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三十一章 至宝再护身 入灵争胜手

第两三十一章 至宝再护身 入灵争胜手

    张衍见下方一抹惊天血光飞起,朝着自己这处斩来,非但不慌,反而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早在放出大巍云阙之时,他便猜到对方或有此一招。

    倘无洞天真人出手,对付大巍云阙唯一办法,就是动用真器相阻。

    设若百里青殷身上藏有一件,那么登时就可把这手段给逼了出来,无法再隐匿下去,下来再战,就可有所防备。

    如其无有真器在手,那么他就可不作理会,直接摆法驾直闯魔穴,提前底定胜局。

    刀光须臾挨近,有无数血腥气过来,将周遭灵机俱是压住。

    张衍伸手一拿枢机牌符,晃动起层层叠叠法箓禁制,环裹而上,将云阙护住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好似斩泥切腐,一刀下来,就将大巍云阙剖开大半,随后却停也不停,依旧往下而来,大有挟势将他一举斩杀的气势。

    然而他站在那处,身形纹丝不动,未曾出现半点惊慌怯惧之色。

    倏忽间,眼神眉心轻轻一跳,黑气隐然,一股浩大森严之威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身周围灵机暴躁,一股凶煞灵机作势欲腾。

    这两股气机往上一冲,竟使得索灵刀凶焰一消,滞了一滞,迟迟未有落下,转了一圈之后,不再坚持,便就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张衍见其撤走,知晓下来不会再出来碍事了。

    这等凶器真灵,能被小辈驱使已是难得。要是见得敌手有能伤及自己的手段,更不可能为出来拼死拼活。

    自然。若是此刀已认百里青殷为主,那又另当别论。

    但这可能性微乎其微,无论索灵阴血刀,还是另一柄夺魄化阳刀,皆为血魄宗掌门所持,不会轻易落到弟子手中。

    且还真观《降魔宝录》中曾言,此刀除却攻伐犀利外,内中还藏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玄虚。若是百里青殷能够驾驭,则绝不会不用出其中手段,亦不会轻易退走。

    他一招手,将已是半毁的大巍云阙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此物需回去入地火天炉重作炼化,才可能拿出来再施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瞧见最大阻碍已去,不由奋起斗志。

    他提转法力,化出万余头血魄。阻在下方去路之上,并命分身前行迎战,自己在站于战圈之外。

    如此作为,乃是出于谨慎。

    先前他被那定身法符锁住,纯靠血琉璃才得脱身,而若张衍身上还有此物。贸然靠前,必是遭遇一般下场,而自身躲在远处,分身置于内,就可相互呼应。哪怕一方失手,另一方也可随时救援。

    他也不求击杀对手。只要拖到灵穴凝化,自己借势成得洞天,那么一切碍难就可随手摆平。

    张衍朝下看了一眼,眼下天地贯通,对付魔宗修士,按理说施展紫霄神雷网最是合适。

    只是他想了一想,却又放弃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这般人物,既是知道要对付自己,这等神通不会忽视不顾,应也有所防备,此刻使了出来,十有八九会被其设法挡下,如此耗时费力不说,还白白折损法力,唯选他法克敌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顶上“浑光鉴影”一转,洒出一道白光,当即从漫空血魄之中找到百里青殷真身,不理其余,催起百余道剑光,就往其所在之处斩去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见剑光杀来,目现精芒,此刻非比方才,那时他受乔正道等人牵制,彼此相隔又远,可以动用手段并不多,是以只得以法力比拼,而现下却去了束缚,却是可摆开阵势来一战。

    他知在那鉴光之下,无论自己藏到何处,都会被找了出来,是以未曾加以掩饰,立在原处不动,手中抛出一只陀螺,祭在顶上,轻轻一旋,立时生出一股无边牵扯之力,飞去剑光一颤,好似拽上重物一般,进速顿时缓了一缓。

    斗战之中,一线之隔,便是天差地远,何况迟上片刻,那些血魄只往侧边一纵,便就轻松闪开。

    为了今日之战,他准备多时,自然也会防备张衍飞剑之术,这“元磁旋斗”,正是用来克制飞剑。

    张衍见状,神色仍是平静,暗忖道:“果是如此,此人早有应对。”

    若按常理,此刻要改变局面,便先要破去那旋斗,只是这样一来,很可能会落入对方算中,自己决不能被其牵着鼻子走,是以他不去管飞剑如何,脚下一踏,须臾遁出千丈,立时就将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近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神色微凝,因忌惮那定符,他哪敢被张衍近身,刚要转动,却觉身躯忽然一僵,只是中了禁锁天地之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金光斩来,来势奇快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便是发得解咒,也来不及闪避,他忙起“微尘过影”之术,欲待转去远处另一头血魄之中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张衍双眉好若火燃一般,飘动赤紫烟霞,随后开口一声大喝!

