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五十四章 伏龙道中破重围

第两百五十四章 伏龙道中破重围

    魔穴深处,张衍正乘风往里行进,这时心神之中忽感异状。

    他把身稍顿,仔细辨了辨,却是眉毛一挑。

    此次玄魔斗法,他事先曾赐予刘雁依三人三枚护身牌符。

    因得来此物内中法力过于庞盛,不是寻常元婴修士能够轻易驾驭,是以他入手之后,重又祭炼过。

    可现下却感应到此物破散,这分明是门下弟子遇险之后,不得已才启符脱去。

    外间玄魔两派三重境修士大体而言人数相当,再有大巍云阙为依凭,不是短时之间能分出胜负的,除非对方有意攻袭,否则自己弟子当不至如此之快就卷入其中。

    他念头转了转,眼神微冷,随后一甩袖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随着他往里深入,前方却是愈发显得平静。

    要在别处还好,可这里分明是在灵机起伏如潮的魔穴之内,便是极为反常之象了。

    他心下判断,魔宗当还没这等能耐在这么短时间内起了阵法,自己当是在什么厉害法宝之中。

    想了一想,起手自袖内拿了一沓法符出来,往前一抛,便飘飘悠悠往里飞去。

    此符为广源派沈长老所赠,可把自身一缕识念附着其上,往前探路寻踪。

    前方若有异状。就可提前察知。

    甬道深处,两侧石壁之上是一座座窟穴,内中盘坐有数十名形貌各异的道人,其周旋余地不大。但面前却皆有一层金光笼罩,将内外隔绝开来。

    这时一名锦袍绣衫的修士咦了一声,扭头看去,见有一枚符纸正自过来,他轻嗤一声,起手一指,一道火箭飞下,霎时将之燃成灰烬。

    对面一名道人见状,却是勃然生怒,大声道:“赵真人。屈长老关照过。不得打草惊蛇,你怎敢妄自胡为?”

    赵道人却是冷笑一声,不屑道:“你知晓些什么,外间那人能自诸位真人手中杀出。又闯到此间。定非等闲。要是有秘法藏身这符纸之中,因我等疏忽走脱了,谁人担待?莫非曾长老你么?”

    那曾姓长老不由一滞。

    窟穴最高座处。有一位发长遮面的老者,他言道:“赵道友所言不无道理,这里布置便是被人知晓了,也无什么打紧,若是来人退去,那是最好。”

    底下又有人道:“久未见有人传信,却不知来者是谁?”

    这里由于被伏龙荆一体压制,一概疾飞之物都无法自如穿行,飞书更是如此,只能靠门下弟子往来联络。

    只是距上次书信到后,已是一个多时辰不见有弟子来,是以都还不知外间现下如何了。

    赵道人无所谓道:“管他来得是谁,我等这里有五十余位道友,又有伏龙荆护御,此人若敢闯入,定可叫其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此间众人听了,纷纷颌首称是。

    数里之外,张衍眼睛眯起,正思索对策。

    虽受限符纸,不得窥见全貌,但惊鸿一瞥间,对前方情形也是略微有所了然。

    要从那边过去,看来没有任何巧妙可以运用,唯有硬闯一途可走。

    若是动用玄蛟抱阳钺或者元命珠,定能前路一举破开。

    但这两件宝物都不是可随意施展的,抱阳宝钺六十年不过只能使得一次,而元命珠则是靠内中天妖精血驱动,用上一次便少得一次,对方要是有备有应对之法,那反是不妥。

    况且稍候还要对付那杨破玉,此人多半也是携有护身宝物的,自己必须留得后手。

    认真考虑下来后,他将辟地乾坤叶祭出,悬于顶上,而后一摆双袖,纵光向前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屈长老为此间道行最高,忽然感到一股庞然法力不断逼近,好似对面有一座山岳压来,心惊之余,也是万分警凛,大声喝道:“诸位道友,稍候听我谕令,一同出手,务要将来者打杀!免生变故。”

    下面虽有人心中觉得他也太过小心,但也知事关重大,疏忽不得,皆是遵从听命,无有懈怠之人,把目光都望向来处。

    须臾,就见一名身罩大氅,丰神清俊的年轻道人乘风驾云而来,不过他们此刻未听得谕令,是以都是扣握法宝在手,耐着性子,未曾发动。

    张衍一脚步入此间,抬眼一扫,见甬道两旁有数十修士站立,只是其身形皆被一层云光笼住,无法看清面容,修为大致都是一二重,未见有三重境修士在。

    此等情形下,最好是以飞剑分化反击,迫使对方守御自身。

    但先不说这里飞剑亦被那股玄异灵机压制,便是能够用到,其等有云光遮护,恐也造不成多大损伤。

    再甬道另一头看了一眼,他判断下来,从这里穿行过去,至少要十余个呼吸,这意味着在这段时间之内,他要承受数十人围攻,且还无从还手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不可不虑,对方可不知晓他大巍云阙已被破去,很可能会留着手段用以克制。

