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五十七章 生机一线倒乾坤

第两百五十七章 生机一线倒乾坤

    张衍语声一落,便使力把衣袖一荡。

    举动之间,一声龙吟响彻天际,随即自一道如天阳大耀的煊盛灵光自他身上冲起。

    他一仰首,望向上空。

    天数运转,确非神通可敌,魔穴将成,自己自是无法阻止。

    人力固然有时而穷,但这其中也并非全然死路,还有一线机会可以破局。

    这里有八名元婴三重境修士,若他能将这些人一举灭杀,再加先前所斩百里青殷等辈,魔宗此辈顶尖俊才等若被他一人灭杀大半,便是魔穴凝聚,也不能言胜。

    不过除此之外,还可能出现另一可能,那方才是他胸中真正所谋。

    那一股灵气冲去之后,不断攀升,很快便到了灵穴最上方,轰隆一声,透穴而出,直直窜入天穹,而后四方气机涌来,凝聚起一条身长百里的蛟龙之象。

    此等异象,上方玄门诸修士也是俱是看到,个个脸露惊容,不自觉把大巍云阙也是停下。

    南华派黄颂泉更是惊呼道:“擒阳魔蛟?”

    这等上古凶物他也只在宗门图鉴之中见过,纵然眼前只是虚象,可喧天凶威却绝然做不得假。

    那头蛟龙把庞大身躯一阵舒展,晃动千里风云,气势越聚越强,渐渐便可一股凶暴残横之气宣泄出来。

    魔宗等人在察觉到张衍语气不善之时,便已起了警惕之心,随那灵光一起。皆是大感不妙。这等凶物,观其气象,分明是杀伐真器,非但如此,还极很可能镇门之宝一流。

    晁岳神色数变,这一击尚还未发动,便有如此声势,一旦落下,当有惊天之威,此刻唯有将张衍杀死。才能阻止。便急喝道:“诸位快些出手!”

    这一提醒,诸人也自反应过来,纷纷出声大喝,对张衍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然而在这灵穴极深动。未免被扯入灵潮之中。他们不敢起法力施展神通道术。只得以身上法宝攻敌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八人对阵一人,占据绝对上风,无有落败之理。

    张衍目注飞来法宝。丝毫不避,把手一招,九枚天蜈元命珠飞临上空,心意一催,顿时发出崩山裂岳般的炸响,一道道璀璨晶光毫不示弱朝前冲去。

    这九枚元命珠一齐发出,等若数件同源真器合击,几若摧枯拉朽一般,在半途中就将这几人法宝在打了粉碎,而后九道灵光停也不停,继往其主打去。

    魔宗众人万万没想到张衍祭出抱阳钺后,居然又有强横真器打来,且还不止一个,心中顿时浮起一阵乏力之感。

    要是在外间,就是挡不下来,也可设法用遁法闪躲,但在这里,灵机捆缚,无法自如飞遁,只能正面招架了。

    晋宣元直觉此物不可力敌,盘算下来,当即起两指一点额头,意欲运展门中所赐护命真符。

    然而法力一转,却一下变色,他身形只是微微摇晃,就觉上空有一股凶威笼罩身上,好似刀斧加身,若是此刻飞去,这一击极可能落在自家头上,当时顿住法诀,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此间非止一人有他这般想法,然而皆被那股威势所阻,未有动作。

    当下再也顾不上其他,同时呼喝一声,身上师长所赐真器俱都祭出,口中各念真诀,起全力催动,在天中结成了一张灵光彩幕。

    元命珠须臾杀至,一枚接一枚狠狠撞了上来!

    轰轰轰轰……只闻一连串震天爆响,这一刻,有不下四件真器与元命珠撞在了一处,整个灵穴似乎要翻了过来。

    东华洲中,自数位洞天联手绞杀茹荒真人之后,还从未有过这等法宝碰撞。

    好在这番交手非是神通挪转,才不至使灵机暴乱,否则此间之人一个也休想活命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晁岳等人也是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然而张衍却似毫无顾忌,见自己攻势被对面挡住,法力一催,九枚元命珠再次轰击,

    若一击收拾不下,那便再打一轮!

    若局势未曾按所想演变,他今日就算把天妖精血用尽,也要把这些人一举葬送在此!

    此刻天穹之中,那头蛟龙已是把气机积蓄到顶点,将头尾一合,口衔尾,尾缠首,盘旋而起,渐而炫光四照,辉华流转,缓缓聚出一把抱阳玄斧,随后斧头稍稍往上一扬,悍然向灵穴下方斩落!

    这一瞬间,张衍顿觉身躯之中法力如泄洪般被抽调出去,幸而早早服食了还神丹,再加上有所准备,方才不曾乱了方寸,气机一转,法力又自复原。

    晁岳等人被他方才一轮狂风暴雨般的攻势打得只剩下招架之力,狼狈不堪,这一顿,倒是给了他们片刻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但此难方去,他劫又至,天中那股凶煞气机正以劈天裂地之势朝下杀来!

