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三十二章 妖珠平魔定灵穴

第两三十二章 妖珠平魔定灵穴

    张衍往里又飞一刻,已是逐渐到了魔穴外围。

    他自袖中抽出一根有三尺长的灵香出来看了看,起手在上一抚,却发现其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明白是此处灵气仍嫌薄弱,还不足引动灵机,要想点燃此香,尚需再往里去。

    于是将灵香收起,起得往遁光继续往魔穴深处飞遁。

    这一路下行,又是一刻过去。

    因无数灵潮往此处汇聚而来,灵机震荡剧烈,有愈演愈烈之时,看去随时可能掀起滔天之威。

    他心中清楚,待得灵机积蓄到顶点之时,若无意外,就会重归安稳,进而凝化魔穴。

    只是在此之前,便以自己修为,一旦被灵流卷入,恐也会遭遇不测,是以遁速缓下,比方才小心了不止数倍。

    前后用去大约小半时辰后,他觉察到自身法力被隐隐被勾动,气息似周围灵机呼应,好像一个放松,就会被整个吸扯出去。

    他目光一闪,便就把身形稳住,幸好他一身力道玄功,尚还能够承受得住,若是寻常元婴修士到此,在周围如此暴虐灵机冲刷之下,则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又把灵香抽出半截来看了看,却毫无动静,见还是不成,于是再往下行。

    去得数里后,他才缓缓止步。

    把那清灵香再度取了出来,却见此物轻轻颤了颤,随后就有道道灵机往此处汇聚过来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之后,香头忽然一亮。冒出一缕青烟,手中顿时传来一股挣扎之力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抖袖一抛,任由其飞去。

    此香脱离他手之后,缓缓飘至地穴之中,忽然立起,好似有星火闪灭了一下,便有一缕灵烟袅袅而起,往上飞腾。

    他仰首看了看,把袖一摆。脚下水浪冲奔。浪花翻腾,不旋踵就蔓延开去,但因受此间灵机压制,他只荡开数里。非是不能再展动法力。而是再继续下去。便等若是在与灵穴相抗,是以必须稍作收敛。

    摆开水光之后,他再是一转念。轻轻弹指,就见一点灵光飞去,到了一处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这时亦往下寻来,只是初时他还能跟上,到了后来,因受灵潮压制,却不得不放缓遁速,变得小心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因周遭在灵机不断消磨法身,是故他只好将法力分身收了上来,并祭出法宝相护持。

    但不过救得一时之急而已。

    法宝在此间也是同样受得损伤,若不退了出去,迟早还是要靠自身硬抗。

    随着逐渐入得灵穴深处,百里青殷的神情也是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他很是清楚,越往下行,修士所需法力越高,尽管他算得上是同辈翘楚,可依然有些支撑不住,然而直到此刻,却还是未能见得张衍身影,可以想见,其法力究竟高到何等地步,就是寻到了,果能在此胜过此人么?

    他心下暗忖,不如就听从温真人之意,就此退去?

    这个念头才从心底冒出,转瞬间就又他镇压下去。

    若是之前审时度势,及早抽身,或还可以为之,但若此时退走,分明是畏危避难,就连近在咫尺的机缘都把握不住,不敢争夺,将来又谈成就洞天?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已无退走可能,唯有拼力向前了。

    他抛开一切杂念,拿出一只玉瓶,往嘴中一倒,吞了数枚丹药下去,待得折损法力渐渐恢复上来,扬声一喝,发力撞开灵潮,以比方才快上许多遁速往魔穴深处遁行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他忽然察觉到一条孤直青烟,仿若通天之柱一般,自底下冒出,再往顶上飘去。

    转首往下一望,见下方一片疾涛惊流之中,张衍正负手而立,身上大氅正随四周狂风飘动,顶上则悬有一枚剔透晶莹的玉片,在那处转来动去,而一支灵香就在其身侧不远处,看去只一伸手,就可护住了。

    他眼神一厉,若要毁去那灵香,看来只能从正面攻袭了。

    身躯轻轻一抖,把法力挪转,就欲化出血魄分身,只是这一次,才出来数头,忽然被四周灵机一带,连反应也无,就被卷入进去,眨眼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张衍淡然一笑,在这魔穴深处,不但身形转动艰难,难以飞遁,可以动用的手段和法宝也是少之又少,就连修士自身感应也是被削弱到最低,这一点连他事先也未曾想到。

    也只有深悉灵机转挪之妙的元婴三重境大修士,才能在此间动作,且还保存些许战力。

    而似血魄分身,不过是以法力转出,或许还有一缕微弱神魂,但却根本无力抵挡这里来回的冲荡灵潮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又看了一眼那灵香,过去时间虽是不多,可已是烧去了短短一截,按此推算,至多还有半刻就会燃尽。

