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十三章 借物代形术 界岳金剑碑

第两百十三章 借物代形术 界岳金剑碑

    百里青殷思定之后,当即盘膝坐下,目光注视下方,缓缓转动法力,随着时间过去,整片血云忽而涌动起来,而后便降下一片淅淅沥沥的血雨。

    他费尽心思把五人请入此处,目的并非是要将之杀死,而是要施展一门神通大法。若是侥幸得以功成,哪怕再多人来攻他也不惧,拖到灵穴凝成那一刻,就可借此一举踏破洞天。

    此术名为“借物代形”,神通转动之间,便可把来敌攻势尽数转嫁至他人头上,将之玩弄于鼓掌之中。

    虽是看去厉害,但亦有一个苛刻条件,那便是事先需对代形之物施以法箓污秽。

    但法箓极是显眼,加之飞动迟缓,任谁也可一眼看破,提前躲了过去,是以血魄宗中高辈修士纵然对此法有所有涉猎,但因其缺漏太大,也甚少在斗法之中施展。

    而百里青殷今日所施却是有所不同,得了“血玉烟罗”之助,可把法箓化为血雨,不但让人避无可避,亦是使得玄机深藏,难以察觉内中奥妙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明白,以这五人斗法经验,甫一上来便就用上此法,其实很难奏效。

    按他愿意,是要慢慢试探拿捏,待其神疲力弱之际,再突然发动,却不想张衍来得太快,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照书信中所言推算,至多再有半个时辰,其人就可到得此地了。

    纵然地表有同门负责抵御,可因时间太过仓促,难以布置出什么厉害阵法来,对付寻常修士还好说道,但用来对付张衍这等人物,未见得能阻住多久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眼神冷冽,既然稳妥之法已是不可行,那唯有冒险行事了。

    乔正道正行进间,却忽感有异。抬头一看,见天空之中有血丝飘下,只是到了百丈外,俱被正气神符清光挡住,化为烟气散去。

    可他神色却是一沉,以他道行,往常灵机哪怕有些许变化。他也能立时感应,但在此间,却是到了自家头顶之上才被发觉。

    现在还好说,待到符纸燃尽,那必是应对吃力,唯有设法把这主持血云之人斩杀。才可摆脱这等局面。

    他寻思片刻,把身躯一晃,顶上浮出一缕气烟,内里托出一尊大碑,上有雌雄双剑交错,气机缠旋,此物名为“界岳剑碑”。里间自成一片天地,一旦收摄到敌手足够气机,只要对方身在五十里之内,就可把其拖入碑中斗法。

    元阳派修士一旦到了里间,法力神通之威,立时陡长三成有余,几乎无有可能败北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在外看得真切,见乔正道浑身金泽剑气环绕。几如火阳一团,光华照出百余丈,不由眉关轻皱。

    那剑碑确然是一大威胁,他若施展道术神通,难免会有气机泄出,要是被吸了去,积少成多。难免失机,因而决定尽量把自身气机遮掩,暂且不去招惹此人。

    而血云中另几人察觉到血雨淋下,各自也是反映不一。

    太昊派史穆华只是冷眼看了看。露出不屑之色,猛然喝了一声,先是周身法力罡风一涌,将雨丝排挤在外,再把手一摊,掌心之中竟喷出一道灵光,而后自里现出一株青竹,碧油油叶绿枝嫩,不过几个呼吸,便就个头猛长,便做了十丈高下。

    把双袖一展,就身化一缕碧虹,钻入里间。

    此物唤作“万寿竹”,乃是太昊派都广山三宝之一。有百节、千节、万节之分,他这根为百节竹,人若躲藏其中,能守不能攻,法宝过来,至多打去一节,连击百次,方可彻底破去。

    不过一战下来,哪怕只余一截尚存,取了回去,拿灵液灌溉滋养,依旧可以在旬月间长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宝贵重,他临行前采摘了两根藏在身上,但他吃不准这血雨有何古怪,宁可先入内躲避,也不愿被其沾染。

    而在他另一侧,南华派袁子嵘见得血雨,状极潇洒,笑了一笑,轻弹一指,就有无数轻轻白羽,如雪纷纷,环绕身周,雨丝虽密,却概不能入。

    同时又起手捏一个法诀,一条玄鳞大蟒自脚底罡云之中缓缓爬出,身长十丈,顶上一朵血红大冠鲜丽夺目,冠中深处,则蹲有一只碧色蟾蜍,拳头大小,晶亮双目转个不停,看去极是灵动。

    此二兽一出,他便把其置于前方探路,而后认准一个方向,不疾不徐往遁行,才不过百来步,耳畔嗤嗤有声,迎面有无数鬼头血箭射来,他不由笑道:“正要等你来。”

    他在五人之中看去最无主见,然而胆子却要大得多,此刻故意不放法宝遮挡,大摇大摆行进,正是存了引动对方来攻,再与其交手的心思。

    那血箭还未过来,地上那条大蟒把身躯一盘,竖起盘在前方,仗着一身坚鳞硬甲,将之尽数挡下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有一柄银勾自他背后血云之中浮出,晃了几晃之后,倏尔一闪,化流光杀至。

