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八十三章 千眼迷影鎏金铍

第一百八十三章 千眼迷影鎏金铍

    诸伯皋闻听此语,诧异望来,道:“我不去救其等,莫非还愿归在我部门下?”

    曷老言道:“还是王上英明,舍去一子,诸部感佩,因而不曾散了去。”

    诸伯皋叹了一声,也不去作何解释。

    实则他也明白,眼下诸部不散,是怕离去之后,反被溟沧弟子轻易截杀,故而选择留在此处,等待明日一战结果,而自己长子之死,不过正好给了其一个借口而已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道:“诸部还剩多少部众?”

    曷老神情淡漠道:“尚幸津河距守岁山不过三百余里,七成族众皆是逃出,不过王上也无需去为其操心,只要各部王将族老尚在,不愁召聚不起部众。”

    诸伯皋见局势并未如先前所想那般恶劣,脸上恢复了一点神采,拱手道:“曷老不愧为我族中定海神针,若不是有你在,部众必已是乱作一团了。”

    曷老淡声道:“本是一族之人,何必说见外之言?今日之斗,王上耗费了不少精神,请好生休养吧,老夫这便告退了。”说完之后,他拱了拱手,就缓缓步出洞府。

    诸伯皋看了其背影一眼,总觉这名族老似与往日不同,言语之中似还藏有深意。

    随后摇了摇头,眼下已无暇去多想这些了,需得好生寻思,明日该如何与张衍一斗。

    此前他也不是未有想过该如何对付其人,可今日一观。见张衍法力之浑厚,比想象中还要强横几分,虽是方才夸言自己亦能做到如此地步,但若不化身百丈高下,必定不如其这般举重若轻。

    他转了转念,一抬手,将府门闭了,便自袖中拿出一封书信来,打开仔细观读。

    这是此前血魄宗命人送与他的,此中记述了张衍在十八派斗剑时所展露而出的诸多手段。可令他遗憾的是。那最为关键的星石斗法里面却不曾记述。

    这其上所言。张衍明面看来,不算其飞剑之术,至少会得紫霄神雷、小诸天挪移遁法、玄黄擒龙大手等三门神通,但这还只是停在百多年前。至于今日如何。却是无从去窥测了。

    至于禁锁天地之术。诸伯皋倒是未曾去多想,力道修士于遁法之道本就并不擅长,但因身具伟力。反而不怕此等拘拿,况且他自忖道行与对方相若,应是轻易就可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他所虑者,是张衍能在斗剑法会上夺得第一,那自身神通道术应是大致无有短板了,纵有瑕疵,也不是自己能够轻易找出来的,唯一能胜过对方的,就是自家底细不曾被对方知晓。

    他心下暗忖道:“如此看来,战局拖得越久,对我越是不利,若被张衍摸清我手段,那可就是死路一条了,可要在短时内杀死张衍,那又是无有可能之事。”

    他深思之后,觉得要解决此点,也不是无有办法,伸手在袖中摸索了一阵,心下稍稍有了些底。

    有了决定之后,他便抛开一切,盘膝而坐,吐纳灵气,只待补养好自身后,明日可起全力与张衍一战。

    守岁山中,魏子宏步上法坛,躬身道:“恩师,今日得韩真人出手回护,门下弟子无一人亡故。”

    张衍问道:“子宏,你觉得这些弟子如何?”

    魏子宏一怔,想了一会儿,才道:“此辈确如恩师所言,尚缺历练,只是徒儿观之,那些世家弟子还好说,师徒门下有些坚毅勇决之人,却因功法不济,难展其所长,若能得传上好传承,来日未必不能有一番成就。”

    张衍颌首道:“大浪淘沙,本是师徒一脉授徒之法,但千年内有三重大劫,非是洞天真人,人人皆难断言自家生死,也不必太过拘泥了,你若是见得可造之才,不妨稍作指点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点头言是,正要退下,迟疑一下,道:“今日徒儿察看余渊部动,似是察觉到一缕魔气,只是当时未有分心去观,猜测许是有魔宗修士躲藏一旁,暗中窥看。”

    张衍毫无意外之色,笑道:“魔穴现世已是为时不远,魔宗中人必是极欲知晓为师手段,为师与诸伯皋一战消息,应是早早传了出去,其等不来,那才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可要弟子明日……”

    张衍一摆手,笑道:“其等来此,当是有了万全准备,不必去费那等力气了,明日之战,其若有本事,尽管看了去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一听,就知自家师父有了应对之法,便就告退下去。

    很快一夜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,诸伯皋将族众留在津河之中,自己只带了十余名随从,驾了一艘小舟往岸上来,到得守岁山前,便就悬住不动,只道:“张真人,诸某人前来践约。”

    张衍见起过来,与魏子宏言语几句,就在众人目送之下,驾罡风到了天穹之中,稽首道:“诸妖王有礼。”

    诸伯皋还了一礼,随后认真看张衍几眼,忽然叹了一声,道:“昨日一战,是诸某原想能压过真人一头去,却不想是不自量力,自取其辱,今日若是输与真人,还请不要对诸某部众斩尽杀绝才好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声,道:“诸真人何苦自贬,能在北冥洲中聚百万族众,已是不输八大部族,贫道安敢小瞧?”

