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七十三章 字蕴真道 迁门移派

第两百七十三章 字蕴真道 迁门移派

    张衍在还丹峰上这一住,不知不觉便是过去半载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中,他除却打磨功行外,便把大半精力用在了参悟蚀文一道之上。

    殷照空见他嗜好观读蚀文简牍,以为是他嗜好此道,便命人出外搜罗,但凡有寻到,便就送至他处。

    张衍也是欣然收下,蚀文虽不能提升他功行修为,但却能让他从中探究出些许天地运转之妙。

    在此过程中,他渐觉内息搬运之间比以往更是顺畅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言原先功法上有所不妥,只是五行玄功本是由他自家推演而来,难免有些许瑕疵,而这回参研蚀文之际,却是又有所悟。

    蚀文之中包含入了古时修士对天地之道感悟理解,但因各人领会有异,哪怕是对相同一物的阐述,亦无有书写成一般模样的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其中亦是有相融共通之处。

    他正是要把这隐藏这其中的“正道”给找了出来,如此才能还原本来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手中可供观读的蚀文越多,便越是能接近这一目标。

    他心下思忖道:“眼下看来,这条路却是走对了,只这些还远远不够,需得寻来更多蚀文。”

    抬首朝外看了一眼,楼外大地苍茫,山峦起伏。

    “玄鹭洲毕竟只是一处小界,不及九洲之地阔大,传闻西三洲本九洲修士源流之所在,待此间事了。我需出去后往那处一探,或可有所收获。”

    上古之时,东华洲为浊气所覆,魔头横行,更有玄阴天魔生诞其中,乃是一片浑黯污浊之地;

    北冥洲虽地界阔大,灵机也足,但却是天妖盘踞之地。

    南崖洲更是遍地毒虫凶物,非等闲之人可以涉足。

    至于中柱洲,尚时一根撑天支柱。彼时罡云未聚。地上之人,仍可观望诸天星辰。

    而西三洲方是九洲修士安容栖身之地,其兴盛之象,比今日东华洲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不知出了什么缘故。灵机大衰。整个成了一片蛮荒之所。继而导致诸派东渡,与天外修士合力,斩妖除魔。平灭凶毒,这才取了四洲之地。

    而太冥祖师昔年下手封禁的凶物,亦有几处在这三洲之中,与他原先计议并不相悖,来日正好顺路一行。

    这时门外有弟子来报道:“张仙师,山门外有人送来一封书信,其人自称与仙师乃是玄门同道。”

    张衍略略一转念,既称玄门同道,那定是东华洲中人了,便道:“把书信拿进来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小心步入里间,将手中捧着的一封书信恭恭敬敬呈了上来。

    张衍接过一观,见其落款处写着“沈梓心”三字,顿时便知来人身份。

    此女乃是骊山派门下大弟子,玉陵祖师开派千余载,之前有过数位徒儿,然则未有一人能成得洞天,而今多以逝去,这沈梓心乃是其原先一位弟子转生,再度拜入起门下修道,算得上是这一辈第一人,实力强横,最有望接位二代掌门之位。

    只是玉陵真人恐因自己教出一个合意弟子很是不易,怕其折损,故而此次玄魔斗法未曾派其出来。

    实则非止骊山派这般施为,补天、平都等派因知三重大劫厉害,为保全自家实力,也是未曾派出门下大弟子,只还真观一家在那里拼死相斗,若非如此,也不会叫冥泉宗一名长老给堵在半途中。

    把书信打开,目光掠过一段问候之语及叙述两家情谊的说辞,直往正题观去。

    沈梓辛来意并无其他,而是委婉言及,可否把地阴精气分润些许与骊山,自然,她们也不是平白伸手,但凡门中所有,只要张衍看中的,都可拿来交换。

    末了,还提到近日已有好几名玄门弟子莫名不见了踪影,遍查下来,似有魔宗弟子现身,是以特意告知一句。

    分一些精气与骊山派,张衍认为这倒无妨,此前刘雁依曾欠了一个人情,渡尘宗地气极多,给出些许也不算什么,。只是此间出现魔宗弟子令他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这小界只有凭借三家法宝才得进来,玉霄、少清两派定是把持在手,绝无可能出得漏子。那剩下唯一可能,就是落在那人手中的一件出得问题,只不知如何会与魔宗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张衍深思下来,沈梓心为一门大弟子,当不会未经确定便胡乱妄言,此件法宝失落在外也有数百载了,要是当真落在了魔宗弟子手中,那不妨出手夺了回来。

    正思索间,听得门外弟子又有声道:“张仙师,上殿有长老到了,说是掌门有请。”

