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零七章 地行神符藏密机

第两百零七章 地行神符藏密机

    凤来山中,自元阳派师氏夫妇败走后,便由门中大弟子乔正道前来此处坐镇,他继续命弟子在山外修筑法坛,用以迫压魔宗。

    只是才过去半月,原先那处被疑为灵穴之地,却是向西北方向偏去了千余里,看那情势,似接下来还有变化。

    乔正道心下明白,灵穴未曾彻底凝化之前,气机游走不定,只能窥看其大致方位,其最后究竟会现在何处,谁也不知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先前所做功夫便有大半白费,但眼下就停了动作,他仔细思考下来,不再往前肆意加筑法坛,只是在有灵机郁积之所添了几座。

    如此又过数日,他忽然接到门中一封书信,却是神色一变,立刻就将手边之事交由弟子薄白嵩,又仔细关照一番,便孤身一人以最快速度回返山门。

    元阳派山门所在之地,位在东华正中,名为明璧山,其山形若大盘,中开一孔,涵蓄一片万顷大湖,水色空明,流光净洗,外有群峰拱抱,自天望去,好似一块无暇玉璧。

    乔正道身为元阳大弟子,遁术虽非其所长,但在同辈之中无人能及,全力施为之下,不过用了小半日,就回了此处。

    入山之后,并未行往自家洞府,而是直奔宝岳濯光洞天而去。

    遁行有半刻,到得洞府门前,他降下身形,大声报上姓名,请求拜见。

    未有多时,就有一名明秀少女出来。向是对他万福一礼,随后水袖一挥,平地起了一座宝光隐隐的阵门,冲他笑言道:“师兄,师父唤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师妹了。”

    乔正道打个稽首,跨过一处阵门,入到洞府深处,见其上趺坐有一名麻衣罩身,头束高髻的女子,望有三十许。眉宇间英气逼人。忙走上前去,恭恭敬敬一礼,道:“弟子拜见闻真人。”

    闻真人神情恬淡,道:“正道。我给你的书信可是收到了?”

    乔正道言道:“正是为此事而来。”

    闻真人嗯了一声。和蔼言道:“此事决定时。有几分仓促,你为人稳重,想是别有所见。”

    如今元阳派中。并不依靠道侣,纯靠自身修持而到得元婴三重境的,此辈弟子中,也不过三人而已,而乔正道便是其中之一,因而上下对他极是看重。

    乔正道沉声道:“此议既是诸位真人所定,弟子并无异议,只是溟沧派自张真人主持以来,迄今为止滴水不漏,事先必会做好完全准备,魔穴一出,想必就会立刻杀至,弟子恐难抢在其之前动手。”

    若给魔宗充分准备时间,那么一定在魔穴前布置下重重阵法,以阻挡玄门,要是当真做成了,玄门就算能够拿下此处,也要付出数倍惨烈代价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以张衍手段,绝不可能留给魔宗半丝喘息之机,可如是这样,根本就容不得他们插手入内了。

    闻真人并不否认,反而赞同道:“正道你所言不差,张衍此人行事看似大胆,但从来是谋定而后动,少有破绽可寻,若按常理,的确无有机会,不过诸位真人定下此策,岂会没有办法应对?你走上前来,且观此物。”

    乔正道依言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闻真人手掌摊开,露出一叠法符来,道:“此是太昊派史真人所炼地行神符,共是五枚,可助你等避开魔宗禁制,由地底直入魔穴。”

    乔正道讶道:“哦,竟有此等宝物?”

    正如玄门在地表修筑法坛,魔宗早在地下灵机郁结之处设有法符,以防备玄门自地下突入。

    先前张衍命各家小宗修筑法坛时,血魄宗之所以如此紧张,也有怕他破除禁制的缘故在内。

    三家弟子若能不经由地表,由地底穿行,便可避开大部拦截,那的确能抢在溟沧派之前成事。

    闻真人笑道:“你且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乔正道伸手接过,却见只有五张,不由皱了下眉,道:“这数目未免少了些,可否再问史真人再讨要几张?”

    闻真人笑道:“你休要多想了,便是这几枚,也是史真人不惜耗损精血,费劲心力才炼得出来,且此物非是无有破绽,若是洞天真人特意查看,仍也瞒不过去,故而人数多了也是无用。”

    乔正道心下一凛,玄门不好说,但魔宗一方是有极大可能发现他们行踪,若是不能及时杀到魔穴深处,那必是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他沉默片刻,才言道:“那成与不成,皆看天数了。”

    闻真人并不否认,道:“确是如此,但三重大劫之下,无人可超脱在外,我辈皆依附山门而存,眼下有强盛之机,那必得牢牢抓住,你说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乔正道沉沉点头,千年内三重大劫,似溟沧、玉霄、少清这三个万载大派,或许能够安然度过,但他元阳派却是未必了,哪怕有一线之机也要去争去抢,不能放过,他身为门中大弟子,得遇此事,自然是责无旁贷。

    他躬身一揖,道:“敢问真人,随弟子同行者为谁人?”

