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七十六章 关元金锁 镜花真形

第两百七十六章 关元金锁 镜花真形

    邓仲霖眨眼没入地底之下,而后起最**力往下遁走。

    黄泉遁法虽可化身无形,但若在有形之物中穿行,却是倍耗法力,因而他准备往深处行去,待寻得一处地河,沿隙飞遁,就能以最为省力的法子逃生出去。

    天中剑光一散,张衍自里出来,他略一思忖,他此刻若是以五行遁法,当也能在这地下穿行无碍,不过这般一来,一二时辰之内,势必无法追上此人。

    于是伸手轻轻一抓,用了一个禁锁天地之术,紧跟着起指一点,又把五行遁法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邓仲霖忽觉身躯一沉,比之前何止慢了十倍,知是被禁术困住。

    心下顿时大骇不已,方才他见机得早,几是瞧得剑光就转身逃遁,是以两人相隔至少有数十里,居然如此还在禁锁之术笼罩之下,可以想见这背后施术之人法力何等庞大。

    化身遁烟之时,他无法施展法诀,要想解去此术,非要显身出来不可,

    当即黄烟一聚,复归人形,法力向外一张,顿将身周围所有泥壤岩块消磨而去,而后以最速度施了一个反咒,去了身上束缚。

    可再欲起得遁法时,却又是一股拘束之力降下,此等感觉,似是将周围泥壤连带他整个人一起握住,要生生拔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间时机,也是拿捏得其准无比,恰在他法力转动,距功成只差一线之时。

    好在他入得小界后。亦曾设想过自己可能会面对数个玄门修士围攻,眼下虽非如此,但情势也极为相近,心念神意一动,一把金锁飞出,咔嚓一声裂开,身上猛然一顿,止住了上升之势。

    此为关元锁,可为自身避开一次危难,但因双方法力差距不小。故而如此还不得脱。但得片刻这缓阻,他一身法力已是拨转回来,毫不迟疑使了一个冥泉宗中三重境修士方可习得的“匿避之术”,立自五窍之中喷出一股精气。将他一裹。重化一道飞烟遁去。

    他这回接连施展手段。神通,法诀、法宝轮番上阵,总算暂且挣脱了束缚。

    然而心下不觉欣喜,反而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两名修士斗法,雄浑法力的一方实在太占优势,往往随意一个道术神通下来,就逼得另一方不得不施展出浑身解数应对,而现下他便遇到了此等情况,

    而今之计,唯有快些脱身,一旦与张衍在近处照面,那是半点胜望也无,对方哪怕纯以法力攻杀过来,也能将他收拾了。

    地下穿行已不可行,匿避之术只可维持十息,逃遁之速亦远不及黄泉遁法,待效用过去之后,对方若把方才手段再来得一次,他还拿什么去抵挡?

    这时脑海忽然浮现出一主意,暗一咬牙,道:“成与不成,只能试上一试,若能赶了过去,当能甩开此人!”

    当即往上窜去,**息后,他已是到得地面。

    这短短片刻间,张衍已是追了上来,将两人距离拉近至不足千丈。

    邓仲霖自知耽误了这许多功夫,这一露头,必是极其危险,是以到得地表之后,想也不想,扬手抛出一道法符,光华一转,自里出来一面小镜,对着他就是一照,霎时,整个人骤然自原处消失,遁入了镜界之中。

    那镜光一个翻转,在天光照耀之下,乍然反映出一道光虹,眨眼去到数十里外。

    邓仲霖一个踉跄,自光中跌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是他以许多宝材,自元蜃门换来的一张法符,内有一门前人所留“镜花真形”神通,修士与能借镜光,于瞬息间到得远处,以此避开某些无可闪躲的神通道术。

    只是此术对修士自身伤害甚大,若是一个运化不好,极可能亡在镜光转灭之间,不是这等生死关头,他也不至于用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即便成功施展出来,他也是脸孔扭曲,头重脚轻,身躯变得模模糊糊,几近溃散,抖抖索索掏出几枚丹药,往嘴里塞入,这才险险稳住法身。

    紧喘了几口气后,他压榨出余下法力,又一次拼力起得黄泉遁法,往天中飞遁。

    往前再行两百余里,就是他上次为对付元阳弟子所在,那时为了防备一念心剑,特意布下八面自浑成教得来幡旗,面面皆有替死转挪之妙,

    只是那一次动手时,他也是好运,元阳派两名三重境修士恰与一名玄鹭洲道人斗法,是以未曾用上便就得手。

    事后怕人围捕,一直忍住未去收回,此刻却是欲借此物脱身。

    张衍看着远方那一线黄烟,他若施展禁锁神通,必得止他遁法,以对方遁速,这片刻耽搁就可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微微一转念,他把身形一顿,眉眼间微微闪过一抹赤紫之色,对着前方突然发出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邓仲霖但觉耳边似是大响了一个炸雷,一时天旋地转,遁烟几是破散开来。

