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三十章 大元正心剑 索灵阴血刀

第两三十章 大元正心剑 索灵阴血刀

    元阳、太昊、南华三派此来弟子共是五人,师氏夫妇二人战殁,袁子嵘、史穆华二人各借师长所授护命法宝逃回山门,不复得回。

    此刻这血云之中,眨眼只剩乔正道一人。

    先前袁、史二人离去之时,因动静极大,他也是隐隐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然而他人可走,他身为元阳派大弟子,此次主事之人,却万万不可轻易言退。

    况且袁、史二人虽去,但因撞破血云时同样搅乱了灵机,致使出现了几处裂隙,是以他也不是无有收获,凭借着出发时门中所赐勘盘,已是寻到了几许破阵头绪,若再给他半刻时间,指不定就可找到出去之路,直入下方魔穴所在。

    然而恰在此时,身后界岳剑碑忽然震动起来,而后便有两道灵光飞去天中。

    乔正道眼中泛起神光,此分明是这宝物吸纳了足够多的气机,要把人拘摄入此才有的异象。

    当即半丝犹豫也无,身形一转,便步至剑碑之中。

    只一入此间,一股洋洋灵气沁胸腹,顿时浑身一轻,头脑清明,精气法力随之节节攀高,举手之间,似有用不完的法力。

    等了不过一二呼吸,剑碑一震,两道灵光入内,就见两道人影在百丈之外现出。

    他知是正主已至,目中精芒乍现,伸手一指,顶上剑盘突然爆出万千剑光,如火似金,好似朝霞铺染,层层叠叠。直奔来者杀去。

    此法使出之后,他动作不停,手中连连掐动法诀,躯内法力沸腾,自法身窍穴中喷出无数灵气,化为一道道灼火剑芒,形如飞霞,拖着如虹焰痕,咻咻飞出。

    此为“赤龙云霓剑”,乃是他辛苦修炼数百年的“太白元辰金气”。再混入天外“融阳罡英”所化。无惧污秽,专破邪祟,魔宗修士少有能挡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还不算完,他又把大袖一甩。抛出一物。好似一只金印。在半天中翻翻滚滚,朝着下方打来。

    这界岳剑碑之中,地界狭小。毫无转圜余地,要想飞遁躲闪也是不能,极是适合他这等元阳派修士,故而出手毫无顾忌。

    况且此刻法力又暴涨三成,无论道术神通之威,都是远在平日之上,更是占足了优势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反应极快,见有剑光过来,立时起了血云大手一掌拍去,与之撞在了一处,可那如瀑剑光源源不断,只挡得片刻,便就崩散。

    但他却毫不惊慌。乔正道出手如疾风暴雨,若叫他一人来接,就算承受了下来,也必被压在下风,依对方道行法力来看,下来结局不问可知,然而此刻他有法力分身在旁,却又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心意一转,那具法身忽然一招手,就又有一只血云大手飞出,朝前拍了过去,堪堪将攻势这一轮当下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赢得一丝喘息,振作起来,亦是同样驱法施为。

    两者一起发力,血云大手不断凝聚,轮番拍落,几无间歇,登时把局面稳住。

    他分身与法力一般深厚,现下以二对一,不必用什么法宝,单单只这门神通就可力压对方。

    乔正道本待一鼓作气杀灭敌手,却不想对面竟能撑住,而且这一番斗法,竟无意中被拖入了法力比拼之中。

    这却非他所愿,元阳派神通道术胜在攻势凌厉,但后劲略有不足,迁延越久,变数越多。

    他一低头,于心中默念道:“大元真人,请助晚辈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随他起得此念,自虚空中走出一名面庞棱角分明的英伟修士,冲他一点头,再把身躯一晃,化为一柄长三尺余,青光盈盈,寒光闪烁不停的法剑。

    此为名为“大元正心剑”,为元阳派中一柄杀伐真器,这方是他真正杀招,先前元阳派掌门出面求请,才勉强答应为他出手一次。

    此剑一入天中,便化一道流光斩去,数十丈距离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然而才至百里青殷头顶,其身后出现一面目阴鸷的黑袍老道,化为一柄两头尖尖,肚腹宽圆,形如梭状的赤红两刃刀。

    乔正道一惊,脱口道:“索灵阴血刀?”

    大元剑见得此刀,却似犹豫,并不斩下,而是在外转圈,索灵刀也只是在原处威慑,亦不上去追击。

    这两把真器好像皆存忌惮,对峙一会儿,似是达成了什么默契,就又各自退回,任凭两人再怎么驱唤,也不做理睬。

    似真器一流,生得性灵后,也有惜身保命之心,这两相交击,必是有损,若是随了自家主人还有说道,可在眼下,却是绝然不肯为了两个小辈弟子拼命的。

    乔正道见无法以真器杀敌,便又鼓动全身法力精气,汇集一处,随后张嘴一喷,十余道白芒芒的灵气飞出,须臾化作十二把半尺长短晶莹小剑,晃了一晃,就朝他这处飞来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目瞳一缩,他认出此为元阳派命杀之剑,此剑循敌手气机而走,如附骨之疽,若被斩中,则必死无疑,平日便是一剑也难抵挡,未想到乔正道竟能一气放出十二道!

