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八十一章 再睹九星碑 凡真身外身

第两百八十一章 再睹九星碑 凡真身外身

    渡真殿玄泽海界,观潮阁内,张衍负袖站在大殿正中,对面数丈远处,正摆着九座高大石碑。

    此为上古大德之士所留九块星碑。

    当年他在下院闯天门,与人比斗蚀文,便是籍以此碑。

    而一晃眼间,已是三百余载过去,眼下再是见到,心下也是颇有几分感慨。

    凡人之身,不过区区百载寿数,届时齿落发秃,筋弱骨衰。

    而他身为元婴修士,虽得享命千载,看去长久,却也不过十倍常人,仍觉短促。

    唯窥大道,方得长生!

    心转念生间,他眼神瞬间变得幽远莫测。

    这星碑因是法会镇物,是以每回诸派比斗,皆由东主保管。

    而此次恰是轮到太昊派下院为东主,是以早便先一步摆至都广山下了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是溟沧派渡真殿偏殿之主需要观览,自然无有人为会为这点小事来阻拦。

    他一道谕令下去,不出三日,就有人将此物送来。

    门中典籍曾有记述,此碑原是记录天象运转变化,其中六块,早已为人推演出来。

    张衍却认为里间内容当无那么简单,当年他参研碑文之后,感到自身感应之力大增,也是颇得了一番好处。

    而今为了参悟天地运转变化,需得再好好看上一看。

    他站于原处,于心中耐心推演。

    只是一路将前面六块石碑看了下来,却并未见什么特别异状。

    至于那星象轨迹。自上古大德与天妖一战之后,中柱崩塌断裂,罡云覆天,自此难观天星,就是元婴修士,也到不得九重天外,只有洞天真人能一窥真貌,是以暂也难以判断是否有误。

    他最后把目光投向那余下三块未明石碑之上。

    在稍作细观之后,却是发现,以他在蚀文一道上的造诣。解读起来也是艰涩无比。

    若不借助残玉。凭空解读,不知要耗去多少时日,数十上百年,怕也是往少里说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。难怪此碑一摆就是近万载。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门中低辈弟子。哪有这等本事来观读这碑文?

    而那些有能耐参悟此碑的,多有自家功法传承,知晓脚下所走何路。哪怕别家上乘秘法摆在面前,也至多了解一番,不会去深入参研,当然更不可能把大把时日耗费在这莫名星碑之上。

    也就他有所不同,法力修行上日趋圆满,现又探究天地之妙,只要涉及蚀文,自然要探精心一番究竟。

    “些蚀文看去虽多,但摆在上古那时,不过沧海一粟,要想由此稍涉源流,还是差得太远,看来往西三洲去势在必行。”

    转念到此,忽然想起先前殷照空赠与自己的蚀文玉简,便自囊中拿了出来,法力进去一转,不由微讶。

    若是无差,这玉简之上的内容非是什么阐述至理,却是一门唤作“凡真身外身”的功诀。

    他对此倒是并不如何看重,真正引起他注意的是,简上所刻蚀文,虽只百余字,但其深奥玄妙之处,也不必那三块星碑差得多少。

    星碑是何人传下,并无明确记述,但他想来,与太冥祖师怕是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这玉简既是为渡尘宗掌门殷照空所有,看其拿出之时那郑重模样,想也能牵扯到万余年前有数几位大能身上。

    正仔细看时,却听莘奴在外用脆铃般的声音说道:“老爷,昼空殿霍殿主来访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讶,霍轩自入昼空殿后,传闻闭关静坐,轻易不见人,此来必是有事,便道:“请霍殿主到前殿安坐,说我稍候就至。”

    莘奴道声是,自去安排了。

    张衍则是一挥袖,把殿内摆开的蚀文碑简都是收起,这才自阁中出来,随后转开阵门,往山下来,不多时,已是到得山前迎客观中。

    霍轩见他到来,自座上站起,起手一礼,道:“张师弟,多日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看他一眼,见其一身日霞玄纹袍,头戴朝岳冠,两目有神,有隐电窜动,顶上不见罡云,站在那处,有与天地浑然一体之感,分明已是修成元婴法身,起手一礼,笑道:“霍师兄修为大进,当要道喜,不知贺宴是在何时?”

