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八十四章 伏波绫收玄冥水 雷起穹霄网妖魔

第一百八十四章 伏波绫收玄冥水 雷起穹霄网妖魔

    周遭迷雾一起,诸伯皋眼前顿时失了张衍踪迹,然而他似是早有成算,神情未变,倒退几步,距阵门又近了一些,准备一个不对,可随时退入其中。

    躯内则是玄功转动,眼中放出一缕赤芒,射出百丈,在天幕中来回一扫,意图窥破迷雾。看了一会儿,还未找到所在,这时忽有所觉,侧首一瞥,就见自雾中飞来百十滴墨色水珠。

    眼下方才开始交手,他还不想过早暴露自家手段,心念一转,只是起了小臂,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可此物看似只是微小水珠,但却力有千钧,只闻“砰砰砰砰”数声连响,他感觉手臂剧震,身躯也是被其上传来大力推挤得连连摇晃,站不住脚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一方妖主,怎甘愿一上来便就被人迫退,因而大吼一声,不退反进,往前冲了两步之后,猛然把臂膀用力一挥,就将这数十枚幽阴重水一齐甩开。

    张衍在雾中瞧见此景,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若是换了寻常妖王到此,这百数幽阴重水上去,便是伤不了对方,其也无法应付得如此容易,由此可见,诸伯皋当已是修至力道四转圆满境地。

    此等大妖,身坚体固,不惧禁锁天地之术,身后又有阵法为依托,不是短时内可以拿下,那便不妨先以小术试探,待摸其清路数后,再决定如何动手了。

    有了决定之后,法力一转。又起得百数墨黑水珠在空,大袖轻描淡写一挥。其便如泼雨一般洒了过去。

    诸伯皋经由方才一次试手,发觉此物不过势大力沉,对自己威胁却是不大,因而这回不闪不避,低吼一声,衣袍底下起了层层细密鳞片,蔓至两颊之下,望去金光灿灿。好似罩上了一层金甲,同时微微低头,准备硬捱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却不知,这一次来得非是幽阴重水,而是玄冥重水,待发现不对时,已是晚了。身躯如被百十把锤头同时砸中,鳞甲片片碎裂,整个人不停向后踉跄退去。

    此时眼中瞥见又有百十滴墨珠过来,暗呼不好,把手一挥,身前浮荡起一条长绫。色如金霞,在空一晃,好似水波晃动,只轻轻一抖,就将飞来重水尽数收入其中。

    他可非是那等落拓小妖。下御百万之众,身家丰厚。法宝神通一概不缺。

    这条“金鲤伏波绫”,是取诸氏历代族长身上金鳞精血炼化而成,本就是为了对付玄门弟子神通法宝而炼,便是千顷水浪过来,也能轻易收了。

    张衍看在眼中,神情却未见波动。

    重水虽被收去,不过能逼得对方露出手中厉害法宝来,也算是达到了自己出手目的。

    他记得昨日对方曾使了一条长绫,却是色作朱赤,与这条颇有不同,显然一可用以遁逃,一可使来收物,心下猜测其应还有更为厉害的法宝在身,决心再试探几回。

    于是把袖一挥,又打了数十枚幽阴重水过去,用以牵制对方,自己则腾身到了高处,把法力一聚,背后便有滚滚黄烟凝集汇聚,

    杜伯皋手持金绫,轻轻一抖,便把来袭重水再次收去,正待在气雾中找出张衍所在,忽闻上空沉闷声响,感应中正朝着自己这处愈迫愈近,不多时,就见头顶上方云雾破散开来,而后便是一只拿天盖地的大手向下拍来。

    他面色一变,伸手在腹部一摸,仰首张嘴,哈的一声,吐出一粒莹白丹珠,到了空中,滚了一滚,放出刺目毫芒,好似融冰化雪,便在大手之中蚀出一个大窟窿来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大手落下,将数十里内罡云打得团团爆散,极天之上罡英无了阻碍,纷纷往下泄去。

    下方守岁山中,溟沧弟子听得一声震耳大响后,就见天云绽裂,好似碎瓦般露出道道缝隙,其中又有霓虹金光来去窜动,仿若乌云走雷,霹雳耀闪。

    魏子宏看了几眼后,上前几步,拿动阵旗一挥,起了山中阵法,罡英落下之后,打在禁阵之上,好似雹雨落下,顿时发出密集作响之声,激得大阵也灵机忽起忽落,明灭不定。

    而那些躲避在津河之中的妖众却是遭了大难,罡英入水之后,便随水飘转,此物坚逾金铁,偏又细若尘屑,方自落下,又夹杂阳毒之气,道行低微之辈,稍稍被其一磨,立时就皮破肉烂,鲜血横流,各处皆是起了一片哀嚎之声。

    各处妖部这才知躲在水底也不安稳,手忙脚乱起了阵法回护,好一阵后才镇住局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名魔宗修士已是乘动飞梭到了极天之上,可因迷雾遮掩,始终难以辨清其中情形。

    奇貌修士正要起烛照九幽之术窥看,还未动作,却被干瘦道人所阻,言道:“师弟,你我修为比不过张衍,贸然用了此术,定会将他惊动,况且以你法力,又能观望多久?”

