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七十七章 灵川鱼符

第两百七十七章 灵川鱼符

    张衍语毕之后,带了赵阳回至来时那初洞府,到那入卷宝卷之前站定,起指一点,身周立时有法力激荡而起,如潮水般涌上前去,欲待把其炼化。

    只是忽然之间,心头有所悸动,感应之中,似是有一对眼睛盯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股气息他曾在斩破四象阵时见识过一回,当即知晓了对方身份。

    顿时明白,自己动了此物,已是引起了此人注意。

    不过他神情仍是淡然无波。

    洞天真人若是不顾一切赶来,那必会引起极大动静,以他而今身份,溟沧派自会出手回护,不用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这宝物之主当还是在那人手中,却不知为何会落入魔宗修士手中。莫非有意与魔宗联手不成?”

    再是一想,认为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此人出身玄门,这么做对好处不大不说,反是弊端更多。

    尤其其在中柱洲栖身,要是少清得知他与魔宗有勾连,哪怕冒着洞天真人之间开战的风险,也必定会将这隐患去除。

    是以这里面许是另有缘故。

    不过再如何,也与他无关,此人之事自有门中一辈洞天真人与掌门前去操心。

    宝卷之上因有此人精血印记,因而炼化之时颇是耗力,时不时还在气机转弱之际突兀挣动一番,假设制约之力稍差一些,指不定还会被其反伤。

    张衍心下微讶,眼下只不过一丝精血而已。就给自己添加了如许多麻烦,可以想见背后那人一身修为何等了得。

    心下暗忖道:“听周师兄言,此人当日携宝破门而出时,宗门之中竟无人可以阻拦,我日后若踏入此境之中,说不得要领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他把袖袍一展,坐定下来,用心起得法力祭炼。

    整整二十天时间,日夜不停,他终将其上精血印记渐渐消去。将这入界宝卷彻底炼化。

    下来再不迟疑。道一声,“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当先入得对面玄鹭洲中,待赵阳也自过来之后,便一卷袖。将此宝收了进来。

    到此一步。哪怕这宝卷之上那人别有布置。在这小界之内,也休想再拿了回去。

    赵阳曾听章伯彦听过,大能之士可凭自身法力开辟一方小界。可还从未亲历,一下入得此间,不禁好奇打量四周。

    张衍看他模样,笑了一笑,言道:“这玄鹭洲中并无洞天真人,灵机亦是充盛,我尚有事要办,你可在先在此处修行,不过近日有我东华玄门修士来此采气,你修炼的乃是冥泉宗功法,可尽量少与之照面,待我事了之后,可随我回得昭幽天池,亦可留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这玄鹭洲中,元婴修士皆需坐镇一方,轻易并不露面,赵阳虽只化丹修为,但自家小心一些,不去招惹是非,无论行走何处都是无虞,唯一说得上威胁的,反倒是那些玄门修士了。

    赵阳精神一振,拱手道:“弟子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了点首,当即腾空飞起,沿来路回转,约莫一个时辰之后,又至还丹峰上落定。

    林照丰察觉到他回来,立刻自等候之地迎了出来,拱手道:“道友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此前张衍忽然离山,又一去多日,他还以为出了什么变故,眼下见其回来,这才心安。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此前忽有要事,不及通传贵门便就离去,却是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忙道:“哪里话来,道友乃是我山门贵客,去留自是随意,哪有受我拘束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试探道:“这几日中,我门上下已是收拾稳妥,敢问道友,不知何时方便,可以动身?”

    张衍得了入界宝卷,出入不必依赖他派,行事方便许多,只是此宝被他炼化之后,还要重开门户,这却需他再亲自走上一回,便道:“既如此,我需回返山门一趟,做少许安排,贵派且再多等几日,待有书信来,便可动身,贫道自会在那处接应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本是试着一问,听得准信,心下大喜,郑重拱手道:“那敝门上下,就静候真人佳音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打个稽首,道:“贫道就先行一步。”

    他有意此间事了后,就动身往外洲寻访机缘,自然也不想在此待得过久,当下也不耽搁,起剑虹一道,划破长空,纵身往北去。

    不过小半日,就到得原先入界之处,一步跨入,重又到得紫光院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左右一扫,却见一名道童正在殿上值守,此刻正打着瞌睡。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上前拿起玉槌,轻轻敲了敲其脑袋,道:“醒来。”

    道童一个激灵,待看清来人,慌忙爬起,揖礼道:“张真人。”

    张衍问道:“两位真人可在?”