    如有宝物能击破大巍云阙,想来也能将他一击杀死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只是笑了一笑,往前一踏,在数十人目光注视之下,夷然无惧往里行来。

    屈长老叹一声,纵然彼此身为敌对,但对张衍此刻表现出来的胆魄,他也是佩服的,摇头道:“何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若是张衍此刻掉头离去,他们也未必敢追,可迈入此间,无疑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身旁一名弟子问道:“师父?”

    屈长老抚了抚须,点头道:“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把手中牌符朝下一掷,立时传出一声尖啸。

    这啸声一起,众人也是齐齐把手中法宝祭出,一时之间,数十道灵光一并落下。

    张衍目光微闪,此时此刻,只要有一招行错,就是败亡下场,他双目一中透出一股凌厉光芒,把法力一转,轰然一声,脚下就有大浪怒潮腾起!

    然而那些飞来法宝只有一二落入其中,另有少许被水浪卷住,大多数仍是往他打来。

    头顶乾坤叶处猛然传来撞钟般的大响,其声如暴雨密集,金光帘幕摇颤不已,

    只三四息后,就哀鸣一声,化一道光华往他袖中钻入。

    顶上守御一去,他身上三件宝衣大氅一起绽放光明,抵御来势。

    可不过撑得片刻,光华同样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坚持不住,他又冷静无比的从袖中拿出一宝,往上一抛。

    天中立时升起一根十丈高下的殿柱,通体墨黑,顶尾四叶飞刃,旋动轮转,一缕缕彩色云气洋洋洒开,自里产生一股吸扯之力,竟是将周围数件法宝强行拖拽了过来,而后有罡砂漫上,只一搅动,就彻底扫成粉末。

    这件“百炼锁心柱”乃是张衍自东胜洲得来,为小仓境祖师亲手炼制,此物转挪迟钝,但威力宏大,正好用在此间,

    此物一现身,天中竟无一法宝能与之抗衡,俱被逼在外间,他便趁势往前行进。

    屈长老面无表情拿出一张门中赐下的法符,向外一抛。

    霎时间,一股莫名灵机飞出,自百炼锁心桩上一拂而过,此宝不由一颤,陡然失了灵光,从上空坠跌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下,天中诸宝面前已是无物阻拦,于是轰啸破空,争先恐后朝他袭来。

    张衍看向天中,到了这一刻,他还在冷静观察,不曾有半分慌乱。

    这数十法宝各自效用迥异,大小不一,是以看似一气发来,但却有快有慢,而这一隙差别,就留给了他应对余地。

    他有“还神丹”滋养,自身又有力道四重大圆满的法力支撑,只要一下无法将他打死,就可不断弥补伤处,而后闯出此间!

    他大喝一声,将参神契玄功运至极处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所有法宝齐皆砸落!

    甬道内轰然爆响,无数灵光迸射,四处山壁连连震动,碎石纷落,碰撞激荡,好似即将垮塌一般。

    然而令上方魔宗诸修震惊的是,在这般狂风暴雨般轰击之中,来人却挺立不倒,犹自前行。

    赵道人亲眼看见一件法宝打在张衍额头上,却打得火星四飞,只使得其晃了一晃,便又站直,他骇然不已,指着下方问道:“这,这人是谁?好生厉害!”

    旁边修士也是一脸不可思议,道:“看相貌,好似是溟沧派张衍。”

    屈长老见张衍只差一二呼吸便可闯出众人包围,顿时大急霍地跳起,对着天中一揖,道:“请伏龙真人降压。”

    过得须臾,一个浑厚声音道:“只助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天地间忽然一静,众人只觉一个恍惚,而后一道寒芒不知从何处飞起,跃空杀下。

    张衍忽然察觉到一股莫大危机向自己袭来,他猛一抬头,眉心之中隐隐跳动,而后轰然一声,一道煊赫紫气杀出,与那道光华撞在了一处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这地穴之内,顿时传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大响!

    在场诸人都被这惊天一击震得气机紊乱,跌在地上。

    更有七八人因挨得稍微近了些,竟被余势波及,瞬间绞成了碎末。

    张衍这时觉得身上一轻,转目一瞧,原是甬道一侧被北冥剑气撕开了一道裂口,似是那对方法宝也受了损伤,无法再压制自己。

    当即纵身一跃,剑虹顿起,如流星射电,一气自甬道内飞遁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