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六十章 登上殿入主渡真

第两百六十章 登上殿入主渡真

    张衍见四周尚无人出声,想了一想,便先打个稽首,言道:“掌门真人,弟子有一事欲禀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神情和悦道:“你可说来。”

    张衍言道:“弟子此次由北至南,会了不下十名魔宗俊秀,自忖功行尚有不足,欲待辞去十大弟子首座之位,一心闭关修行,还望掌门允准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笑了笑,道:“此容候再议,可先叙功果。”

    孙真人听得这话,便自席上站起,大声道:“恩师,此次若无张衍事先洞察魔宗诡谋,命门下弟子两路分进,绝难有镇平两处魔穴之举,功劳之大,门中弟子无人可及,若按过去陈例,恐难抚其功,弟子愿为他加请厚赏。”

    沈柏霜开口道:“此回我两家争斗,张衍为主事者,有运筹帷幄之功,为弟子,有两镇魔穴之举,按功劳而言,当开金阁,传上乘玄功,授护法真器。”

    孟真人也拱手道:“恩师,魔劫绵延千载,此回能镇灭两穴,已是挫去得魔宗半数气数,令我溟沧派日后多了不少回旋余地,确为奇功一件,沈真人与孙师弟所言,不无道理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轻轻点首,随后看向右首席座陈长老,缓声言道:“陈真人,你为门中耆宿,觉得此议如何?”

    陈长老忙打个稽首,道:“劳动掌门下问,老道以为,后辈之中,有此等佳徒,实为山门幸事,日后必可为我山门倚柱。怎样赏赐,都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此回张衍镇平两处魔穴委实极大。任谁也无法抹去,陈长老这一说话,世家几名真人也是纷纷附议。

    秦玉却是一蹙眉,道:“张衍为门中十弟子首座,立此大功,为上殿偏殿主,授门中大道正法,也是应有之义。只是赐以真宝……”

    她抬眸看向秦掌门,“秦掌门,当年晏师兄破门而出时,可是裹挟了不少真宝而去,而今宝阁空空,又拿何物相赐,莫非去晏师兄处讨要么?”

    她一提“晏师兄”三字。世家四名洞天真人,除陈长老尚是平静外,其余几人面色却都是有些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不过她所言却也不假,当年门中被其人卷去了不少法宝,而所余不是在他们手中,便是门中另有大用。不可能拿来赏赐。

    秦掌门看了下来,道:“张衍,你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张衍也知,法宝到了真器这一层,已是极为稀少。一名修士要是想养炼出来,运气好些。至少也需千载以上功夫。

    此次魔穴之战,休看两家弟子门中皆有真器赐下,但这些门派一个个俱是传承久远,底蕴深厚,非他派可比,所携真宝不是得自师徒相授,就是历代祭炼得来。

    譬如骊山派这等开派至今不过千余载的门派,其掌门费尽辛苦,也才炼得一件真器而已。

    如开立清羽门的陶真人,直到镇灭了万年妖府碧礁府,才算得一真器。

    便是他自家身上所持,也是件件都有来历,无有成于这百数千年之中的。

    况且这等宝物脾气甚大,他就是拿了,其也未必看得上这一个元婴修士。

    而他有抱阳钺与元命珠这两件宝物,短时内若不再入玄魔之争,也是足以防身了,仔细考虑之后,便道:“恐有负掌门厚恩,以弟子修为,怕驱运不了这等宝器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笑道:“既然你不欲得真宝,那又想得何赏赐?”

    张衍还未开口,陈长老却是言道:“不若如此,可准张衍入灵穴修行百载。”

    此语一出,在座洞天真人心下皆是一怔。

    溟沧派灵穴乃是太冥祖师起大法力集一洲之力点化,可不是其余七家玄门所占灵穴可比,想要入其中修行,除非得掌门允准。

    沈柏霜却则微微冷笑,这一处地界自是极好不过,入此修行,比之同辈,至少可省却数倍苦功。

    当年颜、朱二人能在门中内乱之后,短短百载内便分别晋入洞天,固然是其自家争气的缘故,但若非因功得了不少灵穴所蕴丹玉,要想成就此道,至少还要再多等上百载。

    可此地便是再好,而今张衍也用不到,因齐云天参研洞天玄机,已到关键之时,此刻正在灵穴之中,还不知何时出关。

    亦就是说,这好处看得见,摸不着,但却又足以酬功,这看似轻描淡写插了一手,张衍成就之路,却至少往后延阻了百年。

    那得那时,世家弟子如杜德、霍轩之辈,便也有机会追赶上来,不会令其独占风头。

    沈柏霜瞥了一眼陈长老,“若在他时,掌门师兄不会纳取此议,但在眼下,却极可能会卖陈长老一个脸面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稍作思索,道:“就依陈长老之言。”随后目光朝下投来,道:“张衍,上前接谕。”

