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五十二章 栖霞火裳 纵地弥尘

第两百五十二章 栖霞火裳 纵地弥尘

    张衍门下三名弟子所在云阙本是琴楠座驾,此刻乍然遭袭,两名随行护法长老神情都是为之一变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姜姓女修满脸急切道:“琴真人,对面这法宝极是厉害,恐是云阙抵挡不住,稍候若破,我与陈长老等会上前缠住那魔宗之人,尽力争得一丝空隙,你与刘真人他们三人快些冲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二人为紫光院下遣长老,皆是元婴二重修为,若放在平常时候,可不敢能挡住元婴三重境修士进袭,不过临行之际,院中赐了一件“应生金靶”下来,哪怕是杀伐真器,都可抵挡一二。

    琴楠摇了摇头,言道:“我有恩师所赐‘栖霞火裳衣’,可作遮护,两位长老不必为我忧心。”

    姜长老见她不愿,急道:“琴真人固然有法宝在身,可外间有七名三重境修士在,持有真器之辈恐也不是一二个,万万不可与之纠缠。”

    一旁曷长老看着不满,大声言道:“两位长老,有在下与几位族中同道在此,定会护得琴真人几位周全。”

    除他之外,余渊部余下的几名长老皆在此处了,自认为纵然遁法差些,但若只是一心固守,倒也不是一时能拿下的。

    姜长老叹了一声,她也知晓此理,可对方既然敢于出手,那又怎会不把此节考虑在内?

    在她看来,唯有趁机冲了出去才有生机可言。坐困此地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魏子宏有些懊恼,他本有一件玄器。恰是能应对眼下局面,至不济也能拖延少许时候,可是方才为破阵,却是他被毁去了。

    他见田坤在一旁不声不响,便言道:“师兄,你可有什么主意么?”

    田坤摇头,只说了一句,“我听大师姐的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嘿了一声,笑道:“师兄你却是省心。”

    刘雁依方才一直坐在观井旁,留意看着外间变化。这时抬起首来。看了向姜长老,静静言道:“两位长老,不必太过忧急,我观魔宗此举。当是想以我为饵。引得沈长老他们六人过来。并非真正是为杀戮我等,一时半刻当是无碍。何况现下即便冲了出去,也不过是落在魔宗算计之中。”

    她乃是张衍大弟子。又曾得掌门秦墨白亲自指点过神通道术,姜长老也未有因为她是后辈而所轻视,稍稍一思,缓缓点首,道:“有些道理,既然刘真人以为遁逃为下策,那下来又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刘雁依语声平静道:“我可反其道而行之,待云阙一破,便一起冲出动手,沈长老他们若是适时发力,便有机会能打乱魔宗布置,到时是走是留,皆能自主。”

    姜长老与另一名陈长老商量了一会儿,肃容道:“我与陈长老觉得此法可行,不过琴真人需答应我二人一事,稍候一旦得了机会,还是要及早脱身为好,不可恋战。”

    琴楠想了想,认真言道:“就依两位长老之言。”

    这时外间声响忽然大了起来,外间禁制法箓一个接一个破散开来,整座云阙不停颤动,好似随时可能崩塌。

    姜长老凝重道:“诸位且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再过数个呼吸,四周灵机骤然一紧,好似海潮般的压力往里聚来,再一声劈山裂岳般的大响,云阙终于吃力不住,整个崩塌裂开。

    姜、陈两位长老同时呼喝出声,放出一只金芒熠熠的扁平圆盘出来,光华洒开,顿将殿在所站之人俱是笼住在内。

    廖老道瞅着破了云阙,立时运转法力,把天中飘飘白纱往里一收,此举倒非是为灭杀内中之人,而是为了将其制住,然而方自拢束,居然感到发力一滞,仔细一看,却被一道金光挡住。

    他不以为意,寻常元婴修士在他面前不过徒作挣扎而已,为防其逃去,伸手再向一抓,已是使了禁锁天地之术。

    然而才使得此术,却见自里飞出数件法宝来。

    他嘲弄一笑,抬袖一挥,飞出几道虚烟,只凭一身法力就将其荡在一边。

    这时听得云纱之中有暴喝之声传来,却是数名余渊长老手持神兵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廖长老眉关一拧,生出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他可是记得方才自家师弟的下场,要是给力道修士欺近身来,一个不小心,许也要交代在此处。

    纪还尘在半空笑了一笑,道:“道友,我来助你一助。”

    他袍袖轻轻一挥,一道虹光扬霄,照得冲来几人眼不能睁,刺疼之极,连忙起法力护住。

    少顷,再度看去时,见周围生竟是出十数个廖长老,一眼望去,个个形貌神情皆是一样,无从分辨哪个是真,那个是假。

    那几名长老登时变得有些无所适从,只得上去一阵乱打,但神兵挥过,皆是只撩起一缕云烟,飘去他处之后,忽然复聚,仍是还归原来形状,在那里呵呵冷笑。

    曷长老看出不对,若这般追着打,只是白白消耗法力,正要唤了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魏子宏在后忽然喊了一句,道:“几位长老,且照着此处打!”