    魔宗诸人也知此刻是性命交关之时。不得已逼榨法力,奋力应付,这一回不留余力出手,半天之上,各色宝光闪动不休,数件真器所结光幕比方才还大了数分。

    这时听那斧中传来一声凶悍大吼,“小辈也敢拦路,给我滚开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一回激撞,声势比上回大上数倍不止,余波荡开,灵穴地表处被生生撕开了一道地缝。

    魔宗一方真器竟皆是承受不住,各自哀鸣出声,化光飞回各人袖中。

    这时有几任情势不对,恐是再不走,怕自己就要被斩杀在此,各自启了护命牌符,顿时身化长虹,欲要飞去。

    可那大斧忽然化身一转,重还蛟龙之身,把尾发力一抽,如同劈中硬脆琉璃,传出噼啪破碎之声,飞去天中几人皆是宝光破散。被重重抽落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魔宗之中有数位洞天真人同时动容,他们皆是感到自身法宝受了重创,便是暂不相关之人,也纷纷把目光投来。

    坤势山中,桓真人却是坐不住了,长叹一声。突然道:“我门中弟子不容有失,此次只能不要脸皮一回了。”

    卫真人稍作沉吟,起身言道:“愿随道兄一行。”

    两人身形一晃,俱是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。浮游天宫之中。秦墨白从定中睁开双目,神情波澜不惊,他一摆拂尘,缓声道:“陈太平。秦玉、杜云瞻、萧容鱼、朱至星。孙至言。你六人且往凤来山魔穴一行。”

    当即殿下六名洞天真人站起,稽首道:“谨遵掌门真人谕令。”

    少清派,清鸿宫。

    座下婴春秋忽然言道:“恩师。魔宗有洞天真人不顾脸面出手,可要往那凤来山一行?”

    岳轩霄状似随意,道:“不必去管,到此一步,胜负已定,溟沧派道友自可应付。”

    婴春秋稽首道:“弟子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魔穴之中,抱阳钺一尾抽去之后,向上升腾而去,到了半天中,灵光一旋,化身为一名神态威昂,玄袍墨甲的年轻武将,他看了看下方,见方才这一击下,竟无一人受损,对自己大是不满,哼了一声,暗忖道:“若不是被拘束近万载,本真人实力大不如前,管叫你等小辈没命。”

    他虽有意再斩上一回,怎奈限于自家先前所说六十年出手一次之语,冥冥中有了约束,却是不敢再动。

    张衍可不去管他如何做,对面数件真器一破,面前再无挡路之物,当下又一次祭动元命珠。

    魔宗众人此刻皆有大难临头之感。

    他们身上护身法宝俱被张衍破去,面对这飞来九枚元珠已是再无抵挡之力,

    晁岳望了望天穹,淡声道:“诸位,晁某欲待舍此法身,就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纪还尘笑道:“纪某甘愿奉陪,只可惜却是成全了张衍名声。”

    乐蓉娘冷声道:“他也逃不了,何必管身后名声。”

    他们说这话,张衍自然听得清清楚楚,其中之意不外是鱼死网破,然而他却丝毫不为所动,哂然一笑,毫不犹豫向前一指,九枚元命珠骤然向前射去!

    晁岳等人冷冷看着,就在九道灵光即将及身时,天中却有一声叹息,“便到此处吧。”

    一道灵气降下,此气看似单薄,但却将九珠轻巧挡住,无一能往前去,同时场中出现一名青衣罩身,两眉如雪的道人。

    杨破玉一见,忙是执礼,道:“桓真人……”

    桓真人点点头,目光一撇,凝定在那年轻武将身上,稽首道:“抱阳真人,泰衡老祖为我灵门前贤,不想你却是投到了溟沧门下。”

    那武将哼了一声,丝毫不给他脸面,轻蔑道:“小辈,我投何人,与你何干。”

    桓真人却不以为意,只道了声,“可惜。”

    张衍见得对方洞天真人出现,却是并未慌张,反是心下一定。

    眼前这等局面,正是他千方百计想要达成的。

    晁岳、杨破玉、纪还尘、晋宣元,这四人皆是一派大弟子,有望成就洞天之辈,各自在在门中也是地位极高,除了洞天真人之外,无人可以企及。

    此一战若皆是被斩杀在此,可不只是折损几个三重境修士那么简单,无论对门派声威,还是弟子心气,都是一个重重打击。

    在他设想之中,此辈只要被自己逼入死局之中,魔宗一方洞天真人极可能忍不住出手回护。

    可如此一来,溟沧派一干洞天自也有借口插手进来,那无论魔穴是否凝化,此局都算是玄门胜了。

    至于能否做到,他事先并无把握,但却值得倾力一试,至不济也能杀了晁岳等辈。

    桓真人此刻目光落定在张衍身上,在他这名洞天真人如此饱含敌意的注视之下,后者仍是从容不迫,丝毫无有惧意,他心中忍不住起了一丝杀机。

    此次灵门之败,可谓输在人身上,若不除去,将来必是一大祸患,现下他只需稍稍一动手指,就可将此人灭杀在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