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乘燕万里入北冥

第一百七十八章 乘燕万里入北冥

    半日之后,浮游天宫遣一童子,将掌门法旨送到了昭幽天池之中。

    张衍接过法旨之后,心中大定,有了此物在手,他便可招聚门中人手,杀入北冥洲了。

    在洞室内踱了几步,他对景游道:“去把佐成唤来。”

    景游弯腰一揖,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小壶镜中一闪,镜灵忽然自里转出,供手道:“老爷,韩、蔡两位真人与彭长老在洞府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张衍心知这三人应是先一步得了消息,稍一思索,言道:“请三外去正殿,我稍候便就去相见。”

    过不多时,韩佐成来至洞中,上来见礼后,便道:“恩师唤弟子来,可有吩咐?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数十年内魔穴便将现世,到时我溟沧派无暇顾及他处,而今北冥洲妖部却是蠢蠢欲动,有不少妖部入掠东华,为后路安稳计,为师已请得掌门法旨,入北冥洲逐杀妖部,以慑其心,只是需一弟子先去那处查探,佐成你可愿往?”

    韩佐成没曾想到这回能用到自己,登时有些激动,忙不迭道:“弟子愿往,愿往。”

    张衍看着他道:“那你这两日便可动身,有甚消息随时报我。”

    韩佐成想了想,有些赧然道:“弟子可否带上惜月同行?”他忙又解释,“弟子非是出自私心,而是碧羽轩本是出自南华派,擅能降伏妖物……”

    张衍一笑,摆了摆手,道:“为师自是明白,只是你二人同去,也切记要小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韩佐成连声称是,躬身一揖后,道:“恩师,弟子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点头,目视其转出门外。有上回赐下的星枢飞宫在手,这徒儿就是遇上元婴修士,也能逃了回来。

    况且妖修中除了少许人外,多修力道,往往遁术极差,对上此物多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他起袖一挥,开了阵门。踏步入内,再出来时,已是到了正殿上。

    韩王客等三人见他到来,忙起身见礼。

    客套一番后,各是落座。

    韩王客言道:“闻师弟与欲率众攻伐北冥妖众,为兄在府内左右也是无事。来此看看能否出些微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上回杀死数名魔宗长老,所立功劳不小,门中已是准许他传功收徒。

    只是他从沈柏霜那处得知,眼下离魔穴现世至少还有数十载,可他与蔡荣举的寿数皆已不到百年。

    可他们一旦离去,门下徒儿恐是无人照应,转生之身入道之事也不见得能成。因而想与昭幽天池一脉尽量打好交道,好使弟子能得些许帮衬,将来行此事也好方便一些。

    至于彭誉舟,他则是限于掌门之命,张衍这处有事,一道符令就可唤他来此,与其被呼来喝去,脸面无光。还不如自己早早到来,免得心中憋气。

    张衍微笑道:“两位师兄和彭长老皆是功行深厚之士,此次攻入北冥洲,正要倚仗三位。”

    韩王客放下心来,又道:“有一事需与张师弟说。我与蔡师弟还有一个师弟,名为葛童山,只是上回沈师叔携我等回来时。因他去了南崖洲,是以未曾寻到,年前才找上门来,听闻此次往攻击北冥之事。也欲为山门效力,不知师弟可否应允。”

    张衍问道:“此事沈师叔可是知晓?”

    韩王客忙道:“若是沈师叔不允,我等也不敢与师弟来说,葛师弟修为也是弱,不在为兄之下。”

    张衍感叹一声,听闻昔日白阳门下出色弟子甚众,后与凶人争夺掌门时,两人门下多是战殁,若是眼下俱在,却想不出门中是何等气象,便道:“既是沈师叔的意思,那我可应下,这位葛师兄何时有暇,可来昭幽府中与我见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韩王客大喜,起身一礼,正容道:“为兄代葛师弟谢过张师弟了,回去之后,便叫他亲自上门拜见。”

    韩佐成回府稍做准备之后,就与言惜月言说动身去往北冥一事,两人结为道侣后,言惜月一切以他为主,自是依从。

    只是临行之前,他却是突然想一事,拍了拍头,道:“差点忘了,赵师弟在临清观驻守定是烦闷,门中欲扫荡北冥妖部,怎能与知会他一声,待为夫写书信予他。”

    待把书信写好,起法诀发了出去,夫妇二人这才启程。

    可才出得昭幽府,却见一名身躯高大雄壮的道人站在上空,韩佐成身形一顿,诧异道:“赵师兄,你怎在此?”

    对面修士乃是罗萧大弟子赵崇,他一抱拳,道:“韩师弟,为兄等候多时了,听闻你往北冥洲去探查情形,恩师遣我来此,命我与师弟弟妹同行。”

    韩佐成有些疑惑,道:“罗师叔此是何意?”

