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五十六章 天数一转渐凝真

第两百五十六章 天数一转渐凝真

    张衍离了伏龙道后,盏茶功夫,就到了一处宽广洞厅之中。

    洞壁上矗有一处高台,插有一面浑成教星元幡旗,护持灵光之下,站着一名弟子模样的修士,此刻正一脸惶恐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张衍随意看了一眼,此人不过化丹修为,当是此地值事弟子,杨破玉想来已经距此不远了。

    他未有多作理会,催动法力,继续往下飞遁。

    越往下行,身周压力越是巨大,仿佛如同侵入深海一般。

    因先前在东华北地破除魔穴时有过一番经历,是以他并不奇怪,只把法力稍作收敛,免遭灵机反伤。

    再行不远,下方出现一座幽深洞窟。四下里灵机流转异常汹涌,如百川汇海,齐皆往里而入,无须多瞧,便知是直通魔穴的正道所在。

    他正要往下去,目光却忽然撇到一物在里飘动,身形一顿,仔细一瞧,入目所见,却是一片如雪翎羽。

    稍作感应,却是隐约能从其中察觉一丝微弱灵机,但在灵潮遮掩之下极不明显。

    若是方才一心只顾往里去,则极很可能疏忽过去。

    念头稍转,脱手扔去几张纸符,欲待试探,然而去得不远,就被旁侧狂风气旋扯入。

    见得此景,他不由眯了眯眼,这里只他这等三重境修士可飞遁往来,寻常元婴修士可谓寸步难行,而这片翎羽却能在其中漂游自如,还不被灵潮卷去。当不是那么简单,极可能是魔宗布置在这里的手段。

    更需谨慎的是,这翎羽只是他眼前所见之物,许还有更多藏在暗处,贸然下去,也不需什么惊天动地的手段,只需稍作搅动,就能掀起滔天灵机,若被卷入其中,连他也不敢自言能保全下来。

    考虑片刻。他索性祭起飞剑在天。分化出一道犀利剑光,倏忽斩下。

    哪知剑光拂过,此羽柔软一弯,只在原地旋了一圈。却是未曾伤得分毫。

    张衍并未失望。他这一剑旨在试探。从其灵机之上已然探明此物当属法宝一流,如此便不难对付了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收了飞剑回来。径直就往下冲去。

    那片翎羽陡然一震,似是受吸引一般,就向他这处飘了过来,

    张衍目光直视此物,待其到得近处后,心意一动,一点清光自他眉心之中飞出,伴随一声轻音,往那根翎羽之上一附,就将之定在了半空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他袍袖一甩,放出一道小水光轻轻一卷,就将之收入进来。

    他法力转动时,一放即收,周围灵机虽是受到牵动,但还未掀起多大浪潮就又平复下去。

    但在此时,周围忽然涌出十余根一模一样的翎羽,有大有小,好似认准了他一般,纷纷向他所在之地飞来。

    张衍心下暗哂,不出所料,翎羽远不止一根,或许眼下所见,还不是此间全数。

    他并不与之直接冲突,而是驾剑光游走。

    此羽纵然内中别有玄异,但遁行过缓,对他来说就只要小心些,就无太大威胁。

    下来如法炮制,似方才一般用福寿锁阳蝉先将其定住,拿住灵机,随后起水光将之一一收去,用了小半刻,就彻底扫清。再仔细探查一遍,见再无多余暗手,就继往下方遁行。

    不出数里,前方地界变得逐渐更为宽阔,转过几条曲折甬道后,眼前忽然一亮,在这地底之下,竟有现出一道灼灼明光,照得此地如同白昼光天。

    他举目瞧去,下方有一百丈大小的穴口,深不见底,杳杳渺渺,而约莫半里地外,悬有一座丈许高下的精致庐轩,一名面目冷峻的白衣道人正一人独坐其中。

    见他到来,此人一怔,眼中大起警惕之意,随后缓缓站起,起手一礼,凝声道:“未想是溟沧张真人到此,有失远迎。”

    张衍起手还了一礼,淡笑道:“杨真人,此地可还非你灵门之地。”

    杨破玉一笑,语带自信道:“此是早晚之事。”

    他入得这里亦是不长,可不认为这短短时间内玄门一方就可把晁岳等击败,定是有人设法将其等拖住,只张衍一人往此地突入,好阻他晋入洞天。

    张衍淡声道:“那道友且来与贫道论个高下吧。”说话之时,一道剑光已是飞出,悬于顶上。

    杨破玉语声森然道:“杨某性命可不好取,张道友有什么神通,尽管使来。”

    他双袖一展,重又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到了此处,因灵机所限,修士宛如被套上了一层枷锁,他纵有“九伤涵烟遁”也不敢随意施展,但他深知对手亦是如此,不敢使动什么威力宏大的神通之术,那守御起来当是不难。

