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十二章 血玉烟罗气 正气辟魔符

第两百十二章 血玉烟罗气 正气辟魔符

    袁子嵘与自身所驭奇兽心神相连,哪怕遭受任何损伤,都可知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方才那头白犬乃是专以用来探敌之用,可在血云中走了一圈,却是未曾察觉到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对方摆出这阵仗来,他却不信未曾施加入任何手段,只可能是自己未曾探得明白。

    心中暗道:“可惜,此次若是带来的是百巧鸟,许能窥破眼前这片血云虚实。”

    他在自家兽苑中,有百余种经过祭炼过的异类精魄,与人斗法时,每次携得何种奇兽,皆可因对手而异,虽每次只得一十八数出游,但变化起来,却可令人难知底细。

    而这其中,百巧鸟有通神明灵之用,只是毫无斗法之能,因考虑到此次突袭魔穴,是以倒未曾携得,可眼下却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史穆华见他许久不出声,上前问道:“袁道兄,如何了?”

    袁子嵘并不先答话,而是心中传命那白犬转了一圈,可仍是未曾有半点头绪,便摇了摇头,把情形如实对四人说了。

    乔正道略作沉思,随后纵身起来,化一道金光腾空,而后绕着那血云转了一圈,见有无数灵气飞来,如百川汇海一般,往其中聚集,猜测下方当是一个大穴口,直通灵穴所在之地,只是除此之外,四周却并无他路可行。

    他回了原地之后,沉声道:“无有余暇在这里耽搁了,纵是百里青殷布下了陷阱,也要闯上一闯。”

    史穆华知他说得不错,除非此刻他们选择退去,否则总要往里去的,于是言道:“乔道兄,我们五人合在一处,魔宗便有花招,想来也能应付。”

    师寒山夫妇也是一同出言附和。此来戴罪立功,自然是愿意听从乔正道的吩咐,何况他们身上也有师门所赐秘宝,遇上险恶情形,也是机会逃出。

    袁子嵘这时一招手,听得一声犬吠,那头白毛犬已是从血云中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师寒山见此犬丝毫无伤,心下略略放松,笑道:“看来如方才我等过来时一般,只是虚张声势罢了。”

    乔正道脸容沉凝依旧,他抬起袖,自袖囊中取了一把匕首。往外一抛,灿光一闪,化作一驾轻舟,他丢下一句,“随我上来。”说完,便先上了此舟。

    四人也依言到了舟上。

    乔正道看了看四人,道:“我方才探过。这血云展开约有三十余里,不过百里青殷纵然法力高绝,其上下界限亦不会超出五十里,稍加使力,就能冲了过去,稍候若遇危险,不可胡乱窜动,由我挡在前路。史道友、袁道友,你们护住左右,萧师弟,你与弟妹二人留在最后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之后,他手掌一翻,把法力一阵调拨,脚下金舟腹底倏尔涌出朵朵云团。把舟身推动,往血云里闯去。

    不过一息之后,金舟就毫不客气将血云撞破,冲至里间。五人环顾四周,入目所见,皆是一片红彤彤艳如朝晚霞的血气,远处更有一缕缕光亮闪动,耀得众人眼眉借化赤色。

    乔正道捉了一丝气息过来,稍稍一辨,却是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袁子嵘见状,忙是言道:“乔师兄,这血云之中暗藏有污秽之气,不过却奈何不得我等。”

    乔正道点点头,这些秽气若是元婴一二重修士到此,难免要些影响,不过他们五人皆是法身到此,却是不怕,也难怪袁子嵘方才并未提及。

    他目光在四下里扫视,竭力感应之下,发现这四处并无任何一人气机存在,便道:“小心戒备了。”

    等众人都是应下,他发声一喝,金舟被法力催动,速度增加了一倍,如离弦之箭一般向下方窜去。

    此刻在血云深处,有一处寂寥空旷之所,一缕血烟袅袅而上,到百丈高空之上,便就凝聚成一朵莲花模样,百里青殷一身大红血袍,正坐于上端。

    就在五人闯入的一瞬间,他本是危坐不动的身躯轻轻一颤,双目陡睁,甩袖站起,朝着几人所在方向凝望,双目中露出光芒,大笑道:“终是入我彀中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在此辈之中法力之深厚,不做第二人想,但却不是蛮打硬拼之辈。

    乔正道等五人皆是一时之选,玄门俊彦,放在平日里,任何一人皆可与他斗上一斗,纵然能胜,也不是轻松之举。

    可若五人联手,哪怕对方不用什么神通大法,只消轮番使出禁锁天地之术,他根本无从抽手去解,只有设法退避一途。

    然而一旦入了这血云之中,局势便就可倒转过来。

    此物乃是他特意请了温青象出手,费了百万之数宝材奇药,以神通大法炼合一桩法宝残片而成,名为“血玉烟罗气”,可布下一处似阵非阵玄机所在,来者若是入得此间,如无特殊手段,就休想再能出去。

