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八十章 神垒洲中不倒山

第两百八十章 神垒洲中不倒山

    张衍在还丹峰上一连待了四月,把山中所藏地气采摄去了大半,自觉已是可以收手,这才撤去法力。

    殷照空一察此间灵机感应,便知山峦之下,至少还有三成地气留下,不由暗自点头。有此些残气在,若无外力侵袭,数千上万载之后,此处又能成一处福地。

    他毕竟自小在还丹峰上修道,眼下虽是即将离去,也不忍见其彻底变为死地。

    张衍将彦注瓶收起之后,便坐下调息。

    少顷,法力尽复,他立起身来,对殷照空一个稽首,言道:“有劳道友等候,贫道还有一事需做,或要再多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殷照空报以微笑,还礼道:“殷某虽急于出得此界,但等了数百载,也不差这一时半刻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了点首,一指轻弹,就有符芒激去天中。

    差不多有半个时辰,一道光虹自南向而来,落在山尖,遁光轻散,沈梓心白衣飘飘,自里行步出来,面无半点妆痕,却是容光照人,如月下静莲。

    她上得前来,万福一礼,道:“两位道友有礼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今请道友道友来此,是为前番说定之事。”

    他轻轻一挥衣袖,一只小瓶飞去,此是他此前分出的地阴精气,正可给了骊山派,了却人情。

    沈梓辛接了过来,一入手中便就知晓其内精气不小,口中忙连声称谢。

    她心下却是微微有些惋惜,暗忖道:“张真人资质高绝。未来必能成得洞天,此次若不是精气委实太过重要,我骊山派又争不多其余同道,这人情情愿留至今后。”

    殷照空这时开口问道:“这位道友,殷某这几日在山中,不明外界情形,道友可知,苍秀、合海二派如何了?”

    沈梓辛微现迟疑,看了一眼张衍,才言简意赅道:“山门倾覆。子弟尽散。”

    那日这两派长老攻山。只是料错了殷照空的本事,加之后者在山门中多做准备,原本汹汹而来,结果却大败而回。

    元阳派蒋衡自不会放过这等好机会。联手门中来援修士。将之尽数杀死在半途之中。而后又将山门侵占了去。

    只是事后唯恐玉霄看着眼红,借故索去精气,是以又分了一些予入得此界的诸派弟子。便连骊山派也得了少许,既是拿了好处,她也不愿在背后多言。

    殷照空听了,怅然一叹,拱手道:“多谢告知。”

    采气事毕,张衍无意多留,与殷照空商量几句,便一同驾起遁光,往入界门户行去。

    数个时辰之后,两人穿破小界,到得对面渡尘宗落脚之地。

    界外有弟子值守,见掌门终至,个个欣喜,立时报了上去,

    林照丰与莫照岳得知之后,急匆匆赶来相见,互道一番别情之后,又对张衍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张衍谦词几句,见已无有什么大事,就欲告辞离去,可这时殷照空却喊住了他,自袖囊中拿出一枚玉简,递过来道:“道友既是喜爱集纳蚀文,此物便贫道便作主就赠送与道友,务必收下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一见这玉简,脸色一变,但见掌门师兄一脸肃然,却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接过收入袖中,稽首道:“看去看是凡物,既是道友诚心相赠,那贫道便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殷照空诚恳道:“敝派承蒙道友相助,才从那囚笼之中出来,区区一片玉简,未能报以万一,日后如有事需我渡尘宗出面,只管着人传信即可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了下首,说声告辞,便起得遁光,纵空离去。

    林照丰看了看天中远去光虹,回头道:“师兄,你赠与张真人的,可是恩师往日那枚随身玉简?”

    殷照空叹道:“此物自恩师他老人家得来后,在我渡尘宗中有近千载了,其中有不少师长同门借去参悟,但却从未有人真正看出什么来,许是与我等无缘,还不如做个人情,送与张道友。”

    此物本是上华宗覆灭之后,上代掌门自秘殿之中得来,但简中内容乃是蚀文写就,一直未曾参悟通透,后来传至他手中,也始终未能看出什么门道来。

    只是闻得张衍搜罗蚀文,他才想起此物,但却未曾当即送去,只准备在关键时刻拿出,还能另外做个人情。

    林照丰嘿了一声,道:“也是,有舍才有得,这些时日,小弟也打听到张道友在溟沧派中身份,师兄可知,这位道友来头不小,若论门中地位,仅在那些象相真人之下,听闻已在寻访破境之道,结好此人,日后大是有用。”

    殷照空眼中微亮,道:“也不知象相境是何等景象,我等是否有幸一堵真容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道:“我等至少还要在此宿住许久,想来是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渡尘宗要另行建立门户,并非一蹴而就,他们还需遣人去东海勘察,选定落脚之地,便是时日短些,也要数载功夫,这期间皆需与溟沧派为邻。