    赵崇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不瞒韩师弟,我父泉和部妖王,乃是天狼血裔,而今在北冥洲中还有不少族人,此行或能帮上师弟一些忙。”

    韩佐成还未说话,言惜月在旁耳语道:“天狼乃是天妖一脉,赵师兄亦可说是天妖后裔,有此等身份在,行走北冥却是方便许多,罗师叔想得却是周到。”

    韩佐成听闻有这一层缘故在内,自无不允,客气几句后,请了赵崇同行。

    三人再次上路,行有十多日后,便到了尚河之畔,往西眺望,可见神渡峰巍峨山影,而北面亦是峰峦起伏,苍山如海,云气浩荡,乃是东华洲与北冥洲两界交汇之处。

    韩佐成望着对面北冥洲,生出一股怅惘之色,道:“我祖母曾言,当年族中遭劫,她独自一人逃出,因那时道行尚浅,无法飞遁,是以用了十余年,徒步行出这山界,来至东华洲,后才与我祖父在山中结缘,有了我父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知他祖母乃是狐精,可并未有什么嫌弃之意,上来执住他手,,美目深注他道:“夫君,可知老夫人仙乡何处?”

    韩佐成点头道:“记得小时候总是念叨,说是在一处唤作黄蒿州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柔声言道:“夫君,不如探明洲中情形后,你我再去那处游访。”

    韩佐成喜道:“好,便如此。”言罢,他回头一寻,见赵崇站在远处,不由一笑,冲其招呼道:“赵师兄,快些过来,两界山中罡风狂猛,待我放出坐骑,便能快些过去。”

    赵崇为人虽是老实,但眼力还是有的,方才两人说话,他也是知趣远远避开,不过这天中罡风厉害,除非自地表走,否则极是难过,因而从善如流,上得前来,拱手道:“有劳师弟弟妹了。”

    韩佐成手中牌符一晃,放出一头十丈多长的红羽大燕来,三人一起乘上其背,此燕一振翅,啁啾声起,就窜入云中。

    这头飞燕乃是碧羽轩以南华派秘法,费尽心力豢养出的奇禽,行速极快,乘风展翼,可谓一日万里。

    只是一路过来,三人却见山中到处都是妖气弥漫,有不少妖部还正往南而行,细细一数,前后加起来,怕是不下万数之多,其中更有少许大妖气机,有几个注意到天中动静,试图上天来捉拿三人,好在这头大燕飞翔时迅捷无伦,又专往偏僻之处走,才险之又险避了过去。

    韩佐成心惊道;“难怪恩师说北冥妖修颇不安稳,要是这上万妖众到了东华洲,若无人理会,不知要有多少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这些妖修在山中还好说,大可捕野兽鱼鸟为食,可要是南下到了东华洲,寻不到足够果腹之物,那便就只剩吃人一途了,是以在玄门之士看来个个该杀。

    赵崇这时道:“师弟放心,妖魔虽众,可只要除去领头人,便不足为虑,我等只要打听清楚哪些妖部势大,飞书报了上去,自有府主和门中诸位真人将之料理了去。”

    韩佐成道:“师兄说得是,不过这许多妖物,若能尽数降伏,对付魔修时也不失为一大助力。”

    十天之后,眼前景色却是一变,望去怒峰连云,山崖如刀劈斧削,树木奇巨无比,流水之声震动双耳,此时天上一点黑点经过,抬眼看去,赫然是一头三十丈大小的鹏鸟,只是似看出三人不好招惹,也是警觉,把翅一震,倏忽入得云中,再是一声逐渐远去的长啸。

    韩佐成心忖此地应已是到了妖修地界,不敢太过招摇,与言惜月商量几句,就自落在一处峰上。

    落地之后,待三人下来,那红燕唧唧一声,巨大身形往下一矮,化作孔雀大小。

    言惜月见这头异鸟有些萎靡,显是太过辛苦,不免有些心疼,忙取了些丹药出来放至其嘴边,红燕颇通灵性,亲昵蹭了蹭她衣袖,俯首把丹药往啄去,这才恢复了几分精神。

    赵崇向前几步,到了前方崖边,往下看去,见下方云气飘渺,古木参天,郁郁葱葱铺去天边尽头,此处灵气不及昭幽天池,可吸上一口,却觉身心舒畅,仿佛回了母胎之中,便回头道:“师弟,你与弟妹现在这等候片刻,为兄去探查一番。”

    韩佐成想了一想,此刻不是逞能之时,赵崇无论模样身份都比自己方便,将一枚牌符递去,道:“有劳师兄了,此是星枢飞宫牌符,且拿去防身。”

    赵崇推辞几下,见其执意要给,便就拿过,抱拳一礼,就驾起丹煞,纵身往峰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过度章节,北冥剧情不多,很快就过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