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落子百年今朝动

第一百七十五章 落子百年今朝动

    PS:晚上有更

    不过两日,张衍一行人就自少清回了昭幽天池。

    受一众弟子拜礼之后,他在洞府之中摆下剑潭,就前往浮游天宫之中复命。

    他本是欲邀苗坤同行,奈何后者似是不敢见掌门,只好一人独往,到了殿前,得执事童子通禀之后,就将他唤入进去,入至内殿,见了秦掌门,立时一礼,道:“弟子此行顺遂,此是岳掌门书信,托弟子转交掌门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一托,将一封书信呈上。

    此信是临行之前婴春秋交予他的,并郑重叮嘱要交至秦掌门手中。

    此举虽看去平常,可他心下却有依稀有种感觉,两派掌门似是在谋划一桩大事。

    秦掌门看一眼,那封书信就自飞起,缓缓飘落身前,他拿起打开一扫,便就收起,语声平和道:“你既学了少清剑术,那便先回去好生修行,魔穴现世之日,望你能长我溟沧声威。”

    张衍言道:“未来三十载,弟子会做好布置,力求重挫六大魔宗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颌首一笑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张衍一礼之后,退出大殿,起剑遁穿破罡风,如流星飞驰,用不多久,就出了龙渊大泽,回了昭幽天池。

    待入府中坐定后,他不禁陷入思索之中。

    当日得印神精庐之时,他由丹玉猜测距离魔穴现世还有六十年,只是并不能完全确认,而方才出言试探,秦掌门并未否认,显是这个猜测当是为真,那便需早些做好布置了。

    魔穴一旦现世,那溟沧派十大弟子,无论自家情愿与否,都是必得出战的。

    可也不知是否魔宗占了运数的缘故,三十年后。萧傥,庄不凡、洛清羽、韩素衣等一干人恰是去位之时,再加上先一步去了昼空殿为长老的杜德,原先的十大弟子,可要少得半数人。

    而那时替继上来之人,修为当还只是化丹,对这一战起不了什么大作用。好在他在少清的这些年中,陈枫与封窈先后修成元婴,总算还有几分战力。

    至于将那魔穴彻底打散镇压,那唯有洞天真人出面才可,但修士一旦到了此等境界,只要不涉及山门安危。是不会轻易动手的,是以此前仍是需门下弟子决出胜负,好似棋盘之后的对弈之人。

    如此比较,实则他自己尚还是一枚棋子,只是较之其余相对重要,轻易不能折损罢了,但若此次能成功将这魔穴压下去。那日后便有望为那下棋之人。

    张衍知晓自己短板,没有洞天真人为师,根基有些不稳,眼下各方迫于他以往立下的功劳,尚无人发难,可一旦失败,必有人出面诘责,那结果就难说的很了。

    虽掌门也可以将自己维护住。但通往大道之路,必会受阻,是以此一战极为重要,必得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不过要与人动手,事先需得知己知彼,他尽管为溟沧派十大弟子之首,可对六大魔宗详细内情。知之仍是不多,倒非门中未曾设法打探,而是因两家功法特点之故,决定了玄门中人很难打听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来。

    他深思下来。目光变得幽深了几分,两百多年前埋下的一颗棋子,眼下却可动用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昭幽天池第十层宫阙之中,一处洞室内忽而灵气翻涌,好似涨潮一般,泊泊攀升,还时不时有闷雷之声,只是因其在洞府深处,重重禁制之内,是以还不外他人所察知。

    数个时辰之后,所有灵机重归安稳,洞门轰轰打开,一名高大健壮的修士自里稳步迈出,他方额广颐,目光明亮,下巴上留有短短髭须,两肩极宽,整个人望去沉稳有力,顶上一团罡云厚实,乍看好若龟背铁坨,再望好似宝丹玄实。

    门前一白发苍苍的仆役,本是在外瞌睡,这时忽被惊醒,抬头一看,揉了揉眼睛,随即又惊又喜,有些不确定道:“你,你,是老爷,可是老爷么?”

    田坤嗯了一声,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老仆顿时激动起来,不知为何心中一悲,噗通一下跪下,抱着田坤双腿,道:“五十年了,老奴终是又见得老爷了。”

    他乃是汪家仆役,只是到了府中之后,只见过田坤一面,不过这尚算好的,他前面两任自入府中后,直到老死都没见过田坤一回。

    虽他哭得一把眼泪,一把鼻涕,可田坤并未嫌恶,问道:“恩师可在府中么?”

    老仆一愣,随后尴尬道:“小人不知这些……”他连连拍着脑袋,“老爷出关,我去禀明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田坤未曾拦他,道了声好,望着那佝偻背影远去,自己则站在原处静静等候。

    过不多久,忽闻香气传来,而后汪采婷身影映入眼帘,她美目看过来后,忽然亮起,惊喜道:“师兄,你修成元婴了?”