    他抖袖丢出一只鹤头哨,在半空稍作盘旋,一声尖利长啸,对着一处无人之地扑去,还未到得,便被一股无形法力打成碎粉,而廖长老身形也也因此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几名余渊长老大喜,齐齐扑上。

    廖长老哼了一声,忽而身化轻烟,避了开来,

    魏子宏这时却又拿了一支鱼竿出来,手持一端,用力一甩,却见钩处将那轻烟沾住,那飞烟眨眼为之一顿。

    刘雁依方才虽一直有心出手,但对方可不会站在那处等着他们来打,此刻终于等到机会,当即祭起剑丸在天,白练一道,劈空斩来,

    琴楠也是扬手打出一支流光夺目的碧睛凤钗,天中可闻清清凤鸣,一路经行,污烟污气皆被撕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姜、陈两名长老亦是起了自家法宝打来。

    廖老道方才一个轻忽,居然被一名后辈得手,心下也是微恼,望了天中落来法宝,心下一阵冷笑,当即拿了一个法诀,听得连串闷声大响,好似打鼓一般,脚下忽有滚滚尘烟涌动,须臾铺出数里。

    曷长老色变道:‘“纵地弥尘’,诸位快闪!”

    “纵地弥尘之术”乃浑成教三上法之一,号称练到极高处,微尘之中,可纳万千灵机,廖老道虽只练了一个皮毛,但仍是威势惊人。

    那烟尘往外一翻一涨,轰隆一声,炸裂之声传出数十里,不但将袭来诸物皆是排开,还将那意图杀来的几名余渊一气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魏子宏脸色一白,嘴角溢血退开几步,忙取了丹药出来服下。

    他毕竟只得一重境,三重境修士不是他所能抗衡,方才能钩住对方遁烟实则十分侥幸,若不是身上有几件宝衣披着,可能立时就被这神通震死了。

    廖老道虽是驱开了对手,但他这一展神通,却是无法再以法力操驭“卑散纱”了,徜徉天中的白光登时一个缓歇,露出了一线空隙。

    姜、陈两位长老见状,精神一振,连忙道:“好机会,琴真人,你快走些走。”

    琴楠怎肯自行脱身,正要说话,身上陡然升起一股托力,就把她往外送走,她顿时一急,道:“栖霞真人,且等等,晚辈还要同门在此。”

    耳畔传来一个淡漠声音,道:“你师父有过交代,你若遇险,带你回去,不必问你。”

    她随那托力升去,一到天中,立时引来晁岳等人注意。

    乐蓉娘咦了一声,抽出手来,随意一弹指,打出一道阴雷。

    琴楠衣衫上忽地起了一团彤彤焰火,光霞涟漪,飘来荡去,霎是悦目,阴雷才到,火光一灼,就自烧去。

    而后又闻一声凤鸣般的清啸,整个人忽化一道金赤光芒,眨眼冲破罡云,去得远了,天中只余下一道焰火残痕。

    晁岳望了一眼,摇头道:“此女是当是身列溟沧十大弟子,非是张衍弟子,便就随她去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点头。

    溟沧派十大弟子,每一人身后都是站着洞天真人,身上多半有护御真器。

    他们就算愿意动用杀手,也不一定能阻得住,况且此刻沈长老等六人也已是冲到近前,他们也要分神应付,无暇去拦。

    廖长老见居然被趁隙逃去一人,更是恼怒,自觉在诸人面前丢了颜面,

    心下暗忖道:“既然我已是出手,那何须再顾忌什么名声?要把窦洪平等人牵绊住,张衍弟子只留下一个便也够了,其余俱都杀了就可,免得缚手缚脚。”

    思定之后,他沉喝一声,再度拿起法力,天穹中浮出百十上百道冲霄气芒,再勾指向下一点,便分别对着下方诸人斩落下来。

    哪知下方忽然有滔滔河泽腾起,气芒往里一落,俱都沉没不见,连半点浪花也不曾泛起。

    他不由一怔,看了过去,见下方最前方站着一白衣女子,足踏清云,顶上三团罡云,恰如菡萏,其人冰肌玉骨,神情恬淡,身畔则环有一方幽寂水泽。

    那水苍茫悠远,波流浩大,但却不似韩王客展动时那般汹涌澎湃,一片潮动之像,反而幽幽沉沉,全无半点声势,望去渊湛晦黯,深远寥廓,好似能吞没天地诸物。

    廖老道本以为这是溟沧门中玄泽上洞功法,然而一辨之下,却是大吃一惊,瞠目道:“此是……北冥真水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