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九十四章 玄魔斗法掩天机

第一百九十四章 玄魔斗法掩天机

    就在封清平主动迎击张衍之时,两人谁也未曾想到,此刻东华洲中许多大能之士,出于种种目的,皆是把目光往此处投来。

    元婴三重大修士,在十六派中也是人数稀少,还多为洞天真人门下正传,未来承继成洞天之位者,多在此辈之中拔选而出,没有哪个宗门轻易折损的起。

    故而,此等修士之间斗法的可以说是少之又少,自魔劫起后的这数百年来,尚属首回。

    血魄宗古春台,温青象坐在崖上,背倚一棵参天古松,正与一名丰标不凡的道人对弈。

    此刻正轮到他落子,只是才自棋盒中夹起一枚棋子来,却似忽有所觉,把手一挥,半空中荡漾起一道灵光,好如明水照镜一般,立时把张衍、封清平二人此刻所在地界照见出来,他扭首对台下众弟子道:“难得机会,你等且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对面那道人一笑,把手中棋子放下。

    台下弟子闻言,纷纷抬头,往其中看去。

    十六派斗剑时,因诸派弟子拿了符诏之后,皆是星石之中斗法,是以外界之人无从窥看,难知端倪。

    而这一战下来,六大魔宗弟子或逃或亡,张衍最后究竟用何法夺了第一,暂还无人可知,而今次趁此机会,想来能看出些许门道来,对其真实实力也可有个把握,下来魔穴现世后,万一与其对上,也能做到有的放矢。

    韩济亦是身在此辈之中,他正观望时。忽有一名童子自人群中走来,对他一礼,道:“可是韩师兄?”

    韩济有些疑惑,道:“正是韩某,这位童儿寻在下,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那童子言道:“小童来此,只是奉真人之命传韩师兄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韩济忙是站起,道:“敢问何言?”

    童子道:“真人说,你那日到碧羽轩示警,往昔便有什么恩情。此回也算是还了。日后还需安心在门下修行,切勿再生异念。”

    韩济听了,顿时大惊失色,脑海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好半天后。他才回神过来。却发现那道童已是不见了影踪。而自己则是好端端坐在原处,周围诸弟子也无人生出异状,好似方才之事只是一场幻梦。

    他心有余悸地擦了擦头上冷汗,暗自苦笑一声,原来自己所做作为,皆在这位洞天温真人法眼之下,不过对方显然未有追究之意,否则恐是早遣人来拿自己了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看来,自己所为,怕是非但未曾起到一点作用,反还极有可能使得张衍做出错误判断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心下一沉,现在也只能期望其不要落入这陷阱中了。

    溟沧派,长观湛渊和光洞天。

    孙真人正坐榻上参悟玄机,可却突然神情一动,双目睁了开来。

    他察觉到外界灵机有所异动,那情形极似洞天真人做法,念头一转,立时作法默察。

    过有片刻,他便知晓了前后缘由,神情微带不屑,道:“此等伎俩,也来卖弄!”

    当下弹指发出一道灵光,直往天外而去。

    血魄宗众弟子看着那一南一北两道遁光飞速挨近,不觉都是紧张起来,可恰在此时,天中那方水镜好似被人投入一枚大石,皱起波纹涟漪,景物立时变得破碎不堪。

    那名道人抚须言道:“温道友,有人做法搅乱灵机。”

    温青象一笑,道:“待我抚平就是。”

    那名道人点头道:“我来为道友护法。”

    言讫,两人便一去出手,前者意图平复灵机,而后者则是做法护持四周,防备方才那人再行搅扰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作法同时,洲中别家宗门之内,忽有数道幽深法力一阵涌动,自不同方向飞来援手,两人不觉对视一笑。

    过有片刻,便将那道灵光终究寡不敌众,被逐了出去,水镜渐复平稳。

    可却是就在此时,却自极天之上飞下一道煊赫灵光,竟是霸道无比,轰然一声,生生将镜光打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龙渊大泽方向,有数道雄浑莫测的法力攀起,其中一道尤其强横,好似一柱擎天大岳,坐镇中天,将外界投来之力纷纷拒挡在外间,竟无有一道可以破入。

    过有片刻,作法之人似是知晓找不到机会,都是偃旗息鼓,各自转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名道人见任凭如何施力,都无法把那片灵机复归原貌,不禁为之哑然,半晌才道:“彼辈人多势众,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温青象眉头稍皱,随即又恢复平常那从容神色,道:“这张衍竟有少清溟沧两派合力为他遮掩,看来此次是无有机会了,便就放手吧,等清平回来,一样可以知晓详情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深以为然,玄门两大派洞天真人出手,再纠缠下去也必是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道:“张衍此人,乃是玄门中数千载才得一出的人物,此刻灵机混淆,他出手恐是再无顾忌,清平未必是他对手,不如把人唤了回来?”

