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三千里外迎远客

第一百六十七章 三千里外迎远客

    ps:汗,真是抱歉,事情比我想的麻烦,没能及时赶回来

    张衍回了洞府之后,便把神印精庐往幽天池底部沉去,到得水下三千丈深处,这才堪堪停下。

    此处外有山门大阵,内有水禁遮佑,还甚为隐秘,肉身藏于这处便可保得万全,哪怕真有大敌攻入府中,在到得水下之前,他也早就先一步遁去别处了。

    在精庐之中坐了这片刻,他只觉灵气往窍穴之内涌入进来,流转周身时,洋洋融融,清灵舒惬,远胜平日所感,索性也不回至洞府中了,便在此吐纳调息。

    这一番打坐,直至五日夜后,他才气还丹窍,自定中转醒,双目睁开之时,内中好似跃出一抹冷电,闪烁几息,方才隐去。

    他抬首向上仰望,见那悬挂在空的那块丹玉已是稍稍小了一圈。

    不觉暗暗点头,此物确实不凡,元婴三重境后,每提升一步法力都是艰难万分,况且他法力格外浑厚,好似无底汪洋,更是积蓄精进不易,但这一通打坐下来,却明显有感一丝些许长进。

    只是看了一会儿之后,他却心生疑惑。

    此物虽是难求,但也不少,周崇举当日拜入溟沧时,曾一次得赐过数枚,而以他之前为门中立下的功劳来看,只予一枚,于情于理都是不合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他不觉神色微动,掌门莫非以此暗示什么不成?

    仔细思量下来,觉得唯一有可能。便是那魔穴出世之期了。

    虽是现下诸派皆知魔穴百年内或将现世,可具体时日却还无从断明,谁人能知,谁人便可占上一分先手。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那么留给学剑的时日,也就只也有六十载。

    他眼神微凝,暗道:“看来需早些定下行程了。”轻轻一喝,把法身遁出躯壳,起得水遁之术往上来,须臾回得内殿之中。

    景游见他回来。上来禀道:“老爷。章真人昨日曾来此拜见,说是有事需与老爷商议。”

    张衍念头一转,章伯彦甚少主动来寻他,许是有什么要事。便道:“此刻我正有暇。你去请章道友来此。”

    等不多时。章伯彦入得洞府,便上来见礼,待坐下之后。便道出来意,“小徒赵阳意欲往六大魔宗一行,历练一番,只是如此或于别处有些牵扯,故而来府主这处讨问,此举可否?若是不妥,章某可令他打消此念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一沉吟,赵阳一身所学,皆是魔宗功法,只在昭幽天池中修行,虽可增长功行,但少了魔头,一些厉害神通道术却是难以修炼,也难怪有这想法。

    他稍作思索,便笑道:“依贫道观来,数十年内玄门与魔宗之间当不会有什么太大争斗,赵阳大可出去找寻机缘。”

    章伯彦得了准信,嘿然一笑,站起稽首道:“那章某代我那徒儿谢过府主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道:“何须来谢,只是赵阳孤身在外,望他能守住本心才好。”

    章伯彦沉沉点首,道:“府主,章某理会的。”

    送走章伯彦后,张衍在原处思索一会儿,便驾起罡风往浮游天宫中来。

    因眼下他身份不同,一举一动皆是大事,既决定去往少清,自是需向掌门请别。

    来至上回那处偏殿后,童子入内禀告,不一会儿被引入殿中,见了秦掌门,上前依礼拜见。

    秦掌门神态比以往随意许多,笑道:“张衍,精庐可还合意否?”

    张衍稽首一礼,微笑道:“弟子谢过掌门厚赐,只是精庐虽好,却终是多了几分束缚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呵呵一笑,语带几分深意,道:“你却不必急切,为山门立有大功之人,门中必不会薄待,你且先把功行打磨纯熟了,静候机缘就是。”

    张衍心下一动,点了点头,又起手一礼,道:“此次过来,是弟子欲在三日后动身去往少清,故而来禀明掌门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问道:“你待如何出行?”

    张衍慨然道:“弟子既手持掌门真人书信去往少清,便是代我溟沧出行,自当摆出车驾,不做掩饰,光明正大前去。”

    这么做他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原本三大玄门各据一方,彼此虽有交谊,但却又互不相扰,可他若是做出此等动作,很会让人怀疑为是两大宗门为应对大劫而互相携手,在未弄清两派目的之前,他敢断言,无论玄魔两道,无人敢有妄动。

    此举他等若是借了两派之势,将各方汹涌暗潮强行压了下去,如此在少清学剑这段时日就可保安稳。

    秦掌门思量一会儿,才道:“你也算有心了,如此我再助你一助,命苗坤为副使,随你同行。”

