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七十章 天精可炼清鸿剑

第一百七十章 天精可炼清鸿剑

    张衍等了一会儿,见又有一人往炼心索上去。只是此人出去百步远后,便就站住不动,随后一步步往退,待退至崖边后,却不见其有失落不甘,反是神情之中多了几分振奋。

    荀怀英道:“我三年前曾与几位同门来此一观,那时亦曾见过此人,那回他出去不过十来步,不想今朝再看,已是能过去三百余步了,至多再有十年,就可到得对崖。”

    张衍讶道:“可我观此人已是二十有余,日后便是迈过此处,那恐已是过了正经修道年岁了。”

    修道亦有年岁之限,除去那些特例,以十余岁时入道为最佳,若是太晚,体躯长成,根骨已定,便很难再有大成就了,以这人年岁,就算入得少清,都未必能过开脉这一关。

    荀怀英释疑道:“能过龙鳍背者,都可算作我少清下宗弟子,而似眼下这等心性坚毅,又愿上进之辈,虽无法入得上岳修行,但亦可入我门中为执事,为山门打理俗务,若是不愿,亦可在大岳墩山脚住下,可保一世无忧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岁过大之人虽无法再修习上乘法门,但在贯日大岳墩这等灵机汇集之地繁衍生息,便是自身不成,子孙后代久沐灵气,数代数十代居住下来,也未必出不了一个英才。

    且因在少清山门之下,自小到大耳濡目染的,皆是关于飞天遁地,逍遥长生的剑仙传闻,是故无不以拜入少清为荣。而能在炼心索上走上几步的,皆会被人视之为豪杰英雄,备受尊崇,哪怕女子择婿,也多以此辈为先。

    两人正看时,这时却有一道灵光飞至,荀怀英伸手摘下,看了一看,不觉有些意外,言道:“婴师伯这便要见道兄。难得有暇。却是不能与道友长谈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自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两人即刻启程回去,少清派多是剑修,讲究纵横来去,无拘无束。是以门中无有太多规矩。荀怀英径直将张衍引至清鸿宫前后。值守弟子只随意问了一句,便就由得其往里去。

    这里为少清灵眼所在之地,张衍迈步入殿后。心下暗自比较,发觉此地亦不愧是集一洲之灵气点化而成,灵机之盛不输浮游天宫半分。

    行不多时,到了殿内,见大殿正中坐有一名四旬上下,和蔼蕴藉的年长道人,神情和善,头顶之上有一道道飞芒炫华流转,照得整座大殿亮彩堂堂,纤毫毕睹。

    张衍停住脚步,一个稽首,道:“张衍见过婴真人。”

    婴春秋缓缓站起身,还了一礼,曼声道:“溟沧使者不必多礼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:“未知贵派掌门书信可曾带来?”

    张衍自袖中取出书信,道:“敝派掌门真人曾言,需当请贵派掌门亲自过目。”

    婴春秋点头道:“请溟沧使者稍候。”他一招手,将书信拿来,就转去后殿了。

    过有片刻,他转了出来,道:“掌门请使者入后殿相见。”

    张衍整理了一下袍服,往殿内步入,过有一刻,到得里间,抬头一瞧,见一名道人正负手立在殿中,其人看去三旬左右,鼻直口方,目蕴神光,清气见于眉宇,轩然霞举,身上无数银光飞迸,好似万剑交击,又如泉落深涧,奇声汇撞,妙奏天音,正是统摄山门千余载,三大玄门之一的少清掌门岳轩霄。

    张衍上前一步,正容一礼,朗声道:“溟沧使者张衍,拜见岳掌门。”

    岳轩霄很是随意的一摆手,指着近处一个蒲团,道:“来我这处无需多礼,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张衍言了声谢,便就正身坐下,岳轩霄亦是在对面蒲团上一坐,笑道:“当年我欠秦道兄一个人情,还以为他早已忘了,不想落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又打量张衍几眼,才道:“把你剑丸祭出,容我一观。”

    张衍气息一沉,心意一转,霎时一声剑鸣,一道夺目光华飞出,在顶上半尺之处悬住。

    岳轩霄瞥了一眼,言道:“观你剑丸,当曾用过我少清法门祭炼过,此法门乃是低辈弟子入门所用,不是什么高明法诀,再言那剑丸,亦有瑕疵,炼剑之人修为虽是够了,奈何功候太浅,手段也劣,致其不够精纯,这等剑丸在我门中论品,只在末等徘徊,要想以此参修上乘剑道,那是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他言语中无有贬低,也无有夸赞,只是平静论述。

    张衍虚心请教,道:“那弟子如欲参上乘剑道,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岳轩霄目光投在他面上,道:“我只问你一句,你可当真要学我门中真传么?”