    温青象却是断然否定,道:“此次行事,自上到下,皆是清平亲手谋划,此刻招了回来,分明是告诉门下弟子,我等认为他不敌张衍,日后又何以服众?宁可一战,哪怕输了,也不失锐气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一想,缓缓点首。

    封清平身上携有护身牌符,就是不敌,也能逃了回来,到时他们一样可以知晓此战详情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张衍正驾驭剑光,往北辰派山门所在疾驰。

    实则他赶来前,北辰派求援飞书尚还未到他手中,不过眼下东华北洲大江湖海之中,皆有余渊部妖修潜藏,魔宗长老一路飞去时未曾隐藏行迹。自然很是轻易被其察觉到,得其通传,他很快就知晓了消息,便立时飞身赶来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耳畔忽然传来沈柏霜的声音,“张衍,我等已为了遮掩了万里方圆之内灵机,无人可以窥觊此方,稍候你尽管出手就是,勿要堕了我溟沧派的威名。”

    张衍遁光只是微微一顿。便又飞速向前。

    再飞纵十来息。前方升起一道血色灵光,耀光照射出去数十里,一名手持青玉箫的白衣道人立在血光之上,居高临下对他稽首道:“张真人。贫道血魄宗封清平。在此恭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把遁光按住。还了一礼,随后淡笑道:“道友在此阻拦于我,可是认为。少了贫道,便能拿下北辰派了?”

    封清平面上一派笃定之色,道:“张真人,你昭幽天池能动多少弟子,又能驱驰多少人,封某早就探听的一清二楚,贵派彭誉舟已是去了临清观,此刻就是你门下弟子尽出,也不赶及援手了,这一局是封某赢了你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笑一下,道:“封道友,贫道所能驱用之人,可未必非是我溟沧修士。”

    封清平哂然道:“道友何必故作镇定,我知道友降伏了余渊部,可那又有如何?此辈再多,也是于我无碍。”

    只要不是元婴三重境修士,他自信六名门中元婴长老联手,足以应付任何局面了。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封道友怕是误会了,贫道所说之人,亦是我玄门之士,十八派斗剑时曾去过星石,而今他早已功行精进,早已如你我一般入了三重境中了。”

    封清平一怔,忽然想起一人来,顿时脸色微变,察觉到自己此前把这人给漏算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他忽感身后灵机异动,忙扭头一看,就见数百里外,天中降下一道金光闪烁的符箓,随即一股浩大灵机降下,将整座丹阳山一起罩住,不由失声道:“禁锁天地?”

    张衍这时淡笑一声,道:“封真人,你若退走,贫道也不来追你,只拿你几位同门动手。”

    封清平听了此言,神情一变再变。

    按他原先打算,并非是要与张衍作生死之斗,而是以拖延为主,若见形势不妙,就抽身退走。

    可眼下不同,要是同门遇难,要是弃其而走,哪怕回到门中,也必受严厉惩处,换句话言,他已是被束缚在了此处,非但没了先前进退自如的优势,还要想法设法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哪怕他此刻赶了过去,也不可能在两名元婴三重境修士手下讨得了好,还不如先拼死击退张衍,再回去救援,现下也只能指望这六名长老能支撑得久一些了。

    他一咬牙,将全副杂念抛在了脑后,眼神陡然变得无比凝厉,道:“封某棋差一招,既然中了道友算计,看来你我之间不做个了断,是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头道:“正是此理。”

    封清平发一声大喊,把身一晃,忽然消失不见,便见数以万计的血魄分化而出,裹挟着充斥天地的血煞之气,隳突啸叫,朝张衍所在之处冲杀而来。

    张衍站了不动,脚下轰隆一声,茫茫水光扬卷而上,一条浩荡水潮冲去数十里,哗哗响声震天动的。

    这些血魄似是知道厉害,到了面前,不敢往里扑入,纷纷往两侧背后绕去。

    他却把手一抬,一团团赤色焰光在自背后升起,光耀灼灼,如日初升,飘一道道瑰丽红霞,凡经行之处,血魄立作飞灰。

    此是他纯以法力驾驭神通,看得就是谁法力深厚,在斗法之中,此举可谓最为蛮横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要在平常时候,对手见自己法力不及,定会设法退避,如此只会白白耗损了法力,还不见得能伤到对手。

    可他此刻拿住了封清平的死穴,知晓对方非但走不了的,还不敢放任自己离去,已是被动到了极致,因而毫不留手,首次将自身法力全数放开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灵机,尽被他浩荡法力所搅动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

    ps:晚上有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