    张衍自是看得出其中关窍,苗坤虽方才修入元婴境中,但是掌门记名弟子,身份非同一般,仍而此次却为副使,不但能衬出他地位之尊,还尤能显出几分郑重,当下一礼,道:“弟子多谢掌门观众。”

    此刻昭幽天池之中,赵阳很快得知了自己可出外历练的消息,心下不由振奋,他也是亟不可待,稍作收拾,便与师父章伯彦拜别,出得昭幽天池,只是一时不知该往何处去,想及审峒正在临清观中,便掩去形貌,往西而去,行有十余日后,到了青牛山山脚下,发了一封书信入内。

    等不一会儿,审峒驾丹煞出来,互相笑言几句,便将他迎入洞府内。

    临清观对弟子颇是溟沧来人恭敬,审峒这一处洞府虽是不大,但却是建在山中灵气充盈的谷地内,此地广植奇花异草,院阁错落有致,很是古雅。

    等到了里间落座。赵阳道:“审师弟,我此次出外游历,不知需用多少年才得归来,而今府中也唯有你我是东胜洲出身,是以特来与你道个别。”

    审峒眼中光芒一亮,问道:“赵师兄是要往冥泉宗去么?”

    赵阳想了想,道:“现下还未有定,可我所学毕竟是冥泉宗道法,听闻宗中奇才俊杰之士多如牛毛,方可与玄门争锋。历万载而不衰。心下也极想去看看探访一番的。”

    审峒听到此,心下不免羡慕,道:“想那冥泉宗乃是万载大派,底蕴深厚不说。门中耆宿众多。要能讨教得一二。当是获益匪浅。”

    赵阳笑了起来,道:“哪有这般好处,听恩师言。冥泉宗中颇多窥看人心之法,一个不好,可是万劫不复,需先去别处历练一番,练得几分自保手段才可。”

    审峒神色动了动,好像忽然想到什么,道:“赵师兄,此事上小弟或有办法助你。”

    赵阳奇道:“不知师弟有何妙法?”

    审峒道:“据此两百余里,有一处灵窟,据闻是地阴灵气所积聚,前些时日,溟沧派门中三位真人曾试图镇压此处,奈何穴窟深入地渊,结果未曾成功,只得布下禁制遮掩,而今临清观中弟子多有入内修行,顺道斩处魔头的,道兄何不也入内修行?”

    赵阳听了不免心动,溟沧派那处海眼魔穴他也有所听闻,但是他非溟沧弟子,却是不敢往那处去修炼,假使此地有一处灵窟,那就不必急于去往他处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门外来了一个侍婢,万福道:“审道长,韩老爷那处来送来了几尾玄鳞鲜鲤,说是难得美味,请审道长一品。”

    审峒笑道:“记得在东胜洲时,师兄便是喜好美味之人,小弟这处无有什么好物,既然韩师兄送来鲜鱼,那赵师兄不如来一同品尝,稍候再去那处不迟。”

    赵阳不是矫情之人,欣然应允下来。

    过得几日,东华洲忽然传出溟沧派以十大弟子首座张衍为正使,掌门弟子苗坤为副使,去往少清一事,这立时便引得四方为之震动,尤其六大魔宗,更是惊凛异常。

    东华洲一西一北两大宗门平时各行其是,可倘若携起手来,那局面好似钳张而下,由不得他们不惧。

    非但是魔宗,便连同为玄门三大巨派之一的玉霄派也同样有些许不安,这两派若是合力,实力委实太过强横,亦是派遣门人出来打听消息,欲要探明此事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原本东华洲如沸如煮局面忽然安稳了下来,所有宗门都把目光皆是投去西地。

    少清派,清鸿宫前,一名星眸皓齿的年轻道人肃立阶下,他在此已是等有半个时辰,脸上却并无不耐之色。

    这时忽闻一声磬钟响,就见一道漫漫银流自天穹横来,浩大煊赫,恍若无数烁亮飞星团簇,照得满空皆明,耀眼生缬,他忙是把双目闭起,低下头来,免得被那光华刺伤。

    过去数刻,奔涌灵机缓缓收歇,殿中传出一把浑厚深远之音,道:“冉秀书,来此何事?”

    冉秀书一个稽首,道:“弟子此来,是为溟沧派遣使访我少清一事,大师兄百载闭关未出,各位真人又无心理会外事,无人拿主意,却不知此事该如何待之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言语中也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那声音沉默一会儿,才道:“何人为使?”

    冉秀书躬身一拜,道:“正使乃是溟沧十大弟子首座张衍张真人,副使乃是溟沧掌门记名弟子苗坤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根本陡得提高了几分,只问:“可是昔年在十八派斗剑时相助荀师侄的张衍么?”

    冉秀书忙道:“正是此人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沉默一会儿,才传出道:“既是溟沧派正使,当以一派掌门之礼相待,传命门下弟子,迎出三千里,凡入此界,非我两派门下,一概逐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