    好在世上无有不破神通,他提前知晓元阳派要来动手,是以早就有所准备,喝了一声,身前浮出一幢三丈高的牌楼,随后身躯一晃,把血魄分身暂且收上身来,再往门中一步,就隐没其中。

    命杀剑乃无形之物,毫无阻碍便往门中跟入进去。

    只是下一刻,百里青殷却又从里踏步而出,而那些名剑却是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这牌楼名为“千里楼关”,正是他此次为对付元阳派修士而炼,一旦到了牌楼之内,不得出入之法者,要行上数千里,才可出来,到得那时,就算剑中精气仍是不散,他也不过是再往里走上一遭罢了,迟早能把其消磨干净。

    他举目一瞧,见乔正道法身比之方才明显黯淡了一些,正低着头盘膝而坐,眼中不由透出一缕寒芒。

    他深知命杀之剑为修士精气神所聚,对方放出一十二剑来,此刻定是陷入虚弱之中,此刻却是自己诛杀此人的上好时机!

    身躯轻轻一抖,分身自背后步出,而后法力一起,毫不迟疑祭出血云大手,就要将这名对手打杀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乔正道忽然抬起头来,向他伸手一指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忽觉不妙,法力方才提起,身躯气息一滞,而后忽然自原处不见,再出现时,却已是被送到了界碑之外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一时刻,一道金光自剑碑之中杀出,其速如电火流星,待他惊觉之时,已是到了颈脖之上。

    剑碑之中,乔正道见得此景,神情略松,这是他早已准备好一个妙招,如是命杀之剑奏功,便不必再使,若是不成,必会以为自己已无反抗之力,就在对方自认胜券在握,有所松懈的一刹那,将之转出剑碑。

    如此虽伤不了对方,但体内法力转动却会因此缓上一缓。

    尽管只短短一瞬,但抓住这一线机会祭出杀招,就可将对手斩杀当场!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以为大局已定的时候,变数陡生!

    那具血魄分身因他法力不济,方才未曾转了出去,此刻却是忽然拿了一个法诀。

    借物代形。

    乔正道身躯剧烈一颤,前胸被好似被无形之物狠狠凿了一下,身上道袍碎开,生出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,整个人也是向后仰面倒下。

    若非他所传衣袍乃是门中宝衣,怕已是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虽是身受重创,但他神智仍是清醒,心知此阵是自己输了,暗叹一声,神意一起,便启了师长所授护命法宝,眉心之中忽然飞出一道如火光霞,将他如茧子一般包裹住,轰隆一声,竟是将剑碑撞破,瞬息飞去天外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望了一眼,此次未能吞了此人元灵法身,他略觉可惜,不过乔正道乃一门大弟子,身上总有护命法宝,自己败他可以,杀他确实很是不易。

    这时头顶之上,忽然生出隆隆震动之声,继而整片血云也是颤动起来,竟是有溃散之兆,不由心下一惊。

    他明白无了自己主持,血云定会遭受张衍攻袭,可休看剑碑中斗法虽是用时不短,外界实则只过去一瞬,他也是知晓此物之性才敢放心去斗,可未想到张衍攻势如此之猛烈,只这片刻时间就令血玉烟罗无法支撑了。

    忙把身躯一纵,到了血莲之上坐好,方要命分身上去阻止对方,脚下咔嚓一声,座下血莲竟然崩裂开来。

    他怔了一怔,喟然一叹,心知已是晚了。

    仰首望去,见四周密布血雾渐渐散逸,万丈金光之中,有一座四角高楼如柱,上下罡风环绕的巨大宫阙,正挟带风雷,缓缓往下行来。

    “大巍云阙……”

    百里青殷神色不太好看,他吸了口气,低声道:“索灵真人,此物难破,若闯去灵穴,晚辈无法阻止,可否请真人相助?”

    随他呼唤,一名黑袍冷面的老道转了出来,他面无表情道:“方才见大元小儿时,我未曾相助,算是欠你一回,再为你出手一次,自此两清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这把索灵阴血刀乃是血魄宗中杀伐真器,掌门所携玄血双刀之一,百里青殷哪敢与他讨价还价,稽首道:“不敢,就依真人。”

    黑袍老道不再多言,当即身躯一长,化一缕百丈长短的冲天赤芒,就朝着大巍云阙劈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