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元罡夺破箭 敕令定神

第一百九十六章 元罡夺破箭 敕令定神

    封清平虽是放了万余头血魄出来,但却不急于发动,而是身化血光,在四周游走。他神情变得慎重无比,脑海之中,不断回想方才景象,以求无有疏漏。

    “方才共是见得两道金光,不知是何神通,只是斩中一下便要丧命,非得避开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张衍擅长剑道法门,尤其是他曾出使少清三十载,说不定也学到了什么了得本事,虽是斗至而今未曾见其使出来过,但我却不能失了警惕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算下来,我需以神通之术至少避过其三回杀招,方可到得张衍面前。若是再有异变,用尽我法力,还可再施一回神通,不过那时再无反抗之力,只能用真人所赐牌符逃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思虑停当后,他把法身向后一退,到了数里外,自袖内取了一只琉璃瓶出来,瓶中盛有一滴红玉也似的血髓,他看了一眼,道:“不想终是要用上。”

    此物为血脂玉髓,乃是血魄宗中一位洞天真人所炼。唯有元婴三重境大修士,又是为宗门立下过大功之人,才可得赐,而他手中这瓶,乃是出来时百里青殷所赠。

    吞服下去之后,十息之内,足可使自身法力拔高三成有余,事后非但不会损了元气,还对法身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似这等奇物,若配合血魄宗手段来用,关键之时,足以扭转战局,反败为胜。他本是想留在未来魔穴现世,玄灵两家斗法之时再拿了出来。可眼下不用却是不成了。

    把头稍稍一低,对着瓶口轻轻一吸,这滴血珠便滚入嘴中,而后置入舌底含着,并不咽下。

    准备稳妥之后,他把手中宝釜持起,待再强行破开水火二光。

    可他方才有所动作,却见底下那两色光华之中,忽然有黄烟飞腾,倏尔凝聚成一只庞然大手。隆隆扬起。裹挟风雷之声,往他所在之地抓拿过来。

    “玄黄擒龙大手?”

    封清平顿时吃了一惊,这宝釜需他立定一处,才好施展。是以只得驾起遁光。往别处躲闪。

    可每当停下身形欲动手时。那大手必是扫来,迫得他不得不再次避开锋芒。

    几次三番之后,他已是看了出来。张衍应是已察觉到这法宝的路数,是以不令自己有从容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虽是有些棘手,可封清平自忖也不是无有办法了,眼中闪过一抹厉色,抬起手来,凭空划了一道法箓,而后轻轻往那宝釜上一点,一触之下,其上立时传来一声微不可察的哀鸣。

    他却仿若未闻,手腕一转,就将此物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底下水火光气之中,这宝物似是不堪重负,躯体之上起了一道道细密裂纹,咔咔几声,轰隆一声,整个炸裂开来!

    里间本是盛放的千万血煞阴雷,此刻顿时无了束缚,猛然宣泄出来,只片刻之间,方圆数十里内,俱是血煞阴气肆虐,天穹亦被映照成一片乌红之色。

    此等浊气,能污秽法力灵光,对血魄宗修士而言全无大碍,可对玄门之士来说,却是避之唯恐不及了。

    封清平冷然一笑,他以毁弃法宝的法子,特意营造出了这个出手的绝好机会,此刻见前路已是打开,便朝下一挥手,万余头本是在外逡巡的血魄,自四面八方,齐齐往里俯冲而下。

    只其中有数头不进反退,远远去了后方,到了一处山头,到那背阳之处躲藏下来。

    此是他所留下的退路,万一被什么神通法宝困住,还可以“微尘过影”之法转至此处。

    待布置好后,他这才驾起遁法,起一道如虹血光,往下方冲去。

    经由血煞阴雷及血魄开路,前方已无阻挡,顺利突进数里后,却闻四周潮声大响,感应之中,瞬时少了千数头血魄,而天中血污浊气正被一丛丛火光来回扫荡。

    他知是那水火两气重又合围,但却不去理会,只是一味朝着张衍所处之地冲去。

    可如此一来,在万千血魄之中,却显得尤为突出,失了隐秘之效。

    这非是他失误,而是故意如此施为。

    他方才已是试了出来,张衍法力虽高,可行事仍是万般谨慎,绝不会轻放任一头血魄到得身前,既是如此,还不如造起声势,将其注意力吸引过来,再无暇去理会别处血魄。

    此刻阵中,张衍已是把目光扫来,看着那一道以前所未有之势冲来的血光,心念一转,就有一道细细金光背后飞出,往其斩落下去。

    封清平眼瞳一凝,立时是起了“微尘过影”之术,身躯骤然自原地消失,下一刻,他已是把法身化入了不远处一头血魄身上,依旧往掐飞遁。方去不远,却又是一道金光袭来,他故技重施,仍是运了这神通避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刻封清平距离张衍已是不足百丈,以他遁速,冲入内圈不过是呼吸间事,正要一鼓作气突入进去,忽然之间,前方剑气腾腾,满眼俱是刺目剑光,只一个晃眼,前方景物便骤然消失不见,目光一瞥,发现自己被他圈入一禁阵之内。,