    道童道:“已是回了洞府,不过临行有言,若是张真人有要事,可随时前去,不必通传。”

    张衍思索了一会儿,道: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他来至一旁桌案,提笔而起,顷刻写下两封书信,递去道:“你分别送去两位真人处,勿要失差。”

    道童忙是接了过来,把怀里一塞,紧紧按住,道:“小童定会送到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点头,闭目盘膝,就在殿上坐等。

    过有半个时辰,一道灿光飞入殿中,往他这处而来。

    他目光看去,伸手拿过,打开看了看,不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孟、孙两位真人得知他寻回入界宝卷,都是大为欣喜,转迁渡尘宗之事可由得他自行安排,至于将此宝收回门中之事,却是半字未提,显是默认他可自行持有。

    此也是因为他乃是渡真殿偏殿之主,若论门中地位,只在诸位洞天真人之下,加之此番又是他寻了回来,暂握手中,也无人会置喙什么。

    有了两人真人允准,他自可放心行事。

    不过这里是溟沧派九院重地,不方便引渡界内弟子,因而纵身出山,到了龙渊大泽之上,寻定一处无人荒礁,落下身来,起袖一挥,把那入界宝卷祭出,待其展开之后,起法力凝化一张符书,一弹指间,已是传入界中,呼啸飞去。

    林照丰自张衍离去后,也不回府,就在山门之外等候,到了入夜时分,忽见有光符过来,露出激动之色,冲上前一把抓过,拿到眼前一眼,不由大喜,道:“不想此事如此顺利,当去告知掌门师兄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入山,直往崖大殿奔来,欣喜之下,一时也忘了门规礼数,不得殿前通传,兴冲冲闯入进去。

    殷照空正在里打坐,见他这副样子,不禁眉头一皱,道:“师弟,何事这般急切?”

    林照丰意识到自家失态,忙退后两步,执礼道:“小弟委实欢喜不过,这才一时忘形,还望掌门师兄恕罪。”

    随后一抬头,急着道:“师兄,事成矣。”说着,双手就将那符书呈上。

    殷照空也是目光泛起亮芒,哦了一声,将符书拿来,看过之后,叹道:“张道友果是信人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着,这事总会有几番波折,溟沧派许还会令他们为效力数载,对于此,他心下早有准备,可未想到居然如此容易,一时既是有些庆幸,又是有些心沮。

    他沉吟一会儿,他道:“张真人不在这几日,又有界外修士在外徘徊,且近日苍秀派与合海观也有所异动,想是我迁派之举,已然被其知晓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心下一凛,渡尘宗虽为玄鹭洲第一大派,但也并非无有与之势力相近的宗门。

    这苍秀、合海两派,任意一家也不是他们对手,但若合力,却可反过来稍稍压过他们一头。

    三家彼此之间还曾有过仇怨,只是往日都有顾忌,并不轻易启衅,可如有界外修士在背后推波助澜的话,那便说不定了,很可能会趁此空隙,过来侵占还丹峰。

    他谨慎问道:“师兄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殷照空道:“此事既已决定,也无需瞻前顾后,你去稍作准备,与照岳师弟二人带门下长老弟子先往界外去,我自留此处,若是这两派修士动手,自有我来阻挡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一惊,道:“师兄,你一人……”

    殷照空一改先前淡泊模样,目中光芒流转,言道:“我渡尘宗乃伯鲞祖师一脉真传,若非困顿此间,成就也不见得比那界外之辈差了,此去九洲,也当让其知晓,我等非是那般好惹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知道这位师兄道行神通俱是了得,立刻站起,抱拳道:“小弟这就安排下去。”

    匆匆走了几步,忽然回头道:“掌门师兄定要保重。”再是一礼,便出殿去了。

    殷照空默坐片刻,从袖中取出一枚缀满斑斓鳞片的鱼符,手抚其上,自语言道:“带你出得此界,想能复得原貌。”

    随他手中动作,此符轻轻颤动起来,就有一道道流光溢彩如水洒出,须臾遍布大殿。

    此宝乃是伯鲞祖师所留法宝,名为“灵川鱼符”,传言乃是一件真器,只是其威力与记载之所言颇不相符,他也从无见过真灵。

    因此界无法出得象相境,是以他心中猜测,多半也是被困在此界之中所致。

    他目光幽幽,“道书上曾有言,灵出得神,合器为真,待出去之后,我却要试上一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