    一阵恍惚之后,他才猛然醒觉过来,忙着又要展开遁法,然而为时已晚,身后那一道剑光又一次追至了近处。

    只那一声简单震喝。就是将他先前做所种种努力尽皆抹去。

    邓仲霖哪还不知失了最后逃生机会,面上浮起狞厉之色,转过身来,怪叫一声,身上浮起十余道灿烂灵光,竟是把此回携来所有法宝一口气祭了出来,口中大声道:“张真人,慢来,老夫这里有你溟沧派一件法宝,你若能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抬头一瞧,却见一只三十余丈大小,由黄烟凝聚的大手往下落来。他表情顿时一僵,露出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声巨大震响传出,漫漫烟尘腾起,而后一切归于寂静。

    这一击之下,无论是邓仲霖还是法宝,俱被一起拍碎,半点波浪也未掀起。

    张衍面无表情,取了一张法符出来,再自下方散碎血肉之中捕捉得一丝气机,一指点入法符之中,轻轻往外一抛,此符忽化流光,往西南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他一展双袖,乘动罡风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入界之宝上必定有其气机所在,寻此符书而去,便可寻到。

    行出数千里,见那符书往一空无一物之处落入,眨眼不见。

    他知这必是那门户所在,只是在这小界中观去,却是看不出端倪来,便是近在咫尺,也察觉不到什么异状。

    想要取得此宝,还需到得对面才可。

    只是他并没有急着过去,谁知那是何等地界。

    他思忖了一会儿,被他所杀那魔宗修士乃是孤身一人而来,在冥泉宗之内的可能很小,但也不能不防备意外。

    当下起心意分化出一道剑光,飞里里间,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凭剑心灵映,眼前立时照见出对面景象来,此为一间洞室,除顶上一枚明珠,地下一个蒲团之外,空空荡荡,无有任何摆设,由此可见,这定非什么久居之地,有极大可能是临时开辟。

    再转一圈后,确认并无什么危险,他这才往里踏入。

    到了洞室中后,他转身一看,墙壁上正有一幅荡漾漂浮的画卷,略略一思,暂未急着去收,而是闭目用心感应。

    周围少水缺木,无有什么灵机,他立时判断下来,自己当是处在一偏僻山腹之内。

    而洞府内只得两道气机,甚是微弱,道行皆是不高,只是其中一道有些熟悉,不由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几步行至洞门之处,起了感应一察,不出他所料,外间布满了禁制。

    再稍作探究,发现不过只以示警为主,由外攻入会造成极大动静,但若由内而外,却很是容易便可破去,于是轻轻一挥袖,将之尽数抹去,推开石门,踏步出来。

    这石门开启之声立时惊动外间守门弟子,一脸喜色跑了出来,口中道:“恩师,你可回……”

    他见得张衍身影,却是忽然顿住,而后露出惊恐之色,叫了一声,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张衍随意一弹指,一团小五行诛魔神雷在方寸之地爆发出来,待灵光去后,那里已是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他沿着脚下之路向前,从容迈步至一间石室门前停下,起手一拂,去了其上禁制,推后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目光看去,却见一个年轻道人盘膝坐在榻上,而面前放有一枚玉简,正放出如月华一般的蒙蒙光亮。

    察觉到有人入到来,此人睁眼瞧来,却是浑身一震,大惊道:“府主?”

    张衍微笑道:“赵阳,不想你在此地。”

    赵阳神情既有尴尬又有郁闷,道:“也是弟子运气不好。”

    张衍问了下来,才知赵阳借用了一个冥泉宗长老再传弟子的身份,想混入冥泉宗中,见识一番。

    本来他不过化丹修士,无人在意,行事也颇是顺利,怎奈很不凑巧的是,邓仲霖与那长老恰是熟识,因而有些怀疑,又见他资质杰出,想收其为徒,便以半强迫的方式带在身边,除了不得出去外,所需功法宝材倒是一个不缺。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世事福祸相依,我观你功行有所增进,你若未有此番际遇,按部就班修行,倒也未必有今日这番气候。”

    赵阳神情不觉点点头,他邓仲霖身边时,他时时有性命之忧,想着唯有表现出非凡资质,引动对方惜才之念,才不致被杀,是以修为倒是大涨。

    张衍颌首道:“此非久留之地,既是撞到你,也是你的机缘,便随我一同来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