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零九章 地裂天动魔穴现

第两百零九章 地裂天动魔穴现

    晃眼之间,就是四年过去。

    东华洲成江中游,一处无名山峰之中,藏有一处深入山腹的洞窟,元阳派大弟子乔正道正默默坐在此间。

    他来此已有半载,而凤来山中主持之人乃是一个替身,因那人功法道行与他相近,不过已有容貌改换,并不常露面。

    为防浑成教杨破玉再出来捣乱,停了修筑法坛,是以至今为止,还无人看破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非但他如此,此欲暗中潜往北域真穴之人,都是这番作为。

    此举不单是为瞒过魔宗修士,还为骗过溟沧派,指望能先一步抢下魔穴,

    这时他却忽然心生感应,拿起一道灵符一晃,身前摆放的一面银镜之中就现出一幕景象来,白浪之中,有数条青鲤来回巡弋,其中有一条眼神格外灵动的,似是察觉到有气机变化,故而在地下暗河中徘徊不去。

    乔正道眉头皱起,他看出这是张衍布置在各大水系的北冥鱼妖,是被其当作耳目来用的,原来还没怎么放在心上,可现在看来,却是一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哪怕在地下飞遁,由灵脉经行之处遁行自是更快,这里也多是魔宗禁制布置之地,不过仗着神符遮掩,却不用惧怕。

    可而今北地大大小小的灵机郁结之地,有半数被溟沧派门下各派小宗法坛占据,只要在地底穿行,难免会撞了上去,要知玄门两家手段皆不相同,神符能绕过魔宗,却未必不会被玄门察知。

    眼下还有一桩麻烦事,再有三十余日,其余几人便会到此与他汇合,可照眼下情形看,很难不被发现。

    他面色一沉,举起手来。想要将外间那头青鲤杀死,可想了一想,却又把拳头捏紧,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闻得北余渊部有不少长老投靠了张衍,打了小的,若是引得老的出来,那岂不是前功尽弃?还是要忍耐才是。不可因一时冲动坏了大局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许久,除了绕路而行,没有任何办法,而且也不能让另几人来此前出得意外,自己需得提醒一声才是。

    于是自袖中取出一枚法碟来,此物灵光浮动。甫一出来,便就映照眼眉,只是过有短短几个呼吸,又把光鸿收尽,变得如同凡物。

    他运起法力,在上面书写了一行字,

    这物名为“玄机飞符”。乃是由补天阁所炼,发出时无形无影,不是洞天真人刻意查看,无人可以发现。

    不过此物难得,就是他身为门中大弟子,分到手的只有三张而已。

    待写完之后,轻轻一挥袖,便将其发出。而后便就入定去了。

    大约过去一月,这间洞窟之中忽有四道灵光闪现,接连出现四个人影,皆是对着坐上乔正道一揖:

    “见过乔道兄。”

    “拜见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乔正道睁开眼帘一看,他环望一圈,沉声道:“你等来此时,未曾被他人发觉吧?”

    太昊派史慕华很是自信道:“乔道兄放心就是了。我等早有防备,接到你通传后,来时路上极为小心。”

    师寒山也道:“大师兄,我等在路上足足行了十多日。就是为了避开各处耳目探查。”

    乔正道颌首道:“如此便好,待魔穴现世,我等往北处去时,也需这般小心。”

    史慕华眉毛挑起,大声道:“乔道兄,窃以为不必如此,溟沧派不似我等有地行神符,只能由地表杀来,魔宗大半布置都在此处,我等只需动作够快,就是发现我等又能如何?等其杀到,我等早已攻下魔穴,按照诸派议定,后续之事,自有洞天真人出面料理,何须畏首畏尾?”

    师寒山也附和道:“大师兄,小弟亦赞同所言,地行神符纵然遁行飞快,但毕竟只有一个时辰,一旦绕路,谁知会多上什么变数,唯有越快越好,抢在几家反应之前杀入到魔穴之中!”

    乔正道沉吟一会儿,转而最右侧一个羽衣星冠,眉清目秀的年轻道人,问道:“袁师弟,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袁子嵘笑嘻嘻道:“来时黄真人叫我听诸位师兄的,几位师兄如何说,小弟便如何做。”

    乔正道沉声道:“史师弟所言不无道理,就照此施为吧。”

    史慕华喜道:“好,只等魔穴一出,我等杀奔过去,立此不世之功!”

