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八十九章 打草惊蛇迫魔出

第一百八十九章 打草惊蛇迫魔出

    张衍此番回山,归路沿河道行走,一路缓驰,似在做什么布置,一月之后,才返转昭幽天池。

    在山巅下了车辇,便驾遁光去浮游天宫面见秦掌门,将此行经过及布置详细禀明,待得午时,自天宫出来,方才回得洞府,景游过来禀告道:“老爷,韩真人来访,已经等有一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心念一转,言道:“快些请了进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韩王客行步入内,上来见礼道:“张师弟,为兄打扰你清修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还了一礼,请他安坐下来,问道:“师兄来此,可是从那两名魔宗修士处查问得什么消息了?”

    韩王客叹道:“为兄惭愧,那二人神魂之中早被钉入禁法,凡涉及门中秘事,一旦开口,必是魂飞魄散,因而只是说了些无关重要的小事,我都已记在此枚玉简之中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就递去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张衍收了玉简过来,他清楚这其中的难处,并无见责之意,笑道:“却是难为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韩王客只是摇头,踌躇一会儿,才抬首道:“此来还有一事,近来为兄隐有破境之感,若得外物齐备,许在一二载内,就能有所成就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张衍坐直身躯,目中隐现光亮,拱手道:“那却要恭喜师兄了,不知缺何外物,我可为师兄寻来。”

    韩王客已然寿数不多,不想还有机会提升道行,要是在魔穴之前,手边能再得一名元婴三重大修士,那对阵魔宗把握无疑又可多上一分把握了。

    韩王客也不客气。直言道:“外药实则多已凑齐,而今只差千斛白茕罡英,只是此物采集不易,只有厚颜来求师弟了。”

    若以罡英来说,以紫云罡英为最佳。但此物极少见,只在古籍中有见记述,其次便为青阳罡英,张衍去中柱洲突破关境时,便是用得此物,而次一等。就是这白茕罡英了。

    不过若是用来突破关境,却并非罡英品次愈上乘愈好,而是看其是否对自身合用。

    张衍却是一口答应下来,笑道:“此事容易,师兄且请等候片刻。”

    现在他虽是手握大量修道外物,但只到化丹修士这一层面上。而凡是涉及是元婴修士修炼所用,却俱是把持在三大殿手中,非他所能轻易调用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不急,偌大一个溟沧派,千斛白茕罡英却是不难找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即提笔写了一封书信,召了三弟子汪采薇过来,叮嘱其送至玄水真宫。

    韩王客一见。就知此事定能办得妥当,当下也是轻松了几分。

    虽因寿数之限,他即便提升功行,也无望洞天,可若能在魔穴之争时多立大功,门下弟子便能在山门中牢牢立稳脚跟了。

    趁着有闲,他又说道:“为兄昨日收得书信,我那师弟葛童山,本是欲与我二人一同征伐北冥,可临了却被一名昔年好友邀去炼宝。这才错过了机会。他七日后便可回山,到时当会来拜见张师弟,前次爽约之举,实非有意,张师弟望勿怪罪。”

    张衍自是不以为意。两人说说笑笑,不知不觉半个时辰过去,汪采薇已是自外回转。

    入了洞府后,她对两人一礼,作法诀放了一船罡英出来,道:“恩师,此间乃是两千斛白茕罡英,齐真人说若有缺,只消一封书信便可送来。”

    张衍看向韩王客,笑道:“师兄看可还合意?”

    韩王客见如此快就得了罡英,当下也是欣喜,站起道:“多谢张师弟厚赐。”

    他急于回去修行,又言说几句,就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张衍也不挽留,命汪采薇代自己送了出去,随后回至榻上,望着石壁那副山川地理图,目光渐渐幽深起来。

    北冥洲虽已抚平,但魔宗手段层出不穷,现距离魔穴现世还剩三十载,其极有可能在别的地方做文章,因而不能被动应付,当要主动出手,迫其接招,绝不可令其安稳。

    只是现如今魔宗蛰伏不出,至多不过袭扰些小宗,甚少与十大玄门正面交手,尤其那次临清观一战后,更是加倍小心,极少露头,找其来很是不易。

    张衍冷笑一声,既然彼辈不肯动,那就设法逼了他们出来。

    在收服余渊部之前,他就在做此打算,现下却可发动了。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景游,我先前所拟飞书,现可尽数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景游精神一振,道:“小的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未有多时,昭幽天池之中,就有数十封飞书化作灵光飞起,往溟沧派周围各家宗门飞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碧羽轩中,掌门言语情神色肃穆地看着手中书信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言晓阳则正焦躁不安地走来步去,看了看自家母亲脸色,忍不住问道:“娘亲,信中到底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言语情放下书信,叹道:“张真人来了法旨,命我等派遣弟子设法查探东华洲地脉灵机,并在灵机郁结之所布下法坛禁阵,以便日后能提前发现魔穴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言晓阳闻言立时跳了起来,情绪激动道:“我说得如何,我说得如何,就是阿姐和那韩小子结为道侣,溟沧派也不会拿我等当自家人看待,这不就来了,布置法坛?六大魔宗岂会坐视?这分明是叫我等去与其斗个你死我活。”

    言语情面有不悦,斥责道:“吾儿休得胡言乱语,事情非你想得那般简单。”

    言晓阳愤愤道:“莫非孩儿说得不对么?”