    田坤虽是近一闭关就是百多年,但他与汪采婷皆是修道人,寿数悠长,便是百多年前事,也是宛如昨日,清晰无比,倒并不会因久不见面而生疏,当即露出一丝笑意,道:“稍有小成罢了,师妹,恩师可在府中?”

    汪采婷很自然上来挽住他手,道:“恩师才从少清回返,师兄正好可去拜见。”

    田坤顿了一下,道:“我闭关已久,不知外界之事,师妹可否拣些紧要说与我知晓,免得面见恩师时出丑。”

    汪采婷一撅嘴,道:“有妾身在侧,师兄哪会出什么丑?尽管放心拜见就是了。”说着,就拖着他往张衍洞府行去。

    九灵宗,牵魂窟。

    苏亦昂正自炼化手中幡旗,身周围黑烟滚滚,间中有无数灵魄呼号啸叫,这时忽的心头一跳,他神情一紧,立时察觉出来,这是张衍在呼唤自己。

    忙是看了看左右,即便是在自家府内,可对同门那些手段仍是是忌惮异常。生怕被人瞧出异状来。

    察看了几遍,确定周围无有人做过手脚,这才入得定中,竭力以心神感应。

    过得许久,他才从定中出来。

    虽是无法言语,可他却能从模模糊糊的感应中得知,张衍传命自己设法打探出这数十年来的魔宗大小动作。

    当日他被张衍放出来后。便设法夺了一具魔宗修士的肉身,后拜入一个小魔宗门下,本还想要找一个机会设法投入六大魔宗,可没想都却是被九灵宗来使看中,要去门中做了弟子。

    他这一脉,乃是长老蔡德延门下。虽是师祖在门中地位不低,可弟子有百多个,出色之辈仅有两人,皆是入了元婴境,而他师父刘婥入门虽早,但却仅只化丹一重,恰是最为不被看重的几人之一。

    不过亦是如此。对同门无甚威胁,是以与一辈师兄弟相处尚算融洽,以至他与三代弟子打起交道省去不少气力,要是摊上一个心高气傲,蔑视同门的师父,那就寸步难行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在他刻意打听之下,知晓之事其实也在不少。这些在魔宗之中虽算不得隐秘,可也不是玄门能轻易探得的,当下决定把这些先想办法送了出去,但以飞书之法却是不可,那会被人收截而去,需得出了九灵宗方能行事。

    他把手一指,黑烟一起收入幡旗之中。随后收起,出得洞府来,认准方向,脚下冒出滚滚煞气。裹住身躯,沿着一条幽深壑道往下方深处飞遁。

    九灵宗山门在六大魔宗之中最为隐秘,除了长老之外,谁也不知灵穴在何处,而门中弟子更是少有相聚一处的,彼此地窟往往相隔数百上千里,甚至平日连同门也见不得几个,就是偶尔遇上,也未见得是其真身出行,这一路上一个人也未曾撞见。

    在地下甬道之中飞遁小半个时辰,来了一处不起眼的穴口前,下方是一口寒气凝冰水井,毫不迟疑往里一跃,撞破冰面,借水道往里游去数里,哗啦一声往上冲去,脚下一落地,就到了一处风光旖旎,花香满鼻,莺啼燕语的庭院中,对面百步远处是一栋精致竹楼,有数只孔雀在地下啄食,另有四五个妙曼身姿的女子嬉笑玩闹,推荡秋千,投壶为戏。

    苏亦昂这具身体相貌俊俏,那个几女子都是投来灼热目光,可他并不多看一眼,目不斜视往那竹楼走去。

    要是外人会被其外貌迷惑,他怎会不这是自家老师所炼灵娃,除了外表是一张人皮外,内里却是空空如也,只一团化血蚀肉的厉气。

    入得阁楼中,他见此间空无一人,却也并不奇怪,跪下叩头,道:“弟子见过老师。”

    地下忽有一道烟气喷出,现出一人来,只是浑身拿绘满符的箓幡旗包裹得严严实实,只露出一剪水双眸在外,一个温柔女声传出道:“徒儿,来为师处有事?”

    苏亦昂不敢抬头,道:“师父,弟子久坐门中,修为虽有长进,但是护身保命的手段却是太少,因而向师父请命,允弟子出外找寻机缘,好修炼神通道术。”

    刘婥叹了口气,道:“你要去,为师不会拦你,只是切记勿往溟沧派地界去,张衍此人手腕了得,能驱策其门中元婴三重大修士为己用,遇到溟沧弟子,能避则避,不必与之对上。”

    苏亦昂做出一副感激之状,道:“弟子多谢恩师提点。”

    刘婥又叮嘱道:“恩师资质不成,可你天赋却是胜过为师,好好保得自家性命,小心行事,将来万灵岩上说不准就有你的名姓。”

    “恩师教诲弟子必是牢牢记在心中。”

    苏亦昂再是一拜,便就领了出山符令,告退出来,腾起丹煞往地表上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