    奇貌修士一想,也觉有道理,便问道:“师兄可是有了对策?”

    干瘦道人道:“漱阳水只能掩盖我等行迹一个时辰,不能在此处坐等,不妨稍稍挨近一些。”

    奇貌修士犹疑了一下,他知晓如此做很是危险,一个不好,就要丧命,可终是探看立功的心思占了上风,便就同意下来,循着声响,拨动飞梭往两人斗法之处悄悄潜去。

    杜伯皋有丹玉之助,玄黄大手虽是势猛,但未曾沾得他身,可才应付过去,却见大手又化作团团黄烟散开,而后又到天中重聚,不由大皱眉头。

    他自家知自家事,倚阵而战,有利亦有弊,守御有余,攻袭不足,若不尽快把这四周迷雾驱散,找出对手,那这被动挨打的局面注定还要延续下去,依着张衍那层出不穷的手段来看,自己迟早是会被逼出老底来的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把丹珠一吐,仍是放去对付玄黄大手,又自袖囊之中取了八张符纸出来,此名“正气神符”,能拨乱反正,镇定灵机,专破各种幻术迷阵。

    将之托在掌上,嘴中念了几句法诀,符纸便随风飘去,没入雾中,过不多时,四周那厚重云雾便就渐渐散了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,诸伯皋立时看到了张衍身影所在,立刻一拉弓弦,对天连射三箭!

    张衍看那箭光过来,微微一笑,身形未动,脚下却有浩荡大水过来,一个浪涌,就将那飞来箭矢齐皆卷去,同时屈指一弹,轰隆一声,朝下打出了一道霹雳雷光。

    诸伯皋神色一凛,自囊中取了一长柄金乌殳在手,大喝一声,往上一驾,就将雷光抵住,随后把头一甩,唇角两根如玉长须忽然伸长百丈,如长鞭一般向上卷去。

    这两根鲤须乃是他躯体之上天生奇物,经百八年来外药浇灌,内引精血祭炼,已是坚韧无俦,哪怕对面是玄器在前,若非上品,一抽之下,亦要片片碎裂,灵机散尽,化为凡品,要是抽中人身,轻则骨断筋折,重则气绝毙命。

    张衍又接连两施了两道罡雷下去,可那根长须迎空一甩,啪啪两声,就将雷气打散,他看出此物似有门道,转了转念,并不去与之硬拼,而是心意一起,起了挪移之术,遁法身形忽自原处遁走,到了一里之外,方才显出。

    把手一拿,摄了一道灵机过来,稍稍一辨,便知周围有异气镇压,至少一个时辰之内无法在再布气雾,目光一闪,把身躯一拔,往二重天中冲去。

    诸伯皋见他倏忽间不见了影踪,正自疑惑,可过不多时,就见头顶有一团紫云浮出,随后以极快速度向外扩展,天中传来沉沉闷雷之音,先是微不可辨,随其占据数百里天穹之后,声响已宏大煊赫,浩啸震荡,直如天崩。

    “此是……紫霄神雷?”

    他听得头皮一阵阵发炸,心中升起一股深深战栗之感。

    万载以来,北冥洲妖修与溟沧派多有交手,他纵是未曾见过这门神通,但对其威也是早有耳闻,虽是已有了应对之法,可却是从未想过,此术施展出来后,雷气竟能遮天数百里,声势之强猛,已可说得上是撼天动地。

    对这等神通大法,他哪里敢正面去接,想也未想,急忙往金铍阵中躲入进去。

    才至阵中,盘膝坐下,掏了一把丹药往嘴里塞去,也不嚼咬,就一仰脖,囫囵吞下,随后法诀一拿,运起全身法力支撑大阵,过不多时,就有层层阵气漫来,结成一团厚茧。

    这处紫霄神雷网一起,百里外两名魔修却是被殃及池鱼,他们二人虽已入得元婴境,可那是仰仗了门中助力,非是自家正经修来,且一身本事全在逃遁窥探之术上,自身功候不深,只是闻得雷声,便已是吐血不止。

    奇貌修士一脸惊恐,捂着胸口道:“师兄,快,快离了此处。”说完,也咳了几口血出来。

    干瘦修士不及开口,忍着阵阵震荡腑脏的轰雷之声,勉力起了法力驾驭飞梭,可转了几圈下来,却是骇然发现,是天地上下四方皆被一层雷网罩住,根本无有逃脱之路。

    二人万没想到一时冒险,竟会被困入这等困境之中,顿时心生绝望,可也不甘束手待毙,状若疯狂般把所有随身法宝俱都祭出,想要把此次攻势抵挡过去。

    张衍负手站于二重天中,俯视下方,对远处飞梭只是撇了一眼,便不去多管,待把法力运转到了极处,抬手朝下一点,顷刻间,万千雷芒撕裂天穹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欠一章,明天能补则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