    五人商议完毕之后,就各自择了一处坐下,随后心神一沉,将全身气息收敛,闭目不动,只等魔穴现世。

    眨眼又是一载过去。

    昭幽天池之中,张衍正指点门下三代弟子修行,然而才说了几句,忽然停下,随后目起精芒,往外看去。

    许多弟子面现茫然,只有刘雁依、田坤、魏子宏三人亦是心有所感,神情渐渐变得凝肃起来。

    过不多久,诸弟子察觉到脚底下传来一阵阵震动,起初还极是微小,后来越发剧烈,再接着整个昭幽天池都是摇晃起来,耳边也是闻得轰轰作响之声,震动愈发剧烈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其演化至最为猛烈的时刻,却忽然敛去,天地之间重归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好似过了一瞬,又好似过去许久,但闻轰隆隆数声爆裂巨响,地表上下一跳,东华洲各处方向接连冲起五道灵光,似虹霓流光,闪耀天穹,蔽日遮空,一时难分昼夜,其涌动强烈,几如山呼海啸,哪怕远隔重洋的东胜洲,洲中修士也是生出一丝丝异样感应。

    张衍仰望天穹,目光深远,沉声言道:“魔穴已是现世,传我首座谕令,命诸人速至昭幽天池汇合,随我前往镇压!”

    几乎同一时刻,乔正道忽然从定中醒转,仔细感应了片刻,眼中放出亮芒,他长身而起,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时机到了!”

    身旁四人也是同时醒了过来,各自站起。

    乔正道沉声道:“诸位,成败在此一举,山门兴旺,皆在你我肩上,莫要辜负师长信任!”

    四人皆是肃容点首。

    乔正道自袖中取出地行神符,只轻轻一拍,骤然间,一股清风环身,整个人变得好若雾云,时隐时现。

    四人也是依法施为。

    乔正道见俱是准备稳妥,冲他们一点头,五人各把玄功一转,霎时之间,五道微弱灵光,就自地底之下,以迅雷疾电之势,直往北地冲去。

    这地行神符,虽只能支撑一个时辰,但其速之快,几能比拟元婴修士在极天之上借罡风飞行,所过之处,搅起的灵机也是不小,可魔宗禁制,却偏偏无一有感。

    但玄门方面,却又有不同。

    北辰派,丹阳山前一处法坛之上,一名弟子忽然惊咦了一声,旁侧同门乃是严氏族人,方才洲中动静异常之大,哪还不知魔穴现世,此刻正是紧张之时,闻听动静,立刻上来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弟子指着法坛上化为灰烬的符箓,道:“下方方才有数道灵机,正以极快速度往北行去。”

    那严氏弟子神色一变,急急道:“可是魔宗修士?”

    先前那弟子摇头道:“不像,看那气机,却似我玄门中人。”

    严氏弟子道:“张真人曾有令,任何微小之处也不能放过,不去管他,立刻将此处情形上报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马上提笔写书,封好之后,待要投入湖中,那严氏弟子却是吼道:“这个时候还用什么鱼妖递书,给我用飞书传信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不敢有违,诺诺称是,连忙拿了飞书,往山外发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乔正道五人所经过的一路之上,却是接连惊动了十来座法坛,一道道飞书冲天而起,不断往昭幽天池飞去。

    龙渊大泽,长观渊湛和光洞天之中,孙真人正斜倚玉榻之上,这时他忽有所觉,陡然坐了起来,推开身旁美婢,目中现出一缕清清神芒,往西南方向看了数眼,忽然冷笑一声,起手一拿,就凝华出一道符书,随后屈指一弹,咻的一声,往半空中窜去。

    张衍这时已是收得各出发来的书信,闻得竟有玄门中人在地底穿行,且往北去,不由目光一凝,思忖其用意为何。

    未过几息,忽然又是一缕灵光飞来,

    他神情一动,伸出手去在其上一点,立时耳畔浮起孙真人语声,“元阳大弟子乔正道及门下一对夫妇,另有太昊、南华两派两名弟子,共是五名元婴三重境修士,正往北地所现出魔穴赶去。”

    张衍目光微微闪动,忽然问道:“而今凤来山东西两处魔穴而今是什么情形?”

    当下有弟子拿起一份飞书,看了看,言道:“太昊、南华两派修士此刻已是与魔宗交上了手,凤来山西那处魔穴,元阳派并未出手,连弟子也未出动一个。”

    张衍再问:“还真、骊山、平都、补天四派弟子到了何处了?”

    那弟子拿起书信,道:“回师祖,这四派弟子半途为冥泉宗长老寇英龙所阻,此刻正在缠斗之中。”

    张衍下来问了其余数个方向,听完之后,他目光变得无比幽深,短短一瞬间,他已是有了清楚判断。

    纵观全局来看,五处魔穴中有四处还算正常,皆有玄门弟子盯着,然而独独凤来山西侧那处魔穴,却是由于各种缘由,忽然间变得无人理会,此刻已是异常空虚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