    他露出一抹“果是如此”冷笑,心下道:“不想这张衍竟是练成了剑阵之术?幸好今次被我试了出来,否则日后同道与他交手,若无防备,非要吃个大亏不可。”

    又转念一想,暗忖道:“我虽已试出了张衍不少手段,但应还未逼出其真正杀招来,不过我亦有手段未出,再拼上一拼,未必无有机会败得此人。”

    本来若无同门失陷一事,到了眼下这等地步,若不是为分个生死成败,他便可选择退去了,毕竟每人所携护命牌符只有一枚,一旦用去,便再也无有。

    可现下却是不同,若是就这么走了,让门中知晓他并未出尽全力,追究下来,那谁也保不住他,因而只得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他把身形一转,把法身自剑阵之中消失无踪,已是悄悄化入近处一头血魄之中。

    到了外界,他没有丝毫迟疑,把含在舌底的血脂玉髓吞咽下去,感觉到全身上下法力满盈,几乎要压制不住,便把胸膛一捶,大喝一声,将全身其中大半凝化为一口夺魄血箭,以迅疾无伦之势,咻的一声,朝前射了出去!

    再把袖一抖,却是自里抛出两百余粒乌沉沉的雷珠。

    这方是他真正暗藏在身的杀手锏,此雷珠名为“元罡雷珠”,乃是血魄宗为应付日后魔穴斗法所炼,一炉才出得千数粒,被他与几名道行相若的同门一起分了,寻常七八粒下去,便可炸死一名元婴修士,此刻却是将身上所有一齐抛了出来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他伸手朝下一拿,霎时展动了禁锁天地之术!

    在他想来,哪怕张衍同为元婴三重修士,轻易便可解去此法,可自己只需困住其一瞬间,拖到雷珠建功便就足够了,哪怕不能杀死,至少也能将其重创。

    张衍面对这接二连三过来的杀招,神情仍是镇定自若,他却是躲也不躲,只是顶上忽然飞出一道玉册,而后忽然一展,刹那间,天地尽为一股气势宏盛所夺,一道耀目灵光冲天而起,光华所照之处,无论雷珠血魄,全数被生生定在半空。

    封清平原还指望能一举建功,见得此景,不由大惊失色,就欲转动神通,把法身遁了出去,可却骇然发现,身上法力竟如一潭死水,任凭如何使力,也无法驱运半分。

    张衍看他一眼,淡声道:“道友,不用白费气力挣扎了,此物名为敕元章图,乃东胜洲一位飞升真人遗宝,恰为贫道所得,除非你已然成就洞天,否则休想逃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深知似封清平这等三重修士,多半是携有脱身至宝的,不出非常手段,决计留不下此辈。

    只是这章图唯有在三十丈能此可使得,先前他故意放了其进来,便是等在此处。

    虽是去了一张定符,有些可惜,不过此次能诛杀一名三重境大修士,也是值得了。况且溟沧派也不是锺台派可比,若需此类宝物,待魔穴现世时问门中讨要就是了。

    他从容把手一抬,一道剑光倏尔飞来,旋空一圈后,便往下一斩。

    封清平此刻又惊又惧,因被章图定住,便是说话也是不能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剑光飞来,自颈脖之上斜斩而过。

    嗤的一声,剑光过处,一颗头颅飞起,而后无数光华一齐拥上,纵横飞驰,不过片刻,就将他连身躯带元灵一并绞碎。

    一声清越响声传出,就见一枚晶莹剔透的玉简飞入场中,轻轻一颤,便将散在四周的精气缓缓吸入进来。

    张衍负手而立,面无表情看着此一幕,半晌过后,听得那玉简一声轻鸣,好似欢呼之声,在四下里恋恋不舍转了几圈后,就化一道璀璨流光,回了他眉心窍穴之中。

    感受着那精气反哺过来,把玄功运转数十遍后,方才将之消化干净,默默一察,却觉参身契功法比之前强盛了几分,距离四重圆满已是不远了。

    料理了封清平之后,他看了看半空,把袖一挥,轰隆一声,水光大涨,向上卷去,将数千残余血魄收入其中,还了一个天宇澄朗,而后收了神通,踏起罡风,往北辰派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