    袁子嵘似未察觉,竟是动也不动,而那只碧蟾呱的一声大叫,忽然胀大一圈,乍然自大蟒冠上跃起,一口就把那长钩吞下,随后在其主肩上,邀功似地叫唤了两声。

    袁子嵘等一会儿,不见有人来攻,轻轻一笑,依旧是朝着原先所行方向飞遁。

    师氏夫妇方才下了飞舟之后,便想要与其余四人汇合,然而找了半天,也找不到诸人所在,亦是猜出这片血云有古怪。

    萧月神情略紧,拉着师寒山袖口,道:“夫君,你我道行比不了大师兄,较之史、袁二位道友也差了一些,如今我等分开来,魔宗中人会否先找我二人下手。”

    师寒山冷笑道:“夫人莫怕,若是敢来,便让他试试我元阳派命杀之剑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虽是嘴上如此说,可他也是心下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现下他们已算是入了魔穴腹地,不知有多少魔宗修士在此,这里应还一处真穴,要是上回斗败他们夫妇二人的杨破玉也在此处,那又该如何对敌?

    前次他们是仗着师门宝物脱逃,这次对方要是有了克制法宝。那便很难抵挡了。

    正不安时,上下四方忽有血影浮动,霎时出来十余头血魄,向着二人扑杀过来,

    师寒山见状,法力一转,就见一面剑盘浮起。随着锵锵鸣声响起,百十道灼灼剑光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那些血魄极其灵活,只是一闪,齐齐化作血光,一眨眼间,就躲过剑光。冲入三十丈内圈之中。

    师韩山不由一凛,忙把剑盘一震,千万道剑光洒布开来,笼罩百丈周域,这些血魄一时躲无可躲,眨眼被其切割得直至破碎。再无一丝残痕。

    可恰在此时,他忽闻上空似有动静。抬头一看,见不知何时,有血雨纷洒而下,此刻已是快要落到了自家头顶之上,再想以罡风荡开已是不及。

    好在他非是一人在此,萧月不待吩咐,娇叱一声,放出一柄秀纹宝伞。伞骨一撑,将雨水遮挡开来。

    可她却未曾留意,方才鬼头血箭过去后,有一枚莹亮青珠正自血云中飞跟随在后,已是无声无息到了三十丈内。

    师寒山较为警觉,目光一瞥,大惊道:“祸难珠!师妹小心!”

    萧月闻言也是一惊。赶忙抖腕弃伞,抛出一只奁盒,顷刻宝气遮身,同时足下轻点。身化遁光避开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一时刻,青珠落下,啪的一声,将那柄宝伞被打了个稀烂,再在半空一转,却是盯住她不放,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师寒山大急,连发百余道剑光出去,可撞在祸难珠上,却是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此珠到了近处,与人气机一合,那几乎无法可破,唯有躲到三十丈外,方可用他物击开。

    但萧月遁法寻常,一时难以甩脱,师寒山见她岌岌可危,顾不上自身安危,甩袖扔了一副画像出来。

    那画上人与萧月一般无二,飞至前方,就一步自上走了下来,主动与那祸难珠一撞,扑哧一声,顷刻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而萧月也是借此机会脱身,师寒山上来一抓她手,道了声:“走!”

    夫妇二人携手遁出数里,见再无物追来,这才把心神落定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并未发觉,方才急于闪躲之时,却是叫血雨沾了几滴上身,闪了一闪后,就隐没不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地表之上。

    谭长老正站在一处高丘上,催促着下方布阵弟子快些布阵,时不时又抬起头,遥望东方天际,似在戒备什么。

    过有半个时辰,底下一名长老飞身上来,稽首道:“师叔,十一处阵图已是布下。”

    谭长老皱眉道:“太少,门中不是炼得二十数,怎么才携得这些来?”

    那名长老苦笑道:“师叔,已是不少了,不可都放在外间,地下亦要排布,何况阵图若不经数百年全心祭炼,威势有限,能拿出这些来,已是不易。”

    谭长老也知,阵图所能圈罩范围虽是不小,但主要还是依靠主阵者法力施展,要是来人法力高出太多,同时又精通阵道,轻易就能闯了出来,是以此也不过权宜之计,要想守护此间,终究要借布下大阵才可。

    他叹一声,道:“张衍随时可能到得此间,只望此些阵图能延阻其片刻了。”

    那长老却不服气道:“师叔,总说那张衍如何如何厉害,可今朝他不过一人到来,我却不信他能闯破这些阵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谭长老忽然面色一凝,抬手阻止他说话,同时抬首朝天上看去。

    四周陡然安静下来,此间所有都往天中看去,过不多时,就闻天际中传来轰轰啸鸣之声,仿若从极之处传来,然后愈来愈响,只是几个呼吸后,震得诸人耳膜欲裂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忽迸发出一声裂天之音,就见天穹之上,一道极亮剑光撞开罡云,如流星疾电般射出,霎时间,就有一股弥天盖地的气势笼罩下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