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玄幻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五十章 挟势回山退群魔

第一百五十章 挟势回山退群魔

    龙国大舟行不几日,便渡过海疆,上得岸来,不过并未纵驰入云,而是悬空百丈,往溟沧派所在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这般行走,远远便会被人窥见,本拟会有魔宗中人就会寻上门来,汪氏姐妹、赵阳、审峒等人原还想试试自己手段,可行程之顺利,却是大大出他们预料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凡龙国大舟经行之处,魔宗修士无不退避三舍,无人敢来寻衅。

    倒是沿途玄门修士察觉情况有异,纷纷命弟子出门打听情形,当闻是张衍自外洲回来,俱是惊喜,纷纷派遣出弟子前来拜见。

    百数年以来,玄魔虽是屡有对战,但算下来还是以十八派斗剑时厮杀最为惨烈,死伤多是元婴修士不说,便连玄门十派中的后辈英才也折损进去不少,此一战后,双方都是小心翼翼,无有大的交锋。

    而张衍作为斗剑第一人,常被玄门十派师长拿来激励后辈弟子,尤其他非是世家出身,又无洞天真人为师,靠着自己走到这一步,叫人惊叹之余,又不免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溟沧派在外历练的弟子多是师徒一脉,而张衍在他们之中颇有人望,每每遇上大敌被迫退去时,便会言若张真人在此如何如何,这许多年下来,其声望之卓隆,玄门自洞天之下,已无人可比。

    是以龙国大舟还未到得溟沧派,已是汇聚了自各处闻讯而来的修士及弟子上千众,浩浩荡荡拥着大舟往北行去,如此一来,更是无有魔宗修士敢来招惹。

    赵阳看得直咋舌,以往只听章伯彦说起张衍在东华洲声名显赫,可毕竟只是耳听得来,并无直观印象,这回可是有所认识了,感叹道:“张真人好生威风。”

    审峒目中涌起奇光。手指紧紧抓住了船舷,一瞬不瞬盯着下方。

    碧羽轩山门之内,掌门言语情正蹙眉不言。

    旬日来情势很是古怪,山外魔宗修士一日比一日来得少,这几天更是毫无动静了,她疑心是魔宗又在弄什么鬼谋,因而非但不曾轻松。反是加倍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原先有溟沧派驻守弟子在时,各家各派好似合为一体,只要一派受到袭扰,相邻宗门必来相救,这百多年间,除一家宗门因底蕴太薄被灭之外。余者都是安稳。

    可自数年前溟沧派把驻守弟子撤去后,没了居中串联之人,各派等若被分割成了无数小块,又回到了过去各行其是的局面中,应付起魔宗来就有些力不从心了。

    她连连往溟沧派去书几封,恳请再遣得几名驻守弟子来,可总是如泥牛入海。不得回音。

    她已是做好了打算,若是溟沧派实在靠不住,那便唯有重投至南华派门下了,小门小派,若无大派庇荫,在这场魔劫之中那是绝对挺不过去的。

    这时忽听得外间有声喧哗,不觉拧眉,正待喝问时。儿子言晓阳却兴冲冲跑了进来,其手持一封飞书,兴高采烈地摇晃着,道:“娘亲,张真人自外洲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言语情一时没反应过来,怔道:“张真人,哪个张真人?”

    随即她猛然醒悟过来。眸中泛起光亮,起得身来,急问道:“莫非是张衍张真人?”

    言晓阳以拳击掌,兴奋道:“正是张衍张真人。听闻张真人玄魔斗剑法会之后,就去了海外游历,此次回来,想必神通修为更胜往昔,到时恐非杜德一人说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言语情却很快冷静下来,道:“果是如此么?”

    言晓阳把书信递去道:“娘亲若不信,自己去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言语情把书信接了过来,细细览阅。

    这些年多与魔宗争斗,她学会了任何事都不能轻信,唯恐是其耍弄的手段,因而不得不小心。

    但看了下来,却发现笔迹及印信都是不假,这才信了,暗道:“霍真人当初扶持我等碧羽轩时,多亏得张真人在旁出力,对我小宗也多有回护,此番他回来,能扭转局面也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考虑了许久之后,她抬首问道:“未知张真人到了何处?

    言晓阳道:“书信乃是昨日自北辰发出,今日张真人怕是已在万里之外了。”

    言语情立时下了决断,道:“吾儿,唤上惜月,随为娘一同出去拜见张真人。”

    言晓阳一愣,道:“现下赶去,张真人恐已回了龙渊大泽了,未必有暇见我等。”

    言语情笑道:“如此不正能显出我等诚意么?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言晓阳连忙跑了下去准备,待备齐礼物之后,母子三人便一同驾遁法出了山门,往昭幽天池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龙渊大泽,熔烟岛,火啸宫。

    萧倜端起酒杯,对着面前杜德一敬,笑道:“杜师兄,听闻张师弟回山了,是否要安排弟子出去相迎?”