    诸伯皋目光闪了闪,呵呵一笑,道:“张真人,这战帖既是诸某人所下,斗法之地当有真人择选。”

    张衍并未推却,略一思索,道:“既如此,去极天之上斗法如何?”

    诸伯皋眼皮跳了跳,道:“甚好,甚好,正合吾意,请张真人先行。”

    张衍一笑,肩膀轻轻一晃,便就化一阵清风往上飞去。

    诸伯皋腾起罡风,也是耸身跟来。

    韩王客仰首看了看,拦住一旁欲往天中遁行的蔡、彭二人,言道:“极天之上不比他处,我等上去,有以多欺少之嫌,还是不必观战了,且在此处等候吧。”

    而远处两名魔宗见得此景,却是愣住,极天之上不似地表,四周可是无遮无挡,凭张衍之能,两人要是跟去,立时会被其察知,压根无从窥看。

    奇貌修士低声道:“师兄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干瘦道人犹豫道:“那漱阳水还有一瓶,遮掩行迹一个时辰当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奇貌修士有些心疼,道:“这水可是恩师给我等危急关头用来保命的。”

    干瘦道仔细一想,道:“只要能把张衍手段看去,便是大功一件,到时再要讨要,想也不难吧?再说我等有脚下飞梭在,稍候离得远些,便是被发现也是脱身离开,又怕得什么?”

    两人商量下来,决定冒险一试,于是远远退开,到了百里之外,将漱阳水洒在飞梭及自家身上,顿时身影变得若有若无,连气机也是变得微弱至极,外人若不到近处,万难察觉。

    自觉妥当之后,两人便就纵起飞舟望天中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衍与诸伯皋已是一前一后撞破罡云,到得极天之上。

    方入此间,诸伯皋猛地一甩袍袖,哗啦一声,拍出一股罡风,张衍见了,神情不变,亦是轻轻一抖袍袖,两相一撞,各自借势退开百丈,各站一处,遥遥对峙。

    诸伯皋面容一肃,把手一抬,身后有一团乌烟冒出,待散去后,就见有数百把跃鱼鎏金铍悬在天宇之中,只是下端无柄,唯有铍刃,在烈阳照射之下,皆是发出耀目金光。

    张衍一眼看去,立时瞧出门道,微讶道:“不想诸道友还精擅阵法?”

    诸伯皋目光投来,道:“只是粗通而已,不敢说精擅,对付张真人,却是不敢不慎,还望不要说诸某耍弄手段才好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微一笑,道:“你我也算得上是生死之斗,任何本事皆可用上。”

    诸伯皋这阵法其实并非用来围困张衍,他心下很是明白,以自家操驭阵法的本事,对付有擅长遁法之人可谓毫无用处,是以此不过是借来遮掩自身的。

    他琢磨的是,万一不敌,就闪身避入阵中,如此就可赢得片刻喘息之机,待气力恢复之后,再出来与之相斗。

    便是再不济,如此也可维持一个平手局面,只要自身立在不败之地,就可慢慢寻出对方疏漏之处。

    他站在阵前不动,自袖中摸出了一把大弓出来,两脚一张,嘿了一声,身躯一沉,将弦拉如满月,瞄对张衍,只呼吸之间,指上一松,咻得一声,一道金光如虹,直射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半途,那箭光忽然一分,变作两道,又行不远,化作四道,最后后半段时,已是成了八道箭光。

    力道修士唯有与人近身相搏时,方能显出自家手段,只因在遁法之上委实有短板,因而凡是入此道者,大多皆觅得一张宝弓在手,如此与人斗法之时,可逼得对方上来交手。

    他这弓名为“千眼迷影弓”,箭矢乃是弓上灵气聚化,威能虽并不如何强锐,但却可追摄敌踪,更能分出幻影,让人真假难辨。

    张衍看那箭光过来,淡然一笑,并未祭出什么法宝,只把袍袖一拂,一阵浩荡罡风过处,就将其拔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不待对方再次张弓搭箭,他脚下轻轻一顿,便自身周围忽然漫出无数迷雾,不过须臾之间,身影便在茫茫雾气之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

    ps:汗,过了11点就越写越慢了,放点音乐才能提神,这章是周一的章节,周二晚上还是有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