    这也即是说,他必得在这段时间内将张衍拿下,才有可能阻止溟沧派洞天真人到来,与方才相比,可以说得上是主客易位,局面对自己大为不利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轻轻一晃肩,将另一个法力分身放出,后者除了神魂较之真身稍差外,其余皆无二致,亦能在此站住脚跟,以二斗一,未必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此时片刻都不能耽搁,他二话不说,与分身同时转动法力,祭出血云大手,朝下拍落。

    这一击并未指望能压倒对手,而是为掩护自己暗招。

    大手发动之后,他便自袖中取了两百余粒元罡雷珠在手,等待机会出手。

    张衍见得其攻势到来,身上法力舒展,倏尔运化出一只黄烟滚滚的大手,对着上方就是一托。

    三只大手霎时狠狠对撼了一下,闷雷般的震响之中,赤黄两色同时崩裂开来,继而搅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只是忽然间,有许多乌沉沉的雷珠自里洒落下来。

    张衍不由微微一眯眼,从辛道人身上他见识过这些雷珠的厉害,确实威力非但,炸裂之时,连水行真光也是收卷不住,若任其到来,纵然自己不惧,可灵香未必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当即心意一动,身畔乍起剑鸣之声,随后百余道剑光同时飞起,上前相迎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露出冷哂之色,手一抬,把“元磁旋斗”祭了出来,可正要发力吸扯飞剑时,忽然之间,一点清光不知从何处飞出,往其上轻轻一附,元磁旋斗似被什么拿捏住了,登时被定在半空,竟是再也转挪不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道道剑光飞来纵去,准确无误的命中雷珠,将之一枚枚斩爆在半途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切皆在不足一息之间发生,等到百里青殷发力,把附在旋斗之上的锁阳蝉震开时,所有雷珠皆被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张衍不待对手出招,自己已是抢先发动,把袍袖一甩,将一枚晶莹夺目的玉珠抖了出来,随后再是抛出一枚,接着第三枚,第四枚,第五枚……

    到得最后,共是九枚晶珠悬浮在空,前后相逐,绕作一轮,不停旋转。

    这九珠一出,仿佛是将一头上古妖魔放出,一股凶悍绝伦的暴虐气息顿时在魔穴之中弥散开来。

    此九珠乃是上古天妖过元君所遗元命珠,若在全盛之时,每一枚皆有撼天动地之能。

    纵然在张衍手中无法发挥全数威力,可其中有六枚仍含有天妖精血在内,威力之宏,不下寻常真器,这九枚若同时打出,洞天之下,除了设法躲闪,无有他途可走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早在在他祭出第一枚元命珠时,就是大为警凛,待得九珠凌空,不由自嘲一笑,知是今番斗法是自己输了。

    要是在别处,他仗着神通法宝或还逃生有望,可灵穴深处转挪不易,飞遁过快,不用等人来杀,自家就会被卷入撕碎。

    不过他身为血魄宗此代大弟子,自也不会甘愿束手待毙。

    放声一笑,身躯一晃,将法力分身收了上来,随后一掐法诀,以秘法运化,不过须臾之间,他法力层层攀上,暴增了一倍有余。

    而后叱喝一声,起得鼓全身气力,化为一道十丈余宽,赫咺无伦的血光,朝下俯冲而来。

    这是百里青殷以全数法力寿数施出的“涵阳解命真法”,只是他之目的,非是要靠这击杀张衍,而是要舍弃自身性命,进而牵动这灵穴之内的灵机,与他来个同归于尽,至不济也要毁去灵香!

    张衍目光之中一片平静,弹指轻叩,将九枚元珠逐个击出,场中只见一道道玉光飞去,随后一连串地动山摇般的响声爆发出来,只是晃眼之间,就将那抹血影淹没在了一片片灿耀夺目的的珠光之内。

    只是确如百里青殷所愿,灵机经他这么一搅动,登时不停翻动,好似海啸一般一**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张衍先将九枚元命珠收回,随后大喝了一声,脚下一顿,将参神契法力转动到了极致,将身形牢牢定在远处,同时展开大袖,竭力护住清灵香。

    这时他眉心忽然一声仙乐响,一道晶莹灿光飞去,在外转了一转,就又飞回,前后不过短短一瞬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后,天地陡然一静,汹涌灵潮莫名平息下来,好似被一双无形之力制压住了。

    张衍心中一动,扭头一看,见那清灵香不知何时已是烧到了尽头,只;留一滩残灰还留在袖口上。

    只片刻之后,一股宏盛无比的灵机便自天降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