    杜德淡然言道:“张师弟为我十大弟子之一,他出山百载,回来固然值得庆贺,但也实属平常,何须劳兴师动众。”

    他对身旁一门弟子言道:“传我谕令,门中弟子无令不得外出,违者重处。”

    萧倜手指轻叩酒杯,意味深长道:“张师弟而今名声极盛,若是不迎也还在情理之中,可勒束弟子之举,恐会显得师兄不能容人啊。”

    杜德冷然道:“我杜德行事,何时在乎过他人言语?”

    萧倜呵呵一笑,仰脖把杯中酒喝了,便就辞别出来,施施然到了外间,自有弟子扶过车驾,他到软榻上坐稳了,那弟子一招手,飞车便就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离了火啸岛,那弟子回首道:“师父高明,这么一来,日后此事谁也不会说师父不顾念同门情谊,便是张真人要寻麻烦,也不会找到师父头上来。”

    另一名弟子道:“杜师伯哪及得上师父,今日还不是被师父算计了?依我看,这十大弟子首座,当由师父来做。”

    先前那弟子连忙附和。

    萧倜失笑摇头道:“你们以为杜师兄当真看不出为师的打算么?他心里明白的很。”顿了顿,他玩味言道:“这十大弟子首座可不是那么好当的。”

    昭幽天池。

    刘雁依趺坐玉莲台,正闭眸在洞中修持。

    她身罩素色广袖道袍,长发以镂孔银环相束。妍容清丽,肌若冰玉,顶上两团罡云行若流水,清湛幽凝,缓旋之间,似有潮起潮落之声,引得洞壁时有回响。

    门外忽起脚步声。弟子林思雪满脸喜悦奔入洞府中,不似以往轻声细语,反而在门外呼声道:“师父,师父,山门外有书信传来,说是师祖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雁依听得这句。忽然睁开眼眸,显出惊讶欣喜之色,起袖一扬,洞门开启,道:“可是当真?”

    林思雪入得洞府,躬身一揖,委屈道:“徒儿何时敢欺骗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刘雁依起手轻敲了一下她脑袋。嗔道:“少来搞怪,罗真人那处可有报知?”

    林思雪秀眸瞪大,道:“师父你莫非忘了,罗真人与师祖有心血感应,想是早就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刘雁依摇头道:“就算如此,也当知会一声。”

    林思雪若有所思,重重点头道:“是弟子疏忽了,稍候便就去安排。”她一抹香囊。把一封飞书递上,道:“书信在此。”

    刘雁依拿过一览,随后便自莲座上下来,踱了几步,道:“距路程推算,恩师还有半日就可回得山门,你下去之后。便唤齐门中后辈,随我一起出迎。”

    林思雪一个万福,喜声应道:“是,师父。”

    张衍离门百余载。如今门中不算二代弟子,只三代弟子就有十余人,林思雪,左含章等人也都是收了徒儿,再加上罗萧、商裳等一脉妖修,差不多有三十余人,得了刘雁依传命,都是一起出得山门,往昭幽山峰顶上来。

    待刘雁依到了昭幽天池顶上,抬首一望,见漫天星斗,月垂西天,还是子夜时分。

    这时忽见溟沧山门处有一道遁烟飞来,众人皆是诧异望去。

    等那遁烟到了近前,才发现是一身着真传弟子袍服的化丹修士,此人把手中玉符托起,道:“杜真人有命,凡我溟沧弟子,安守山门,一概不得外出,违者重处。”

    他恐昭幽一脉弟子不作理会,又一抖手,把一封书信发来,道:“火啸宫符信在此,请刘真人一观。”

    刘雁依轻抬纤手接过,待看过后,玉容不变,随手就将书信撕了,淡淡道:“恩师回府,我身为昭幽门下大弟子,岂有不迎之理,杜真人要是责罚,我刘雁依随时恭候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见她如此作为,居然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刘雁依与齐云天、宁冲玄门下皆是交好,与琴楠情同姐妹,还由秦掌门亲自指点神通道术,再加上她是张衍大徒儿,这些年多次在外诛杀魔宗修士,就是门中正清院长老在此,恐也只会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他如何敢管,因而打了一个道揖,就匆匆去了。

    昭幽天池虽是溟沧门下,可因洞府在山门之外,是以受门中拘束也少,后辈多是不惧,可亦有担忧之人,三代弟子之中,有一个名叫晋鸿濂的,乃是韩佐成弟子,道:“怕个什么,师祖就要回府了,有什么事自有他人家替我等做主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都觉有理,心下都是振奋起来,都带着期盼目光往东方遥望。

    一夜很快快去,天中墨色褪尽,一轮旭日缓缓升起,洒出万道金光,这时众人眼前一花,只见一驾数百丈长的大舟自朝阳之中跃然而出,带动浩浩云气,直往此处而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