    张衍轻轻一晃身躯,背后飞出一道细细金光,横及全场,头尾深入远端,不见长短,略一闪动,便斩了而来。

    杨破玉心下大起警兆,不觉暗皱了一下眉头,忖道:“本是想稍候再用此法,但现下不用怕是抵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他身上虽有一件护身真器,但在韩王客破阵时已然使过,未必再肯听他驱使,但好在还有一门神通在身,足可应付,当下一运法诀,身上忽有一层淡淡灰光浮起。

    金光须臾便至,只是一斩杀上去,却似中了一层无形虚影,自其身上一透而过。

    张衍一挑眉,随心意一动,飞剑已是杀至,然而却是遇到了一般遭遇,丝毫未能斩中此人之身。

    杨破玉冷笑道:“张真人,不必枉费心思了,我固然无法败你,你却也未必能败我。”

    为能够成功晋入洞天之境,他也是做了诸多应对。更是设想过,万一在关键时有大敌在突入灵穴,自己当如何抵挡。

    为了应付似眼前这般局面,他特意修炼了一门唯有三重境修士才可上手的“元通身外身”。

    此门神通可炼化一桩奇物来代己受劫,一生之中可使动三回,在此物破散之前,自身可全然无伤。先前对阵师寒山夫妇时,他也是用了此法正面接下命杀之剑。

    与血魄宗“借物代形”不同,此法施展之后,修士亦是无力伤敌。只能坐看敌方出手。自身安危全数系在所炼奇物之上。

    他所选奇物名为“金罗藤”,此物长在地下万丈深处,依附在东华洲地根之上,数万载才长出一指长短。其坚韧之处。连一些真器也无法比过。

    有鉴于此。他求了门中洞天亲自出手,用了数年水磨功夫,才得取下一截。

    故而他此刻丝毫不惧。以洞天真人的手段尚且难伤此物,遑论元婴修士,就是真器杀来,一样能够抵挡。

    张衍出手数回后,虽无法伤敌,但却也看出了几分门道。

    杨破玉丝毫不作抵挡不说,且连反击也无一次,若不是故意如此,那当是因身上法诀之故,无法施为,甚至可能连身形都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他目光微闪,不再去试图攻袭对手,而是稍稍推开烧去,自袖中把那清灵香取出。

    轻轻一晃,香头忽地一闪,便从他手中脱去,飘至到得魔穴正中,便有一缕灵烟飘起。

    杨破玉一看,神色有些阴沉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元通身外身”一起,他也无法阻止对方了,现下就看晁岳等人能否快些到来了。

    如此僵持百息功夫,忽然四周一震,灵机如同海啸山崩,剧烈动荡起来,过得片刻,却又安然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杨破玉一愕,随即感觉浑身法力蒸腾澎湃,一股玄妙之感呼之欲出,仿佛随时可能升入云霄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狂喜之色,此是灵穴快要凝化之征兆,恐是不出半刻就要彻底凝成了。

    再抬头一看,张衍手中清灵香却只燃了少许。而依照眼下情形,在此香燃烬之前,灵穴就可彻底凝成!

    他大笑一声,言道:“张真人,在北地是你玄门胜了一局,此处却是我灵门占了气运大势,此战之败,也非你之故,而是天数使然。”

    张衍神色微凝,这里间变化他亦是看了出来。这时心下忽然有所感应,转首一瞧,却见身后有一道接一道遁光飞出,却是魔宗一众人等赶到了。

    杨破玉心头大定,稽首道:“多谢诸位同道赶来护持。”

    晁岳一见眼前情形,已是了然,认真言道:“张真人,此战你已无胜望,你若愿就此收手,我等愿意恭送你离去,绝不阻拦。”

    另几人也不出声,显是默认。

    并非他们不想取张衍性命,而是怕逼急了他,做出韩王客、彭誉周那等举动,要知这可是在灵穴之前,就算有真器护持,一旦引动灵潮反卷,他们也不敢说自己能安然退去。

    张衍稍稍一思,起袍袖一拂,一股风压过处,身旁清灵香就化灰飞去。

    晁岳一怔,似乎有些不能相信他如此好说话,但再是一想,心下也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暗道:“张衍便是不争此处,也有镇灭北地灵穴之功,此刻我灵门大是占优,又何苦与我等硬拼,不执着于此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稽首道:“张道友果是道心通彻之辈,晁岳信守诺言,道友请自便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,同时露出几丝冷笑。

    与韩、彭二人比较起来,纵然张衍道行法力更高,但却失了那无一往无前之气概,在陷入重围之下,选择了求取自保,纵然此举无可厚非,却也让他们看轻了几分。

    张衍这时笑了一笑,凌厉目光扫向众人,道:“诸位,且莫会错意了,眼下谈及胜负,尚还为时过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