    张衍肃声道:“自当求取真法。”

    岳轩霄道:“好!”言罢,也不见如何作势,只手掌一翻,居然就将张衍那枚捉入手中,随后轻轻一拿,只闻清脆一声响,好似金断玉碎,那枚剑丸居然被捏了个粉碎,化为点点灵尘散落下来。

    张衍这枚剑丸与自身本是心意相通,若是受创,必是心神遭创,可明明见其损毁,冥冥中却是觉其仍是安在,这份感觉实是玄异无比,难以言述。

    岳轩霄见他神情平静,面上毫无慌张惊震之色,目中流露出一丝欣赏,道:“我先赐你一套炼剑之法,你拿去修习,自去炼造一枚剑丸,所需外物可问怀英讨要,若是不成,却也不必来我处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忽觉手中多了一物,他并不去看,转手收入袖中,便就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待他离去后,婴春秋转入进来,问道:“恩师,为何传他炼剑之法?”

    岳轩霄笑道:“怎么,你莫非怕法门外传了出去?”

    婴春秋摇头道:“弟子岂是惧此,我少清法门尤重心性资质。更需师长指点,便是将剑法传于世间,又有多少人可以炼成?只是这这一步下去,无有回头之路可走,此人身份不同,若是有所差池,怕秦掌门那处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这一步凶险不过,要是走不成,等若被废去一身剑术,张衍毕竟是溟沧十大弟子首座。极可能还是未来入主渡真殿之人。求法不成还罢了,若反而因此失了一门手段,哪怕溟沧表面不会为此说什么,将来两派之间也必然会因此生出龃龉。

    岳轩霄却不在意。道:“要我修习少清真传。便需如此。秦墨白既遣他来寻我,那早该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婴春秋暗叹一声,少清弟子习剑。多是自小得了剑丸,用门中高深法门,接连数百年祭炼温养下来,蜕去原先炼剑之人所留痕迹,如此修习门中功法才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而张衍非是主修剑道,在他想来只需传一些旁支法门便可,这样彼此都说得过去,可自家老师非把其当做少清真传弟子一般来教授,这令他也是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张衍回去之后,荀怀英还在馆阁之内安排事宜,不想他回来如此之快,便随意问了几句。

    因炼剑一事尚需其人帮衬,是以张衍也不做隐瞒,将事情经过一说。

    荀怀英听完,却是皱起眉关,道:“道兄可是知晓,若是过不去此关,那你今生可是再也无法用剑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洒然一笑,从岳掌门言语中,但已知晓其中后果,

    那剑丸用了两百余年,只剑遁一法,就令他在同侪占尽优势,而要是万一失手,无有此技傍身,那势必实力大跌,说不可惜那是假的,但神通道法岂是轻授,要学真传,必然是要冒些风险,若只得些皮毛,那还不如不学。

    退一步说,便是不成,那又如何?

    昔日泰衡老祖断尾求道,舍弃一身魔功,重炼玄门功法,最后飞升上界,此人可是不会飞剑的。

    广源派沈崇真人纵横天下,连冥泉宗亦无法与之相争,此人亦是不会飞剑。

    东胜洲大弥祖师,一人覆灭归灵一派,同样不曾习得飞剑。

    此些人物俱不会用剑,可一个个最后皆是飞升成道,说穿了,飞剑之术只是护法存身的手段之一,非是他自身问道之法。

    以他今时今日在溟沧门中的地位,有则为佳,无有亦可另寻法门,不必太过执着。

    荀怀英看他洒脱模样,不由心生钦佩,正容言道:“炼剑所用外药甚多,掌门既有关照,道兄但有所需,荀某必定全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了声谢,笑道:“到时少不得劳动荀道友。”

    与荀怀英告辞之后,他便回去馆阁之中坐定,将袖中那物拿了出来,一看原是一枚玉简。便把灵机往里一探,顷刻间,就有一篇法诀在识海之内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确切而言,这里共有两门法诀,一为养剑,二才是炼剑。

    少清弟子入门后便可得一剑丸,此剑丸初时甚为寻常,但用此养剑之法,日夕温养孕化,随自家功行提升,亦会渐渐精炼纯粹,日后若成洞天,有极大可能养炼为真器。

    至于炼剑之法,因弟子入门时功行不济,是以多由师长代为祭炼,而后再赐予门下。

    只是此法却为少清弟子所鄙,甚至有徒儿当面拒绝师长赠剑的,是故除非与人斗法时剑丸遭损,迫不得已时,才会用此法再行祭炼。

    对张衍而言,养剑之法当然无法再用,那唯有选用那第二种法门了。

    细观之下,他发现在少清门中,剑丸亦有品次,共分三十六等之多,愈往上去,所需外药法门便愈是不凡,他目光掠过其余,直接看去最上一等。

    既然少清掌门允他取用门中之物炼剑,那他也不介意占些便宜。

    那第一等剑丸,名为清鸿玄剑,乃是少清开派祖师鸿翮老祖当年所传剑丸祭炼之法,需用三万余种珍稀外药祭炼,旁附法诀居然非是寻常文字,而是皆用蚀文写就。

    他把那所需外药一一看了下去,到了最后一药上,目光不禁停下,上写“钧阳精气”四字,小注中还刻意点明,此气当以星石中所采为佳,如有杂气沾染,难免差了一等。

    张衍看了下来,微微一笑,暗道:“便是此剑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