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万事俱备来东风

第一百六十二章 万事俱备来东风

    ps:晚上有更

    接下来两日,张衍表面在府中安坐不动,实则暗做布置,准备打魔宗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身为十大首座,在名义上,其余九人皆需听他号命,可这里却有个难处,这些人皆是洞天真人门下,他或可以人情请动,但若发去谕令,那定然是不管用的。

    而再看门内,凡有元婴修为之人,多任门中长老,也非他可以驱用,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手中所能利用的力量却是不多。

    寻常时候,所能调用的也就是自家门下弟子,如刘雁依与魏子宏二人,是以在外人看来,只要这二人还在府中,那便说明他做不出什么大动作来。

    这情形不但门中有心人清楚,魔宗修士也是一样明白。

    而韩王客师兄弟这时候便显出用处来了,这二人被门中驱逐数百年,无人知其是否还存身世间,随沈柏霜回来之后,又是潜修不出,正可起到出其不意之效,算得上是是于他手中的一招暗棋。

    但若单靠这二人,只能见胜一时,非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若放在齐云天、霍轩等人身上,这却并不是什么大事,因为其背后各自师长和族门支撑,只需一道法旨,或是与师门说一句,就能请动元婴修士为自己出力。

    而张衍没有洞天真人为老师,却是无有这等便利了。

    眼下双方争斗尚不涉及十大玄门,或还看不出什么来。可再过数十年,魔穴一旦现世,玄魔之间那必有一场惨烈厮杀,手中只这点实力,却是大为不够。

    是以他深思下来,决定要设法扭转这等局面。

    他在十大首座之位上至少还能坐个百数年,需尽可能提升自家门下弟子功行,这样既能帮衬自己,也能使其在三大重劫中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如此便能看出他登上首座之位的好处来了,门中自化丹修士以下一应修道外物。诸如洞府灵贝、法器丹药。大半调拨之权都在他手,大可设法先行壮大昭幽天池一脉。

    这却不是他只为私利,而是门中默许的规矩,齐云天执掌此位时。玄水真宫门人多了数倍。范长青就是为他打理俗物之人。之后霍轩继替,却是陈族后辈利最多,便是杜德在位的不足十年中。火啸宫和杜氏也是同样得了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昭幽天池门下,田坤不必去说,汪氏姐妹、袁燕回、翁知远这四人皆是化丹三重修为,未来数十年内,若能有一二入得元婴境,那到魔穴现世时,便可为他出力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还有一个别人无法比拟的优势,那就在东胜洲中还有一个盘面,关键时刻,不但能调涵渊门中几人来此,还可许下厚利,诱得洲中四派修士前来助阵。

    只是在此之前,自家门中需保得安稳,不能任由魔宗窥伺,否则先自输了一招。

    张衍思虑片刻,关照道:“景游,去把许经唤来。”

    景游在洞外应了一声,匆匆去了。

    等不多时,一个狮鼻阔口,神态昂扬的道人步入进来,拜揖道:“许经见过真人。”

    他到昭幽府中已有百多载,一直苦心研修阵法,在其主持之下,以小壶镜为阵器,把在昭幽府中阵法重又布置了一番,守御之力比原先高出了数筹不止,魔劫起后,他虽未出去厮杀,可若衡量起功劳来,却是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张衍看他几眼,笑道:“阵法虽为你擅长之事,可道行方为根本,却也不能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许经连声称是。

    张衍伸手指着案上一只瓷瓶,道:“此是我师所炼丹药,可增长功行,你拿去取用。”

    许经听得此药是周崇举亲手所炼,哪敢去拿,忙道:“魏真人传了小道不少瑶阴派法门,已是知足,不敢再要府主赏赐。”

    张衍和颜悦色道:“不必推辞,我而今修为,已是无需这等丹药了,我闻得你也收了几个弟子,皆在随你精研阵法,平日疏于修持,便是你自家不用,也可给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许经犹豫了一下,上前拿过,躬身一拜,口中道:“多谢府主。”

    张衍与他又言谈几句,这才转入正题,“寻你来此,是为一事,溟沧山门外虽有巡值弟子,可仍是难以防备魔宗窥觊,因而我有意在千里方圆之内布下百座法坛,此便交予你去布置,有何所需,可去与景游说,他自会替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许经凛然受命,言道:“小道定会用心,不辜负府主厚恩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微颌首,挥手命其退下,他再反复思虑一遍,自忖至少眼下已无疏漏,便去了榻上打坐调息,只待明日喜宴。