    轰隆一声,满天血魄一齐爆开,粉碎为无数精气!

    百里青殷本已挪动法力,可远处血魄散去,一下变得转无可转,此等若神通被破,身躯不由剧烈一颤。

    张衍这番突袭,乃是一招奇计。

    天下无不破之神通,他前后曾与封清平和辛道人交过手,而这二人皆会“微尘过影”之术,是以几番下来,对此术已是有所了然,暗中早是谋算好了破法。

    现下他看出百里青殷不敢与自己近身,那么一旦遭受自己进逼,其十有八九会施展出来这门转挪之术。

    对方一旦如此做了,他立刻就可抓住这一点破绽,进而发动猛袭。

    下来局势发展,果如他所料,百里青殷不曾想及他有此一招,露出了一个致命破绽。

    张衍凝视下方,此时斩杀对手的机会近在眼前,便一抬手,欲待祭出定符,以确保战果。

    可才要动作时,却忽然心头一动,冥冥中感应到有一丝不妥之处,他并未犹豫,立时顺从本心,不再拿出,伸手一点,又是一道金光杀去。

    此时场中,所有血魄虽去,却还有一具法力分身尚在,虽同样可施展神通道术,可其内有神魂存在,便是舍了自己去,也无法转挪法身,情急之下,只得在远处再度化出分数头血魄来,指望真身能够逃出。

    然而百里青殷一着失算,此时浑身灵机震荡,再想发动神通已是不及,

    眼见金光杀来,恰在这危机时刻,他身上忽然腾起一道绚烂流光,还能望见内中有一抹抹瑰丽血丝流动。

    二道金光先后落下,却是闻得铮铮两声,皆是被此光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衍微露讶色,那竟又是一枚血琉璃!

    按《降魔宝录》中言,此宝极为稀少,连血魄宗中也是所余不多,未想到对方身上竟是携有两枚,所幸方才未曾起得定符,否则也是徒然无功。

    得至宝护身,百里青殷终是缓过气来,不敢再起神通,而是招了法力分身上来拖住张衍,自己则起了遁法,远远退避。

    此时他心中也是万般可惜,前一枚血琉璃乃是温青象所赠,而这一枚才是自身所有,却不想皆在此处舍了去。

    张衍一挑眉,几番交手了下来,他认识到这名对手非但法力不弱,非但遁法也不在自己之下,实则斗法之能也是颇为高明,只是最为关键的是,此人不愧血魄宗此辈大弟子,身上不知携有多少护身法宝,自己将之压在下风不难,可要杀死或逼退,却是很难做到。

    再这般缠斗下去,要真正分出胜负,至少也要数个时辰开外。

    而此刻四周灵机流速愈来愈快,距离魔穴凝成,怕是用不了一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他转了转念,眼中浮起一抹锐利之色,既然局势不容许,要想功成,那只有行险一途了。

    把袖一摆,不去与对手斗法,反而化一道剑虹,冲身向下,直往魔穴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稍稍一怔,不解他用意为何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之后,他似是忽然想起什么,神色陡然一变,厉喝一声,也是疾起一道血光,跟随追来。

    张衍丝毫不理,只管一味向前飞遁。

    要镇灭魔穴,非元婴修士可为,唯洞天真人出手方能做成,而在此之前,需得到得魔穴之中,点上一炷清灵香,而魔宗一方若在此香燃尽之前不曾将其打灭,那便是自承认输,到时门中洞天便会到来。

    先前乔正道五人暗渡此间,就是打得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只要点了灵香,五名元婴三重大修士足以守御,到时三派门中洞天到来,溟沧派明面上也不好再说什么了

    而他此刻前去,就是为点上灵香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若不主动来攻,想法设法破坏此物,等溟沧派中洞天真人一到,那么也不必再斗下去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可倒转形势。

    不过五人护香,与一人护持截然不同,难度相差何止数倍。

    且这灵香只得一支,破去便无,但他却偏偏敢如此做。

    约莫一刻之后,他已是到得下方,忽见灵光如炽,明似天日,无数湍流灵机往此间来,涌动如海,已不如此前遁形时那般顺畅,且越往里去,阻碍之力越大。

    他大喝一声,浑身法力暴涨,剑芒烈烈,如霄虹匹练,强行往里破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