    闻真人道:“太昊史慕华、南华袁子嵘,至于门中,师寒山与萧月前次败在杨破玉手中,待养好伤势后,也随你同往,将功折罪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二人名字,乔正道登时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史、岳二人太昊、南华虽非门中大弟子,可入得三重境皆有百余载,道行神通俱是不弱,他们三人联手,不是寻常对手可敌,便是遇上宇文洪阳,也有信心一斗。

    而师氏夫妇是自家人,有其相助,显然此行就是以元阳派为主了。

    闻真人又叮嘱道:“虽已知真穴为何处,但凤来山法坛也不可布置,若是突然收手,难免会惹人生疑。”

    乔正道言道:“弟子这就赶了回去,督促门下加设法坛,不会叫魔宗看出破绽。”

    再说了几句之后,他自洞中告退出来,半刻不停,就转回凤来山中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太昊、南华两派也是不停往东位魔穴附近调遣人手,似是也欲如同元阳派一般,逼迫魔宗出来一战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是表面上做做样子罢了,他们两家并未想着再与魔宗在此动手,只待时机一至,便就会派出弟子往北去图谋真穴。

    还真观,降魔山七星宫。

    此地为大弟子梁凤觥修道之所在,然而此刻,门中弟子金琼娘却与一名苍髯老道在大殿内争执不停,

    金琼娘道:“平长老,韩真人已是来了十日了,此事绝不可再拖延下去了,总要给个说法才是。”

    苍髯老者叹道:“金师妹,为兄早已跟你说过,大师兄为应对魔宗,已是闭关修持多日,这时哪有可能这时出来。”

    金琼娘上前一步,拽住他衣袖,嗔道:“小妹又不是非要找大师兄,蒲师兄把《降魔要典》第一部拿了出来,借给韩真人一览,师妹也不来纠缠你了。”

    苍髯老者甩了两下衣袖,却是甩不脱,无奈道:“要典第一部不过记载些魔宗秘传神通,既是玄门同道索求,照为兄的意思,其实给了也是无妨。”

    金琼娘欣喜道:“那师兄还不快些拿出来?”

    苍髯老者又叹了一口气,道:“可师妹你也知晓,这毕竟是门中重典,两位真人久已不问外事,一切皆需大师兄裁定,为兄哪里敢自作主张?到时大师兄责罚下来,是你担着还是我担着?”

    金琼娘不免气苦,这绕来绕去又绕了回来,于是又道:“韩真人也非是空手前来,愿拿数门神通与我交换,莫非如此还不可以么?”

    苍髯老道闻得此言,却是面露不悦,道:“我还真观自有神通**,何须他人道法?金师妹,你所习法门不是我门中正传,自然不晓得山门道法的厉害,我也不来怪你,这话以后休提。”

    他把手中拂尘一扫,金琼娘只觉身躯一震,就被一阵罡风吹动,身不由主往山下飞去,她连连拿动法诀,想要定住身形,可总是难以做到,直到宫门之外,这才停住。

    她柳眉一竖,还想往里去,却发觉宫门起了一道禁制,

    她无奈之下,只得转了出来,走到牌楼之外,却见韩王客还在小亭之外等候,走上前去,万福一礼,语带歉然道:“韩真人,今次却是叫你白跑了。”

    韩王客知晓这等事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若无做主之人,确实难为,只是金琼娘太过热心,却不好拂了她的意思,是以不以为意,反而安慰她道:“金道友,此事不用太过急切,贫道左右无事,再等几日,等梁真人出观就是。”

    金琼娘闻听,更是歉疚,当年他同门四人得了张衍之助。炼得宝幡,得以入一处仙府探访,后来有两人接连入得元婴境,皆是得此之助,她一直想还了这个天大人情。

    而今韩王客前来拜访,不过只为翻看门中记述魔宗神通**的典籍而已,要不是此书后几册记述了一门威能极大的神通,便连寻弟子也能查阅的,连这点小事也不帮上忙,却是太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她咬着下唇,反复思量,忽然美目一亮,暗忖道:“我怎得忘了,本门道册,张师妹大多读过,不若去问一问她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