    张衍眼神微闪,知晓渡尘宗当是有了决定,笑了一笑,道:“我知晓了,请来人稍候。”

    他一挥衣袖,把所有蚀文简牍收入囊中,便起身出得馆阁,见有一名白须老道候在阁楼之前,顶上一团罡云如雪,见他出来,稽首道:“张仙师,请随贫道来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头道: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纵起罡风,往还丹峰至高之处飞驰而去,只数十息,就到了崖顶之上。

    掌门殷照空早已与莫照岳、林照丰二人在殿外恭候。

    如此礼遇,倒也并非无因,以往这还丹峰周围还有天外修士时不时前来转上一圈,可自张衍到来之后,却俱是远远避开,无人再有接近。

    渡尘宗由此知晓,此人在界外身份定然非同小可,身后门派应是极盛,不是自家吹嘘,这也迫使他们提前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张衍走上前去,与三人相互致礼,寒暄一阵后,便一同入到殿中。

    坐定之后,又言说了一阵,林照丰在殷照空示意之下,抱拳言道:“张道友,我等商议下来,已是决定让出还丹峰,迁出此界,而脚下地气,则任由真人取去,现下我门中已是准备稳妥,未知真人那处可有什么说道?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半月之前,门内已有飞书回复,只是尚不知诸位何意,是以并未拿出,如今诸位既有决断,倒可分说清楚,而今九洲之地,却有三个去处可供贵派选取。”

    莫照岳急急问道:“不知是哪三个去处?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其一,可去往北冥、东华两州交界之地,这处与我溟沧挨近,除需小心北地凶妖外,别无大碍;其二,则是在外海之上寻一地安置,此处有一宗门与张某交好,到了那处,可以互为照应,至于那最后一处,则可由得贵派远去他洲另觅洞府,自此之后,我溟沧派不来过问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沉默一会儿,看了看殷照空,随后道:“道友可否稍等片刻,容得我等商议一番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自然,此是大事,诸位可慢慢商议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招了招手,自有一弟子上得殿来,道:“张真人请。”

    张衍起身打个道揖,随那弟子往偏殿去了。

    殷照空沉思一阵,道:“两位师弟如何看?”

    这些时日来,林照丰也从张衍这处打听到了九洲格局,已是大略知晓外界是何情形,听得掌门师兄动问,立时言道:“师兄,这第一处,北靠溟沧派,左右又无小宗大门,看去无忧,但往那处一落,却是被两头堵死在了其中,再无半点舒展伸张余地,小弟以为绝不可取。”

    殷照空沉声道:“师弟考虑得当,为兄也认为不妥,如是去得此地,等若成了溟沧派北面屏藩,长久而言,对宗门极是不利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点点头,道:“至于第二处么,小弟认为倒是暂作为那立足之处,这海上地界广阔不说,灵物亦有不少,足可供我一门所需,又与洲陆相隔不远,强敌亦无洲陆之中那般多,若遇危难,还可随时退了回来,两位师兄不妨考虑一二。”

    殷照空考虑许久,颌首赞同道:“界外有重劫降下,那东华洲中已生变乱,致那灵穴不稳,否则也不用来我界中取借灵气,而海上却是不同,不借灵穴,也可暂时安稳栖身,却是首选。”

    东华之上立派,若不想沦为二流宗门,必得一处灵穴,然而东华洲中灵穴皆有定数,而今大劫一来,更无指望。

    但若往那海上立派,却无需如此。

    好比那崇越真观,因海上灵机太过逸散,不好点化,是以自身就无有灵穴,只能下猛力在一定地界之内竭力收聚,待数百载后,灵机枯竭,便换得处地界再立山门,如此周而复始。

    林照丰言道:“师兄说得是,待那三劫过去,我后辈弟子再设法入得洲陆不迟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口中说不惧劫数,但性命谁又会轻易舍去,当然是能避则避了。

    莫照岳奇怪道:“那最后一处呢?师弟为何不提,去得外洲不也同样逍遥?”

    殷照空叹道:“大海茫茫,有无穷凶险,我等在东华洲已算外人,再往远去,却不知还要生出什么变故来,若我门中有一人可至那象相之境,倒是可以一试,否则比上述两个去处,却是下策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也道:“我门中不缺功法,以师兄资质,到了外界,脱开身上束缚,不定可以一试上境。”

    莫照岳摇摇头道:“就是可惜这处还丹峰了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知他虽是勉强接受自己说辞,可还是耿耿于怀,心下好笑,也不再与他多言,只把眼去看殷照空,后者一点首,他唤来一个弟子,道:“去把张真人请来,就说我三人已有定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