    张衍走上几步,到得殿台近处。

    秦掌门宏声道:“张衍,今次玄魔斗法,你审时度势,连镇两穴,居功至伟,自今日始,便为溟沧派渡真殿偏殿殿主,赐金阁观法,准入灵穴修持百年。”

    随他话语声起,整座大殿猛然一震,自有三道灵光自上方高处射下,飞至张衍身前,这才悬住不动。

    张衍目光一扫,见是一卷玉册,一枚印信,还有一套冠袍,皆为瑞光灵焰所包裹,下方则有如意祥云相托。

    他起袖一拂,就将之收入囊中,而后打个稽首,道:“弟子谢过掌门及诸位真人厚赐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微微颌首,缓声道:“金阁之内,乃历代师长真人所留遗册笔述,你若遇不明之处,可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张衍一听,再度稽首拜谢,随后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荀长老这时手中捧起一卷玉册,又是站出,躬身言道:“掌门真人,张真人既为渡真偏殿殿主,十大弟子之位却不可空落,不知这替继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孟真人抬手一礼,道:“恩师,沈真人门下三代弟子邢上英,可补此位。”

    邢上英乃是涵渊门赵革来至东华之后所收,虽名义上是他徒儿,但所习功法神通,皆由沈柏霜赐下,而今已是修炼至化丹境中。

    秦掌门颌首道:“可,先填名册,到大比之时,再论高下。”

    荀长老忙是起笔在玉册之上填下名讳。

    在座诸人皆无有什么异样表情,身为洞天真人,门下自当有一弟子入得十大弟子之中。

    而每名弟子,背后有洞天真人扶持,方可行远。

    似张衍那般无有洞天师长的,还能得入三上殿中为一殿之主的,算得上千中无一。

    秦掌门身旁道童言道:“叙功已毕,诸位真人可还有事?”

    颜真人此刻抖开双袖,缓缓起身,到了殿中,稽首道:“恩师,今日诸位真人皆在此地,恳请恩师早定前日呈议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望着他道:“贡真,你可是思定了?”

    颜真人躬身道:“弟子自知此生无望道途,愿启一家,开枝散叶,庇荫后辈,还请恩师成全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对他挥了挥袖,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颜真人往旁侧一举步,却是行到了世家一列,在陈、杜、萧、韩四位真人面前打个稽首,四人也是起身还了一礼,他面上一笑,便到席下坐定。

    张衍不觉有些讶异,他方才听颜真人话中之意,是要入得世家,在溟沧派中开出颜氏一族。

    只是洛清羽弟子章上闳而今仍是十大弟子之一,要颜氏弟子入得这盘棋局中,那至少也要在数百载后了。

    他转了转念,以掌门往日行事来看,这一步恐怕非是这么简单,极可能又是其布下的一招棋。

    秦掌门看向座上陈长老,道:“陈长老,如此可还妥当。”

    陈真人只道:“掌门真人安排甚好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道:“陈长老,时日定下后,可命人通传于我。”

    陈长老稽首道:“不敢,自当禀告掌门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点点头,起得身来,一摆拂尘,便转入后殿。旁侧道童一敲玉磬,悠悠声响霎时传遍大殿。

    殿内洞天真人齐皆起身,道:“恭送掌门真人。”

    掌门一走,诸真人也是各化虹光离去,张衍身为后辈,等众人散去后,才至殿内出来。

    到了外间,目光一顾,却见沈柏霜未曾走远,他走上前去,打个稽首道:“沈真人,可是有话要关照弟子?”

    沈柏霜抬手递去一面牌符,道:“金阁内非三殿长老不可入,按定规三十六年方可启一次,但你立得大功,又任偏殿殿主,却可免去俗例,下月月初,可持我法符入内。”

    张衍伸手接过,执礼道:“谢真人厚意。”

    沈柏霜淡声道:“金阁虽有前辈遗册,但若论及真正好处,却不及三殿殿主,等你入得洞天境中后,当就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三上殿殿主,除却上极殿不说,渡真、昼空两殿,历来只有十大弟子首座立下功劳后才可接任,便如霍轩,而今便是昼空殿偏殿殿主。沈柏霜虽是卓御冥亲传弟子,但不曾为首座,却也无法坐上此位,否则以他身份修为,早已是正殿之主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殿外言说几句之后,张衍寻机问道:“弟子一事不明,方才颜真人此举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事也无需瞒你,你总要知晓的。”沈柏霜顿了顿,看向昼空殿方向,道:“陈长老快要寿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