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八十四章 天坠残柱化宝园

第两百八十四章 天坠残柱化宝园

    悬笛岛客居轩内,张衍盘膝端坐,身前则飘有一张已然展开的图卷,幅宽约有七尺,图上灵气飘绕,有止不住的毫光外往放出。

    他起手轻轻一拂,就如拨开一层薄纱云雾,露出里间真容。

    此刻可以清楚看见,图中正中乃是悬笛岛所在,周围百里,亦非空白之地,却有分布错落有不少矗立海中的铁岩怪石,粗粗一览,约有千余之多。

    而往外去,能瞧见有一股灵风环绕而走。

    图上虽只这一点微弱气流,然则到了外界,便是那滔天风浪,且越往外去,涌势越疾。但其仿佛刻意避开了这一片海界,这百里之地竟是波澜不起。

    这里明明无有大阵守御,又无高人坐镇,却成如此奇貌,其中情由,颇是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张衍来时也曾问过王南潇,后者却早已见怪不怪,只言当年其师率门众来此时便是这番模样,私下猜测,这处可能是古之洲陆一角,如今被海水淹覆,是以尚得几分地气遮护。

    张衍却知事实绝非如此,由上古到而今,九洲之地宣泄而上的地气早被修士取尽,除非掘入地根,否则断难见得。而这世上,有这般能耐的修士也不多见,此不过是胡乱猜想罢了。上古之时,诸修与妖魔斗法,致使中柱崩塌,其中不少残柱散乱天穹之中,其碎末石屑得天极罡风与日月灵光洗炼,多化为罡英砂石,余下都是坠去地表。

    而悬笛岛这处,极可能是其中断裂之后,落入海中的一截。

    要知中柱洲连天接地。汇集九洲灵秀,要不是就在东三洲之侧,三洲妖魔凶物皆视为禁脔。早为修士占据了。

    后打裂崩塌,大好景况也是一去不复返。可便是如此,中柱灵物之多之繁复,也犹在三洲之上。

    如此那便解释得通,为何在远离洲陆之地,还有这么一片得天独厚的所在。

    他自那盒鱼珠拿出,起二指捏起一粒,轻轻一搓,便化粉末洒落。再稍作辨别,并没有什么发现。

    稍稍一思,起手在匣上一抹,整匣玉珠霎时化作细末。

    这时再是一感应,他目光中不禁有微芒现出。

    明明是海中灵鱼腹内孕养而出,却含有一丝甚难辨别的阳烈之气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若脚下所在真为中柱残石,则极可能是极天之外那一段,否则断无可能有此气留存。他念头一转。决定亲去一行,看上一看。于是站起出得观门,而后飘身入空。就出岛往海上去了。

    张衍自入岛上后,一举一动皆是为人所留意,他这边一出海,马上有人报至王南潇处,此人因慑于张衍修为,也不敢开口要求立法契,是以心中极担心对方一去不回,便关照道:“张真人若是回来,立刻告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张衍按海图所指。去得数十里后,来至一处阔大礁岩附近。

    此礁大有百十来丈。通体乌黑,早被海浪打磨光滑。自上看去,好似一只巨兽脊背浮于海面。

    他在上方兜转一圈,见看不出什么奇异来,便往下一落,起了水遁之法,往深海潜去,一口气沉去千余丈,方才到得海底。

    此刻再是一瞧,方才所见那礁岩分明是一座海中大石,上下浑然一体,而探出海面的,不过是微棱细角。

    此石掩藏海下部分坑坑洼洼,满是缝隙孔洞,好如蜂巢,有内有不少遍体流光的怪鱼出入来回。

    此鱼生得古怪,其顶上生冠,好似一丛鲜红珊瑚,而身躯却通透如琉璃,腑脏清晰可见,靠尾一端,则是一粒闪烁不已的晶珠,饱满细润,光洁致致。

    张衍打量几眼,知晓这就是王南潇口中所说的“嵩华鱼”,不过面前这些个头更大,足有四尺来长,环望而去,怕不有成千上万,此刻聚集一道,在山壁反照之下,到处是幻彩澜波。

    这处鱼群显是少人捕拿,在他身边游来钻去,竟毫无畏惧之感。

    他对此鱼并无兴趣,沿一较大壁洞飞遁入内,数里之后,眼中浮现一根根散发七彩光华的石柱。

    他停下身来,伸指轻轻一点,石柱霎时粉碎,化为无数细沙,抓了一把过来,果是感应到其中有相同的阳烈之气,只是极为微弱,不细察会疏漏过去。

    需知中柱洲在九洲之中最为独特,其久沐天地灵机,便是残损一块,所蕴灵精当也非同一般。既是如此,那妖魔如是知晓内情,想将之占为己有,也就毫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张衍心下盘算,在此搜罗精气,却比去到极天外抓摄钧阳精气容易许多了,而其内所含阳毒,在万余载中也是大多流散了。