    言语情抚了抚额头,似也拿这儿子无法,把书信收起,耐解释道:“我碧羽轩能在魔劫之中保全至今,这却全得益于溟沧派护持。如今有用得着我等地方,若是百般推拒,不说交恶溟沧,便是情理上也说不过去,况且张真人谋划深远。还另有后手布置,若是行事小心,便有折损,想也不会太大。”

    言晓阳冷笑道:“溟沧派弟子不知多少,为何不派了出去,不外是拿我碧羽轩弟子的性命去换他溟沧弟子的性命罢了。”

    言语情神情微变。疾言厉色道:“你这话绝不可到外面去说,听清楚了没有?”

    言晓阳似也知晓自己失言,哼了一声,就不再开口了。

    言语情思索片刻,起手运转法力,凝化出一张符箓。随后装入一封飞书之中,正要发出,却见洞府外有灵光盘旋,不觉一讶,招手收了摄来,打开一看,发现竟是临清观观主宋泓送来。便取了书信出来,看了好一会儿后,她暗道:“原来这许多同道皆是收得了书信,既如此,倒也不必再往别处去书了。”

    她关照身旁婢女,道:“去把秋娘子请来。”

    婢女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有一名腰如细流,美目灵动的美貌女子跨入洞府内,上来一个万福,道:“秋涵月见过言轩主。”

    言语情忙还礼道:“如何当得秋道友起大礼。”

    她可是知晓的。这位秋娘子是范长青大徒儿,算起来乃是孟真人徒孙,与昭幽天池一脉又一向交好,是以她一向客气有加,丝毫不敢有所怠慢。

    秋涵月秀眸眨动一下。盈盈一笑,道:“涵月收得张师叔一封书信,内中详情已是先行看过,言轩主请涵月到此,想必就是为了此事吧?”

    言语情见她说开了,也就点首道:“确实为此,我碧羽轩这两百年来得贵派庇佑,而今用得着我等,自当出力,只不知张真人书信中所言之事,需用多久才能布置稳妥?”

    秋涵月轻轻一笑,道:“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是否已成,试一下不就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言语情讶道:“莫非张真人已先一步安排好了不成?”

    秋涵月笑道:“山门外就是曲河,乃是隆河支流,与东海相接,言轩主不如移步出外一观。”

    言语情思忖片刻,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秋涵月轻轻一笑,道:“山门外那条曲河,乃是隆河支流,与东海相

    二人动身来至山门之外,行出十余里后,便在一处湍急河流处落下身形。

    秋涵月按来书中指点,在河岸边掐诀作法,言语情在旁紧紧盯着直看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就闻水中咕嘟一阵翻滚,一头青鲤探出头来,对二人摇头摆尾,只是留神细看,却能发现其鳍部好似一对薄翅飞翼,眼中极有灵性,显然乃是一头鱼妖。

    言语情目光有些奇异,她走上前去,运化法诀,凝聚一枚符箓,往下一抛。

    那青鲤往上一跃,把符箓含了去,随后跃入水中不见。

    不到半刻,却见水面之上有一条极快细浪划来,到了近侧,轰隆一声,出来一名盔甲齐整、魁梧雄壮的妖将跃出水面,对着两人一抱拳,粗声粗气道:“小妖曷浊,两位上使呼唤小妖,不知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秋涵月淡淡言道:“我等唤你到此,只是看你是否有所懈怠。”

    曷浊不觉惶恐,把身一俯,道:“张真人命我等在此驻守,小妖是万万不敢虚应敷衍的。”

    秋涵月轻哼一声,素手一挥,道:“此回算你过关,去吧。”

    曷浊躬身一礼,便就退下了。

    秋涵月回转首来,对着言语情道:“言轩主,张师叔可是有言,至多一年,北地但有河水之处,必有一名妖将镇守,以护持我玄门弟子,如此贵派可能放心修筑法坛?”

    言语情轻叹一声道:“张真人果然了得,竟能驱策北冥妖部为己用,我碧羽轩虽能骑禽驭兽,可与真人手段一比,却要自承不如,如此一来,门下弟子行走外间,却是不必再畏惧魔宗修士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