    昔年茹荒真人随身法宝之中,便有此物在,时常仗之肆意捕杀修士。

    只是用得此宝,却需练就一门功法相契,否则无法驾驭,现今这一辈中,能修成此法之人者,只得二人,而他恰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有了这等奇物,他才有把握与来袭数名玄门弟子抗衡。

    不过以他道行,只可勉强驾驭此宝,要想完全发挥其中真正妙用,非到洞天之境不可。

    然而神通之术,妙用无穷,换在不同人手中就不同用法,他用此宝物,不过借用其困人蔽气之能,对付乔正道等五人,却是另有手段。

    他再看几眼,心下暗忖:“这五人聚在一处,不好下手,且待我将他们分开,再一一料理。”

    思定之后,他瞅准那五人此刻所在方位,祭起一枚青珠在天,在头顶转动几圈之后,喝了一声,便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乔正道一边驱舟前行,一边把天地禁锁之术展开,时时感应四周,以防对手暗袭。

    虽到此刻为止,还曾遇上碍难,但他知晓此地绝然无有那么简单,百里青殷绝不会容他们这么轻易就到得魔穴之中。

    袁子嵘正立在船舷左侧,他放出白毛犬后,就留在身边,未曾收起,此刻这白犬忽然双耳立起,然后朝着上空狂吠了两声。

    他神色一变,不及说话,朝上扔出一枚色泽玄墨的鳞片,上去之后,仿若化开墨汁,浓浓一团,化开五丈大小,将众人挡在其下。

    可方才做完此举,只听得头上喀喇一声,那甲鳞顿时碎裂开来,而后就见一枚龙眼大小,浑身闪烁青青光泽的玉珠朝下落来。

    史穆华一瞧,神色大变,道:“不好,是‘一阳祸难珠’!快闪!”言讫,当即往旁侧闪出。

    此珠乃是血魄宗中极有名的一桩法宝,一旦打了出来,在三十丈之外毫无威力可言,哪怕寻常元婴修士出手,也可轻易将其击走。

    但其若飞入内圈之中,与生人气机一呼应,立时生出无穷威力,哪怕对面守御之宝是玄器一流,亦可当场打碎。

    而在此刻,五人谁也不想拿自家法宝去试是否能挡下此宝,那么就唯有闪躲一途了。

    当即就见五道遁光自舟中纵起,按照先前说定方位散开,才方离去,便听得“咔嚓”一声,金舟已是被击了个粉碎!

    那青玉珠子在半空一转,不再进击,而是徐徐隐入血雾之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乔正道自舟上退避后,本想立刻与另四人回合,可前去百十丈,仍是不见其等身影,忽觉不对,再用心感应了一阵,却连气机也是消失不见,心下不禁一沉,暗道:“方才那祸难珠打来时,我居然是未有丝毫感应,定是这方血云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他转了转念,拿出一张法符,轻轻一弹,登时燃起,放出莹亮光华不说,还一缕缕青烟冒出,凡所及处,血云如遇天敌,纷纷向后退去,不多时就把百丈之内的雾气清扫一空。

    他仔细看了几眼,再一摆袖,就往前行去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在血莲上把情形看得清楚,双眉扬起,道:“正气神符?”

    此处魔穴之战,可不像在上回星石之中,双方许多手段无法施展,某些情形下,除了神通道术外,更需比拼法宝法器,宗门底蕴稍差的一方,一个失差,便极易吃得大亏。

    乔正道此符,乃是门中洞天真人所赐,持在手中,符纸燃尽之前,诸邪辟易,涤荡魔氛,任何迷乱之法也难动摇心志。

    他深知既是来得这血云中,便是入了百里青殷执掌之所在,斗起法来那是吃亏定了的,此刻唯有找到同行四人,才有胜算。

    非但是他,师氏夫妇及史、袁二人此刻也是察觉到不妥,纷纷各施手段,一时血云竟被驱散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百里青殷却并不去阻止,反是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对比这五人,他胜在提前知晓三派弟子会来进袭,因而此次斗法,他早就有所准备,便是五人再次聚合,他也有办法将其打散,对方此刻手段暴露越多,对他下来出手越是有利。

    可恰在此时,却有一道飞书过来,他接过一看,神情不由微微一变,“怎来得如此之快?”他把书信一把捏碎,凌厉目光投向下方,“需得快些将这几人拿下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