心!”

    上回斗法时,他便是被这奇风卷上身来,竟是一气被扫荡出去十余里。

    待他回来之后,还未动手,又是一口气吹了出去,根本近不得对方之身,法宝道术根本用不上,如此四五回后,法力几是耗尽,只得狼狈而逃。

    陆道人听过他交代,知道此风不可力抗,是以只起护身宝光,准备任由其带去,稍候再折返回来。

    然而才如此做,却忽觉不妙,这风中竟然掺入了无数玄色金砂,宝光在磨卷刮擦之下,竟是转眼便黯淡下去,不由大惊失色,只是这个时候天旋地转,法力难以驾驭自如,想祭法宝,一时却抽不出手,只得苦苦维持。

    少年修士得意一笑,他这门神通名为“惊霄一气风”,威力虽是不俗,但却甚难伤人,是以这些时日来自海底奇岩中采来不少坚实精砂,此刻撒入风中,却是立时收得奇效。

    眼见得自家好友陷入危局,王南潇大急,叫道:“还请张真人出手相助!”

    此语一出,忽然之间,间就有一股浩荡法力降下,将方圆数十里内灵机一齐定住。

    天中云光散开,自里走出一个丰神英毅的年轻道人,浑身清光缭绕,灵气奔走如潮,顶上并无罡云半朵,随他出来,天中浊云散开,浪潮亦缓缓退去。

    少年修士猛然瞪大眼睛,失声道:“元婴法身?”

    只是惊震过后,却是脸色一白,露出骇惧之色,三重境大修士非是自己能够抵敌,现下被其禁锁天地制,想要遁走也是不能,恐是今日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陆道人惊魂甫定,把顶上道冠扶正,上来致谢道:“多谢道友救我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言道:“道友言重,便无贫道伸手,你也一样可以脱身。”

    陆道人摇头叹道:“惭愧,在下适才惊慌失措,方寸已乱,不是道友,哪怕不亡,重伤却是免不了的,这恩情不知该如何报答。”

    张衍看了看二人,一指那少年修士,道:“既如此,两位把此妖交予贫道处置如何?”

    王南潇虽有些不愿,但见令自己难以应付的妖魔,在张衍手下却是毫无反抗之力,忙俯首一揖,道:“这妖魔乃是真人擒获,如何处置,我二人哪敢置喙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那贫道便做主将此妖带走,道友且放心,当不致使他回来作乱。”

    王南潇听得这话,不禁松了一口气,他只要保住山门便可,至于这妖魔下场如何,却并不关心。

    张衍一抖袖,气得罡风,将之卷入,而后一气遁出近千里,到了一处海石上站定,将之丢下,淡然问道:“你这身本事是从何处学来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