    霍轩摆了摆手,道:“些许俗礼,能免则免。”

    似他这等身份,入得三重境后,大多会邀得同门来庆贺一番,各岛各府亦会送上贺礼。不过毕竟是陈族赘婿,因不愿意以身份宣扬,故而始终未有动作。

    张衍也能略微猜到其中原因,不过是当面客气一句,见他回避,笑了一笑,也不再提,便邀他入得山中桂花亭中饮酒,

    这里满园金黄,香绕鼻端,林间溪水连通山外大泽,有灵鱼仙鹤衔盘托盏而至,道道皆为珍馐美味。

    而莘奴则是唤了十数个靖人过来,在一旁端水倒酒。

    一番畅饮下来,霍轩望了望四周,感叹一声,道:“方才进来时,见殿内空空荡荡,人踪寥寥,与我昼空殿也是仿佛,听闻数千载前,三殿之内,诸岛之上,众真诵经参玄,垂钓泛舟,好不逍遥,却不知何是怎样一副光景。”

    张衍知他说得是前代掌门秦清纲之时,那时溟沧派正值极盛之时,自然有万千气象。

    可数百载前,门内方经内乱,虽在而今掌门秦墨白苦心经营之下,复见起色,但此前毕竟耗损了不少元气,也亏得溟沧派万载玄门,根基深厚,等闲动摇不得,若是等闲门派来此一回,早在内外交困之下覆灭了。

    两人修为相近,又皆有意未来一窥洞天,不知不觉间,便说到如何成就一事上。

    张衍敬过一杯酒后,问道:“霍师兄可曾寻得门径?”

    霍轩语气坚定,“我入昼空殿后,观览了不少前辈所遗道书,大有收获,已明日后道途。”

    张衍心下了然,渡真殿中有前人遗下洞天之法,想来昼空殿中也不乏这等机缘。

    不过他所求至法之道,没有前路可循,需得自家慢慢寻求。

    霍轩这时看了他一眼,道:“师弟,你可曾发觉,近日浮游天宫之中,灵机比往日收敛许多?”

    张衍点首道:“确有此感。”

    霍轩道:“为兄请教过门中前辈,这是有修士成得洞天之前,吞吐灵机之故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目光注视过来,语声稍重道:“齐师兄怕是用不了百年之久,便可殿上列座,师弟,你耐心等待,当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笑点首,他心下则是转过念头,忖道:“霍师兄来此,不涉正题,反先卖一个好,想是这后面之事,极可能与我有碍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攀谈许久后,霍轩才逐渐道出来意,“今番来此,是陈氏欲向门中借取钧阳精气,只不知此举是否碍了师弟?是以托为兄来师弟处问上一问。”

    张衍略一思忖,世家之中,而今能进窥洞天之人,也就霍轩一人,便问道:“可是师兄需用么?”

    霍轩摇头道:“非是我,而是定阳周氏!”

    张衍目光微微一闪,道:“其中内情,霍师兄可否详细说来?

    霍轩也不隐瞒,将前因后果一说,最后认真言道:“此番是为兄却不过脸面,这才到张师弟这处做说客,不过师弟你若觉得不妥,我可回去挡下此事。”

    张衍想了一想,微微一笑,道:“登扬陈氏乃是我溟沧门下,若其自家需用钧阳精气,小弟自不去多言,但借去与周族,这却需给门中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霍轩神情中透出慎重之色,问道:“那依师弟看来,该是如何?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若要借去,却也简单,那却需拿些好物来,以慰同门才是。”

    陈族此番借取精气,为得是能从周氏那里换来两座天成百转石,好炼成至宝,但这说穿了,却是一件私事。

    那么一旦把精气借走,对于山门显然是有所亏欠的,这就需拿出些东西来作为补偿了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就是出些代价,把门内有资格享取钧阳精气的一众弟子安抚下去。

    霍轩略略一想,顿时明白他的意思了,也是一笑,赞同道:“师弟说得最为在理不过,我回去之后,当转言告知。”

    此议一出,陈氏如想做成此事,非要拿出不少好物来不可,否则得罪的同门可是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以他看来,陈氏多半是不愿吃这个亏的,那么此事最后定是落在周氏头上。

    如周氏知难而退,那是最好,若仍是坚持,那溟沧派也不吃亏,反是人人能落些好处。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此事极为难办,一不小心,还有可能交恶张衍,但没想到如此轻易便解决此事,神情顿时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他自袖内拿出一封请柬,道:“差点了忘了一事,方师弟知我来此,托为兄交由师弟。”

    张衍拿过一看,却是方振鹭修成元婴,陈氏摆下宴席,特意邀他前去赴宴。

    方振鹭被陈氏去位之后,再得不到门内半点支持,也是日渐消沉,无心道途,早便被一众同辈抛下了,不过他毕竟曾为十大弟子,根底还在,终还是踏入元婴境中。

    张衍将请柬收了起来,道:“过些时日,我需出门远游,届时不在门中,自会遣得一名弟子代为赴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