    殷照空望着山下,此刻初阳之下,山峦映现金霞,显出无边美景,一语双关道:“吾辈不得,后辈弟子当可得之。”

    龙渊大泽东北地界之上,有落宵,延胧、神垒三座洲陆,皆是在登扬陈氏名下。

    其中延胧陆洲为旁系庶出弟子居所,而落宵洲,则为陈族嫡脉修道人聚集之地。

    至于那神垒陆洲,则在清源广华钧明洞天之下,为陈真人修道之地,除却少数得其看重的子侄辈,等闲之人,不得擅入一步。

    而今日,十大弟子之一的陈枫,却被一封谕令召上洲来。

    神垒洲最高处为不倒山,此山亦是一件法宝。经二代掌门祭炼之后,气冲罡云,穿天而过,是以山体四周常有乱流经空,碎石盘旋,有些还是自二重天外而来,日久天长,成了一道天然屏碍,是以他一路行来之时,也不得不小心飞遁。

    上得山梯之后。他寻道步入一所草庐。见一老道斜卧竹榻,背对着自己,似是正在酣睡。

    陈枫打个躬,道:“二伯。唤小侄来可是有什么要吩咐的?”

    那老道身躯一动。似被唤醒过来。缓缓翻身坐起,睡眼朦胧地望了陈枫一眼,道:“贤侄你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他慢吞吞自榻边摸出一封书信。摆在身前案几上,道:“真人与你的,且去看来。”

    陈枫神色肃然,族中如此郑重其事把自己换来,定然非是什么小事,他上前拿过,看了之后,眉头不经意一皱,其中内容出乎意料,竟是定阳周氏欲问他陈氏借用钧阳精气,并以两座天成百转山来换,只是……这等事为何要自己来定夺?

    他原本乃是不拘小节之人,做起事来很是随性,然而随着身份地位提升,却是不免多了许多顾虑。

    便谨慎问道:“未知那周族借去钧阳精气,是要作何用处?”

    那老道慢悠悠言道:“原本此事不该我来说,到了时候,贤侄你自会知晓,不过眼下贤侄既需处理此事,我了稍作提点,那钧阳精气用途甚多,然在成就洞天之法中,有一途就需借助此物,你可明白了?”

    陈枫听罢,了然点首。

    玄门世家之间走动频繁,许多族门之间多是姻亲。

    陈氏与定阳周氏虽无这曾关系,但往来也是不少。

    只从书信上来看,显是周族有后辈欲图更进一步,是以前来借气。

    但再是一想,却觉得有几分不同寻常,其背后所蕴目的,似绝非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。

    他把书信再看一遍,问道:“真人可还有别的什么交代?”

    老道耷拉着眼皮,一副随时可能睡过去的模样。道:“真人只说此事交由你来办,其余未曾言说。”

    陈枫略一沉吟,那三十六崆岳一事他也知晓,那族中祭炼数千载的法宝,只是差了两块天成百转石,就可功成,对陈族来说很是重要,此事似能做得,然而他再是一想,却是一惊。

    族中钧阳精气族他虽不知有多少,但由周族所需来看,族中未必能拿了出来,势必会向门中讨要,以陈真人脸面,未必借不出来,但若予了周氏,山门中若有修士欲成洞天,怕是要因此耽搁。

    而眼下能有望成就洞天之人,一是大弟子齐云天,其二便是上任十大弟子首座,而今渡真殿偏殿殿主张衍。

    而齐云天早入灵穴修道,不管所需何物,但绝计是不可能外借的,那么此事唯一可能受牵累之人,便是张衍了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向老道,道:“二伯,此事若要做,那非得和张真人打个招呼不可。”

    陈长老不置可否,“你以为该如何,便去如何做,族中不来过问。”

    陈枫顿时陷入为难之中,他虽是门中十大弟子,可现在张衍入了渡真殿,两者在门中的地位却差了许多,自己出面,根本说不上话,可休说谈及此事了。

    他暗道:“此看来需得请霍师兄出面了。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脑中忽然灵光一闪,或许陈真人将此事交由自己办,就是有这层用意在内。

    霍轩自成了偏殿之主后,借口闭关,经年不出,连陈娘子都见不到其一面,而其到了这一步,陈族对他也无甚太大的制约手段。

    尤其陈长老即将转生,此消彼长,更是无人去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陈枫想了下来,觉得以往日交情,还是可以一试,便抬头道:“既是真人交托,弟子当尽力而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

    ps:还有一更,晚上有人来家里吃饭,可能会晚点,等不及的书友可以明天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