    约莫到了子时时分,小壶镜镜面一闪,那镜灵忽然自里转了出来,小声禀道:“老爷,门外来了两人,为首乃是一童儿,说是奉掌门之命到访。”

    张衍睁开双目,稍稍一思,却也想不出来何事,便言道:“请他请来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有两人步入洞中,一人是在浮游天宫中见过的殿前值事童子,另一人令他有些意外,却是被齐云天捉去的彭誉舟,只是他黑着一张脸,神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那道童上来打个躬,托上一物,道:“张真人,此是掌门手书,请真人过目。”

    张衍拿过一瞧,不觉双眉一挑。

    道童言道:“掌门有旨,罚彭誉舟在昭幽门下驱用六十载,以恕前罪。”说到此,他稍稍一顿,又道:“自然,掌门说了,真人若是不愿,也不强求,小童这便锁了他回去,于上极殿中禁囚,待真人去位之后,自会放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衍见那书信后尚有一道法契,乃是彭誉舟所立,并言明其乃是待罪之身,若是不听谕令,可随自己处置,不觉笑了笑,道:“掌门真人之意,弟子已是明白,彭长老可以留下。”

    道童笑道:“那小童这便去复命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头道:“景游,代我送客。”

    那道童躬身一揖,就告退出去了。

    张衍转目看去,见彭誉舟站于那处不动,朝其一挥袖,解了他身上封禁符印,道:“彭长老,请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彭誉舟身上印禁一去,总算能动弹了,哼了一声,到了一旁坐下,漠然道:“张真人可是要彭某做什么?

    到张衍门下听命,他虽对此极不甘心,可也无有办法,他已近六百岁,要是被罚坐关百数年,等若断了大道之途,世家中人定不会再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而比起这些,现下不过是损些脸面罢了,当年他为保命不去斗剑,已是丢过一回脸,如今再丢一次,却算不得什么了。

    况且掌门对他许过诺,要是立下功劳,门中一样为他叙功赐赏,总算还有些指望。

    张衍并不在意他的态度,有法契在手,却是不怕其翻起风浪来。

    他心下暗赞掌门这一步棋走得高明,此人到了自己门下效力过后,那就算在大劫之下立下大功,世家中人也必不会再信任他了,既然到了自己手中,那当要物尽其用才是,便道:“眼下正好有一事,非彭长老不能为。”于是便将自己这几日谋划说与其知晓。

    原先他打算命韩王客师兄弟二人正面进袭,再由章伯彦从旁策应,如此便可最大限度重创围困临清观的魔宗修士,但若而有彭誉舟这等元婴三重修士出面,却又不同了,禁锁天地之术一出,有极大可能将之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彭誉舟一听此事,不觉大皱眉头,道:“张师弟这么做,却易引发不测后果,你可曾想清楚了么?”

    收拾几个魔宗修士他并不放在心上,眼下多是化丹修士争斗,双方元婴修士虽有上阵,可少有对面拼杀的,但门中一旦遣出三重境大修士,那魔宗一方也必不甘示弱,极有可能引得其发狠反扑。

    到得那时,自己对手很可能就是与自己修为仿佛的魔宗英杰,这却让他有些担心了。

    魔宗中三重修士他也略微知晓几个,诸如冥泉宗宇文洪阳,血魄宗百里青殷,九灵宗晁岳等辈,个个都不是等闲人物,他是想立功,可不愿为此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张衍淡然一笑,道:“他们若是敢出来,那是最好不过。就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胆量了。”

    魔劫不过过去两百余年,四大魔穴尚未现世,魔宗势力尚未积蓄到顶点,若是敢现在便把利爪露出,他却不介意上一一斩断,他囊中九摄伏魔简,可是摆在那里许久未曾用了。

    彭誉舟听他话中杀机隐现,不觉一惊,再是一想,自觉猜出了他目的,暗道:“张衍在十大首座不过百数载,这分明是想提前逼得魔宗出手,好为自己赚足功劳,如真是做成,等将来去位之后,门中无论如何也会助其入得洞天,可我难免成他垫脚石。”

    张衍见他面色难看,哪会看不出他心思,笑道:“彭长老且请放心,你我份属同门,我却不会故意令你去送死,若遇大敌,自有我去应付,无需你出面。”

    彭誉舟却是不信,但自己为法誓所制,却不得不听其命令,站起身道:“既然张师弟如此安排了,那便如此吧,只是此事我自会禀明掌门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言道:“这却由得你。”随即语声之中微露几分寒意,“不过彭长老却需记住一点,此事不得走漏半分消息,否则休怪贫道不讲同门情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