    因这处不过随意选择,不排除此间还有更好所在,是以他并不立刻动手,而是飞遁出去,在外转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这一番动作下来,却是发现,原来不止百里地,再往外去数千里,皆是断裂山体,只是其中精气多是已竭,也无什么灵鱼栖居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想,不觉点首,这些中柱残石坠在此处至少万载以上,自己能发现,当年那些自西洲东渡而来的修士也定不会漏过,当是被其顺手取去了,而今余下的,不过是极小一部分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来此一回,他也不愿落个空手而归,取了一个瓷瓶出来,运转法力,收取精气。

    他也并不贪多,用时数个时辰,待瓶盛满,就收了起来,起了遁法回往海上,仍旧回了原处那居所宿下。

    王南潇得知他回来,松了一口气,又命人送来不少好物。

    张衍既是收了海图,自然不会一走了之,把尽数收下,而此举却令王南潇彻底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半月时日一晃而过,转眼便到了那妖魔定下时限。

    这一日,海上突然起得大风,而后乌云遮天,无数大浪翻涌滚荡,自里冒出千数个海类妖物,皆是奇形怪状,一个个裸背赤足,手持矛戈,立足浪头。

    这时闻得一声鼓响,百多个肌肉贲张的鱼头精怪,齐力自海下托出一只十丈大小的巨贝。贝瓣大张,露出软腹,其内摆有一榻,正坐有一名白皙清秀的少年修士,束发修眉,眼眸神情之中,有几分昂然张扬,不可一世之态。

    他意气风发地望了悬笛岛一眼,举手道:“何人代本座一行,去问一问王老道是战是降?”

    此语一出,底下立刻就有数名身披鳞甲的鱼怪站了出来,皆是自告奋勇往岛中去,但人人不肯落后,不一会儿互相推搡起来。

    少年修士看着下面吵作一堆,却是露出满意之色,抄手拿起身旁一斛玉珠,随意扔在一名鱼怪脚下,指着道:“就是你了,速去速回。”

    那鱼怪露出喜色,一把搂过珠子,就转身遁水而去。

    少年修士一招手,就有两名衣衫半褪的妖娆女妖上敲腿捶背,正惬意享受之间,忽有一物自远处飞来,最后啪的一声落在脚下,骨碌碌滚了几圈才停下。

    他低头一望,却是那鱼怪头颅,不由暗骂了一声废物,一脚将之踹开,冷笑看着前方岛屿,道:“本想放你一条生路,既然不知好歹,看本座如何收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一把将两名妖女推开,腾身到得半空,自怀里拿出一面小旗,轻轻挥了几挥,过得须臾,海潮汹汹而起,一时竟拔至数十丈高,他再向前一指,其便铺天盖地往悬笛岛涌来。

    张衍此时已被请至岛上最高处一座塔阁之中,与他在一道的,除了此间地主王南潇,还有一位是早先赶来相助的同道,此人姓陆,出身中柱洲贞罗盟,道行也不过元婴一重境,他似是听闻过张衍的名头,在得知其名讳后,望过来的目光中总是隐含些许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王南潇这时见得海浪过来,对陆道人言道:“且先耗一耗那妖魔法力,待他气力不济,我与道友再一同上前对付。”

    陆道人自无不允。

    王南潇又转首对张衍一个稽首,道:“那妖魔神通极大,我等若是不敌,还要请道友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斗不过此妖,也有身为一派宗主,牵挂之事太多,心存顾忌,难以发挥出全数实力来的缘故。

    而如今有一名三重境大修士在旁,又得同道相助,自认可以放开手脚一搏了。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贫道既已应允道友,稍候自会出力。”

    王南潇连连说好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岛上有守御阵法,当能先抵挡些许时候,可令他意外的是,过不多时,脚下居然晃动起来,再有一会儿,整座岛屿也是轻轻震颤起来,不禁面色一变,惊疑道:“那妖魔何处得来的法宝,怎么如此厉害?”

    张衍微微眯眼,却看得出来,那法宝实属寻常,不过是驱运风云海力罢了,问题却是出在悬笛岛这一处,这里守御大阵未能连接山水地气,只靠布阵法器自身,抵御之力自是不足了。

    徐长老感到脚下颤动越来越剧烈,苦笑道:“道友,如此下去不是办法,看来我等提早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王南潇无奈道:“也只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他扭头看了一眼张衍,目光中满是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站起身来,朗声道:“自当与二位同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明天有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